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誼記趣


  這次聯誼,是圈子裡的好友阿圖安排的,本來他們夫婦也要參加,不過因為

剛好要出差到新加坡,於是作罷。

  由於我們雙方都是透過圈裡的好朋友介紹,彼此都沒見過面,只知道是從南

部來的夫婦,所以約好到時就都戴全罩的面具,一方面增加神秘感,一方面則可

以化解初見面時的尷尬,好儘快進入狀況。

  在經過阿圖幾個朋友的聯絡後,決定了行程和會面的地點,為了南北距離的

公平,我們約在溪頭的一家小木屋民宿,又因為時間上的幾經更動,比原來約好

的時間提前兩個星期,於是乎我們幾乎沒經過聯絡,就必須驅車趕赴溪頭。

  本來想在入房前再跟對方聯繫一下,確保見面的細節,可是臨時才發現,對

方的手機號碼沒帶在身上,一問老婆,更知道阿圖給的號碼也不對,原來之前老

婆就已經試圖聯絡了。就在這樣忐忑的情形下,我們抵達了民宿。

  這裡是山上了,傍晚的時刻,整個山區都綠叢泱泱的。遠處炊煙裊裊,近處

則開始迷霧漫漫,不是很大,不過也帶一點滄桑的秋意。

  我們的房間是一棟獨立的二樓兩房木屋,有一間客廳和連著的溫泉池,也就

是說可以在客廳休閒,也可以泡一泡溫泉,設備齊全,不過卻也不便宜就是了。

  辦入房手續時,我問櫃檯另一房的客人入住沒有,樻台告訴我,他們已經入

住,於是我和老婆提起行李,往小木屋前進。我們這處比較偏遠一點,是這個民

宿的最東邊,不過離其它木屋有點距離;從山道走去,兩旁的造景和路樹都修剪

得很整齊,石頭造景也分外離俗,一整個感覺都是好極了。

  到了小木屋,我用卡片打開門(先進的設備),本來想先和對方打個招呼,

沒想到我們行李還沒放下,就看到溫泉池旁桌子上有一張紙,是用電腦打字的,

大約寫著:他們因為舟車勞頓,來到山上已經下午兩點多(比我們早到了一個多

小時),想要先休息,約好晚上八點鐘再進行聯誼活動。然後還很貼心的告訴我

們,他們有放食物在冰箱,餓的話可以先吃,不用等他們一起吃,總之晚上到時

他們會下來。

  看完後老婆打開冰箱,哇!果然是烤雞、滷味、水果一併俱全,我和老婆會

心一笑,也放下心來--他們是一對優質的聯誼對象。

  其實跑了這一趟山路,我也累了,把準備的食物也放進冰箱。我告訴老婆,

他們應該是睡了,不到時間不會下來,我們也睡一下,養精蓄銳好讓晚上更有體

力進行我們的愉快聯誼節目。

  鬧鐘響起,我和老婆都醒過來,時間已是晚上七點五十分,這一覺睡得好舒

服,山上的空氣又好,一個夢也沒做。然後見老婆已經在做梳洗了,原來老婆還

是有點緊張,所以提早了半個小時多起床,見客的衣服都選好了,要我趕快也梳

洗一下,好下樓了。

  一切準備就緒,我和老婆開門到樓下去也。

  「嗨!兩位好,辛苦囉!」對方的老婆看到我們,笑著打招呼。

  我和老婆下到樓下客廳,他們兩夫婦已經在泡澡了,都穿著泳衣。女的戴著

那種眼部很誇張的面具,而且旁邊都有絨毛包圍,面具幾乎可以罩住全臉,跟老

婆的比起來,老婆的只有鼻子以上包住,為了一點點神秘感,老婆還畫了一個大

紅唇,很誇張。我希望對方不會軟竿,不過老婆說等等要開始的時候,她會把顏

色擦拭掉,我沒意見。

  然後我和對方的丈夫都照阿圖說的,穿戴了那種種舞會常用的整人面具,我

特別挑了不恐怖的,就是不想嚇到對方,影響氣氛。對方丈夫的面具看起來像猩

猩,真好奇他的想法,不過老婆說很特別,我也就不怕氣氛被搞壞了。

  雖然大家都戴著面具,我觀察了一下對方的妻子,皮膚很白而且細緻,雖然

不高(約158),但是比例很好,胸部也滿大的,主要是還很堅挺,在比基尼

的泳衣上,可以微微看到激凸,那對桃奶有三分一都在外面,我推測約四十歲以

下啦!

  男的就一身黝黑,應該是那種很健康的勇男,肌肉結實,我這上班族是比不

上的,不過看頭髮應該也有四十多了,因為這樣我才猜他老婆的年紀是四十的。

總之呢,對於對方的身材我和老婆都滿意,也都互相會心的一笑。

  「要先吃東西嗎?我都放在桌上了。要吃先吃呀,不要客氣唷!」對方的老

婆還是很熱情地招呼著我們,聲音有點蓋住的感覺,應該是戴著面具吧!聽起來

還滿熟悉的,有一點怪異的感覺。

  「啊,謝謝你們,真的好熱情啊!嗯,一起吃嗎?」老婆也予以回報的說。

  「不了,你們吃嘛,不要管我們,我們剛剛早就下來吃完東西了。」對方的

老婆笑著說。

  我和老婆看了一下桌上玲瑯滿目的食物,不過再看看對方已經濕透的美好身

材,其實我們的飢餓已經轉移到性慾,食慾是一點也沒了。於是我們決定趁熱進

入情況,等酣戰完畢要吃再來吃,真是猴急累死都不怕呀!哈哈!

  我們下到浴池,其實還滿大的,就算多三、四個人下來泡也不成問題吧!他

們見我們下來,對方的老婆笑著帶一點淫蕩拉著她老公到旁邊,好騰出對面的位

子給我們,一方面也讓我們習慣這泉池的熱度。頓時我們互看著雙方打量,靜靜

地欣賞,都沒人說一句話。

  「請問你們常參加這種活動嗎?」我問。

  「也還好,都是一些熟朋友啦!年紀大了,總要尋找一些樂趣,只是想不到

你們年輕人也愛這個。」對方的老婆答道。

  「你們也還年輕啊!而且生活上的樂趣是不分年齡的。」我答。

  「什麼!我們兩個都四十好幾了,這樣說你們不會嫌棄吧?」對方的老婆提

高了聲音說。

  「怎麼會?一點都看不出來耶!而且就算是,那剛好可以交流學習一下呀!

兩位的經驗一定比我們多。」老婆搶答著。

  「對呀!熟門熟路的,今天我和老婆一定學不少回家啦!」我也說道。

  大家一起笑著,氣氛也緩和不少,我想,應該可以差不多開始進行了吧!

  於是我開始親吻老婆,老婆也許是因為溫泉池的熱度吧,更也許是對方老公

的健美身材(老婆愛這一味--生猛海鮮啦),馬上報以熱烈的回應。我抱著老

婆開始向她的耳朵吹氣,她也開始輕咬我的耳朵,就在撫摸著老婆時,我用眼睛

的餘光望向對方的動靜。

  他們也開始親吻和撫摸起來,對方的老公伸手去摸他老婆的奶,她的老婆更

直接伸進她老公的泳褲裡,摸她老公的大隻老,她老公更是一手拆去他老婆上半

截泳衣,另一手則伸進他老婆的泳褲裡摳摸。

  看到這裡,我把老婆側轉過來,可以一起欣賞他們的動作,一時之間滿室春

情蕩漾,淫蕩到無以倫比。

  「嗯……嗯……那個先生,過來點好嗎?我們靠近一點,比較……比較……

喔……弟……啊……老公……先等一下。」對方的老婆還招呼著我們過去點。

  「好……嗯……嗯……你比你老公年紀大嗎?」我老婆一邊抱著我移動,一

邊問。

  「嗯……嗯……我都叫他……弟……弟。」對方的老婆回應。

  「喔……好爽……好……爽!」當我們一靠近以後,對方的老婆立即向我摸

過來,而且直接伸到我褲子裡面抓我的大棒棒,害我叫了起來。她的手好細好溫

柔,我舒服地大叫。

  這時對方的老婆,眼睛望向我這裡,似乎在等待著我回應,她一手一兩手

兩,不知道滿不滿足?我是很滿足啦!因為我的手早已摳到老婆穴裡,濕滑一

片,眼看就要氾濫了。我和老婆互看一眼,心思相通,老婆已心不在焉了。

  我推著老婆過去,會她的生猛海鮮,我則是拉過那似輕熟的淫蕩人妻,終償

己願啊!老婆一過去,果然就迫不及待地伸向對方老公的泳褲,怕是要確認一下

貨品的品質,看著老婆的淫笑,我知道絕對在標準值以上囉!

  對方的老公似要吞掉我老婆似的,一下就脫掉老婆的泳衣,技術真的很好。

吻了一下,老婆蹲下去,脫掉對方老公的泳褲,吸舔起他的大老二來了。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我知道老婆的工夫的,那一定是爽到登天了,看到

對方老公蛐仰的腰身,一切真相大白啦!對方的老婆過來後,隨即抱住我,和我

吸吮舌頭。不錯,這是真功夫,比起過去的對手,應該無人能及啦!那真是一整

個妙不可言。

  然後對方老婆瞄到我老婆在吸她老公的大,於是也脫下自己的泳褲,並蹲

下去脫我的泳褲。一看到我跳動的大雞雞,她看了一下,似乎驚呆了,然後驚呼

了一聲,又站起來親我。

  「你好年輕,好壯喔!」對方的老婆親了我一下,在我耳邊細細輕聲的說。

  「嗯……嗯……你好漂亮。」我吻著她,也在她耳邊說話。

  她蹲下去開始舔弄我的大雞雞,不時還會用手輕抓揉著我的蛋蛋,也沒忘用

手上上下下輕套著棒棒,舌頭更是靈活地在我龜頭附近轉動,不斷發出「啐……

啐……」的聲音。

  「喔……好爽喔!」我爽到叫出來,尤其是她不斷擡頭看我,更讓我有征服

的感覺。

  也許他發現我快支持不住了,就立刻停手停口,撈著我水波波的老弟,讓我

暫時冷靜一下,然後站起來對我笑了一下,拉著我到一邊,她坐下來,張開腿,

示意著我去看她的肉縫。

  哇--沒想到還是粉紅色耶!老婆的有點黑,週遭也是,這是體質問題,有

的人黑色素容易沈澱。她的是粉紅色的肉,大陰唇包著小陰唇,看起來粉嫩粉嫩

的,真不相信它被頻繁使用過。

  我望向老婆他們兩個,沒想到她已經被拉到客廳的沙發上幹起來了,那個激

烈呀,可不輸我們每次的聯誼,怪了,怎麼今天那麼熱烈呀?老婆的春叫聲音不

大,不過今天卻也失神的叫起來,難道真那麼爽?不管了,我要專心品鮑了,尤

其是少見的粉嫩鮑。

  「哇!好嫩呀!好像沒用過似的。」我輕輕的說,只有我們倆聽得到,一面

也開始吸起她的陰蒂,一手也慢慢地摳摸起那道已經潮濕潤滑的溝縫。

  「什麼呀……我都生過兩個了。大的是女兒,都二十六了,兒子有二十四,

都結婚了。」她說道。

  「真的?那怎麼……你那麼年輕啊!這……這……身材一點也不像是……」

我說,說完還是繼續舔她的好鮑。

  「嗯……嗯……喔……我結婚得早呀……二十歲就生了女兒……現在呀,我

其實已經做阿嬤了!我外孫女兩歲啦!」她一面享受著我的服務,一面還跟我說

著她的情況。

  「你幾歲啦?我看你和你老婆年紀好像都很輕。嗯嗯嗯……那裡很好……繼

續呀……不要停……喔……」她問。

  「我呀,說出來你不要嚇到,我和你兒子一樣大,老婆是小我一歲。」

  我到了一個段落才答,然後湊上前去,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她大叫失聲,

應該是來了,但是我沒放過她,我又用手指插進去她的陰道找尋那女人要命的G

點。果然她是敏感的人,幾經摳摸,竟然噴出水來,一陣強過一陣……之後我讓

她喘一下氣,便起身扶她到旁邊的墊子上,我要長龍直進了。

  「輕一點,真快被你弄死了,你的情形跟我兒子一樣誒!乾脆這次聯誼後,

我認你當兒子吧!」她說。

  「好呀……既然有緣,我就認你當乾媽,不過要是和乾哥相遇……」我說。

  「沒關係的,我一家人都開放得很,說不定他們也玩得更瘋呀!」她說。

  「啊……啊……乖兒子……輕一點……輕一點……啊……」我才進去不久,

她已經開始淫叫起來,也許是近乎亂倫的那種稱呼,又或是大家生活背景竟然也

有相似,讓我升起一種莫名的快感,格外的勁爆和有力量。

  「幹死你……幹死你……親媽,我要幹死你……」我叫著。

  「嗯嗯……嗯……嗯……兒子……讓媽爽一下……喔……好爽……快……用

力……」她叫著。

  經過十多分鐘的衝刺,我已經達到頂點了,漸漸感到要射了,「我要射了!

我要射了……」我叫著。這時我才想起來,剛剛臨時起義太快,我和對方的老公

都沒戴保險套,糟糕!那老婆……應該沒關係吧?有吃避孕藥先了。

  「射吧……射進來沒關係……射進來吧!」她嬌叱著。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劇

烈地收縮,應該是高潮來了,而且她的兩腳把我夾得緊緊的。我精門一鬆,一洩

千里……一種脫離世的感覺,我感到從未有的激動。

  我們休息了一下,正要拉她起來,沒想到老婆他們已經過來了。老婆從後面

抱住我,親著我的耳朵,然後又趴在對方老婆的身體上,和她親吻起來,看來女

同志節目要上了。

  這是老婆的習慣,每一次聯誼,在第一輪之後,一定要跟對方的老婆來上一

段。我站了起來,示意要對方的老公到旁邊,一同欣賞這美麗刺激的橋段。

  老婆在和對方老婆親吻時,對方也予以回報,兩女舌頭交纏在一起,淫迷的

氣氛又散發開來。

  沒想到對方老婆也愛這一味,兩個女人互相摳摸著對方的濕穴,「嗯嗯」的

淺叫著,十分動人,引人淫性。然後又是69式,互相舔弄著對方的美鮑,之後

老婆轉過身來,和對方的老婆交叉著雙腿,互相磨起穴來。我跨過對方老婆的頭

讓她幫我吹簫,對方的老公也讓我老婆吹起簫來。

  幾經變換姿勢,變成我老婆跪著和她老婆接吻,而我們兩個老公則把大www.lalulalu.com插

入各自老婆的穴裡幹。然後是兩個女人站著,我們從後面幹,她們則互相挑弄陰

蒂和親吻。接著是互換伴侶……直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和射精,對方的老公射了

三次,一次在我老婆的陰道,我沒看到,一次是在老婆的嘴巴裡,一次是在他老

婆的陰道裡。我則是兩次射在對方老婆的陰道,一次在我老婆的陰道。

  激戰完畢後,這時因為外面的氣溫降低,池子裡外附近已經灰濛濛的起了霧

氣,我們四個在泉池裡休息了一下,我想大家也餓了,於是建議把面具脫下,一

起去吃個東西。這樣的身體交接,應該是算很熟了啦,該用真面目示人了,坦誠

相見嘛!

  大家齊聲說好,不過,因為灰霧濛濛,兩女又不好意思,所以老婆建議,互

相隔開到對面,然後對著對方的另一半打開面具。

  我們應和著答應,所以老婆過去對方老公那裡,對方老婆則是過來我這邊,

然後又坐下來泡著身體。我悄悄的對對方的老婆說:「我們互相掀好不好?」結

果她也答應。

  我們互相掀開對方面具,「哇!小棋……怎麼是你呀?」對方老婆驚叫道。

  「媽……媽……我……」我也嚇了一大跳,震驚不已。不過以前國中時,常

一家人去泡溫泉(關子嶺、四重溪),所以對於家人裸體相見倒是還可接受,但

是做愛就……真的很嚇呆一下下。

  「……剛剛脫你褲子,我就覺得眼熟,問你的事,就覺得怕怕,沒想到還真

的是你。」媽媽很小聲的說。

  「那……爸爸他……不就……」我有點害怕的問媽。

  「你看清楚了嗎?那不是你爸啦!」媽媽沒好氣的說。

  哇勒!啊,不然呢?難道媽媽還討客兄出來玩呀?「那是……那是誰呀!」

我問。

  「你沒看清楚呀?是你小舅啦!你爸有事不能來,你舅媽去香港玩,要你小

舅陪我出來散散心啦!」媽說得像平常家事一樣。

  「原來是小舅啊……什麼!爸也知道呀?」我驚叫道。

  「是啦,是啦!小鬼,你以為只有你會玩喔?我們很早就開始這樣聯誼了,

而且你舅媽還是你小舅在聯誼時認識的,你爸呀,不知道多喜歡她啊!」老媽抱

怨著。

  「媽,你不氣我喔?我剛剛那麼……那輕浮對你。」我心虛的問媽。

  「不氣不氣,氣什麼呢?都成年了,自己出來玩自己負責,何況我和你老子

也經常這樣玩。你以為就我們這樣呀?你小舅和小舅媽不也跟我們這樣玩。」媽

媽說著。

  原來我媽這麼開明,不過道德上,真的還是不要給人知道比較好吧?

  「媽,你和阿圖他們認識嗎?」我疑問。

  「阿圖?哪個阿圖?我們是那個獅子會的趙先生介紹的呀!」媽媽媽回答。

  「喔……那就好……」知道和我朋友沒關係以後,放下心來。

  「誒……弟呀,是小棋他們兩公婆啦!聯誼聯到自己人了。淑麗,你也過來

吧!來這邊。」媽媽向小舅和我老婆叫著。

  我老婆很少看到我小舅,應該不認識。就在媽媽叫他們的時候,透過霧氣還

隱約看到他們摸來摸去……聽到媽媽喊,兩人怔住驚嚇了一會兒。

  「婆婆……嗯……媽……這是……」老婆幾乎跳到我這邊,問著老媽。

  「沒關係,沒關係的,淑麗我都和你老公--我兒子說清楚啦!要玩就盡情

玩吧!」媽媽揮揮手說著。

  我也跟著拉著老婆解釋……老婆聽完親了我一下,就坐到老媽的旁邊去。

  「舅,你好!今天……還可以吧?」我打趣的問著舅舅。

  「誒……阿棋,你老婆不錯唷!下次呀叫你小舅媽來,交誼一下啦!姐……

你還好吧?」小舅說。

  「都說沒關係了。兒子我們吃東西吧,淑麗,你去拿碗筷。」媽媽催促著。

  飯桌上,我們開心的討論最近的的生活,我已經有兩年沒回家了,因為派駐

到大陸去,老婆也跟著來,所以連過年也沒辦法回家。媽媽說她很想我們,要我

們不要只顧著玩,要像姐姐一樣,快生孫子給家裡延續後代,還說老爸在唸了。

  我問媽,姐過得好不好,媽說很好,過年他們有回家,一家人又去四重溪泡

溫泉……我問:「那也聯誼呀?」媽媽說等等再告訴我,現在好好吃飯,廢話少

說啦!我心裡納悶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晚上一定要好好問媽媽。

  正當我想著這些事情,剛剛去上廁所的老婆和小舅一直沒回來,我好奇就過

去廁所看看,沒想到廁所滿大的,我沒進門就已經聽到他們兩個的聲音。我老婆

跪在地上,正幫舅舅口交起來,聲音和動作一樣淫蕩,一點也沒像發生什麼天大

不倫的關係一樣……我正要轉身,媽媽已經在我身後抱著我,並且輕輕的咬著我

的耳朵,兩隻手也滑到我的棒棒上。

  「兒子,我們好好玩吧!你長大囉,媽媽嚇一跳的是你也玩這個呀!不過我

覺得很幸福,你的功夫也很好喔!雖然不能說為這種事驕傲,但是,媽媽還是很

高興。」媽媽悄悄的在我耳邊說。

  「媽,今天晚上……我陪你睡好不好?我想徹夜和你詳談。」我撒嬌的跟媽

媽說,一轉身,兩手已經摸向她的挺奶和淫穴。

  「嗯嗯嗯……喔……兒子,我們到房間去吧!」媽媽拉著我去到她和小舅的

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