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四十九章:床第之歡


◆第四十九章:床第之歡

  三人自在房中親熱,哪知藍靈玉正在門外?魏元輕輕捲起歐嘉雯綢裙,直至腰間,兩條晶瑩如玉的美腿之間,隱約被裙影遮蔽,瞧不真切,床單和裙內卻都沾滿了愛液。歐嘉雯軟綿綿地呻吟著,一邊解開魏元的衣帶。

  魏元溫柔地讓歐嘉雯躺在床上,抬起了她的雙腿,微微叉開,讓兩腿夾住他的腰側,正露出那神秘的花叢。歐嘉雯臉蛋羞得通紅,低聲喘息:「不要……別這樣子……」魏元卻欣賞嬌艷欲滴的花朵,右手撫摸著她平滑柔軟的小腹,指尖在臍邊遊走引逗。

  「唔嗯……啊……」歐嘉雯輕咬下唇,眼睫微顫,發出既無奈、又興奮的呢喃。藍靈玉看得心悸神馳,眼光一移到魏元下身,更是心跳得如打鼓一般。眼前兩個如花似玉的俏姑娘,又皆是自己的愛侶,正自含羞帶怯,值此情景,魏元如何能不動心?那話兒自是早已精力瀰漫,昂然挺立,隨時要衝鋒陷陣一番。

  魏元前次和歐嘉雯交合之時,只能進入一半,知道歐嘉雯私處緊密,她又是敏感之極,這一次更加謹慎,陽物在陰戶上摩擦輕觸,輕碰微接。歐嘉雯身如火熾,被引得又羞又急,嬌聲呻吟道:「唔……好……好熱哦……你……你別……不要再耍我了啦……我……啊……」那嬌貴的花瓣綻放著美不勝收的絳紅,花蜜源源不絕地流出,將魏元下體也沾得通體濕潤,閃閃發光。

  魏元看著歐嘉雯竭力忍耐的神情,又是哀怨,又是羞澀,登時激得他情致高漲,低聲道:「雯兒,要去了!」歐嘉雯輕輕「嗯」地一聲,心中羞怯無比,心道:「這一次一定要忍住了,只是有點痛而已,別怕,別怕……」

  然而越是這麼想著,下體越覺繃得緊了,在這要緊關頭,實在忍不住害怕。

  魏元吐了口氣,向花瓣內衝擊過去。雖然陽具已經接受蜜汁的洗滌,相當滑溜,但對歐嘉雯那嬌小玲瓏的秘境而言,仍是蠻橫的威力。一插之下,歐嘉雯渾身一顫,放聲哀鳴。

  「啊啊啊!唔嗯……嗚……啊……」才進入些許,歐嘉雯已覺疼痛難堪,十指胡亂抓著床單。魏元呼了一聲,又插進了少許。歐嘉雯緊閉雙眼,痛楚得幾乎流出淚來,不禁哀叫道:「我……我……啊啊!不要……!」

  魏元柔聲安慰道:「別怕,別怕,很快就好了……輕鬆一點……」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撫弄著歐嘉雯滑膩的嫩乳,極盡愛憐之能事。歐嘉雯胸脯上一陣酥軟,心緒紊亂,稍稍分擔了下身痛楚,低聲呻吟道:「你……啊啊……你……快一點……別管我了啦……」

  魏元輕輕捏住兩個櫻桃般立起的乳尖,姆指、食指來回搓動,悄聲說道:「什麼快一點?」歐嘉雯雖然平日機靈,這時也已急了,嬌嗔道:「你……你別使壞啦……別……別等我又痛起來……那……那就……啊呀!啊……」她乳頭被魏元玩弄一番,忍受不了,又喘噓噓地叫了起來。

  眼見歐嘉雯已經是情熱如火,魏元腰間連連挺進,如同節節進攻的步行軍,每一深入,歐嘉雯便受到更甚於前的痛感。

  「啊!啊呀!不……不行……啊啊啊!嗚……啊……!」這浪濤般的進擊帶給歐嘉雯強烈的震撼,眼角垂淚,嬌軀狂亂地擺動掙扎。魏元把心一橫,低聲道:「長痛不如短痛,雯兒,忍著!」猛地一衝,玉莖直抵花瓣最深處。

  歐嘉雯腦海陡然間一片空白,隨即一陣撕心劇痛貫穿全身,發出了高亢入雲霄的哀鳴。

  「唔啊!……啊啊……嗚……嗚嗯……啊……」火燒般的疼痛充滿了她柔弱的玉門,淚珠不禁奪眶而出。就是旁觀的雪兒,也嚇了一大跳,心中怦然,輕聲道:「雯姐姐!」

  魏元連聲安慰,柔聲道:「好啦,好啦!雯兒,別哭羅……」歐嘉雯嗚咽一陣,才輕聲道:「好痛……嗚嗚……你壞死了啦!」魏元吻了吻她的朱唇,柔聲道:「雯兒,對不起啊!等一下就會舒服了,來……別哭了……」

  一邊說著,同時溫柔備至地愛撫她的肌膚,極是憐惜,下身不敢稍有動彈,只怕又弄痛了她。

  歐嘉雯初經人事,自是痛極,經得魏元一番舒緩,這才痛楚稍息,春情復熾,迷濛的淚眼慢慢轉成了一片繾綣。她體內包含著魏元的陽具,正是火熱難當,疼痛轉為麻癢,嚶嚀一聲,不覺扭了下腰。

  這一下動作,魏元便知歐嘉雯已開始感到舒適之意,當下輕聲道:「雯兒,可以了嗎?」歐嘉雯輕吟一聲,低聲道:「可以啦……不過……你……

  你可別太粗暴……像剛才……嗯……」說著說著,俏臉通紅,緬腆之極。

  既得首肯,魏元恭敬不如從命,緩緩抽動起來。歐嘉雯的私處內潮濕柔軟,固不待言,且兼收縮甚緊,摩蹭的感覺強烈之極。魏元只挺進數下,便覺快不可言,忍不住漸漸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呀!啊、啊、唔啊……」歐嘉雯全身承受著魏元的愛意,失神地嬌吟著,精巧的雙乳正和他結實的胸膛互相擠壓,感受著溫熱的男子氣息。兩人臉龐相對,立時纏吻起來,放縱的春聲便成了低沉誘人的嗯唔。

  魏元忽地離開了兩片櫻唇,起身采跪姿,將歐嘉雯雙腿抬起,扛在肩上,雙手轉而托住她纖腰後。如此一來,兩人交合之處高高拱起,滋滋聲響之下,更可見到一根通紅之物不停進出柔嫩的少女秘地。歐嘉雯羞不可抑,叫道:「不要……啊、啊、唔……別看……」

  雪兒在一旁看著如此淫靡的景象,心跳不已,棉被裡的身子緊緊縮著,心道:「魏大哥跟雯姐姐怎麼這樣……好厲害……啊呀!我……我跟魏大哥做的時候,也像雯姐姐這樣嗎?」眼見歐嘉雯失魂落魄的陶醉樣子,忍不住臉上發燒,雙腿緊緊夾住。

  魏元奮力衝刺,興奮到了高亢處,忽然按住歐嘉雯膝彎處,向前猛推,兩膝直頂到了她乳房,像要把歐嘉雯翻過去一般。

  「啊呀!啊、啊……好……好丟人……唔……」歐嘉雯身子被魏元推得曲起,陽物每一次衝擊,就被推得前後搖晃,好似騰雲駕霧,飄飄然、陶陶然,雖覺這姿勢羞於見人,但既然是在自己心上人面前,也就任他胡來了。

  只見歐嘉雯香背著床,晃前晃後,雙乳被膝蓋壓迫得擠向兩旁,香汗隨之飛濺,又有自乳端滴落的。魏元單臂橫壓住她膝彎內側,另一隻手卻去玩賞她白嫩的屁股,撫摸揉捏,滿手溫軟。

  「唔啊!」歐嘉雯心頭快感狂襲而至,被這接二連三的攻勢弄得氣喘噓噓,哀聲叫道:「啊……我……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魏……魏元……哥……哥……我……啊……」魏元喘了口氣,悄聲道:「什麼不行了?」說著加快抽送,真如狂風暴雨,直衝得歐嘉雯興奮不已,那天仙般的體態更顯得柔弱不堪,螓首急擺,香汗如雨,哪裡能說出話來,只剩下銀鈴亂搖的吟叫。

  藍靈玉自門縫看去,不甚清楚,但翻雲覆雨的聲音卻聽得分明,耳聽得歐嘉雯呻吟得越發急促,心跳也是越來越響,真羞得她不知如何是好,想要離開,卻又不知為何,難以自制。

  房中床上,魏元亢奮已達極峰,身子一衝,陽精萬馬奔騰般破欄而出,猛烈無匹地貫進了歐嘉雯胴體。歐嘉雯驀地一陣顫動,好似一波火熱巨浪將她拋上虛空,霎時間沒了神智。

  「啊……啊啊啊!」高亢的叫聲稍一持續,歐嘉雯頹然側首,氣喘噓噓,雙乳如浪起伏,在激情後猶自難以平復,餘波蕩漾。魏元一抽出陽具,歐嘉雯股間立時湧出了大量的汁液,或清或濁,甚有冒泡而出者。床上三人看了,都禁不住臉紅心跳。

  歐嘉雯滿臉羞紅,嬌喘道:「看啦……你把人家弄成這麼難看。」魏元喘了幾下,微笑道:「怎地怪我了?」右手一探,摸了摸緊縮的花瓣,掬起了一些汁液,手掌愛憐地回味歐嘉雯的雪白胴體,所過之處,都濡了一片明亮。

  藍靈玉看到此處,已是兩腿發軟,全身無力。她自幼喜做男裝打扮,言行舉止也都像少年,明快爽朗,唯有這男女歡好之事是她所未曾親見,此時看了魏元、歐嘉雯這一番雲雨,一時頭暈目眩,不知所措,幾乎站不住腳。

  正在藍靈玉失神之際,忽見歐嘉雯慵懶無力地撐起身來,向魏元下身低下頭去,兩隻手掌把玩著那根正在休養生息的物事。只見那陽具在歐嘉雯的撫弄按摩之下,又漸漸朝氣蓬勃起來。歐嘉雯微一轉頭,向雪兒笑道:「雪姐姐,你來試試。」

  雪兒臉色羞紅,自躲在被子裡,低聲道:「我不會啊。」歐嘉雯笑道:「來做幾次就會了啊,你看喔……」櫻唇微綻,輕吐絳舌,往那氣勢騰騰的頂端舐了一下。魏元坐起身來,輕輕摸著歐嘉雯如雲秀髮,輕聲道:「雯兒,你別太累啦。」

  歐嘉雯神色嬌羞,將那東西貼在唇前,笑道:「只怕要累的是你呢。」

  雙唇向前一送,一點一點地親吻、舔舐,柔得難以言喻,陽具上吧吧答答地,在歐嘉雯口中更加滋滋有聲。

  魏元渾身一顫,雙手摟住歐嘉雯香頸,輕輕擺腰,在歐嘉雯嘴裡抽動起來。歐嘉雯又是對他這地方把玩過多次了,吸吮吹含、揉摸搓捏,諸般花樣無不涉及。魏元被這溫軟唇舌包裹住,舒服得難以形容,下身早已重整旗鼓,準備大戰一場。

  「嗯……唔……」歐嘉雯迎著魏元的抽送,微微擺動脖子,口中的丁香小舌也毫不歇息,一圈一圈輕舔著,引得那火棒似的東西每每險些爆發而出。歐嘉雯喘了口氣,吐了出來,仍用雙手不停套動,笑道:「雪姐姐,你來接替。」

  雪兒大羞,不肯出來,偷偷瞧著魏元,好一陣子,才鑽出棉被來。她今晚還沒和魏元行事,仍穿著衣衫,只是方才看得刺激,早就汗濕透了,雙腿間的裙擺尤其異常濕潤。

  雪兒不安地看著魏元的下體,猶豫片刻,伸出右手去摸了摸頂端。歐嘉雯收了手,在雪兒背上輕輕一推,嬌笑道:「姐姐,加油羅!」雪兒面紅耳赤,心道:「這我怎麼會嘛?我……萬一不小心咬到,怎麼辦啊?」

  魏元見雪兒一副又羞又急的神態,臉上香汗欲滴,極之嬌艷,心中一蕩,一把拉過雪兒,微笑道:「雪兒,你且試試,別怕。」雪兒臉上燙得直要冒出煙來,低聲道:「魏大哥……你……你真想要的話,我就來羅。」趴在魏元腿上,微一遲疑,啟唇碰去。

  雪兒生澀地吻著魏元的下體,雖然努力,卻不得要領,始終不敢把它含進嘴裡,只是不斷拙劣地舔吻。但這種稚嫩的技巧另有一番刺激,那就是難以滿足,勾引得魏元心癢難搔,下身真如烈火中燒,直想把雪兒立時壓倒,主動大幹一場。只是既然想體驗雪兒初次的口中功夫,也就竭力壓抑。

  雪兒越弄越是害羞,心道:「雯姐姐怎麼能做得這麼好?我……我真的不行啦,到底該怎麼弄嘛……」正在此間,忽然兩隻柔嫩的手掌自背後探進自己衣裡,輕輕揉著她的雙乳,一邊撥開她的衣裳。

  「唔……嗯……」嘴中被魏元塞滿,雪兒只能含糊地發出喉音。歐嘉雯慢慢將雪兒身上所有扣帶解開,拉下了雪兒的裙子。雪兒羞澀地夾緊雙腿,哪知卻把一片片浪水擠了出來,白皙的肌膚顯得亮麗多端。歐嘉雯從背後抱住雪兒,在她耳邊輕聲指點:「手上再用點力……嗯……現在要吸一下……

  對了……嗯嗯……你做的很好嘛……」她軟語指示之餘,也看得心神不思,摸索著雪兒精緻的胴體,輕聲喘息,藉以發心中遐思。

  雪兒口中吞吐,已經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加上歐嘉雯的動作,不斷逗弄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越發春情難耐,閉緊雙眸,不顧一切地含弄起來,將陽具上的龜頭直吞進去,使力吮動。

  魏元見雪兒忽然積極起來,也就盡情享受她的口舌侍候,下身快美不堪。歐嘉雯玉乳貼在雪兒背上,小手卻到雪兒股間尋幽探秘,撥草掘泉,纖纖十指弄得濕淋淋地,猶不肯休。此時她也無暇給雪兒什麼指導了,心中情慾又生,倒想快快把魏元的陽具搶過來。雪兒受著雙重刺激,更是心跳不已,鼻音漸濁,俏眉緊蹙,忽然吐出魏元那濕黏的陽具,嬌喘連連,哀求道:「魏大哥,我想要啦……」

  這句話說得嬌膩之極,魏元本來已要在她口中射出,此時熱血上湧,一個克制不住,猛地一顫,一道白濁液汁急噴而出,毫不保留地射在那張渴望的臉龐上。

  「哎呀……!」雪兒嚇了一跳,睜大了雙眼,滿臉都在陽精噴灑之下,口中溫溫熱熱,也噴進了不少。魏元呼了口氣,苦笑道:「雪兒,你幹嘛把我吐出來啊?」雪兒羞得低下頭去,低聲道:「我……我想要你把它放在那裡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