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四十七章:黑店


◆第四十七章:黑店

  魏元擔心雪兒有失,不便追擊,低頭探過雪兒脈息,並無異常,心道:「看來雪兒所中純是迷煙,那倒還好。」然而他自己卻是煩躁不堪,看著雪兒臉蛋,如海棠春睡,不禁渾身火熱,心中彷徨不安:「我和雪兒本來已有肌膚之親,中了春藥,本來也沒太大關係。但若這藥真於雪兒身子有傷,我豈非罪過大矣?」

  他心神大亂,無計可施,現下又不便回去和梁吟等相會。單是和雪兒在一起,已是身如火炙,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若見了梁吟、歐嘉雯、小楓,真不敢想像會變成什麼情況。當下讓雪兒靠著一塊青石,自己在一旁靜坐行功,克制綺念。

  然而丁氏兄妹俱是閨中高手,所用春方之強,人所難言。丁楚風的藥方、音術是專對女子而施,丁綺月身為女子,正好相反。魏元雖是竭力壓抑,卻是越來越難忍受,煩躁莫名,腦海裡陡然浮現出他和雪兒、歐嘉雯翻雲覆雨的旖旎風光。

  魏元暗叫不妙,心道:「雪兒還不醒來,我不能離她太遠,這可麻煩了。但願雪兒快快清醒,先回去梁吟姑娘那裡,我就可以在這裡專心抵抗藥力……」想到此處,睜開眼睛一看,雪兒仍是昏迷不醒。他每看雪兒一眼,心跳便似快了一分,忽然一陣情意上湧,藥力大盛,再也難以抑制,猛地將雪兒撲倒在地,狂吻她細嫩的臉頰,雙手伸進她衣襟之中,急迫地探索藏匿其中的誘人肌膚。

  才一觸到雪兒身子,魏元心頭忽地一驚:「剛才還能克制得住,怎麼忽然就失了神?」神智略一清明,連忙將手掌抽回。

  他卻不知,丁綺月彈奏「狂夢鳴」之時,他曾經一度陷溺其中,雖得梁吟援手而脫困,心思卻暗暗受其影響,腦海中一時仍會隱隱殘存其效。這時春藥催情,佳人在抱,「狂夢鳴」的惑力又發作出來,立時按捺不住。當夜雪兒、歐嘉雯被丁楚風笛聲所惑,也是一樣,只不過歐嘉雯那晚並無再起情慾之思,一覺睡過,潛伏之效已失。雪兒卻因乍逢師兄,又被他見了自己赤身露體的模樣,本就有些心慌意亂,夜半卻又夢著魏元,印在腦海裡的「狂夢鳴」殘音作祟,引得她夢裡春情蕩漾,因而給魏元、歐嘉雯見到了她夢中銷魂的樣子。

  此中情由,魏元哪裡想得到,身子一熱,又覺情動,對雪兒稍一親匿,又即清醒,慌忙自制。如此幾次,魏元越來越是神智混亂,眼中看出來是一個衣衫不整的俏麗姑娘,又是自己鍾情愛侶,激得他熱血如沸,心中不停大叫:「魏元魏元,你到底在做什麼?你和雪兒雖然已是一體,卻萬萬不可為淫藥所迷,逞一時之快,恣意妄為,而於雪兒有損……」

  但是他定力再高,總是血氣方剛的青年男子。何況他已和雪兒親熱過,此時與雪兒行事,也於心無愧。抱著雪兒折騰多時,心神實在耗累之極,一陣氣滯,暈了過去。

  昏昏沉沉之中,魏元只覺手上傳來陣陣柔軟舒暢的感覺,身子前一陣溫暖馨香,說不出的快適,下身滾熱,卻又無處宣。忽聽一聲女子叫喚,似乎有人來拉他手腳,緊接著頸後一痛,又沒了知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魏元悠悠轉醒,只覺頭痛欲裂,心道:「這是那裡?」一看清楚,卻是身在一座騾車中,車中尚有兩個少女,都穿著緊身衣靠,一紅一白,俱是眉清目秀,令人瞧著便是舒服。見他醒來,一同向他瞪了一眼。魏元一怔,想坐正身子,卻是動彈不得,竟是給點了穴道。

  紅色裝束的少女向車外叫道:「三莊主,那人醒來了!」只聽蹄聲立止,騾車停了下來。魏元心道:「原來我是落在個什麼莊主的手上。卻不知他們是救我,還是捉我?」一邊思索,一邊運氣衝穴,車帳已被掀開。

  魏元眼前一亮,日光透了進來,車外立著一個十七八歲的俊俏少年,旁邊一匹黃膘馬。那少年生得唇紅膚白,雙目湛然有神,英氣飛揚,一頭長髮在腦後用條細帶束起,一身寶藍密扣緊身短襖,玄色紮腳罩褲,腰束鵝黃絲帶,勁裝結束,越發顯得清朗颯爽。

  那少年一見魏元,露出一副厭憎神色,忽然一道寒光直逼到他喉間,卻是一根短戟,柄端一條藍纓帶。只聽他喝道:「淫賊,你是何人?快快報上名來!」

  魏元一愕,道:「被人這樣罵,倒還是頭一遭。我怎地是淫賊了?」那少年怒目相向,喝道:「我等路過之時,你正要對一個昏迷了的姑娘橫加施暴,你不認嗎?」魏元臉上一紅,心道:「我昏倒之後,可不知對雪兒做了什麼糊塗事,給人瞧見,本來該當誤會。」左右一看,不見雪兒,心道:「不知雪兒是否被他們救起了?」

  那少年見他臉有慚色,只道他所料不錯,哼了一聲,喝道:「你這淫賊貪圖一已之樂,居然還用了丁家的淫藥,真是惡劣之極。」魏元歎道:「這事情確然極是糟糕,然而並非在下之意,實是身不由主……」

  那少年不去理他,短戟向前一挺,沉聲道:「此事暫且不提。我問你,這張琴你是哪裡得來的?」說著拿出了七絃琴。魏元道:「這琴是一位前輩朋友送給在下的。」那少年身子一顫,喝道:「是什麼人?」

  魏元被他連聲喝問,不禁有些氣惱,便道:「閣下又是何方神聖?我便非答你的話不可?」旁邊兩個少女驀地拔出長刀,旋即架在他頸上。魏元看清兩女手法,心道:「這兩個女子武功平平。」

  那少年雙眉上揚,道:「說予你聽也罷,我是巾幗莊三莊主,人稱藍靈玉便是。你既知我的來歷,便快招來!」魏元暗道:「巾幗莊?記得曾聽師太說過,河北有座巾幗莊,莊裡高手都是女子,武功獨到,行事也多俠義。

  這藍靈玉雖然言語無禮,總是因為把我當作行止不端之徒的緣故,那麼是個嫉惡如仇的心腸了,看來似乎也是女子。嗯,不錯,只因她眉宇之間英氣太盛,一時倒瞧不出。」想到這裡,便即坦然,說道:「在下魏元,這張琴是一位任師叔所傳。」

  藍靈玉身子一晃,叫道:「你是說任劍清嗎?」魏元心中大奇,道:「正是,原來姑娘知道。」

  藍靈玉低眉沉思,忽然滿臉怒色,喝道:「果真如此,你可丟盡他的臉了!任大俠何等了不起的英雄,竟然有你這種敗德喪行的後輩,哼,哼!」

  說得聲色俱厲,似乎十分氣惱。

  魏元心道:「原來她認得任兄,此事可得說清楚。」便道:「此中實在有諸多情由,待在下說起來,姑娘便知道了。」藍靈玉道:「什麼情由?你說來聽聽。」自己坐入了車中,外頭又有人駕起車來。

  魏元便把結識任劍清的經過,乃至和康綺月交手,不慎中針之事,一一說了個概要。藍靈玉聽了,半信半疑,道:「如此說來,你倒不是淫賊,反而是端方君子了。不過單憑你一面之詞,我也不能盡信。也罷,等回莊之後,找任大俠問清楚了,若然不錯,自當向閣下陪罪。」

  魏元吃了一驚:道:「怎麼?這車是往河北巾幗莊去嗎?」藍靈玉道:「沒錯。」魏元道:「在下尚有友伴在襄陽相候,需得先去通知一聲才是。」藍靈玉道:「你稱作雪兒那姑娘,我已派人送她到襄陽一處藥鋪救治,清醒之後,她總也會說明此事吧?若你所言不假,你那雪兒必會去跟那些人會合,我屬下自當一路護送他們趕來會面。今日早已出了湖北,你還要我折回去不成?」

  既知藍靈玉已有佈置,魏元稍稍安心,心道:「所幸雪兒已被救起,那就好了。只不知小雯和梁吟姑娘是否安好?丁綺月手下並非高手,小雯應該不會有失。此行既往河北,正可順道至京城一探皇陵派的究竟。任兄說他們要選新的長陵守陵使,不知選過了沒有?」

  藍靈玉向兩個少女吩咐道:「阿纓,阿穗,你們看好他。」掀開車帳,拿了七絃琴,縱身而出,穩穩噹噹地乘上那匹與車並行的黃膘馬,身手俐落之極。白衣少女阿穗隨即拉上帷幕。

  魏元心道:「她們不解開我的穴道,畢竟還是對我不能信任。」他一番運氣下來,穴道已衝開了兩成,若不說話,專心運功,要自解穴道原也不難。只是他尚有疑團未解,又即向那兩名少女問道:「兩位姑娘,你們尋到我時,我是怎麼一個樣子?」

  紅衣少女阿纓橫了他一眼,道:「你少油嘴滑舌的,想討嘴巴上的便宜麼?」阿穗別過臉去,更不出聲。魏元一聽,心裡頗覺尷尬,說道:「在下那時昏昏沈沈,人事不知,或許甚為失態,實在抱歉了。」

  阿纓道:「既然這樣,那就罷了。你那時候可真是難看死了,咱們三莊主上前在你脖子後打了一記,本來要一招殺了,只是見了你背著那琴,就收了手,說要問清楚,再殺不遲。」又聽阿穗道:「你啊,都已經昏倒了,還要亂動亂叫的。三莊主說你服了丁家兄妹的……那個春方兒,要我們給你灌了好多冷水,還有些甘草什麼的,才靜了下來,倒弄得我們一身髒兮兮的。」說著臉上微微一紅。

  魏元不禁大感慚惶,心道:「唉,雖說我被藥力所迷,但是如此麻煩人家,總是於心不安。」又想:「任兄知道此事,不知做何感想?這位藍姑娘似乎對他甚是敬重。這姑娘行事好快,必是不簡單的人物。一見之下,我還道她是個少年俊傑,哪裡像是姑娘家了?」

  騾車行到一處市鎮上,藍靈玉命車伕停下,付了他車資,另行買了馬匹,讓魏元和纓穗二婢分別騎盛,說道:「魏兄,你手足穴道應該已解,可以乘馬,我們要加緊趕路了。」魏元道:「何必如此急迫?」藍靈玉臉色一沉,道:「莊裡快有大事發生,你自然不用急,我可急得很,只好請你一齊趕路了。」

  魏元便不多說,逕自上馬,心道:「巾幗莊有什麼事,本來與我不相干。然而去見任兄,早日說個分明也好,免得受這悶氣。」

  四人策馬奔行,藍靈玉等三女無一出聲,魏元甚覺無聊,隨口說道:「藍姑娘,任兄現下在貴莊嗎?」藍靈玉道:「沒有。」魏元一怔,道:「你要我去巾幗莊,任兄卻不在那裡,你卻怎麼問來?」

  藍靈玉道:「我這次南來,本是為了一事,要請任大俠到巾幗莊。四處找尋不到,卻打聽到他上京來了,這才折回,偏偏又碰到你。既然知道任大俠要到河北,總是能請到他的。」魏元點頭道:「原來如此。」藍靈玉便不說話了。

  趕了一個時辰的路,總是要魏元開口,才有人說話,不禁頗覺無趣,心道:「也罷,她們對我自是沒什麼好印象,我和自己說話便了。」

  到了夜裡,行到了一處荒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藍靈玉皺眉道:「今日真趕得急了,看來是錯過了客店。」阿穗遠遠望去,說道:「三莊主,前頭路上似乎有人,咱們去問問。」藍靈玉點點頭,道:「也好。」

  四人策馬上前,只見兩個鄉農走在前頭。阿纓縱馬前去,說道:「打擾兩位,這附近可有客棧投宿麼?」一人道:「這一帶麼,過了前頭那片松林子,再去一里半便有哩。不過……不過……」另一人續道:「那家店哪,很有些古怪的,常常有人住了進去,就沒再出來的。」

  藍靈玉聽了,趕上前去,說道:「兩位大哥,這店是怎生情況,可否說清楚些?」先前那鄉農向她上下打量,才道:「看老弟這樣子,像也是有來頭的。這客店是咱們鄉里一對兄弟開的,哥哥叫做鄧山彪,弟弟叫做鄧天豹,都是一身武藝的,了得咚咚的。他們平日開店,我們村裡人也不會去住,一旦有商人去住的,聽說十個倒有九個出不來。村裡的人又說他們的店裡藏了大堆明晃晃的刀子,一把把都是利得嚇人的。」藍靈玉點點頭,道:「那末是間黑店了?」那鄉農道:「誰說不是呢?只是官老爺既不來管,也礙不到我們村子,也就由他去了。」

  四人探聽清楚,復往前行。藍靈玉道:「既知有這黑店害人,咱們索性去探上一探。」阿纓、阿穗一齊答應。魏元笑道:「三位為民除害,那是好極,在下倒也可略盡棉薄之力。」藍靈玉道:「我們來應付便行,你的穴道還封著,可運不得內力。」魏元道:「那麼麻煩姑娘解開在下穴道如何?」

  藍靈玉眉頭微蹙,道:「不必閣下幫忙了!」

  實則魏元早已自行衝開穴道,聽藍靈玉如此說,心道:「看來你是把我瞧得扁了,居然還不補點我穴道。無妨,你既然這麼說,就看你破這黑店罷。」

  過了一片松樹林,果然不多遠便是一大間住店。門前挑著招牌,寫的是「鄧家店安宿商旅」。四人下馬進店,店小二便把馬匹牽去馬房。櫃檯裡頭一個中年漢子,相貌端正,甚是健壯,旁邊一張大桌邊又有一個黃衣漢子,卻是眉粗目大,滿臉凶悍,拉開了衣襟,正揮著扇子納涼。

  一個小二過來招呼,道:「兩位爺台要住房麼?不知中意樓上還是樓下?」藍靈玉道:「就樓上罷,煩勞你揀一間寬敞的大房,可要整齊潔淨的。」那小二堆笑道:「咱們店裡房舍乾乾淨淨,精緻得很,包管爺台舒服。」

  眾人上了樓,進得房中,見那房中擺設處處妥當,不見有何異處。魏元推開窗子,見得夜空明星點點,涼風習習,頗是舒適,順口吟道:「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散發乘夜涼,開軒臥閒敞。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藍靈玉不等他吟罷,便道:「你也不用想著拿回這琴,等跟任大俠說明白了,確然不錯,自會還你。」

  魏元微微一笑,續吟道:「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吟完了,才道:「我也不急,總不怕你真個焚琴煮鶴,把琴給燒了。」藍靈玉橫了他一眼,不再說話了。

  那小二送了酒菜進來,又退出房去。阿穗斟了杯酒,就唇淺淺酌了一口,含在口中片刻,吐了出來,道:「三莊主,這酒下了蒙汗藥。」魏元奇道:「咦,怎地你一嘗便知道?」阿穗微笑道:「那有什麼難了?這等蒙汗藥尋常之極,容易分辨得很。」魏元連連點頭,心道:「就這行走江湖的閱歷看來,只怕我連這個小小丫環也及不上。」阿纓去查了飯菜魚肉,卻沒下藥。

  藍靈玉拿了酒壺,拿到窗外沿牆倒去大半,道:「酒是不必喝了,飯菜儘管吃罷。魏兄,你也來。」魏元道:「多謝了。」四人便一齊圍桌用了餐食。眾人用膳之際,那小二又進來換新了床鋪、被單、枕頭。魏元心道:「這客店真個服侍周到,不知究裡的宿客,哪裡會有提防了?」

  待小二退出,眾人吃畢,藍靈玉低聲道:「咱們各自就鋪,裝做被藥迷昏,等他們找上來,阿纓跟我出手對付,阿穗護著文兄,樓上殺乾淨了,再下樓去掃滅餘眾。」魏元道:「三位倒不必擔心在下,只管行動便了。在下雖然武功未必高明,卻也不至於出大麻煩。」

  藍靈玉向魏元一望,道:「我是要帶你上巾幗莊去的,事情沒弄清楚前,絕不能讓你受險,我瞧還是讓阿穗幫著你比較好。」魏元笑道:「好罷,謹此領受姑娘好意。」心道:「不知這鄧家兄弟武功如何?若是不好對付,只怕我還要幫忙呢。」

  四人熄了燭火,分別上鋪佯睡,只待對方動手。魏元暗自運行「九轉玄功」,週身經脈暢行無阻,心道:「倘若藍姑娘她們抵不住,我再出手不遲。」

  到得二更時分,門外腳步聲起,有人悄悄推開了房門。魏元順著目光,瞇眼瞄去,見有六人,前頭兩個便是坐櫃檯的漢子,那樣子端方的持著大刀,凶臉漢子則提了根鋼叉。後頭一個是換被單的店小二,其他三人同那小二一般裝束,四人都拿著大困麻繩。

  那小二低聲道:「大爺,看來都睡沉了。」那拿叉大漢即是鄧山彪,只見他大步踏進,吩咐道:「兩個女的都綁起來。老弟,咱們宰了這兩個小子。」那帶刀漢子鄧天豹往藍靈玉床邊走來,說道:「這小子衣著光鮮,必有不少油水,咱兄弟兩今個兒可要大發利市。」幾人便往床邊逼來。

  藍靈玉聽得分明,待鄧天豹走近,倏地翻身而起,雙手各持短戟,喝道:「惡賊!你們開這黑店,到底害了多少人命?今天沒你們的生意可做,準備關門大吉罷!」右手一揚,短戟猛地刺向鄧天豹心口。

  鄧天豹大吃一驚,連忙舉刀格擋,「鏗」地一聲,擊得火星四濺,震得他通臂發麻。鄧山彪怒道:「好小子,動手嗎?」一轉雙尖鋼叉,直搗過去。鄧天豹吃了暗虧,不敢大意,叫道:「老哥,這小子功夫不差,得小心了!」跟著掄刀殺上。藍靈玉舞開雙戟,一路「飛燕戟」戟法,使得真如飛燕剪風、星芒電逝,縱橫靈動,招招迅猛無匹。鄧氏兄弟以二敵一,反倒難以抵擋,連聲吼叫。

  四個小二也抽出藏刀,兩人一個,向阿纓、阿穗的床鋪衝去。哪知兩女竟不起身應敵,竟都睡得沉了,任由幾個店小二上前拿住。藍靈玉瞥見,吃了一驚,叫道:「阿纓,阿穗,快醒來!」魏元也是心中驚訝,翻身下床,略覺腳步不穩,一運真氣,微有滯礙。他凝思片刻,忽然想起一事,連忙扯開枕頭,裡面都是些乾草,散出一股極淡的清香,若不細查,實難發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