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出軌


  今天是一個飄著細雨的初春時節,剛過完了2009年的跨年假期不久,即

將進入歲末初春的過年時節。今年的過年來得特別早,於是整個一月到二月的期

間,大家好像都感染了懶病,整天懶洋洋的無心工作,可能是景氣的關係,很多

的人還受困於不景氣的陰霾,甚至有的人還被強迫休所謂的無薪假期。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受惠」於全球暖化的關係,有別於以往早春時節的寒

冷,這段日子還時常出現陽光晴朗、氣候溫暖、適合出遊的好日子,或許這也是

老天給的諭示:要大家暫時放下工作,好好停下腳步,仔細想想要怎樣過自己的

人生。

  而故事就開始於這樣的時節……

  「那麼,會議到此結束,希望大家保持信心,再接再厲……」台上的經理也

一反過往在會議時候的滔滔不絕長篇大論,反而草草的結束了會議,連結語都下

得有氣無力。

  算了,能夠開完會早點回家也是好事!我想起了我那個可愛的女友佳祺。

  佳祺是我的大學學妹,在我畢業之後她才剛入學,後來我就讀研究所離開了

母校後,在一次返校的聚會中認識的。後來慢慢地有了聯絡也對彼此有好感,於

是雖然隔了幾個城市的距離但是還是擋不了彼此緣份的牽絆,我們終於再認識半

年後在一起了。

  芳齡23歲的佳祺身高約163公分,留著一頭長髮,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

笑容,身材是屬於豐滿肉感但卻不胖的那類型,加上佳祺擁有一副傲人的魔鬼身

材,曾有人說過她很像小一號的的郁芳,卻配上一個類似徐若瑄的清純臉蛋。

  有時候她開心起來還會蹦蹦跳跳的在我身邊繞呀繞的,這時候我想起以前同

事聚會的一間海產店,左右無事,就拿起電話打給她,想請她下了班後去大吃一

頓,電話中的她開心的叫好,於是我匆匆的離開了公司下班去接女友了。

  佳祺今天好像心情特別好,特別打扮了我喜歡的造型,上衣是一件黑色緊身

無袖削肩的毛衣,把女友豐滿曼妙的上圍包覆的更加的誘人,大深V領口設計,

露出大半酥胸還有隱隱可見的乳溝,只要女友一彎腰,就可以一覽無遺;下身穿

著一件牛仔短裙,黑色的絲襪,只有我知道,在看不見的短裙內是性感的吊帶襪

的設計,配上銀色的高跟鞋,這身行頭都是我買給小ㄚ頭的,虧她真是善解人意

呀!

  在我看得都呆住的同時,佳祺輕輕捏了捏我的鼻子說:「看什麼看!大色狼

沒看過美女唷?」我不甘示弱的回應:「美女!?在哪裡?在哪裡?」誇張的動

作讓女友狠狠地捏了我的耳朵一下。

  在我們打打鬧鬧的同時,我們同時前往那個後來回想是改變了我們命運的海

產店用餐。果真是好吃的店,我們抵達的時候,早已經座無虛席,我和女友兩人

還站著等了一陣子才等到一個四人座位。我點了滿桌的海產快炒,女友很開心的

和我用起餐來,順便聊聊我工作上的趣事還有還在唸研究所的女友唸書發生的新

鮮事,談談笑笑,好不開心。

  吃到酒酣耳熱的時候,突然餐廳服務員過來和我們商量:「先生小姐,不好

意思,因為我們今天客人比較多,剛好有兩位客人進來,想說是不是可以請您們

和他們合併一桌吃飯呢?」

  我沒有意見,畢竟今天生意這麼好,我和佳祺兩個人做四人座位,對人家做

生意也不好,詢問過女友的意見後,就和服務員說沒關係,就讓他們來吧!

  「這位小哥,這位漂亮的嫂子,不好意思呀!打擾了!」

  來的是兩個年約五十歲上下的中年人,開口的是一個矮矮胖胖帶點禿頭、笑

容可掬的阿伯,另外一位則是看起來陰沉險騭、久歷風霜的工人階級的漢子。經

過介紹之後胖胖的那位綽號超哥,另外一位則是阿海。超哥自稱兩人是經營檳榔

攤的生意人,我看了的確是滿像幹這行氣質。

  「這位小哥,萍水相逢自是有緣,請問兩位怎麼稱呼?」超哥問。

  「叫我小李就好。她是我女朋友,林佳祺。」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因為這

兩人從一坐下來就不時往我女友身上飄,眼神裡面都透露著明顯的意圖,我可不

想節外生枝。

  胖超哥轉頭問我女友:「林小姐,真漂亮呀!還在唸書嗎?」

  我女友禮貌性的回答說:「我目前就讀X大學唸研究所。」

  聽到X大學,對面兩人互看了一眼,眼神交換了一個詭異的神色。之後超哥

又對女友說:「哇!林同學長得這麼漂亮又會唸書,真是才貌雙全,還是優秀的

研究生呢!來來來,我們敬妳一杯。」

  超哥能言善道,一張嘴甜又會逗人,女友不久就被超哥的風趣言談逗笑得花

枝亂顫,不多久超哥連一些黃色笑話都搬出來講。酒過三巡,女友不知道是聽到

了黃色笑話還是喝酒的關係,開始韻紅雙頰,更顯得嬌媚,我也可以察覺到對面

兩人看到女友紅通通吹彈可破、半醉半醺的性感模樣,看著我女友的眼神也漸漸

地混濁起來。

  我看看時候也不早了,準備起身結帳,伸手要去拿口袋的皮包,突然「叭」

的一聲有個東西掉出來了,我一看不由得發窘了起來,原來是我放在皮包裡面的

保險套掉了出來,碰巧在場大家都看到了,我連忙撿起來放回口袋。

  這時候女友橫了我一眼,沒說什麼。反倒是超哥率先說話:「小老弟,你和

林同學做愛的時候都會戴這個玩意兒呀?」

  面對超哥這樣直接的問話,我還真答不上來,不過事實上和佳祺交往的過程

中我的確從來沒有不戴過,主要是因為女友覺得她還年輕,不想冒險,我也曾多

次想要直接在女友身體裡面出來,但是每次要求女友都會抗拒,於是就乖乖的戴

套了。

  「是呀,我想我們還年輕,小心點好。」

  超哥一臉輕蔑的笑著說:「小哥,不會吧?擺著這麼可愛的女朋友,你在幹

她的時候還要隔著套子!?未免太浪費了吧!」可能是酒精的關係,聽到超哥這

麼露骨的言語,不曉得是醉酒了還是故意的,最後兩句似乎都是對著女友說的。

  女友聽了紅著臉嗔道:「超哥你亂講什麼?我和傑哥都……都很小心,有什

麼不對嗎?」

  超哥搖搖頭,很認真的對著女友說:「林同學,妳老實告訴我,妳是不是還

沒有給男人不戴套直接進入過?還沒有男人射在妳的裡面是嗎?」

  面對兩個猥褻的陌生中年人問出這樣赤裸裸的問題,女友不知道是喝醉了還

是怎樣,非但沒有生氣,還很認真的紅著臉想了一下,緩緩地點了點頭。

  「嘖嘖!這太可惜了吧小哥,妳女友長得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超哥

頓了頓舔了舔嘴角,對著女友接著說:「林同學我告訴妳,不管妳呢是什麼高知

識份子,妳還是一個女人,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的容器,妳的陰道甚至妳的嘴巴,

都是無條件用來裝男人的精液的容器,生來就是要給人射進去的,知道嗎?」

  女友羞紅了臉,抿了抿嘴唇說:「什麼……射進去又什麼嘴呀的,你們好色

唷!」

  超哥聽出話中有話,接著追問:「林同學妳該不會連口交都沒有過吧?那妳

也一定沒有吃過男人的精液囉!哈哈哈哈,我真幸運今天認識了一個雛兒了。」

超哥瞟了女友兩眼說:「嘿嘿,林同學……喔,不,我也叫妳佳祺好了,佳祺我

和妳說,像妳身材這樣好的,胸大細腰、皮膚白皙、雙腿勻稱,真是天生的性感

娃兒。怎麼樣?改天有興趣我來一一開發妳身體各處的性感帶,包準妳嚐到身為

女人的真正樂趣。」

  我聽到對面超哥越說越不成話了,體察大概是醉得也差不多了,正想起身離

開,沒想到女友也醉得七葷八素的,紅著臉回說:「超哥您又知道我身材好不好

了?你看過嗎?」對於女友的回應,我聽到了不禁一愣。

  超哥哈哈大笑說:「女娃兒,還真不騙妳,超哥我不吹牛,因為職業需要,

我開檳榔攤的,面試檳榔西施,閱女無數。不用摸不用脫,讓我瞧瞧妳,站起來

轉個身,我可以隔著衣服就能猜透妳全身從頭到腳,脫得光溜溜、赤條條大概是

長怎樣。不然這樣吧,妳起來轉個身給我看看,我猜妳三圍,要是猜錯,這頓飯

我請。」

  女友紅著臉咬著唇說:「我才不信!我們就試試看。」

  超哥笑著說:「一言為定。不過要是我猜對了呢?小姑娘,要是我猜對了,

那妳把妳的電話號碼給我如何?」

  我聽了覺得不妥當,正想要阻止,但是女友卻已經站了起來,輕輕巧巧的轉

了一圈,再誇張的減慢速度逆轉了一圈,然後雙手叉腰、扭著頭對超哥說:「來

吧!吹牛皮的超哥,我已經轉了兩圈了,你猜猜看呀!」

  超哥皺著眉頭仔仔細細地把女友從頭打量到腳,再緩緩地盯著女友身體各處

看,那樣子還真的像是女友全身赤裸裸地站在當場給他打量似的。女友正想取笑

超哥該要請客了,沒想到超哥突然緩緩地說:「34E、23、34!呼……林

同學,沒想到妳身材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真的。」

  這次連我和女友兩人都嚇了一跳,沒想到超哥還真的有點本事。超哥看了我

倆的臉色,哈哈大笑說:「怎麼樣?知道我說得沒錯了吧!小姑娘願賭服輸,乖

乖的給我妳的電話號碼吧!」這下換成女友困窘的呆在當地。

  我看看越玩越過火,於是出來打圓場:「超哥這樣吧,既然您猜中了,小弟

服輸,這頓飯小弟來請客吧!」說著我也不給超哥講話的餘地,連忙拿了皮包往

櫃台結帳。之後女友才和超哥兩人緩緩地走出店門口,之後我對女友說:「妳站

這裡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順便向超哥兩人點頭示意就連忙去開車。

  不多久我把停車場的車開回店門口,只看到女友站在那裡,超哥兩人早已不

見了,於是我和女友就上車開往我市區的公寓了。一路上女友若有所思的盯著窗

外,我以為女友喝多了想吹吹風,也就沒在意。

  回到了我的公寓住所,我和佳祺進門之後,在玄關反身關上門後,正要打亮

電燈,突然,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膀,阻止了我開燈。黑暗中我看到了佳祺那灼

熱的眼神,從窗外街燈透進來的微弱光線下閃爍,之後佳祺那柔若無骨的雙臂圈

上了我的肩膀,我也摟住了她的腰,我們開始激烈地擁吻。

  佳祺像是一頭餓了很久的母獸,開始瘋狂地動手脫我的襯衫,不久,那雙靈

巧的雙手又接著將我的皮帶扭開,瘋狂地把我的西裝褲連同內褲扯下,我赤裸裸

的和佳祺站在玄關激烈地愛撫。

  我驚訝於佳祺反常的熱情,平常的她對性是保守的,在床上的表現都顯得含

蓄,我們雖然也時常做愛,但都是很一般的體會,也都會戴套,甚至連口交都不

曾試過,面對她今天反常的積極主動,令我開始覺得有點不習慣。

  我正要開口問:「寶貝妳……」佳祺像是著了魔一樣吻上了我的嘴,阻止我

再說下去,我們又深深的擁吻在一起。我順勢把佳祺的上衣脫掉,扯落了佳祺的

內衣和短裙,現在佳祺身上僅剩下那條火熱的吊帶襪。

  我也被佳祺的熱情感染了,雙手瘋狂地搓弄著那對豐滿的乳房,心裡正猜想

著:難道是佳祺在海產店被陌生猥褻的中年人調戲之後竟然會有這麼樣大的刺激

反應!?

  但是不容我多想,佳祺的雙手已經套弄著我的肉棒,我受不了了,在她耳邊

說:「到床上去,我要妳。」陷入瘋狂的佳祺竟然對我說:「不要……就在這裡

搞我……」我突然愣了一下,一向斯文秀氣的佳祺,竟然會從她的嘴裡聽到「搞

我」這樣粗俗的字眼!

  這對我來講是莫大的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佳祺反轉過來便推向門

邊,挺了挺腰,從口袋裡拿出了保險套,套上之後,粗暴地穿刺進入了佳祺的體

內,佳祺長長的「啊……」了一聲,體內的慾念完全爆發開來。

  我用力地一下一下的頂著眼前這麼性感的肉體,下身接合處傳來陣陣「啪啪

啪」肉體撞擊的聲音;我雙手也沒有閒著,不時地揉弄著佳祺的酥胸,在佳祺耳

邊問:「寶貝,舒不舒服呀?寶貝,喜不喜歡我這樣子搞妳呀?」

  佳祺陷入瘋狂的回答我:「啊……嗚……好爽……我受不了了……寶貝你不

可以這樣子……歐……我要死了……幹死我……幹死我……」

  我攔腰把佳祺抱著返回了寢室,將佳祺放倒在雙人大床上,用力地在佳祺身

上抽送,狠狠的每一下都插進去再拔出來。突然我拔了出來卻停在佳祺的洞口不

動,盯著欣賞她那發浪的臉色還有淫蕩的肉體。

  佳祺突然發現我不動了,扭著身體抗議說:「你……你怎麼不動了……為什

麼這樣看著我!?討厭……」

  「寶貝,妳好淫蕩、好美唷!現在的妳和平常的妳差好多唷,我忍不住要射

了。」

  聽到我這樣說,佳祺突然眼神若有所思的看著我,緩緩地說:「你想不想要

射進來?」我回答說:「寶貝妳一直不是都說要很小心嗎?況且現在是妳的危險

期,我都會戴著套的。」

  佳祺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忍住了,輕輕的用手環住我的脖子,咬著我的

耳朵說:「那你怎麼還不動呢?我好癢唷!想要你的兄弟幫幫我止癢!」嬌滴滴

的魅惑的聲音讓我再也受不了了,於是我奮力地衝刺,佳祺嘴裡又開始了瘋狂的

叫床聲,感覺整個床都隨著我倆的肉體在晃動。

  過不多久,佳祺達到了高潮,全身因為洩身的關係緊緊地抱住我抽搐,我也

終於忍不住了射了出來。

  事後,我們擁抱在一起喘著氣,我問:「佳祺妳怎麼啦?和平常不一樣,今

天都好主動,還要我射在裡面,怎麼回事?」佳祺不說話,只是靜靜挑弄著我還

沒軟化的肉棒。

  突然她把我裝滿精液的保險套取了下來在手中把玩,還把精液倒出來在手中

搓弄著。我看到她這樣反常的表現,有點好奇,她是不是對於海產店那超哥的話

起了反應呢?

  我接著問她:「怎麼了?寶貝,妳是不是在想今天海產店超哥說的話?其實

妳不用太在意,我想他只是一個色老頭,想口頭上討妳便宜而已,妳別當真。」

  佳祺看了看我,欲言又止,低頭搓弄著沾滿精液的雙手,過了一會,像是下

定決心似的告訴我:「今天晚上,你結帳之後不是去停車場開車嗎?那時候我在

店門口等你,超哥看你不在,有跑過來找我,」我心中隱隱覺得不妥,這時候佳

祺繼續說:「我就把我的電話還有資料給了超哥了。」

  什麼!?我以為我聽錯了,在黑暗中看到了女友的眼神閃過了一種我不認識

的光芒。後來我知道,那天晚上超哥的那些舉動和談吐彷彿喚醒了佳祺從未曾想

像過的本性,在體內漸漸地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