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五十四章:密林深處


◆第五十四章:密林深處

  再說藍靈玉一行人,那日趁亂往店外脫身,卻不知歐嘉雯已帶著魏元躲進店中。雪兒雖是身受太陰內力,但僅是黃仲鬼震斷銀鞭的餘勁,波及不大,勉力催動內功,仍能行動,左右不見魏元和歐嘉雯,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心道:「雯姐姐跟魏大哥逃出去了嗎?我得趕上去才行。」

  一翻出後院牆外,正好見到藍靈玉四人上馬要走,急趕上前叫道:「藍姐姐,有沒有見到我雯姐他們?」藍靈玉知道此時是脫身良機,不敢耽擱,低聲道:「先上馬,他們不會有事!」雪兒想起魏元中了黃仲鬼一刀,心急如焚,叫道:「你們走,我要去找魏大哥!」便要轉身回到後院。

  藍靈玉大驚,急回馬拉住雪兒,說道:「雯姑娘沒有受傷,她會救到魏兄的,你別去送死,快走!」雪兒一聽,心中雖然擔心,卻也只有上馬奔離。

  歐嘉雯驅散的馬匹四下奔竄,路途各異,雪兒等人奔出數十里,倒也還沒被追上,到了一處林子的雙岔路。藍靈玉輕輕喘氣,道:「阿纓,阿穗,阿環,你們三個往左邊,到了市鎮,立即改換服裝,趕回巾幗莊。雪兒姑娘,你跟我往這條路,我們避開那些賊子後,再想辦法找到魏兄和雯姑娘。」

  阿纓道:「三莊主,你跟雪兒姑娘都負了傷,只怕會有危險。」藍靈玉道:「人多容易被發現的,我受的是皮肉之傷,不礙事。你們快回去,記得要改裝,他們的目標在我,你們的樣子不會記太清楚的,不過仍然要小心。」

  阿纓等三女齊聲答應,策馬去了。

  藍靈玉向雪兒道:「雪兒姑娘,我們也走罷!」雪兒道:「那……魏大哥跟雯姐姐要怎麼找?」藍靈玉道:「先到了安全地方,再行打探不遲,如果被黃仲鬼追上,再想脫逃可就難了。」雪兒無奈,只有聽計行事,應道:「只能如此了。」一瞥眼間,見藍靈玉臉泛潮紅,髮鬢間微滲汗水,神情有些古怪,心中關切,便道:「藍姐姐,你傷得厲害嗎?你好像很累啊。」

  藍靈玉臉上一紅,說道:「那……沒什麼,快走罷!」

  當下雪兒和藍靈玉縱馬北去,馬不停蹄,不知過了幾十里,來到一處竹林路間,兩匹馬氣喘噓噓,已然不支,眼見要倒在地上。藍靈玉蹙起眉頭,心道:「這馬是從那群賊子的手上奪來的,他們大清早趕到鄧家店,昨晚定是徹夜行路,坐騎自然支撐不住。」才念及此,所乘馬匹已跪倒在地。

  藍靈玉下了馬,呼了口氣,歎道:「坐騎累倒了,我們自個兒趕路吧。」雪兒也翻身下馬,拍拍馬頸,說道:「馬兒馬兒,你們在這裡好好歇一會兒,回到山野去罷!」眼見藍靈玉起步欲行,便即跟去,道:「藍姐姐,等我啊!」藍靈玉拭了下汗水,說道:「快點啊。」

  雪兒快步跟上,一望藍靈玉,只見她臉頰緋紅,雙唇緊閉,似在忍耐什麼,不禁怔了一怔,說道:「藍姐姐,你到底怎麼了?」藍靈玉微一偏頭,道:「我……我沒事。」但語音中卻有些喘息。

  雪兒見藍靈玉行得雖快,卻帶著些許蹣跚,不覺心生疑惑,往她雙腳一望,忽見她褲前有些水痕。雪兒心頭一跳,低聲道:「藍姐姐!」藍靈玉道:「又怎麼了?」雪兒臉一紅,支支吾吾地道:「你……你那裡好像弄濕了。」

  藍靈玉吃了一驚,隨即大羞,身子晃了一晃,雙腳陡地軟了,無力地扶著一根竹子,險些跌倒。雪兒驚道:「藍姐姐,你……你……」

  先前一場大戰,藍靈玉早已被小樹枝弄得難當之極,騎在馬上,行路顛簸,馬鞍不斷把小樹枝往她身體深處刺入,更是無可忍受,幾次差點便要叫出聲來,都強行壓抑下來。這時雪兒一語道破,藍靈玉頓感一陣慌亂,身子立時支持不住,只能勉力站住。

  她竭力平復呼吸,低聲道:「雪兒姑娘,請你過來一下。」雪兒走近身去,扶住藍靈玉,輕聲道:「藍姐姐,你打得太累了,休息一下吧。」藍靈玉靠著竹子,緩緩坐在一根青竹前的石上,一臉紅暈,低聲道:「不行啦,真的不能再忍了……雪兒姑娘,你幫我一個忙,好不好?」雪兒道:「幫什麼啊?」

  藍靈玉拉了拉雪兒的手,低聲道:「你坐在我面前。」雪兒坐了下來,心中正覺疑惑,忽見藍靈玉伸手解開腰帶。

  這舉動弄得雪兒不知所措,臉上一紅,連忙制住她雙手,說道:「藍姐姐,你做什麼?」藍靈玉低頭不語,胸口起伏,歎道:「雪兒姑娘,這件事羞於見人,本來也不該求你,可是……可是我實在受不了了……」雪兒一頭霧水,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藍靈玉抬起頭來,眼光卻瞧向別處,羞紅著臉,低聲道:「我……我這裡面,有……有個小樹枝,我拿不出來,請你幫我拿拿看。」說著指了指雙腿之間。

  雪兒呆了一呆,隨即滿臉通紅,站起身來,叫道:「怎麼……怎麼有這種事?藍姐姐,你別捉弄我啦……」藍靈玉急道:「我騙你做什麼?我……

  我何必拿這種事來開玩笑?」

  雪兒一聽,心覺不錯,但仍不敢相信會有此事,蹲下身來,道:「怎麼會把那東西弄進去啊?」藍靈玉想到歐嘉輝對自己所作所為,登時又羞又氣,低聲道:「這事情有點不好出口,雪兒姑娘,你先別問,日後再告訴你好嗎?」

  雪兒手指繞著鬢邊長髮,心裡不知如何是好,想了一想,才道:「我…

  …我不知道能不能弄出來,試試看好了。」藍靈玉點了點頭,低聲道:「沒關係,總比……總比就這樣讓它折磨來得好。」當下解開了腰帶,下身衣褲半褪,露出了一片濕答答的細毛,透著紅潤的肌色。

  雖然同是少女,但要讓外人探勘自己的秘處,畢竟是十分難為情。藍靈玉背倚青竹,分開雙腿,誘人的泉窟對著天光,顯得俏麗之極。雪兒看了,也不禁臉紅心跳,低聲道:「藍姐姐,痛的話要趕快說喔,我怕會弄傷。」

  藍靈玉閉上眼睛,吐了口氣,說道:「我知道。」

  雪兒跪在石前,稍稍低頭,正對著藍靈玉的私處,雙手輕輕去撥,觸手所及,都是濕濕涼涼的。雪兒稍一用力,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撥開兩片桃色嫩肌。

  藍靈玉輕輕咬著下唇,發出輕微的鼻音。雪兒的手指纖細,肌膚柔嫩,探索她私處之時,感覺柔順之極,並不突兀,更帶些特殊的刺激,引得她漸漸喘起氣來。

  忽聽雪兒低聲道:「有啦,真的有個像樹枝的東西呢。」藍靈玉臉上一熱,輕聲道:「拿得到嗎?」雪兒看著藍靈玉一片紅腥的內壁,忽然大羞,心想:「魏大哥一定也這樣看過我這裡吧?我……我的也是這個樣子嗎?」

  藍靈玉見她不答,暗自著急,輕聲叫道:「雪兒姑娘?」雪兒陡然清醒,臉色羞紅,道:「不是很深……我……我來試試。」伸出右手食指,往那柔軟的洞口探了進去。

  藍靈玉身子一顫,叫道:「啊呀……」雪兒手指靈巧地鑽動著,想勾住小樹枝。但蜜洞裡有多少空間,指長有限,那能輕易便成?藍靈玉只覺下體一陣酥麻,一波波的異感隨雪兒手指搔動而來,一身香汗逐漸濡濕了衣衫,更大聲喘息起來:「呼啊……雪兒……雪兒姑娘,還沒有……嗎……哎……唔啊!」忽然一下高聲哀啼,原來雪兒一不小心,戳到了藍靈玉敏感深處,登時氾濫更速,雪兒整只右手都流滿了稠水。

  雪兒越弄越是害羞,又一個失手,指甲輕輕刮到藍靈玉的嫩壁。藍靈玉渾身一顫,失聲呻吟:「啊啊……唔啊……」雪兒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藍姐姐,你還好吧?」

  藍靈玉恍恍惚惚地喘著氣,失魂落魄地道:「快點……快啊……」雪兒忙道:「我……我知道,應該快碰到了……」才說話間,手指已觸到了一根堅硬東西。

  雪兒大喜,輕輕按著小樹枝,謹慎地往回拉。藍靈玉緊閉雙目,細細的汗珠自鼻端滴落,不敢亂動,只怕雪兒又弄失了小樹枝。

  雪兒低著頭,小心翼翼地將小樹枝用指端向外撥,但如此一來,手指便不得不來回抽動。藍靈玉只覺體內刺激不斷,腦海空蕩蕩地,神魂不定,輕輕擺著頭,發出嬌膩的鼻音。

  雪兒全神貫注地撥著小樹枝,未曾察覺藍靈玉神情大異,藍靈玉卻已被弄得心癢難熬,私處中同時受到手指和小樹枝的觸感,雙雙來襲之下,哪裡能夠抗拒,迷迷糊糊地看著雪兒,心中忽然掠過昨夜雪兒吞吐魏元的情景,現下姿勢,正有些形似,忍不住羞意大盛,低聲道:「雪兒……雪兒姑娘,你……」

  雪兒不敢分心,仍是低著頭,應道:「快了……差一點點,已經到外面了……啊,出來啦!」藍靈玉微一垂首,但見小樹枝的一端從她私處伸出,露出一小截來,亮晶晶地,濕潤之極,景像極其淫靡,不禁滿臉羞紅。雪兒兩指捏住小樹枝,抽了出來。

  小樹枝離體,藍靈玉登感輕鬆舒適,吐了一口長氣,喘息不止。雪兒拿起小樹枝,尚有黏稠的水珠不斷滴落,登時窘了,隨手遞到藍靈玉身前,低聲道:「藍姐姐,是這個?」

  藍靈玉羞得無地自容,一把抓過,遠遠丟了開去,喘了幾下,才道:「雪兒姑娘,多謝你了……」雪兒忙道:「這沒什麼。可是……藍姐姐,你那裡還是紅紅的,有沒有弄傷啊?」

  藍靈玉無力地望著雪兒,眼中忽然有些慵懶之意,輕聲道:「有一點痛……雪兒姑娘,你幫我揉一下好不好?」雪兒俏臉通紅,急道:「這……這個……不好吧!藍姐姐,你可以自己來嘛……」

  那知藍靈玉雙手一伸,齊握著雪兒右手腕,雙唇輕啟,歎氣般地說道:「好妹子,你幫到底嘛……你的手好軟,好舒服呢……」說著把雪兒右手直往自己私處湊來,讓那纖纖素手慢慢揉動。

  雪兒失聲而叫,急道:「不要啦,好奇怪喔……啊,你別這樣……」藍靈玉一臉陶醉神色,身體品嚐著雪兒手掌溫軟的絕妙感受,五根手指輪番掃過私處,秘縫中清泉狂湧,弄得雪兒右手全然濕了。

  藍靈玉看了雪兒一眼,見她又急又羞,又有些慌亂,嬌膩膩地微笑道:「你怎麼啦?」雪兒紅著臉,低聲道:「藍姐姐,不要鬧了啦,你……你自己來啦……」

  驀地藍靈玉拉過雪兒,右頰貼著她白嫩的臉蛋,低聲道:「你的身體好好喔……又軟,又香……」雪兒被這親暱的舉動嚇了一跳,忙輕輕推開藍靈玉,急道:「你怎麼了嘛?」

  藍靈玉被推了一下,心中有些失落,哀聲歎道:「雪兒姑娘,你讓我抱一下嘛,我好熱……身體輕飄飄的……」雪兒心中一跳,臉色羞紅,道:「不要啦,雖然我們都是姑娘家,但是……但是……」

  忽地藍靈玉雙手一扣,正制住雪兒兩腕脈門。雪兒全沒提防,身子一軟,搖搖晃晃地倚著一根青竹。雪兒驚道:「藍姐姐!」

  藍靈玉嬌喘未平,望著雪兒水晶般的眼睛,瞇了下眼,輕喘道:「雪兒姑娘,你別生氣喔,你真的好美,我要是男人啊,真要羨慕死魏兄了……」

  雪兒大羞,叫道:「可是你不是啊……別玩了啦,我……我……」

  藍靈玉輕輕摟著雪兒,兩個美麗的身體隔著衣衫互相磨蹭,顯得動人心旌。雪兒無力掙扎,只能輕擺著身體,毫無用處,急叫道:「你怎麼這樣子啦……我……我幫你,你還要作弄我!」

  儘管雪兒極力抗拒,藍靈玉卻沒有停手之意,兩人身子倚竹相貼,兩張臉幾乎要碰在一起。藍靈玉眼神如水,與平日英氣煥發的樣子全然不同,嬌喘異常,雙頰透著紅暈,柔聲道:「雪兒妹妹,你好棒啊……姐姐好喜歡你喔……」說話之時,雙手輕巧地撫摸雪兒的背部。

  雪兒一聽,又驚又羞,急忙叫道:「我……我是女的啊,你也是嘛,怎麼……怎麼……」藍靈玉身子一顫,臉上有些羞澀之態,輕聲道:「是啊,我也知道。可是……我好羨慕你啊,有一個疼愛你的魏兄……」雪兒臉一紅,心中頓生幸福之感,低聲道:「對啊,我最喜歡他了。藍姐姐,你這麼漂亮,一定也找得到一位好伴侶啊……」

  藍靈玉搖了搖頭,臉上忽現哀傷,歎道:「我……我見到的男子,是個粗暴無禮的人,哪裡像你魏大哥那樣?我沒你的福氣,可是……我想嘗嘗那種感覺……」雪兒道:「什麼感覺?」

  藍靈玉凝視雪兒,微笑道:「好快樂的感覺……你知道的,你跟你魏大哥也會做啊……」雪兒心念轉了一轉,陡地明白了,登時雙頰通紅,低聲道:「總……總不是人人都像你認識那人一樣,你可以再找啊……」藍靈玉道:「可是……我現在就想要了啊,我忍了好久……雪兒妹妹,你……我想跟你……」說話之間,手掌往雪兒腰際游去。

  雪兒這一驚非同小可,她根本不能想像這種情況,一時慌了,叫道:「藍姐姐,你……這……這不行的嘛!」

  藍靈玉一臉臉醉意,微笑道:「雖然你是女的,可是你這麼溫柔體貼…

  …我真想試一下……反正我們只是做個樣子,又能怎麼樣了?」手上不停,解開了雪兒腰帶。雪兒急道:「可是……我覺得……不太好啦!」

  藍靈玉才經過一番刺激,興奮之極,已無暇理會雪兒反對,脫下了雪兒上衣,微笑道:「我們誰也佔不到便宜,有什麼不好?」雪兒一時不知所措,只得求道:「藍姐姐,真的不要啦,我……我不想啊……」藍靈玉捧起雪兒的臉,柔聲道:「你別緊張,同是女子,有什麼好擔心的?」向前一傾,往雪兒唇上吻去。

  「啊!唔嗯!唔……唔……」雪兒無可相抗,四片櫻唇交相疊吻,蘭息流通,極盡惑人。雪兒從未和魏元之外的人相吻,如今卻和一個女子接吻,此情此景,當真是她萬萬不曾思及的。

  藍靈玉的舌頭往雪兒口中索求著,兩女絳舌相纏,雪兒心中羞怯,不斷閃躲著。藍靈玉的舌技其實也高明得有限,只是不知不覺中學了歐嘉輝對她所施加的行徑。饒是如此,雪兒也未曾嘗過這等吻法,心神大亂,身子不禁熱了起來。

  兩女吻畢,俱皆滿身是汗,朦朧對望。藍靈玉解開自己衣衫,又去脫雪兒的衣服,輕聲呢喃:「雪兒妹妹,你好可愛……肌膚比姐姐還要好呢……」

  說著壓在她身前,兩對嫩乳互相推擠著。雪兒被她一吻,已經有些恍惚起來,但仍勉力抵抗,輕聲喘道:「不……不好啦……魏大哥……魏大哥會看不起我的……啊,啊啊……嗯……」

  藍靈玉脫盡雪兒衣物,兩個赤裸裸的嬌艷少女在竹林相擁著,雪兒身材細緻稚嫩,藍靈玉體態豐盈健美,兩女均是絕色佳人,真是說不盡的風光旖旎。

  藍靈玉伸手分開雪兒雙腿,見那遮掩稀疏的私處晶瑩閃亮,將要漏出水來,也不禁臉紅,輕輕摸了上去,低聲道:「好軟啊……涼涼的……一定很舒服……很舒服的……」

  「哎呀……啊呀!別這樣……摸……啊……」雪兒感到指頭的刺激,不禁失聲呻吟,心中一時亂了,暗自胡思亂想:「魏大哥也這樣摸過我……但是……感覺又不一樣了,真丟臉死了……」害羞之餘,泉水已自洞口湧現,不可收拾了。

  藍靈玉看得心弦震動,口乾舌燥,低聲道:「好……我們……要來了……」雪兒慌張地搖著頭,含糊地呻吟著:「嗯啊……不……行……不行啦……」

  到此地步,藍靈玉豈有停止之理,右手環過一根翠竹摟住雪兒,竹子便立在兩女之間,上頭被四個乳房擠壓住,下面則迎著兩處水穴。雪兒的私處正壓在一環竹節上,傳來一波波異樣的感受,不住嬌喘,哀聲道:「藍……

  藍姐姐……做什麼……啊……」

  藍靈玉臉現緋紅,一手按在雪兒背上,另一手托起雪兒的屁股,隔著竹子緊緊相貼,低聲道:「來吧……來啊……嗯……」身子向竹身摩擦,一上一下地律動著,也將雪兒的身體托得不住起落。

  「唔,唔啊……嗯啊!」雪兒初是驚愕,隨時感到了下身的刺激。股間被堅韌的竹子磨蹭,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整個私處外部都被劇烈地摩擦,水珠四散。藍靈玉亢奮地動作著,豐潤的雙乳上下彈跳,和雪兒小巧玲瓏的嫩乳推擠拍打,與竹子一齊振動著。

  「啊啊……啊……」雪兒失魂落魄地鳴叫,嬌軀也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且越發激烈,不得不主動抱著藍靈玉,叫道:「藍姐姐,我……啊,呼啊!」藍靈玉不住聲地嬌啼,往竹子上猛烈擦動,竹身幾乎要陷入股間縫中,兩道清水順著竹子直流到地。

  忽地藍靈玉放開竹子,拉過雪兒,往一旁滾倒在地,壓在雪兒身上,狂亂地親吻雪兒臉蛋,膩聲道:「好妹妹……你太棒了……嗯,嗯啊……真可愛……好可愛喔……」雪兒越聽越羞,身體卻不聽使喚,大量氾濫的淫液回應了一切。

  藍靈玉騎在雪兒身上,隨手拾起一小根斷竹,喘道:「這……用這個……」雪兒驚叫道:「不要!呃……唔唔,啊!」下身一條硬物塞入,藍靈玉已將小半斷竹插入雪兒私處,自己也張開雙腿,握著竹子,將另外半截貫入自己的蜜洞裡。

  「啊……唔……」雪兒和藍靈玉的叫聲互相回湯交纏,一個仰天呻吟,一個垂首喘氣,竹子幾乎完全被兩女吞沒。藍靈玉嬌軀顫抖,雙手抓住雪兒小小的乳房,輕輕擺動下身。

  「唔啊!唔唔……啊……」雪兒私處遭竹子入侵,本已不易忍受,藍靈玉一動之下,堅硬的竹身立時在她體內亂搗起來,與和魏元交好時感覺迥異,不禁高聲哀啼,叫道:「啊……會痛啊……唔嗯……呃……」

  藍靈玉抽動之下,竹子一端不斷往蜜穴深處突刺,另有一番刺激,同樣嬌吟不絕:「哎……啊……好……好厲害……啊……」她猛烈地抽送竹子,雙手緊捏著雪兒雙乳,力道時輕時重,直弄得雪兒不自覺地浪態百出,星眸朦朧,兩女造就了地上一大灘濕窪。

  雪兒在藍靈玉擺佈之下,白嫩的肌膚也透出了迷人的櫻紅,香汗淋漓,卻是身不由主,心中羞不可抑。

  藍靈玉越動越快,竹子在兩個嫩穴之間來回貫穿,雪兒已失卻了自制,和藍靈玉交相擁吻,搓揉著對方的身體,激烈的碰撞下,蜜液也互相流注到了另一人體內,被竹子沖溢而出的,也分不清是誰的汁液了。

  「雪兒……雪兒妹妹……啊……我,我要……唔……啊啊!」藍靈玉狂亂地扭著腰,忽然仰起頭來,極之高亢地放聲呻吟。雪兒下身一陣顫動,緊閉雙眼,失神地一聲哀啼。一霎眼間,兩個麗的身體緊緊黏在一起,四條如玉美腿紛亂互纏,大片水花了出來,放蕩的吟叫繚繞在竹林間。

  「呼啊……」藍靈玉一陣顫抖,勉力按著雪兒小腹,將身體抽離了竹子,急向前騎到雪兒胸前,誘惑人心的蜜汁直在雪兒臉上。雪兒正迷茫地喘著氣,等發覺之時,已把蜜汁了大半下去,唇齒間猶有餘溫。

  藍靈玉拔起尚插在雪兒體內的竹子,一傾斜,竹中便流出水來。藍靈玉將竹中愛液往雪兒口中灌去,呢喃道:「雪兒妹妹……來……」雪兒羞澀地想要閃避,但洩身之後,僅有的一些力氣也使不上了,口中注滿了少女的蜜水。藍靈玉拋開竹子,在她櫻唇印上深吻,一齊品嚐著兩人的花蜜,和著香涎互相吞吐,嘴角卻也滲出了些許。四唇分開之時,幾條銀閃閃地細絲稠稠地相連著兩個少女。

  雲消雨歇,藍靈玉解開雪兒身上穴道,穿起衣服。雪兒默不作聲地穿好衣衫,低著頭,心中極之紛亂。

  藍靈玉輕輕搭著雪兒的肩,柔聲道:「雪兒妹妹……你不高興嗎?」雪兒紅著臉,低聲道:「我們……我們做錯事了。」藍靈玉摟著雪兒的纖頸,輕聲道:「這是我們的秘密,別讓其他人知道就是了。你……你不喜歡嗎?」

  雪兒忽地站起身來,滿臉通紅,叫道:「不對,不對!藍姐姐,你……

  你應該能找到很好的伴侶,不該……不該這樣……我……我也不能再做這種事了。」

  藍靈玉一聽,臉上現出厭惡神色,低聲道:「可不是人人都跟你魏大哥一樣,世上的輕薄無德的男子多得是。」說著臉色又轉柔和,輕聲道:「跟那些人比起來,雪兒妹妹你啊……才真令人喜歡呢。」

  雪兒耳中「嗡」地一響,怔了一怔,不覺退了一步,道:「藍姐姐,你……你不喜歡男人?」藍靈玉微一低頭,歎道:「倒也不是,可是……唉,世上事要能順心如意,哪有這麼簡單?」

  雪兒聽得迷糊,心中思索片刻,突然面有喜色,叫道:「有啦!藍姐姐,我還有一位師兄,他是很好很好的人喔,說不定你會喜歡他呢,我們去找他好不好?」

  藍靈玉搖頭微笑,說道:「這不是很突兀麼?」雪兒道:「才不會呢,照魏大哥想的,李師兄現在可能在京城,我們正好可以去找他啊,就算你不中意,交個朋友也好啊,是不是?」

  藍靈玉歎道:「罷了罷了,這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得先趕回巾幗莊才是。」雪兒也知魏元必會往巾幗莊去,當下兩女續往北行。

  為掩人耳目,藍靈玉中途換下原先男裝衣襖,改作女子裝束,藏起雙戟,以免皇陵派眾多耳目發覺。一路行來,不曾再受阻撓。倒也無事。只是住宿之時,藍靈玉偶爾興起,對她稍有親暱舉動,便羞得滿臉通紅,絕不答應。

  數日過去,兩女已抵京城。京城格局宏偉壯觀,人潮熙攘,雪兒看得眼花撩亂,興高采烈地道:「藍姐姐,等巾幗莊的事解決了,我們跟魏大哥、雯姐姐他們一起來這裡玩,好不好?」藍靈玉微笑道:「好啊。」心中卻暗自擔憂:「不知任大俠身在何處?想要對付黃仲鬼,只怕非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