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五十七章:靖威王府(二)


◆第五十七章:靖威王府(二)

  李全品味著趙婉雁光滑柔嫩的肌膚,此時趙婉雁的乳汁已氾濫得比股間蜜液還要厲害,誘人的乳香佈滿她上下每一寸胴體。李全亢奮已極,一舉分開了兩條美麗的長腿,往那鮮艷的秘地衝入。

  「唔……啊……」趙婉雁蹙起蛾眉,極力壓抑著不叫出聲來。然而這只是她自身的小小矜持罷了,轉眼間,她的吟叫聲已銷魂到了讓李全也禁受不住的地步。從初夜至今,兩人已不知交合了多少次,面對心中無限愛戀的向揚,趙婉雁哪裡能夠自制,隨著李全的進攻,神情越發嬌柔,動作也是漸漸沒了顧忌,跟首次共享雲雨的景象天差地遠。唯一不變的,就是她仍舊害羞,只不過身體不肯配合,總是反應得十分激烈。

  雪樣的胴體在李全充滿衝勁的來襲之下,已顯得鮮潤欲滴。趙婉雁迷糊地喘道:「李……李……大……哥……哥……啊、唔唔唔……呼啊……好……好棒喔……啊……」李全大力抽送,在她耳畔低聲道:「什麼東西好棒啊?」趙婉雁耳根發燙,羞紅著臉叫道:「你……啊啊……那……個……唔……」她雖然正陶醉在快感之中,畢竟還有些清醒,害臊之餘,如何能說得出口?

  李全知道趙婉雁體態雖然弱不禁風,但這般交歡仍能受得起,當下使足精力,奮力挺進,直擺佈得她嬌軀亂顫,縱聲嬌啼,一張床上凌亂不堪,處處沾濕,兩人下身碰撞之聲不絕於耳,又快又響。

  「啊呀、啊啊……唔、哈啊……李、李、李大哥……太……啊啊……」

  趙婉雁正自輕飄飄地,忽地李全一個翻身,躺在床上,趙婉雁反在其上。向揚抱住她的粉臀,挑逗著緊密的溝股,道:「婉雁,你坐起來。」

  趙婉雁心頭襲上一陣羞意,一邊迎合猛烈的擺動,一邊無力地從他胸膛爬將起來,腰枝似乎不堪負荷,如欲折斷。趙婉雁楚楚可憐地望著李全,慢慢扭起腰來。

  李全捏著她豐盈細嫩的香臀,眼裡觀看她擺身晃乳的撩人體態,下身更感受到她笨拙卻認真的服務,真是興奮得血脈賁張,低聲道:「婉雁,你……你比那次做得更好了。」趙婉雁輕呼一聲,滿臉嬌羞,眼波盈盈,如要滴出水來,嬌喘著道:「你……你又在……啊、唔……又在……笑我……了……嗯啊……」

  這個體位他們早已做過,那是在遇上白虎寨諸人的前一夜,在一處亂石崗裡,李全怕趙婉雁被堅石弄痛弄傷,因而自己處在下位,讓趙婉雁居主導位。當時趙婉雁尚不敢行此特別的姿勢,李全也只初經人事,都未能充分享受。時隔多日趙婉雁已能放開矜持,雖然技巧平平,李全卻仍情緒高亢。別說趙婉雁的身體美不可當,單是那含羞帶怯的嬌態,已令人三魂不見了七魄。

  更有甚者,趙婉雁現下擺腰之際,兩個玲瓏剔透的嫩乳便跟著急速搖晃。她上身早已被乳汁浸濕,乳房拍打到身上時,聲音又亮又滑,同時奶滴飛散,更有不少濺在李全臉上、胸口。趙婉雁越看越是難為情,失神地叫道:「李大哥……我……我……啊……嗯嗯……唔……讓我……讓我在下面啦……」

  李全卻不肯翻身,抓住趙婉雁的腰際,幫著她猛力動了起來。趙婉雁渾身火熱,陣陣力道自下身貫入,強烈的快感逼得她浪態百出,身體已受不得自己控制了。

  「啊、呃呃……唔……啊……不……行……不行了……啊……」趙婉雁右手撐在李全胸膛上,另一隻手擠壓著那濕淋淋的雙乳,本來是想稍加遮掩乳汁,以免四處濺開,但手掌一貼上去,和愛侶交歡的濃情蜜意便淹沒了一切,手指忘我地捏著水嫩嫩的玉乳,反而流出更多的稠乳來,整隻手都披上了一層。

  此時的趙婉雁已然深深溶在一片激情之中,再也支持不住,大叫一聲:「李大哥!」右手一滑,整個身體重重朝李全身上臥倒,腰間做出了最後一下律動。同一時間,李全全身之力奔騰而出,直衝霄漢般向上注入心愛的身體之中。「啪」地一聲,趙婉雁伏貼在李全身上,星眸緊閉,接受了這道懾人的威力。彷彿為了久不能見而加送的心意,李全無止盡似地爆發著,女人的私處一陣又一陣地緊縮,陽剛的精雪兒灌滿了嬌弱的秘地,甚至逆流而出。

  風平浪靜,床上一片狼藉,一對喘息不止的愛侶互相摟抱著,絲絨被子已落下床去,上頭還多了兩個鴛鴦枕。

  趙婉雁臉蛋靠在李全面前,輕聲道:「李大哥,你以前不會喘成這樣喔。」李全微微一笑,在她唇上親了一下,道:「瞧你多厲害,就是跟我魏兄比劃功夫,我也不會打到這麼累。」趙婉雁俏臉生暈,輕聲道:「你就喜歡取笑我!」

  兩人相擁而眠,直至天將破曉。趙婉雁轉醒之際,自己已穿好了衣衫,李全正收拾著行裝。趙婉雁掀開帳子,低聲道:「李大哥,你要走了?」李全點了點頭,打包完畢,提起包袱,說道:「是該走了。」

  趙婉雁雖然口裡說得若無其事,但要和李全分別,難免依依不捨,眼中流露出繾綣之意。李全走到床邊,捧著她的臉,趙婉雁勾著他的頸部,兩人深吻一番,互相凝望。趙婉雁柔聲道:「李大哥,我會天天等你回來的。」

  李全拍拍她的肩,道:「事情一解決,我馬上回來看你。」

  一轉身,忽然踩到一物,耳聽「哇嗚」一聲叫,兩人齊吃一驚,一個白絨絨的東西自李全腳下直跳起來。原來昨晚兩人戰況激烈,錦被落在床下,把睡在床邊的小白虎給蓋住了。李全沒有注意,一腳踩到被子,也踏到小白虎的尾巴。魏元一到房外,它便察覺,在被子下壓得定定的,卻還睡得香甜之極,倒也算奇異得很了。

  小白虎跳到床上,對著李全大聲咆哮,又弓起了背來。趙婉雁笑著摸摸小白虎的背,輕聲哄著:「寶寶,別氣,別氣,李大哥是不小心的啦!」小白虎朝李全瞪大了眼,身子慢慢平了下去。李全蹲下身來,笑道:「小傢伙,對不起啦。你很有精神,好極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可要保護好婉雁,知道嗎?」小白虎跑到趙婉雁身前,四肢撐開,腳爪陷到床單裡,昂起頭來,「吼」地一聲,像在對著四面八方示威,身體雖小,倒真有點山林之王的模樣。兩人見了,不禁莞爾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