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四十五章:淫女子


◆第四十五章:淫女子

  主意既定,當即將鋼刀收回腰間刀鞘,說道:「童某兄弟兩人幸蒙諸位援手,感激不盡,日後有機會自當補報。在下童萬虎,是趙縣白虎寨大寨主,這位是我二弟丁澤。」說著一指那瘦子。

  歐嘉雯「嗯」了一聲,說道:「原來是童寨主,居然會離寨來此,倒是難得了。」童萬虎斜眼一望,道:「瞧不出姑娘也是江湖中人。」歐嘉雯笑道:「雖然沒錯,但是也沒幾年,名字說出來,武林上知道的人怕也不多。」魏元微微一笑,心道:「小雯的名字說出來,只怕當真沒幾人知道,但外號可就不是了。」

  眾人互通姓名,童萬虎見了魏元、雪兒,還不覺如何,待聽得眼前這少女便是「大小歐」之一,不禁大驚,聽了梁吟的名字,又是大奇。

  魏元見他神氣古怪,笑道:「童寨主,我們這一行人的事錯綜複雜,暫且壓下不說。那莊王爺卻為何要對付你?還有一事不明如童大哥知道原委,不知可否相告?」童萬虎得知莊賊現在是什麼王爺時臉忽現怒色,道:「這老賊,哼……他怕老子找上門去,倒先派人來圍白虎寨……」說著將當年和他決裂之事說了一遍,又道:「前些日子,這老賊的女兒被我郭三弟捉到,不料被一個小子插手救了去,還跟我們三兄弟大戰一場,硬是被他把人救走了。他現在是什麼王爺這事我也是才聽說的,聽別人說他有一個遠房的姨丈現在京城當差,他用了很多銀子買了個王爺。我所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

  歐嘉雯道:「能跟白虎寨三名寨主交戰而退,此人武功定是極厲害了?」童萬虎道:「這小子的名頭我以前從未聽過,叫做李全,年紀輕輕,本事卻當真了得。」

  魏元和雪兒同時「啊」的叫了出來,都是大感驚訝。童萬虎道:「怎麼?」雪兒道:「那是我大師兄啊,怎麼會跟王府一路了?」魏元也道:「尹師兄仗義為懷,絕對不會去幫那趙王爺,怎會如此?」

  童萬虎驚疑交集,看著兩人,道:「這小子是否跟莊老賊一路,那是難說,不過在他們脫走後七八日,便有大隊官兵來攻寨,還有幾名皇陵派的人物。我們抵禦不住,棄寨而走,一路南逃,前幾日被追擊一陣,又跟三弟失散,現在二弟也被那皇陵派的賤人整治得半死不活……」

  魏元奇道:「童寨主所言,皇陵派的高手,是個女的?」童萬虎點頭道:「不錯,是個女的。這賤人簡直是女妖,他媽的,二弟中了她計,差點死在她手上……」

  說到此時,忽聽一個極嬌媚的女子聲音,若有若無,自外傳來:「童大爺,你在這裡麼?丁二爺也在吧?奴家可還沒盡興呢,怎麼就跑掉了呢?嘻嘻,快出來嘛!」

  這女子聲音膩到極處,竟似有魔力,勾人心魄,屋中眾人除了丁澤昏迷不醒,都覺心神不定,微有暈眩之意。童萬虎臉色蒼白,大叫道:「她又來了!該死,他媽的!」急忙拔出鋼刀,哪知用力之下,傷口劇痛,險些落刀在地。魏元也急收心緒,心道:「這女子語音如此邪異,難道真是女妖?」

  後廊傳來一陣香風,一群青衣漢子擁著一個紅衣女郎闖了進來,顯然是從後院血跡追蹤而來。那女郎約莫二十來歲,麗絕倫,一身紅衫繡著萬般花樣,便好似一朵大紅牡丹,媚眼如絲,體態婀娜,面容固然極其美貌,眉梢眼角間更秋波流盼,笑靨中隱有攝魂勾魄之感。

  那女郎瞄了床上的丁澤一眼,媚笑道:「哎喲,丁二爺,原來你已經躺在這兒等著奴家啦,這可好呢!」蓮步輕移,逕往床邊走來。

  童萬虎握緊鋼刀,低聲道:「魏老弟,這賤人叫綺月,有個名號,叫做「繡花仙女」,一身陰毒暗器,可得小心在意!」魏元一聽,想起一事,向那綺月道:「姑娘也姓康?貴派中有個「風月笛仙」楚風,莫非是姑娘的親人麼?」

  綺月停下腳步,眼光在魏元身上流轉一周,笑道:「這位公子好俊俏的人物,原來也認得家兄,奴家該怎生稱呼公子才是?」魏元笑道:「在下姓魏,單名一個元字,前些時日,曾與令兄切磋音律,可惜未能盡興,令兄便匆匆離去,實為憾也。」他這話說來漂亮,其實沒說得全。切磋音律是好聽了,實則楚風笛聲是被他琴音所破。憾則憾矣,只是憾在沒能擒下此人,只有任劍清奉送了兩腳。

  綺月心中起疑,道:「家兄不久前受了傷,魏大哥卻是何時跟家兄見的面?」魏元道:「這個就真是無巧不巧了,在下正是在康兄受傷那晚和他相識。」綺月一怔,隨即嬌聲笑道:「原來如此,我才在想公子大名有些耳熟,原來是哥哥提到的那位彈琴妙手。」

  魏元道:「不敢,令兄頗有些行止不端,在下一位朋友將他略加整治了一下。」綺月格格一笑,說道:「如此說來,魏大哥可是位正人君子了。奴家可比家兄更加行止不端了,公子也想整治整治麼?」她語音嬌膩得出奇,每吐一字都似在誘人心魂,魏元一時有些心神不定,急忙強自寧定,才道:「姑娘若要為難這兩位寨主,在下便不能不插手。」

  綺月朝雪兒等四女望了一望,笑道:「這四位姑娘,想必都是魏大哥的紅粉知己了?魏大哥可了不起哪,定是極有本事的了,嘻嘻,奴家倒也想領教一下呢。」

  魏元聽她說得有些奇怪,手按劍柄,說道:「康姑娘可用兵刃?」康綺月嬌笑道:「魏大哥呀,你可弄錯了吧?奴家一個弱女子,如何能行此打打殺殺之事?童大爺,請你說說,我跟丁二爺是怎麼分那勝負的呢?」

  童萬虎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說不出話來,臉上神情極是古怪。雪兒道:「童寨主,你說說話呀。」童萬虎面有難色,看了丁澤一眼,說道:「此事……實在於二弟有些不光彩。」

  綺月道:「罷啦,奴家便請郭三爺來現身說法。小祁,還不請郭三爺來?」一名青衣漢子退到廊後。童萬虎叫道:「你……郭三弟在你手上麼?」綺月笑而不答。那漢子又進了房來,押著一個肥胖粗漢,到了綺月面前。那胖子雖沒有繩索綁縛,但下盤虛浮,似是被封了運氣要穴,使不上力道。

  童萬虎驚叫道:「三弟,你還好嗎?」那胖子便是白虎寨三寨主郭得貴,只聽他大聲叫道:「大哥,你可來了,救我,救我!」童萬虎聽他中氣尚足,稍感安心,隨即厲聲道:「賤人,你快放了我三弟!」

  只見綺月半啟丹唇,笑得極其嫵媚,輕輕將右手小指抬到唇邊,嬌聲道:「郭三爺,奴家這麼可怕嗎?這麼想走嗎?請你過來一下,來嘛!」聲音媚得入骨,魏元等人一聽,都是心中一湯,不知所以。只有童萬虎最是驚恐,叫道:「三弟,別上當,快跑過來!」口中話聲未停,已做勢要衝過去。不料他傷後無力,無論如何踏不穩腳步。

  郭得貴本就性好漁色,見了綺月這般引逗,呆呆地緊盯著她,一時忘了命懸人手,鼻孔中不住呼出氣來,當真是色授魂與,不禁走上了幾步。康綺月雙眼半闔,嬌聲道:「郭三爺,奴家把你捉來,你一定很不高興了?」郭得貴一對小眼瞇成了一線,腦中迷迷糊糊,隨口答道:「是啊。」語音聽來,卻半點怒意也無。

  綺月滿臉笑意,說道:「唔,郭三爺,奴家給你個機會如何?我們來做個比試,如果你能讓奴家服氣,就放了你一條生路。」郭得貴道:「比什麼?」

  只見綺月輕輕一托頸後秀髮,媚笑道:「郭三爺想怎樣,就儘管來,可別留情啊,嘻嘻!」姿態嬌嬈無比。郭得貴雙眼慢慢睜大,似乎不知究裡。

  魏元也吃了一驚,心道:「這是怎地?」雪兒看得俏臉通紅,低聲道:「雯妹!」歐嘉雯慌忙搖頭,低聲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只有梁吟臉色一沉,小楓看著,頗覺尷尬。

  郭得貴瞧見綺月這般媚態百出,一時色迷心竅,如同中邪一般,哪裡還想到自己已是俘虜,怪叫一聲,撲了上去。綺月竟也不閃不避,任他一下壓倒在地。

  魏元登時驚覺,低聲道:「童寨主,莫非他們是要比……那個……」童萬虎咬牙切齒,唉聲歎氣,道:「不錯,這賤人用床上功夫,把二弟弄成這樣。」雪兒聽見,又驚又羞,罵道:「這女人怎麼這樣不知羞恥!

  綺月似乎渾不在意旁人注視,任由郭得貴發狂似地亂摸亂抓,衣衫一件一件被他脫了下來。郭得貴雙眼滿是血絲,只恨手上使不出力氣,否則早就幾下撕了她一身衣物。

  只片刻功夫,郭得貴已把綺月脫得一絲不掛,露出了一身美艷誘人的肌膚。綺月膩聲喘道:「啊呀……快點嘛……來啊……」只聽郭得貴不停低吼,一把扯開自己衣襟,把她反過身來,狠命抱在懷裡,毫不疼惜地揉動她豐盈的雙乳,像要擠出什麼才甘心似地。

  綺月臉上顯得一派沉醉,口中嬌聲呻吟,時而高盤,時而低回,弄得郭得貴慾火如焚,手下半點分寸也無,將綺月一對漂亮的乳房捏得變了樣子,一根根粗指像要嵌進她胸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柔肌從指間被擠冒出來。

  但聽綺月呻吟道:「嗯……郭三爺……再來……啊……再加把勁……哎唷!你……你可比丁二爺……還……啊啊!」郭得貴聽了,大助威風,更是使力揉捏摟抱,上下其手。旁人只見一個艷麗的女子被大團肥肉裹壓,連那白皙的皮膚也好似上了一層油光,景像甚極淫靡。

  「啊……郭三爺,下面……唔……奴家想要……」綺月鶯聲嚦嚦,媚態百出,連她帶來的一批部眾都忍受不住,更何況身當其境的郭得貴?他右手胡亂擠壓綺月的胸前,左手伸入她股間,摸得一片潮濕的軟毛,指下只覺溫軟酣暢,誘得他色心大動,一隻短鈍的姆指在她一片桃紅上稍加摩蹭,便狠狠地按了進去。

  「嗯!」綺月猛一仰頭,咬住下唇,眼中露出暢快難言的愉悅之情。郭得貴奮力往內裡戳去,將這一根肥肉在綺月滑潤溫熱的胴體秘境大肆動作,彎一彎、捺一捺,又是粗魯地抽動,在外的拳頭也跟著不住撞擊腿間的肌膚,打得一片又一片小水花飛起。

  綺月雙手分別按在郭得貴兩掌上,加重他的力道,連聲輕喘,絳舌抵唇,臉上滲出細細的汗珠。郭得貴下身已脹得無以復加,在綺月體內的拇指猛地一挖內壁,用力掏了出來。

  綺月渾身一顫,一派嬌柔無力地道:「啊啊……呼……啊……郭三爺,終於要來了麼?奴家……等好久了呢……」

  只見郭得貴臉目猙獰,一手攬住綺月,另一手解開褲帶,現出了一根東西來。若說他一身無處不帶三斤油,本是妥當,但唯獨此處與常人無異,就是不如何肥,現下看來甚是粗壯,想來因他好色,全身上下,平日就只此物用得最勤之故。他那搖搖晃晃的大肚子固是管進不管出,這玩意兒卻只是管出不管進,恰恰一個顛倒。

  郭得貴早忘了被擄的懼意,看著眼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女子隨己擺佈,只想逞威圖樂,哪裡想到別的,猛然把綺月推倒。綺月雙手才撐著地,屁股便被高高抬起,地上幾聲滴水,就像兩團白雪春暖漸融,綺麗淫邪。郭得貴叫道:「嘩啊!」猛力一送,一肚贅肉墊上那動人的身軀,下身毫不憐香惜玉地闖進花叢之間。

  「啊啊!嗯……嗯……來了……很好呢……嗯……」綺月像是沉醉其中,興致高熾,不斷發出魅惑人心的嬌息,讓郭得貴肆虐淫亂。郭得貴喜得如飄仙境,又吼又叫,便如凶殘的野獸。嬌美的胴體狂亂的回應,讓他血脈賁張。

  抽了數十,忽覺丹田一鬆,好似赫然失卻了什麼,一身精元像下迎無底洞,飛竄而出,「噗啦啦」一串響,貫進綺月體內,溢出了不少,一連串滴落在地。郭得貴臉上肌肉一顫,似乎吃驚之極,卻又不知所以。

  童萬虎一見,雙手一握,低聲罵道:「該死!」語調中竟有驚懼之意。

  郭得貴精關莫名其妙地大開,正覺驚訝,綺月卻又發出極之醉人的呻吟。郭得貴不及細想,慾念上湧,又狠命抽了起來,雙手去抓她那擺盪著的雙乳。

  但聽綺月嬌聲道:「郭三爺……嗯……儘管來嘛,可別客氣……呼……再用力喔……啊啊……」郭得貴享受著無與倫比的刺激,又聽著一陣淫言蕩語,腦海一陣暈眩,抽了不足十下,又已在綺月體內挺立,動得一動,舒暢難言,忍不住一陣滾熱衝出,狂叫一聲,用力一挺,整個身軀把壓康綺月壓在地上,陽精決堤而出。

  郭得貴喘了一口大氣,搖搖晃晃地往一旁翻倒,下身一根物事已收得小了,沾滿了一片黏稠,在地上滴落了一條曲線。

  雪兒和雯雯看得臉紅心跳,真是驚得呆了。她們跟魏元親熱之時,哪裡有這等粗暴,眼見兩人如此放蕩,幾乎有些搖搖欲墜,被沖得一陣昏了。

  綺月緩緩坐起身來,嬌喘幾聲,爬上郭得貴小山般的身子,膩聲道:「哎,郭三爺,奴家還想要呢……」郭得貴呼吸粗重,瞪著雙眼,說不出話來。

  綺月兩隻小手在他腿間內側輕輕撫摸,笑道:「嘻嘻,郭三爺啊,看你這麼雄壯,怎麼這麼快就要停了麼?來嘛,來啊……」說著說著,竟執起那已然縮起的陽物,慢慢往自己私處塞入。

  郭得貴正感渾身脫力,幾欲睡去,不料綺月毫無倦色,騎跨在他身上,纖腰扭送,一副陶陶然的神情。郭得貴陡覺精力又是點滴外,這才感到驚懼之意,叫道:「不行了!我不要了!」綺月秀眉微蹙,隨即媚笑道:「可奴家還要呢,嗯……來啦……啊……」櫻唇吐息,表情似乎極為歡愉,郭得貴面色蒼白,週身劇烈顫抖一陣,顯然又失了精。

  綺月嬌笑道:「郭三爺,你這次沒什麼力道了喔!」郭得貴接連三次射出陽精,疲累異常,更兼大駭,方纔的暴虐神情早已飛得不見蹤影,連聲哀嚎:「姑娘饒命!」但綺月不住扭腰,看來雖不似如何使力,溫軟的肉壁卻一陣緊似一陣,像石磨般將他剩餘精力一點一滴搾了出來。

  轉眼之間,郭得貴已然不支,亂叫亂顫,猛地一翻白眼,昏厥過去。康綺月臉現微笑,拔離他的身子,站了起來,雙腿間一滴滴白液不停落下。再看郭得貴,陽具竟然皺起,變得萎頓不堪,臉色也是難看到十足,像是沒了氣。綺月拾起紅衣,隨意披在身上,朝著魏元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