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四十一章:歐家大哥


◆第四十一章:歐家大哥

  細看這人,但見他二十來歲,兩道劍眉直抵鬢角,一束長髮,身長玉立,腰繫三尺長劍,一派江湖劍客風貌,瀟灑俊拔,然而臉上神色卻是飛揚拔扈,嘴角微微浮著冷笑,一副世間無人在我眼下的狂態。

  歐嘉雯低聲道:「大哥,你什麼時候來的?」那人哼了一聲,道:「不早,不早!我到的時候,你可還沒脫衣服。」雯雯臉上一紅,急叫道:「大哥,你躲在一邊偷看?」那人道:「廢話,難不成我還能親自下場麼?我能對自己親妹子怎樣?嘿嘿,這小子嘛……」兩道冷銳的眼光如箭投向魏元,上下打量。

  歐嘉雯牽著魏元的手,臉上仍是紅通通的,低聲道:「他就是我大哥,叫做歐嘉輝,武林上稱他叫大輝。」魏元微笑道:「原來是歐兄,幸會幸會,在下魏元。」

  歐嘉輝一頓腳,喝道:「小妹,你可太不成話了,你大哥的名字也這麼胡亂告知旁人的嗎?」歐嘉雯俏眉一揚,笑道:「他又不是外人,也知道我的名字,為什麼不能說你的?」歐嘉輝冷笑道:「好啊,你要這小子當我妹丈,是也不是?」歐嘉雯眼波流轉,心裡怦怦直跳,低聲道:「大哥,你許不許?」

  歐嘉輝瞧瞧魏元,冷笑道:「小子,你有點本事啊,能把我這妹子收得服服貼貼,嘿嘿!」魏元道:「取笑了。」

  陡然間歐嘉輝眼中殺氣大盛,喝道:「小子!想要我妹子,可沒這麼便宜!」只聽「鏘」一聲響,歐嘉輝青鋒出峭,飛身而至,青衫迎風鼓起,如鷹如隼,臉上笑容現出狂態,只此一瞬之間,兩道青光橫削直劃,已至魏元身前半尺。歐嘉雯驚叫道:「大哥!」

  魏元萬不料他狠下殺手,吃驚非小,眼見稍一遲疑,立時會被他這縱橫兩劍分為四塊,心如閃電,退一步而拔長劍,只聽「鏗鏗」兩下暴響,歐嘉輝這兩招風馳電掣般的快劍同時被格下。

  魏元才剛持劍在手,蒼促應敵,雖然險險擋下,卻也震得手心發熱,虎口差點震裂,不覺心驚:「這大輝的內功強橫無匹,可比小雯厲害得太多!」

  歐嘉輝兩劍不中,怒罵道:「臭小子,居然沒被斬死!」這一下卻是連出四劍,兩縱兩橫,十字劍變井字劍,青光霍霍,冷氣颼颼,凌厲無匹。魏元心下吃驚,使動指南劍招數,看得真切,長劍四下連刺,以劍尖硬抵鋒刃,竟是點得準確無比,將歐嘉輝四劍一併接去。

  歐嘉輝大笑一聲,劍勢毫無停緩,劍路又增,驀地縱橫各三劍,井字化田字,六道劍芒截住魏元上下各路,四劍外封,兩劍內襲,竟是狠辣而無破綻。魏元勉力擋卸,眼見下盤一劍化解不及,歐嘉雯側身一揮短劍,將大哥的這一招接了過去,急叫道:「大哥,你不能殺他啊!」

  歐嘉輝仰天大笑,說道:「他若接不下「大波瀾劍法」中的幾招彫蟲小技,焉有資格當我妹丈?他若接不得,死不足惜!小妹,讓開!」話聲甫畢,青影飛閃,又已出劍。

  魏元被他一激,也起了好勝之心,心神寧定,道:「小雯,別幫我,你放心罷!」歐嘉雯急道:「不行,我大哥這劍法……」一句話沒來得及說完,歐嘉輝青鋒抖動,一個「工字劍」使將出來,左一劍橫劈魏元,右一招逼開歐嘉雯,直落一劍,立將兩人分開劍光兩側,冷笑道:「小妹,別插手!」劍鋒回轉,但聞霹霹之聲連綿不斷,卻是劍刃破空風聲,「大波瀾劍法」的威力當真非同小可。

  魏元意守氣海,但見眼前一片青光交錯,目為之奪,心道:「一招一招去破他劍路,非我現在功力所及,而且我也不如他的劍快,但是我可用指南見攻其破綻。」當下睹准歐嘉輝劍光未及之處,一劍遞出,力沉招穩。

  歐嘉輝「哦」的一聲,似乎有些訝異,不得不稍斂鋒芒,側身先避其招,冷笑道:「很好,很好!在我劍法逼迫下能重起攻勢的,卻也不多。」說著狂嘯一聲,劍尖如帶青煙,右削、下劈、左攔、上挑,四劍畫成一矩,正正封鎖魏元中宮,若是中實了,手腳全數截斷,頭顱不安項上,上身可就只剩下一個軀幹了。

  魏元劍凝真力,眼見「口字劍」雖然封住外門,卻也中門大開,破綻畢露,當下一劍穿過四方劍矩,逕取歐嘉輝胸腹之間。忽見歐嘉輝臉現獰笑,沉聲道:「小子,你要少只膀子了!」瞬息之間,歐嘉輝劍路折返,下右上左,於先前四劍中再反劃一矩,竟成「回字劍」,四劍既密且快,已將魏元右臂陷於重圍之中,出四道鮮血。

  這一下變故匪夷所思,魏元不知他劍招幻化叢生,一神至此,震驚之餘,應變招數已生,放指撒劍,直射歐嘉輝,手臂不敢稍動,身子卻向後平平滑出,既攻歐嘉輝,亦自求保臂。

  歐嘉輝見他飛劍射來,右臂衣袖一捲,手中仍拿己劍,魏元的劍卻被他捲住,劍面抵臂,功力所至,「喀啦喀啦」連響,將那劍接連震斷。回字劍自然使不到盡處,被魏元乘機脫身,只是臂上袖子裂了四條大縫,傷口鮮血泉湧,幸而保住一條手臂。魏元心下暗驚:「這大輝當真狠得厲害。」

  魏元被困而至脫困,僅只轉瞬之交鋒,歐嘉雯卻看得心顫膽寒,手心都是冷汗,又見魏元受傷失劍,連忙擋在魏元身前,叫道:「大哥!」

  歐嘉輝一抖衣袖,砰砰鏘鏘,魏元的長劍碎片落了一地,竟震成了十幾段。魏元心下佩服,心道:「好深湛的內力。」

  鏘地一聲,歐嘉輝收劍回鞘,笑道:「好!這一下擲劍才是拚命招數,有狠勁!算你運氣好,我這個小妹就賠給你罷!」魏元微笑道:「可要多謝了!」歐嘉雯臉上飛紅,嬌笑如鮮花初綻,不發一語,撕下衣袖上一條布給魏元包紮。

  歐嘉輝雙手叉胸,見到歐嘉雯臉上滿是情竇初開的嬌羞喜悅,說道:「小妹,你倒真喜歡這小子,要說從前,你豈會幫人包紮傷口?不去撒鹽就夠好了。」歐嘉雯吐吐舌頭,笑道:「又怎麼樣?」

  歐嘉輝哼了一聲,指著魏元道:「臭小子,你可是艷福不淺,我照顧十幾年的小妹現在給了你,你可別老像剛才那樣,給她半丟不丟的,多不痛快。」魏元和歐嘉雯沒想到他說起這檔事,都是臉上一紅。歐嘉雯叫道:「大哥,你要再偷看我……我們……,我可就不理你了。」

  歐嘉輝道:「嘿,要是我不說,你也不知道。小子!聽著,在床上要對付我妹子,哪能像你這麼溫溫吞吞的,就要像剛才這一劍,豁出一切,狠狠的來這麼一下子……」魏元作聲不得,心道:「小雯可就受不了了。」雯雯聽得大羞,投在魏元懷裡,嬌聲道:「喂,你別聽我大哥胡說八道啊,他……他最不要臉了。」

  但聽歐嘉輝哈哈大笑,往供桌一坐,道:「好了,你發了煙號給我,到底有什麼事?」歐嘉雯道:「是啦,我想要你幫我救一個朋友。」歐嘉輝眉頭一皺,道:「誰?」歐嘉雯道:「杭州城碧月樓的梁吟姑娘,大哥,你該知道吧?」

  魏元一怔,半喜半憂,心道:「歐嘉雯名動江湖,也許真有法子對付莊府。只是這歐嘉輝頗有邪氣,實令人不安。」

  歐嘉雯把梁吟的事從頭到尾述說了一遍,又說了莊平的事,歐嘉輝聽著,偶爾問著幾句,不多時便交代清楚。歐嘉輝哼了一聲,道:「你是要我想辦法,讓那莊平沒法子把梁吟弄到手,是不是?」歐嘉雯笑道:「還不止呢,最好是也能離開碧月樓。」

  歐嘉輝罵道:「小妹,你當你大哥是誰?我可沒你那麼好心眼。」又向魏元冷笑道:「小子,你膽子不小啊,有了我妹子,還嫌不夠嗎?第一個都還沒搞定,就想偷吃了?」魏元甚感尷尬,不知如何措辭,心道:「這人話鋒如此迫人。」

  歐嘉雯笑道:「大哥,我都不吃醋,你生什麼氣啊?」歐嘉輝又是大罵:「你這丫頭,自己都不知道好好看著這小子。哼哼,我何必去幫她?閒著沒事麼?不幫!」

  魏元忽道:「慕容兄,小弟想救梁吟姑娘,並非因為貪圖女色。莊平恃勢行暴,已是天理不容;而梁吟姑娘身世堪憐,如何能再受此厄運?歐兄身懷絕藝,必有處置莊平之方,救梁吟姑娘之法,尚祈援手。」歐嘉輝冷笑一聲,道:「我大可不必費這個心。」

  歐嘉雯長歎一聲,道:「大哥,你想不出法子,那也沒辦法,莊府勢力龐大,你對付不了,我也沒話可說。」歐嘉輝罵道:「小丫頭別來鬼扯,莊府又算什麼屁東西了?要對付那姓莊的,也不是什麼難事。」魏元喜道:「歐兄願意相助了麼?」歐嘉輝連聲冷笑,道:「不幫。」

  歐嘉雯臉色一板,道:「大哥,你到底幫不幫?你要是真不幫忙,我再也不跟你說話啦。」歐嘉輝冷笑道:「這一招你從小用爛了的,當我會怕麼?」歐嘉雯哼了一聲,轉頭向魏元笑道:「魏大哥,我們走吧!」

  魏元一時有些錯愕,歐嘉雯拉著自己的手,笑道:「你不走啊,你還想說什麼啊?」魏元一想不錯,便笑道:「是了,走吧!可是你哥……」歐嘉雯笑嘻嘻地道:「別管啦,走吧!」

  歐嘉輝喝道:「小妹,且慢!」歐嘉雯理也不理,逕往外走。歐嘉輝搶在兩人身前,道:「小妹,小……」歐嘉雯只作沒聽見。

  兩人肩靠肩地走了出去,對歐嘉輝卻是毫不理睬。歐嘉輝罵道:「臭丫頭,大哥在問你話哪!」然而任他再怎麼叫,歐嘉雯總是只跟魏元說話嬉笑。歐嘉輝怒極,忽然想到:「以前她不跟我說話,就沒人能聽她說話了,她自然忍不住。現在她可有了這小子,只怕當真不和我說話,也不覺得如何了。」不禁有些猶豫,叫道:「小妹,且慢!」歐嘉雯充耳不聞,忽然在魏元臉上親了一下,笑吟吟地瞧著魏元。魏元心中暗自好笑:「這小丫頭可會作弄人,連自己哥哥也是一般。」當下也樂的奉陪,兩人便是不理歐嘉輝。

  歐嘉輝罵道:「臭丫頭,當真不要你大哥啦?」卻聽歐嘉雯和魏元笑語聲漸行漸遠。歐嘉輝大怒,一掌將破爛不堪的左扇門打飛,來回踱步,遠遠聽到歐嘉雯一陣嬌笑聲,一腳把右扇門也踢倒了,飛身追上,叫道:「死丫頭,我答應幫忙就是啦,給我滾回來!」

  歐嘉雯聽得分明,轉過身來盈盈拜倒,笑嘻嘻地道:「大哥,多謝你啦!這才叫見義勇為、當仁不讓,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歐嘉輝罵道:「死丫頭,越來越賊!才認識了這臭小子,胳臂馬上往外彎!」魏元拱手笑道:「多謝歐兄了,大恩大德,小弟必銘記在心。」歐嘉輝呸了一聲,罵道:「免了!」

  歐嘉雯道:「大哥,那你打算怎麼幫呢?」歐嘉輝哼了一聲,道:「你先跟我來。小子,你只管等著,三天之後,我兄妹兩自會來解決那姓莊的。」魏元道:「好。」向歐嘉雯一望,歐嘉雯也正向這裡望來,兩人都是戀戀不捨,雖只三日,卻也難捱。

  歐嘉輝見狀,道:「小子,我妹子這三天不在,你要是受不了,就自己解決罷!只要等過三天,你要怎麼樣都管你不到。」魏元臉一紅,道:「不會。」

  歐嘉輝邁開大步,喝道:「小妹,跟著來!」歐嘉雯向魏元一望,滿懷柔情,低聲道:「一定幫你救到梁吟姑娘,放心吧!」說著嫣然一笑,跟著歐嘉輝去了。

  魏元目送歐嘉雯遠去,心道:「小雯這一去,我這三天怎麼過呀。還是去梁吟那吧!」主意已定便向碧月樓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