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五十一章:誘人的胴體


◆第五十一章:誘人的胴體

  歐嘉輝見她股間愛液肆流,又輕聲誘惑:「想不出麼?別想了,你低頭看看……你有沒有流過這麼多淫水?奶頭有沒有這樣挺過?是不是又熱又昏,想要我來把你插一插啊?」藍靈玉聽他語音溫柔如能醉人,用字遣詞卻粗俗不堪,只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低聲喘道:「你……你好無恥……」

  歐嘉輝舔了舔她纖細的香頸,道:「我會很多無恥的手段,你想不想試試?」藍靈玉被他舔著肌膚,渾身一顫,幾乎心也酥了,呼吸急促,哀聲道:「不要……嗯啊……呼……」

  歐嘉輝扳下一根木柴的細枝,在她雙腿間揮來揮去,自言自語道:「嗯,這麼濕了,如果沒東西來插插鑽鑽,簡直太可惜了。」藍靈玉吃了一驚,見那樹枝比歐嘉輝食指還粗了一圈,又有多處枝梗,聽歐嘉輝這麼說,心中不禁害怕,急叫道:「不要……這,這是……」歐嘉輝神色自若,說道:「這是樹枝,很可怕嗎?」手臂緩緩推送,樹枝已頂在她柔嫩的私處上。

  藍靈玉哀叫道:「住手……不可以啊!啊,啊呀!」歐嘉輝卻頗有興奮之態,把藍靈玉推到草堆中,叫道:「好啊,那麼換作我這傢伙好了,成不成?」左手解開褲帶,一條精力旺盛的東西指向藍靈玉。

  藍靈玉一見那物,羞得滿臉火紅,忙閉上了眼,叫道:「這……這更不行……」歐嘉輝嘿嘿冷笑,道:「好吧,只好請你品嚐樹枝的滋味了。」右手一插,那木枝慢慢往她私處鑽了進去。

  「唔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呃,啊……嗚……啊……」藍靈玉嬌嫩的陰處如何能夠抵受,堅硬的枝梗壓得她體內刺痛,立時哭了出來,連聲哀叫。歐嘉輝一邊送入,一邊攪動翻轉,咬著她耳朵吹氣,輕聲道:「堂堂巾幗莊三莊主的藍靈玉女俠,要輸給一根小樹枝嗎?太丟臉了吧!」藍靈玉發狂似地哭叫:「你……你快……啊啊!……住……手……嗚嗯……嗚嗚……好痛……你……卑鄙……下……流……」

  歐嘉輝卻看得興高采烈,陽具漸漸脹大,笑道:「看……快受不了了吧?要不要換這一根?」藍靈玉語帶嗚咽,哀叫道:「啊啊……不……不要……啊!啊呀,啊啊!」

  樹枝不斷深入,刺著藍靈玉從未受過侵襲的肉壁,泡在滑稠的汁液中,肆無忌憚地侵略。藍靈玉不停哭喊,忽然樹枝前進受阻,停了下來。

  「啊哈!呼啊……啊啊……哈啊……」藍靈玉全身汗濕,劇烈喘叫,一時不知身在何處,疑是飛上虛空。忽聽歐嘉輝輕聲道:「小姑娘,頂到最深處羅,再進去的話……「波」一下子,你就要破身了……武林知名的巾幗莊藍靈玉,竟是被一根小樹枝奪去貞操,一定會是永傳武林的事跡……」

  藍靈玉雙眼淚汪汪地,哭叫道:「嗚嗚……你……你……」歐嘉輝舔去她臉上淚水,笑道:「要去了……一,二,三,哇!」

  歐嘉輝一叫,藍靈玉心中一陣悲苦,緊緊閉上眼睛。不料下身一聲輕響,並不覺痛,一怔之下,張開眼來,卻見歐嘉輝手中拿著那根樹枝,笑嘻嘻地道:「樹枝怎麼比得上我這根寶貝?你這個洞非得由我來開苞不可……嘿嘿,嘿嘿!」

  藍靈玉不住喘息呻吟,眼見樹枝離體,略覺安心,但下身卻有些異感,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迫,身子已是不受自己控制,雙腿大開,保持著歐嘉輝造成的姿態,其下壓著的稻草堆濕了一大片。

  歐嘉輝把樹枝遞到藍靈玉眼前,晃了一晃,道:「你看看,這樹枝有沒有什麼不同?」藍靈玉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那樹枝剛被歐嘉輝折下,本來只有一端有新折的痕跡,但現在另一端也有斷痕。她突然心中一跳,顫聲道:「有……有折斷過?」歐嘉輝笑道:「你看得挺仔細啊……是斷了一小截,你想它在哪裡呢?」

  藍靈玉心中驚羞,下身私處內稍稍一夾,猛地一下刺痛,不禁哀叫:「啊呀!」歐嘉輝輕輕在她下陰拍了一拍,笑道:「等我要進去時,自然會拿出來了。嘿嘿,現在也可以。」一拍之下,藍靈玉刺激更甚,狂亂地哀啼著,叫道:「不要……不要!啊,唔啊!」

  歐嘉輝放下樹枝,跨在藍靈玉小腹上,對著她臉蛋展示怒沖沖的大傢伙,吐了口氣,說道:「想不想要?」藍靈玉只見眼前一根粗大陽具,根部垂著兩個似球袋之物,心中大羞,忙合上眼睛。

  驀地歐嘉輝坐上她身子,冷笑道:「好,先讓你好好見識一下!」腰部一送,那大傢伙衝上了雙乳之間。歐嘉輝把藍靈玉身子往後挪,頂到了牆邊,將她的頭向胸前一扳,幾乎就要碰到那陽具。

  藍靈玉看到這等不堪的姿勢,心中慌亂,急叫道:「你……你想怎樣?」歐嘉輝雙手抓住了兩個乳房,使力捏了一捏,笑道:「不錯,不錯,又軟又有勁……嘿嘿!」兩手往中間一攏,用兩團玉乳將那棒子夾住。

  「啊啊!」藍靈玉大羞,不禁叫出聲來,不料歐嘉輝腰身挺進,雙手順勢將她乳房推向前去,巨棒一同衝出,直頂到她兩片櫻唇中。藍靈玉正張著嘴,這一下舌頭正碰到陽物尖端,羞急得無地自容,下身一緊,身體裡的小樹枝又發揮了嚇人的效果,帶來難忍的刺痛。

  歐嘉輝大叫一聲,抓著兩個豐潤白嫩的玉乳,壓向中間的陽具,前推後拉,急速擦拭巨棒,摩得幾乎要出火。藍靈玉身不由主,雙乳被摩擦得火熱,既在大慕容掌握之中,又受陽物的刺激,滿懷羞意,神智漸漸喪失。

  歐嘉輝越動越起勁,額頭稍稍出汗,連聲喝叫:「喝,哈!怎麼樣,爽透了吧!他媽的,這奶子真是過癮……叫吧,叫啊!」雙手用力緊捏,兩個漂亮的乳峰像是濕麵團一樣,變成各種形狀,對肉柱施予著無上的舒爽感受。藍靈玉連聲呼叫,喘個不停,一時間被潮湧而來的快感吞噬了。

  忽然胸前幾絲真氣衝向四肢,卻是歐嘉輝解開了她身上穴道。歐嘉輝發狂般地使勁在乳溝裡逞威,大笑道:「動啊,叫啊!你現在能動了,可是反抗我的好機會……來啊!」

  藍靈玉忽然能夠活動,體內洶湧的快感猛地宣洩出來,雙臂像上了彈簧般躍起,緊緊抓住歐嘉輝腰部,竟然不能自己地大聲呻吟:「啊啊,唔啊!哦……呃……」雙腿交叉摩擦,想要抵擋小樹枝引來的痛楚,但是卻越發厲害,漸漸轉為一種她不敢相信的感覺。

  歐嘉輝奮力蹂躪著兩團美乳,陽具火燙,叫道:「呼……好啊,怎麼不反抗啊?太舒服了是不是?想不到你還滿放蕩的嘛……」藍靈玉羞不可抑,心中叫道:「我身上穴道全解開了,這是攻擊他的好時機……可是……可是……完全使不上力……」這一絲清醒馬上被歐嘉輝的攻勢擊潰,藍靈玉雙乳急速振動,夾著一條兇猛火龍,不斷在她眼前張牙舞爪。

  歐嘉輝喝道:「去抓著你的乳房!」藍靈玉螓首急甩,髮絲散亂,香汗亂飛,已經不能再加抵抗,雙手顫抖,竟慢慢放到自己乳邊。歐嘉輝猛地執住她兩隻手掌,硬逼她擠壓自己的雙乳,叫道:「快動!對,使力捏,捏到手指陷進去……好極了,浪勁十足……快,再快!」藍靈玉羞慚無地,叫道:「不要說了!啊、啊啊……」然而她的手卻開始遵照歐嘉輝的意思,且揉動得更加激烈了。

  歐嘉輝索性放開了手,讓藍靈玉的小手催動玉乳招呼寶貝,自己抓住她的頭,往胸前直按,笑道:「看清楚沒?這可不是我在強迫你,是你自己想要我這兄弟了,嘿嘿,你這故作姿態的浪蕩丫頭……真是迷人的要命……」

  藍靈玉越聽越羞,喘道:「不是……我不是啊……啊……嗯……哦哦……呼……」

  柴房中回湯著藍靈玉高亢放浪的呻吟,以及歐嘉輝嘲弄挑情的言語,氣氛滿是蕩意。歐嘉輝大聲喝叫:「要不要我來干你?快說!」藍靈玉身子一顫,櫻唇開合,不敢答聲。歐嘉輝又叫:「進到你下面的洞裡,可要比現在舒暢十倍,你要不要?」藍靈玉心神大亂,下體被小樹枝弄得一蹋糊塗,已不覺太痛,雙腿不由自主地交相研摩,顫聲道:「我……我……」歐嘉輝往身後一揩,在潮濕的花瓣上狠抓一下,伸到她眼前,手掌上沾滿了浪水,幾滴水珠滴在她唇上口中,笑道:「看看你,濕成這個樣子……」手掌猛地按在她雙唇,喝道:「舔乾淨,快!這可是你自己的淫水……嘿嘿!」

  藍靈玉羞愧難當,雙手依舊奮力擠壓,舌頭卻自行伸了出來,笨拙地舔著他的手指,也吞進了自己的體液。歐嘉輝笑道:「味道很鮮美吧?瞧瞧你是怎麼舔的……要好好地舔指甲縫啊!他媽的,還真的沒舔過男人似的……」藍靈玉簡直羞死了,想要停下,舌頭卻不聽使喚,動得都快發麻了,心中一片混亂:「我……我不能這樣……但是……啊……」猛地歐嘉輝加快擺腰,又奪走了她的理智。

  「啊啊……!」藍靈玉手掌跟著加速揉動,玉乳急振,呻吟大作,正自神魂不屬,猛聽歐嘉輝喝道:「要不要我干?」藍靈玉喘道:「我……那是……唔……啊!」歐嘉輝喝道:「快說!」

  藍靈玉心神劇顫,放聲哀叫:「別……數……不……我……我……我不要啊……」

  歐嘉輝雙眼一瞪,叫道:「嘿嘿,藍靈玉,藍靈玉!」忽地抓住她頭髮,腰部猛地一挺,怒不可遏的火龍爆發吐,灼熱的陽精破關衝出,急勁地噴向藍靈玉臉上。

  「啊……唔……」藍靈玉閉上眼睛,接受陽精的衝擊,俏麗的臉蛋沾上了大片白濁,下身花叢間蜜液橫流,似在無奈地嗚咽。兩隻小手無力地自乳上滑落,疲憊的雙乳在餘威下顫抖著。歐嘉輝吐了口氣,雙手抓起乳峰,將巨龍口邊的殘液用力拭去,又狠狠捏了幾下。藍靈玉心力交瘁地狂喘,再也使不上半點力道。

  歐嘉輝抹著她的臉面,將陽精肆意塗抹在她臉上各處,低聲道:「還是不要?真的不要?」藍靈玉虛弱地張開雙眼,睫毛上的沾污讓她看出去一片迷濛,但仍然勉力搖頭,喘著氣,哀聲道:「不要……不可以……」

  忽見歐嘉輝霍地起身,站到藍靈玉雙腿之間,用力扳開,大叫道:「他媽的!大爺我可不管你了,你不要也得要!」藍靈玉下身猛地劇痛,小樹枝在這一扳之下刺向肉壁,真痛得死去活來,疲累之餘,哪裡能夠忍受,哀叫一聲,眼前發黑,昏厥過去。

  昏迷了不知多久,藍靈玉下身忽感刺痛,驚醒過來,卻已在自己房中,躺在床上,阿穗正替自己拭著汗,身上穿著一件單衫。阿穗見她醒來,喜形於色,輕聲道:「三莊主,你可醒了!別起來,你休息一下。」

  藍靈玉實在也甚疲憊,低聲道:「我怎麼……在這裡?」阿穗道:「這事情我也是糊里糊塗的,我跟阿纓、阿環正在房裡睡著,突然有個男人來敲門,就抱著三莊主你,說發現你昏倒在柴房裡。我跟阿纓趕快把你接過來,那人身法好快,就自己走了。三莊主,你怎麼會這樣呢?」

  藍靈玉「嗯」了一聲,心中混亂之極,低聲道:「那時候……我就是穿這樣?」阿穗奇道:「當然啦。三莊主,你……你究竟怎麼了啊?」藍靈玉勉力坐起身來,忽覺下身裡面傳來一陣痛感,不禁「啊呀」一聲,叫了出來。

  阿穗驚道:「三莊主,你受傷了嗎?」藍靈玉強忍痛楚,心中一陣悲哀:「那東西還在裡面嗎?」向阿穗搖頭道:「不是……不是……唉,那人是什麼樣子?」阿穗托著下巴,稍一思索,道:「他啊……他穿了件青衫,腰間繫了把劍,長得很英俊,可是眼神有點奇怪……」藍靈玉心中哀歎:「是他……並不是有人救我。」

  阿穗又道:「對了,三莊主,那人還跟我們說,他發現你時,看到了一個小洞,他用這根樹枝……」說著拿過桌上的一根樹枝,續道:「插進去過一下,結果斷了一截在裡面,就沒有再用其他的東西。我們聽得莫名其妙,到柴房去看,又找不到什麼小洞,真不知道他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三莊主,你知道嗎?」

  藍靈玉聽得臉上發熱,說道:「這……我哪裡知道?」頓了一頓,又道:「阿穗,你去睡罷,我很累了。以後……以後我再跟你們說今天這事。」

  阿穗見她臉色不好,心中關切,說道:「三莊主,你要保重身體,大莊主她們都在等著你呢。」藍靈玉強笑道:「你放心,我沒事的。去睡吧!」阿穗臉現笑靨,應道:「是!」

  待得阿穗退出,藍靈玉拉開被子,隔著褲子,用手摸了下私處,果然又是一痛,身體裡被什麼東西塞著。她緊咬牙關,把褲子脫了一半,伸手去撥那兩片嫩肉,想取出裡面的小樹枝。但是一碰便覺疼痛,又不敢把手指伸進去,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這淫賊如此可惡!他……他還告訴阿穗她們樹枝的事……這樣又不能找她們來幫忙了,我……我該怎麼辦?」

  轉念又想:「沒有再用其他的東西……他是說沒有把我……我……唉,不可能吧……就算真是沒有,我也沒臉回去見姊妹們了……」想到被歐嘉輝欺凌的情況,自己的身體居然在一時之間顯得大為受用,又是悲哀,又覺羞恥,趴在床上放聲大哭。

  哭著哭著,身心俱疲下,漸漸又睡著了。直到天明,藍靈玉睜眼醒來,股間又濕又涼,雙腿緊挨,又是小樹枝作祟。她無力地搖了搖頭,暗道:「罷了!不能找阿纓她們,只有去找雪兒姑娘或雯姑娘幫忙了,希望阿纓她們幾個沒多嘴亂說。」下得床來,才走了一步,便覺酸麻難當,不由自主地輕聲呻吟,羞得不知所措,勉力忍耐,穿好衣衫,拿了雙戟,走出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