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人家


我站在健身房的窗前,看著散步回來的已經懷了八個月身孕的媽媽穿著一件

淡粉色的孕婦長裙,挺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領著體形巨大的德國牧羊犬蘭迪走

過庭院里的青石路,走進了大門,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來。

下身的異樣感覺使我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哦!我的雞巴在短褲里已經勃起,

硬脹到了極點。看來我是沒有辦法再繼續鍛煉下去了。

我轉身走出了健身房,來到了最近的一座電梯旁。

我們家的房子雖然一共只有四層,但是卻因爲講究舒適快捷而在中央和四周

裝了五部電梯,中央的一部電梯最大,足可以容納十幾個人而有余,它一直通到

頂樓中間的一座寬敞的大廳,那里是我們全家舉行無遮大會的地方,我們把它稱

做「歡樂大廳」;其余四座電梯分別通向家里的四個主要的臥室區,一個通向專

爲他*的家人常年留置的專屬客房區,他*的家人們雖然不喜歡總是生活在這所

幾乎與世隔絕的大宅院里,但是他們卻每年都會到這里來住上一兩個月,和我們

一起享受「天倫之樂」;一個通向我的祖父母的臥室;一個通向我的父母的臥室

;我現在站在前面的這座電梯則通向我和三個姐妹的臥室區。

看到電梯顯示著上行的燈號,我不由得會心的微笑了起來。毫無疑問,媽媽

一定是上來找我的,因爲今天我的兩個姐姐和小妹妹一起上街去了,從這個電梯

上來能找到的也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我微笑著按下了上行的按扭,等待著電梯到達我所處的三樓。

電梯很快就到了三樓,門一開,就見到媽媽挺著大肚子站在里邊,蘭迪正蹲

在他*的腳邊吐著長長的舌頭。

我和媽媽打了個招呼,快步走進電梯。媽媽微笑著張開雙臂,因爲他*的肚

子太大了,我只能上身前傾,輕輕地擁抱了一下媽媽。電梯門在我身后關上,繼

續向上升。

媽媽眼角含春,蕩意無限地笑著問我:「想媽了麽,我的寶貝?」

我在媽媽面前蹲跪下去,左手繞到他*的身后,摟住了他*的碩大、豐滿、

渾圓的屁股,把臉貼在他*的大肚子上,傾聽著那里面傳來的我的雙胞胎女兒的

兩顆有力的心跳的聲音,右手輕輕撫摸著它,感受著我的兩個女兒在它里面的律

動。

我擡起頭,柔情無限地對媽媽說:「當然,我太想你了,媽!」

媽媽笑著說:「你就會哄媽開心,我才不過剛離開你去散了一個小時的步,

有什麽可想的?」

「我當然會想你了,媽,哪怕你只離開我一秒鍾,我都會非常想你。」我的

右手繼續輕輕撫摸著他*的大肚子,左手則開始揉搓媽媽豐滿的大屁股,一邊對

媽媽說。

媽媽用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發,溫柔地說:「寶貝,媽愛你!」

「媽,我也愛你!」我擡頭看著媽媽,母子倆的深情、纏綿的目光糾結在一

起,再也分不開了。

電梯停在了頂樓,我站了起來,扶著媽媽走出了電梯。蘭迪搖著尾巴跟在我

和他*的身后。

在我和媽媽進入我的臥室的時候,有著一頭漂亮的紫紅色長發的琳達正赤裸

著青春美麗的身體在換床單。

琳達今年剛滿十八歲,身材窈窕,有一對豐滿、堅挺的大乳房和一個渾圓、

結實的大屁股,和她四十一歲的母親嘉芙蓮一樣,都是我的私人貼身女傭。在我

到健身房去鍛煉之前剛和媽媽還有她們母女一起盡情地做愛。而在媽媽去散步了

之后,我又和她們母女倆大戰了一場。

見到我和媽媽進來,琳達露出一臉燦爛的微笑迎上來說:「夫人,傑夫少爺,

床單已經換好了。」

我沒見到嘉芙蓮,有些奇怪,問道:「嘉芙蓮呢?」

「我媽媽在浴室里,馬上就出來。」琳達臉色紅紅的,羞笑著回答我。顯然

她又記起了剛剛不久之前我和媽媽還有她們母女的瘋狂性交。

我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了一個新的主意:「琳達,你把莫森夫人,還有她的

媽媽和女兒都叫上來。我今天要好好地享受一番。」

琳達答應了一聲,走到一邊,拿起裝在牆上的我們家的家庭內部專線電話,

給我們家的「歡樂大廳」的管家莫森夫人打電話。

勞拉.莫森夫人是一個四十八歲的黑人婦女,她的丈夫科爾.莫森五十歲,

爲我們家管理馬廄,她上有七十一歲的公公馬休.莫森和七十三歲的婆婆簡.莫

森,下有三個兒子馬克、喬治、丹尼和一個二十歲的女兒瓊?莫森,丹尼有一個

十三歲的小女兒伊思娜,馬克、喬治和瓊各有一個兒子,只不過伊思娜和馬克的

十六歲的兒子小馬克、喬治的十五歲的兒子凱伊都是勞拉爲她的兒子們所生的亂

倫的后代,瓊的七歲的小兒子小科爾則是她爲她的父親科爾所生的。一家四代十

二口人全都住在我們家里生活和工作。

從馬休和簡年輕的時候起,這一家黑人就已經開始爲我的爺爺工作了,同時

也成爲我們家里的性奴隸和性玩具。當勞拉和科爾的幾個孩子長到十幾歲的時候,

爺爺和爸爸讓他們加入了他們的家庭的亂倫的行列,並讓他們母子和父女相互之

間生下了亂倫的孩子。不過那時我還剛剛出生,沒能親眼目睹當時的淫亂場面,

雖然有點遺憾,但是現在我卻可以目睹已經四十八了的勞拉爲她的孫子也是她的

兒子的小馬克生下亂倫的孩子,並且親自讓我的媽媽爲我生下亂倫的兒女。

媽媽笑著對我說:「寶貝,你受得了嗎?」

我還沒有回答,蘭迪就已經在我們的身后「汪、汪、汪」地叫了起來,好像

在說「沒問題」。

我笑著說:「你聽,媽,蘭迪已經替我回答你了,「沒問題」。」說完,我

和媽媽都笑了起來。

就在我扶著媽媽走到床邊,肩並肩,親密地坐在床沿上的時候,嘉芙蓮赤裸

裸,一絲不挂地從浴室里走了出來。見到我和媽媽,溫柔地打著打呼:「夫人,

傑夫少爺。」

嘉芙蓮雖然和我和他*的關系很好,經常一床同好,我和媽媽對她們母親也

另眼相看,當她們是一家人一樣,但是除了在和我親密、燕好的時間外,她一直

堅持叫我「傑夫少爺」,雖然我和她說過了很多次叫我傑夫就好了,但是思想略

帶著點十六世紀的保守的她一直不肯改口,連帶得琳達也一直叫我「傑夫少爺」。

對此我也無可奈何,只好由得她叫了。

四十一歲的嘉芙蓮有著一頭和她的女兒不同的大紅色頭發,有一雙和她的女

兒一樣迷人的綠眼睛,身高中等,身體略顯豐腴,有著比她的女兒更大的一對碩

大、胞脹的大乳房和一個豐滿、渾圓的大屁股,微微突出的下腹下面高凸的陰阜

上生滿了又長又密的大紅色陰毛,一直向下蔓延到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幾乎完

全覆蓋了她的整個陰部。正是我最喜歡的象媽媽一樣的典型的中年婦女。

媽媽和嘉芙蓮母女的感情很好,見到嘉芙蓮就說:「嘉芙蓮,你聽傑夫又有

什麽主意了,才剛剛和我們三個折騰了好幾個小時,現在又要連莫森夫人她們家

里的幾個女人也上來一起胡搞。也不知道注意身體!」

嘉芙蓮一邊笑著向我們走過來,一邊說:「夫人你是太關心傑夫少爺了,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