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前後的淫亂樂章


 「老公,我訂好機票了,下個月就回來了。」林詩思看著視頻裡錢軍的臉,

幸福的說道。林詩思碩士畢業後,來到美國交換留學生,體驗了三個月。

  如今,是她要回國的時候了。錢軍是林詩思的未婚夫,兩人早在出國前就訂

了婚,只等林詩思飛機一落地,立刻就去領證,辦婚禮。

  這三個月來,兩人心裡既激動,又期待。林詩思沒有一天不和錢軍在qq視

頻互訴衷腸。看著未來老公英俊的笑臉,林詩思對他的思念,綿密無盡。

  兩人從大學期間開始談戀愛,當時都是受了情傷,互相安慰,結果兩顆失落

的心,牢牢地結合在了一起。四年過去了,感情還是和當初一般濃烈,終於就要

修成正果,林詩思想起出國前拍的婚紗照,心裡一陣陣甜蜜。來美國三個月,這

些婚紗照已經被同學傳閱過無數遍。想起大家對自己美麗的驚豔,羨慕,林詩思

不禁露出了微笑。

有氣質。笑起來的時候,更是如同花朵綻放,令人心怡。身材雖不高挑,但玲瓏

有致,東方人少見的翹臀,林詩思便擁有著。比例恰當的美腿,雖然纖細,卻又

不像那些ps的嫩模,瘦的像筷子一般,稍微帶一些豐腴,反而更具成熟的魅力。

  當然,最令男人心動的,莫過於那雙高高聳起的乳房。只要衣服稍微緊身,

那圓潤挺拔的曲線,立刻清晰無比的顯露出來。就算是那些西方的大胸妹,尺寸

是足夠,但比起林詩思胸部的線條和堅挺,只能算是視覺的衝擊,卻不能是性感

的象徵。

  這不,錢軍此時,就盯著未婚妻的胸部看著呢。林詩思剛剛洗完澡,穿著薄

薄的白色睡衣,偉大的乳房微微顫動,把深深的乳溝擠得左右晃動,煞是誘人。

  林詩思和錢軍相處四年,一看到他的樣子,就知道心裡打什麼主意。

  「討厭,看哪裡呢!」林詩思嘴上說著,眼神卻拋了個媚眼。

  「老婆,要不,脫下來讓我看一看吧。」錢軍哀求道。

  「那不行,回去再說吧,你也太著急了。」林詩思臉一紅。雖然兩人早已有

過性關係,但林詩思從小嚴厲的家教,卻讓她依舊有著大家閨秀的矜持。

  「哎……」錢軍誇張的長長嘆了口氣,把個林詩思逗得咯咯直笑。

  兩人繼續聊了一會天,林詩思便下線了。她最後打開微薄,人人,看了看大

家對自己照片的評論。

  哇,不愧是斯坦福,真是有名校的氣氛,很適合林詩思你啊。

  這麼久不見,越來越漂亮了。

  美國的天好藍啊,真是,我們這裡都是陰陰的。

  啥時候辦婚禮?婚紗照拍的那麼美,到時候一定要來個最華麗的婚禮!

  林詩思享受著大家的羨慕和稱讚,滿意地關閉了電腦,爬上了床。

  夜晚如此寂靜,林詩思不禁有些寂寞。國內的時候,家裡管得很嚴格,偶爾

和男友親熱,都是在旅遊的時候。想起那些個激情的夜晚,林詩思的身體,有些

發熱。

  畢竟不再是青澀少女,成熟的下體,總是有著一定的需求。

  還有一個月,就可以見到他了,想到這裡,林詩思心裡一陣陣甜蜜。剛才的

慾念,被回憶替代了過去,慢慢地,她睡著了。

  傍晚的一處大廳,眾多中國人聚集在一起,身穿禮服,互相打著招呼。這裡

正在舉辦交換留學生送別會,自然十分熱鬧。女生們打扮的花枝招展,男生們個

個西裝革履。這在中國人的聚會還很少見,主要是,今天的主持是李傑,一位當

地華人富豪的獨生子。這所大廳也是他們家的產業,西式的正式,自然也是他提

出來的主意。

  在眾多女生之中,其實美女並沒有太多,畢竟都是國內清華北大的高材生畢

業,相貌自然不是她們的優勢。但林詩思卻是例外,她一身鮮紅色的低胸外禮服,

豐滿的乳溝在光線下晶瑩閃亮,裙襬及膝,黑色的透明絲襪勾勒出腿部纖柔的曲

線。笑容佈滿她的臉頰,彷彿一個小天使,穿梭在人群之間,吸引著男人的熱切,

和女人的嫉妒。

  忽然,有個高個子男生湊了過來,對林詩思道:「林詩思同學,可否請你和

我跳個舞?」

  林詩思一愣,看著面前的男生,有些不樂意地躊躇著。他叫張勝家,是個國

內來的富二代,暴發戶的兒子,雖然一身的名牌,看上去卻是毫無氣質可言。那

阿瑪尼的西服穿在他身上,簡直和班尼路沒啥區別。

  張勝家自從林詩思來到這裡,就對她垂涎三尺。像蒼蠅一樣,時不時都找個

理由想送點什麼,企圖約林詩思出來。林詩思好幾次義正言辭告訴他自己有男友,

怎奈此人臉皮太厚,不管不顧,一如往昔。雖然他出手闊綽,但林詩思卻對他十

分鄙夷,看到此人那堆出來笑臉,就有一股嘔吐的衝動。

  「這,我還想和我朋友說會話。」林詩思禮貌性的拒絕道。

  「哎,說話啥時候都能說,你看這裡這麼大,還有樂隊伴奏,來跳一個吧。」

  張勝家根本沒有一般人知難而退的意願,繼續請求著。

  林詩思十分尷尬,這樣的局面,也不好態度過於強硬,正為難之際,忽然李

傑走了過來,拍拍張勝家的肩膀,道:「勝家,那邊有一個金發美女,想請你幫

個忙,可否抽個空?」

  張勝家雖有些不捨,但有此等好事,倒也甚美。有對林詩思說了幾句,這才

離開。

  林詩思感激地對李傑點點頭,這個富家公子,看上去就有貴族派頭多了。得

體的打扮,談吐,毫無有些ABC令人討厭的腔調。更何況他英俊的臉龐,運動

家般的身材,都比那個張勝家不知強過多少倍。

  李傑笑了笑,這個美女,自己從一見到她,就十分中意。由於自己已經不再

讀書,只是在當地華人活動上,知道林詩思這個女孩。這次他舉辦這個聚會,還

真有不少是為了親近林詩思準備的。

  「林詩思小姐,可否請您和我跳個舞?」李傑一個鞠躬,禮貌地說道。

  「好,好的。」林詩思臉上一紅,任何一個女孩被如此英俊瀟灑的富家公子

邀請,都不免心中亂跳。

  這一對金童玉女,一下舞池,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們彷彿一對蝴蝶,

在人群中翩翩起舞,瞬間,就把所有跳舞的人的光彩,全部奪走了。林詩思有些

夢幻的感覺,自己好像一個公主,和王子在城堡裡,一起跳舞。特別是眾人豔羨

的目光,更讓自己暗自欣喜。出國至今,終於嘗到了一種異國情調的浪漫,林詩

思微笑著,享受著這美妙的感覺。

  舞會結束了,林詩思接受著大家的讚譽,回應著一些關於她和李傑的玩笑話。

  從大廳走了出來,忽然,張勝家攔在路中,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

  「林詩思小姐,都沒和你跳成舞,如何,要不要做我的寶馬,出去兜風?」

強調著寶馬,這股語氣,真是令人厭惡。

  「不了,謝謝,我累了,要回家。」林詩思不想糾纏,閃著身子,就要從一

旁走過。

  「等等,別走啊。」張勝家居然抓住了林詩思的小手,他國內威風慣了,根

本不想到有人會拒絕自己。

  「你,想幹什麼!」林詩思柳眉一豎,用力甩開他的手,說道。

  「就兜個風,這麼凶幹什麼。」張勝家冷笑,又伸手欲抓林詩思。

  就在此時,李傑恰到好處的出現,他咳了一聲,走了過來。張勝家一呆,哼

了一聲,轉身便離開了。看來他也知道,此處是李傑的地盤,不是自己老爸的勢

力範圍。

  林詩思鬆了口氣,看著李傑英俊的笑臉,臉上微紅,道:「多謝你了。」

  「沒什麼,不過,林詩思小姐,我也有一輛不錯的車子。可否有這個榮幸讓

我帶你一程?這裡的風景,很美的。」李傑望著林詩思的眼睛,說道。

  「嗯……」林詩思有些猶豫,但想到一會可能還要被張勝家糾纏,點了點頭,

答應了。

  「太好了,請隨我來。」李傑心花怒放,表面仍舊保持微笑,做了一個請的

手勢。

  林詩思看到李傑的跑車,心裡一陣驚訝,這竟然是保時捷911GT的車型,

起碼要二十萬美元開外。雖然她知道李傑家裡很有錢,但沒想到竟然有如此豪華

的跑車。

  看到林詩思驚訝的臉色,李傑微微一笑,湊了過去,在她耳旁道:「怎麼樣,

要不要試一試?」林詩思耳朵突然傳來男人的熱氣,她嚇了一跳,圓圓的臉蛋,

不由得染上一層紅色,有些拿不住主意。能夠登上如此豪華的車子,是男人和女

人共同的夢想。可是,畢竟自己下個月就要回國結婚,要坐上這個帥哥的車子,

只怕不合適吧?

  李傑知道林詩思的想法,道:「怕什麼,恕我直言,回國了,可很難有這個

機會。就算有好車,也要有這邊這麼好的景色相配才可以,不是嗎?」

  林詩思猶豫了一下,反正下個月就回去了,機會就這麼一次。還有,相隔幾

千公里,未婚夫不會知道的。事實上,沒有人會知道,除了李傑和自己。

  「那好吧。」林詩思嫣然一笑,點頭答應了。李傑看著美女春花綻放的笑容,

心裡一陣狂喜。

  「不勝榮幸。」李傑紳士地打開車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林詩思擡起黑色

絲襪包裹的玉腿,掩著裙襬,坐了上去。一旁的李傑,偷偷瞟了一眼林詩思低胸

禮服中間,那豐滿圓潤的乳溝。

  他心底不禁怦怦直跳,朝思暮想的美人兒,正在一步步走入自己的陷阱。

  頂級跑車的速度和穩定,果然不同凡響。林詩思望著道路兩旁飛快倒退的景

色,耳中聽到得是引擎強力的轟鳴。多少次,她夢想著自己可以像那些女明星,

坐在世界頂級的跑車裡,享受那高貴的感覺。如今,竟然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

林詩思的臉上,浮現出了快樂的笑容。

  李傑看著林詩思的笑顏,心裡更是癢癢的,他忽然道:「要不要打開頂棚?」

  「可以嗎?」林詩思有些驚訝地問道。

  「當然,坐好了。」李傑按下開關,林詩思只覺得勁風撲面,一時間竟然張

不開眼睛,秀髮也被吹得散亂開來。

  「哇,太快樂,慢點慢點。」林詩思大叫道,推著李傑的肩膀。李傑放慢了

速度,林詩思的長發依舊飛揚著,但已經可以睜開眼睛了。

  夕陽的道路,沿著大海,四周棕櫚樹不住地倒退這,依稀可見遠處的沙灘。

  林詩思此刻,心神迷醉,這不正是小時候看到的,好萊塢女明星在螢幕上的

待遇嗎?

  想不到自己也能坐在頂級的跑車,享受晚風撲面,和周圍人們豔羨的目光。

  她對旁邊坐著的李傑,突然有了格外的好感,僅有的提防,也消失了。

  「對了,要不要試試這個香水,專門為此刻準備的。」李傑聲音有些激動,

拿出一個小小的Dior的瓶子,對林詩思說道。

  「哦?這麼大的風,要香水乾什麼?」林詩思有些疑惑。

  「噴了這個,沿途大家就知道,有個美女經過了,現在很流行的。那些女明

星都喜歡坐車的時候噴一點。」李傑道。

  「好,那我也試試。」林詩思覺得十分新奇,接了過來。

  看著林詩思撩開秀髮,往雪白的脖頸上噴灑著香水,李傑的嘴角抑制不住地

上揚著。這哪裡是香水,是高級的催情藥,做成香水的樣子,給夫妻床笫之間用

的。

  它效果沒有那些蒼蠅水那麼強,但毫無疑問,可以激發女性深處的情慾。

  到了前方岔路,李傑忽然轉了彎,離開了大路。林詩思有些奇怪地看著他,

李傑笑了笑,道:「林詩思小姐,前面有個地方很漂亮,可以看到海邊日落。」

  話音未落,前方突然出現一個小小的平台。可以望見大海的蔚藍,透著夕陽

的微光。李傑停住車,為林詩思打開車門,沒等她反應過來,就拉住她的玉手。

施思面色一紅,沒有掙脫,任由他牽著,到了檯子上。

  這裡的景色果然不同凡響。一個微微突出的石台,可以把整個海灣一覽無餘。

  彷彿藍寶石上鑲嵌著點點金粉,傍晚的陽光灑在寬廣的海面上。海風如此輕

柔,溫暖,讓林詩思的全身,都放鬆了下來。來美國一趟,果然沒有白來,她開

心地舉起iphone,拍攝著照片,看來自己的微薄,又有好多東西可以貼上

去了。

  林詩思剛放下手機,就看到李傑微笑著看著自己,熱情的目光,融合這裡的

美景。讓林詩思心裡一動,她有些害羞的躲著李傑的目光,心裡撲通撲通直跳。

她可以感覺到,身體有些發熱,這種感覺,和未婚夫在一起的時候,經常出現,

現在這樣,豈不是很危險嗎?

  林詩思定了定神,努力平靜下來,對李傑說道:「今天謝謝你了,我們回去

吧。」

  「好的。」出乎意料,李傑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林詩思舒了一口氣,有些放鬆,也有一點點失望。

  忽然,李傑猛地摟住了林詩思,熱烈的嘴唇按在林詩思的櫻唇上。突如其來

的襲擊,讓林詩思還沒有反應過來。雙唇就被撬開,靈巧的舌頭立刻霸佔了自己

的口腔。

  同時,林詩思感覺到,身體被男人緊緊抱住,一股股熱力從他的身上傳來。

  李傑的手已經摸上了林詩思穿著黑色透明絲襪的大腿,感受著拿柔順的手感,

漸漸地往上摸去。林詩思扭動著身子,卻抵擋不了男人的進發。很快,李傑摸到

了林詩思褲襪的襠部。隔著薄薄的絲襪內褲,他熟練地找到林詩思下體那凹陷的

蜜處,輕輕用力畫著圓圈。

  「啊……」林詩思身子猛地一抖,一股強烈的慾念傳來。這下糟糕了,自己

怎麼會如此敏感?李傑剛剛摸了幾秒鐘,林詩思的內褲就濕潤了,要不是李傑緊

緊摟住自己,林詩思愈發酥軟的身體,還真難以站住。

  李傑的唇離開了,看著林詩思羞得通紅的嬌豔面容,李傑知道自己成功了。

施思大腦一片空白,想要反抗,身體卻不聽使喚。忽地,李傑換成從背後抱住了

施思。雙手迅速扯下了林詩思禮服的肩帶。一下子,林詩思最驕傲的,那一對渾

圓雪白的乳房,完全暴露在陽光下。

  「你……不行!」林詩思驚叫一聲,扭動著身子,這怎麼行?光天化日之下,

自己的上身就這麼赤裸了。林詩思不禁後悔起來,不應該穿這件禮服,它只能貼

乳貼,不能穿胸罩。

  李傑沒有給她反抗的機會,雙手撕掉乳貼,捏住乳頭,立刻把玩開來。林詩

思一聲呻吟,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男人火熱的吐息噴在自己耳垂上,林詩思軟

軟地靠在李傑身上,嬌柔地呻吟著。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乳頭一點點變大,堅

挺,在男人的玩弄下,羞澀地展現出嬌豔的鮮紅。

  「啊……恩……啊……你……太壞了……」林詩思此刻的扭動,已經是在迎

合李傑的動作。李傑挺著暴漲的陰莖,頂著林詩思圓潤的臀部。火熱的陽具在林

詩思臀溝上上下下滑動。林詩思喘著氣,屁股擺動著,她感到內褲已經完全濕透

了。

  內心深處,林詩思依舊抗拒著男人的動作。但有個惡魔般的聲音,卻告訴著

她。

  這裡是美國,是自由的國度。對方是一個當地的富豪公子,駕著保時捷這種

自己未婚夫一輩子也賺不到的豪車。就當是一個浪漫的激情插曲,好好把最後一

次的青春火焰,強烈的燃燒。這是一輩子最後的機會了,結婚了以後,再好好當

一個好妻子,不是很好嗎?再說,自己和錢軍,之前有過男女朋友,也不是處男

處女,並非一定要保持肉體的貞潔。

  林詩思並不知道,催情水的效力正在漸漸發揮。和那些霸道的藥物不同,這

種是慢慢,逐步的作用。這樣林詩思便不會想到是被下了藥,只以為是因為三個

月沒有性,成熟的女人身體,此刻需要男人的陰莖,好好滿足自己陰道深處的空

虛。

  「啊……」當李傑抱起自己,走向跑車的時候,林詩思無奈的長長呻吟了一

聲。

  帶著嬌羞,委屈,不滿,卻也有一些期待,李傑知道,這個女人,已經把自

己交給了他。

  一陣晚風吹來,帶來絲絲涼意。而這對男女的激情,卻不是涼風能夠冷卻的。

  林詩思已經被按在了跑車的前蓋,禮服被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黑色透明褲

襪和一條紫色的蕾絲小內褲。李傑看著自己夢寐以求的美女,以極快的速度脫光

了衣服。

  他撲了上去,吻住林詩思的乳頭,享受著這雙豐滿的乳房,從第一眼看到林

詩思,他就沒有忘記這對白嫩肥美的乳房。他無數次幻想過,那高高撐起外套的

胸部,該是多麼豐滿堅挺。而此刻,他埋首於其中,那香嫩的氣息,柔軟的觸感,

簡直是人間天堂。

  林詩思以前,在外面最多也只試過接吻,現在竟然被剝的只剩下絲襪內褲,

讓男人任意褻玩。羞恥緊張之餘,卻是感到從未有過的刺激和快樂。反正是在美

國,自己也不是處女,和這個英俊的年輕富豪,有一段美麗的情緣,也不是不可

以接受的。想到這裡,林詩思徹底放開心防,嬌聲呻吟著,摟住李傑的後背,驚

喜地感覺著他強壯的肌肉。這是男朋友所缺乏的,雄性的力量,性感的象徵。

  享受完乳房,李傑擡起頭,深深一個吻。然後扛起林詩思一條黑絲美腿,細

細舔弄著,從小腿,到大腿,隔著香香的絲襪,感受到肌膚的滑嫩。林詩思只覺

得癢癢的,一點點癢到心裡,癢到陰道深處。看著男人癡迷的樣子,林詩思只覺

得,自己真的像女神一樣,被崇拜,又像一個寶貝,被寵愛。

  慢慢地,李傑舔到了林詩思雙腿之間。林詩思嚶嚀一聲,夾緊雙腿,不敢讓

李傑直接攻擊自己的陰戶。李傑自然不會停止,他抓住林詩思的腿彎處,稍一用

已經被濕潤的淫水滲了出來。

  李傑忽地咬住絲襪襠部,用力一擺,在林詩思驚叫聲中,絲襪被撕破了,內

褲暴露了出來。林詩思一陣害怕,但男人粗暴的動作,反而帶給他更多期待。也

許他比男朋友更厲害,林詩思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李傑沒有讓她失望,咬住內褲,一口竟然扯了下來。林詩思驚叫一聲,李傑

立刻湊了過去,一口含住了陰戶。林詩思的叫聲,立刻變成了舒爽的呻吟。李傑

舌頭用力頂住陰唇,從下往上,深深的舔了上去。

  在陰蒂處停留,靈巧地挑逗了一會,再用力舔下來。

  「啊!!!!!啊……恩……啊……」這一來一回,沒把林詩思美到天上去。

  男朋友從來沒有親過自己的下體。而李傑,簡直把自己的陰戶當成最美味的

食品,細細地品嚐。那要命的舌頭,在陰唇和陰蒂來回活動,像一條邪惡的蛇,

侵犯著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更別提那嘖嘖的吸吮聲,實在太淫蕩,太墮落。林詩

思兩條黑色絲襪下的美腿,繃緊著,纏在了男人的背後,緊緊夾住。林詩思咬住

嘴唇,快了,就要高潮了。

  李傑感受到林詩思身體的顫抖,忽然離開了她的陰戶。林詩思一陣空虛,滿

臉羞澀地,哀求地看著李傑。李傑站了起來,彷彿為了展示自己雄性的特徵。林

詩思心頭狂跳,李傑英俊的面容,強健的肌肉,倒三角的體型,簡直如同模特一

樣。而更令人激動的,是那根高高聳立,紫紅色的大陰莖。暴漲的龜頭,可以看

到閃亮的淫液,簡直就是專門為女人陰道打造的淫器。

  「小思。」李傑溫柔地說道,「想不想要我?」

  「嗯……」林詩思發出輕的無法察覺的聲音,用極小的動作點了點頭。李傑

笑了,擡起林詩思的屁股,把內褲和絲襪順著一起扯了下來。緊接著陰莖往前一

送,兩人同時發出了長長的呻吟。李傑心花怒放,終於得到了這個美女,今天,

一定要讓她爽個痛快。

  「哦……啊……恩……啊……」林詩思被李傑吻住嘴唇,連聲音都發不清楚。

  男人陰莖的尺寸帶來的衝擊,還在自己意料之外。那碩大的龜頭,殘忍地把

陰道撐開道從未有過的寬度。粗壯的肉棒摩擦著每一寸媚肉,深入再深入,直搗

林詩思子宮口最敏感的部位。林詩思完全沈醉了,一開始她只是被動地被男人抽

插,漸漸地,隨著陰道習慣了陰莖的大小。她的陰道開始慢慢夾緊,收縮,讓肉

欲的結合更加緊密。

  李傑感受道林詩思陰道的活動,想不到,看上去如同天使一般純真美麗的女

分開,讓她的陰道,直直朝上。這樣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插進林詩思陰道

的肉棒上。

  第一次深深干入,讓林詩思發出一聲長長的苦悶呻吟。李傑每一次的抽插,

都帶出大量粘稠的白色淫液。林詩思本來就鮮紅的陰唇,在翻開捲入的過程中,

越來越紅潤。高聳的陰蒂更是完全暴露了開來,像一個葡萄核,挺立在空氣中。

在男人的陰毛來回的戳弄下,嬌羞地顫抖著。

  林詩思的雙乳也沒有被李傑忽略,他一掃起初溫柔的撫摸,現在是用力的揉

捏,把林詩思雪白的乳房玩弄得一片紅,一片白。而林詩思也很享受這樣略微粗

暴的動作,她一直都知道,乳房是自己的最敏感的器官。

  每次男朋友愛撫自己的乳房,都會點燃林詩思的慾望。可惜他有時候太憐惜

自己,而林詩思又不好意思告訴他用力點,導致不能把乳房的性感發揮到極致。

而現在,林詩思迷離地看著被李傑用力蹂躪的雙乳,看著那雪白的肉團胡亂地起

伏,一波波從未體驗的快感,不斷襲來。

  這個姿勢對男人體力要求甚高,林詩思和男友,從來沒有嘗試過。林詩思只

覺得,男人的肉棒打進了自己陰道能容納的極限,而抽插的動作幾乎要把自己的

心都刺穿。

  撲撲,砰砰,肉體的撞擊聲,滋滋,嘖嘖,噴湧的淫水四濺。李傑像打樁機

一般的動作,持續了不知多久,突然林詩思大叫一聲,腳尖繃直,一口咬住李傑

的肩膀。不知道多少白色的汁液噴了出來,全身抽搐般的抖動。林詩思高潮了,

從未有過的高潮,隨著男人不間斷的抽弄,一波波強烈的襲來。太厲害了,林詩

思的意識都模糊了。

  李傑感受到林詩思的高潮,他也要來了,咬著牙,奮力做出最後的動作,要

讓這個即將成為人妻的美女,好好記住自己肉棒的感覺。

  在連續不斷的抽送下,李傑感到林詩思已經達到了極限。他不再忍耐,一聲

怒吼,火熱的精液像機槍一樣,猛力地擊入了林詩思陰道最深處,直達子宮。

  他射了,林詩思只覺得陰道一熱,一股強烈的撞擊,把自己送到了又一個高

潮。

  她最後用力咬了李傑一口,鬆了開來,整個人癱軟在了車蓋上。

  射進來了,好在今天不是危險期,林詩思的意識漸漸回來了。自己出軌了,

在婚禮還有一個多月,自己竟然和一個剛認識的帥哥,在野外狂野地交合。

  她不由得遮住了眼睛,不敢再看面前赤裸的男子,但自己下身一片狼藉,還

能感到濕熱的精液,一點點的溢出。連男友都從來沒有直接射進去的陰道,今天

欣然接納了另一個男人,讓對方的精液灌滿了陰道的每一處角落。

  激情過後的男女,一個嬌羞無限,一個落落大方。李傑悉心地擦拭好林詩思

的下體,拾起脫落的衣服,讓林詩思能夠重新穿上。

  絲襪是不能再穿了,李傑自己收拾了起來。當李傑把揉成一團,濕漉漉的內

褲遞給林詩思的時候,她的臉,羞得擡不起頭來。

  默默地穿上,李傑帶著她,走上了回家的路途。林詩思心裡七上八下,不知

所措,自己出軌了。還是和一個富家子弟,光天化日下,在他的跑車頂蓋體驗了

性愛的歡愉。

  這種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己竟然讓他發生了。就這麼一次,而且是在美國,

自由的國度,沒事的,不會有人知道,林詩思不斷給自己找著藉口。對錢軍的歉

意,讓她十分不安,下個月就要結婚,未婚妻竟然和別的男人做愛,而且激烈程

度比和男友強過數倍。一想到這裡,林詩思深深吸了口氣,潮紅的臉上,浮現出

一陣羞愧的蒼白。

  李傑看在眼裡,知道林詩思作為一個相對傳統的女性,心裡肯定十分不安。

老實說,沒有催情香水的幫助,自己今天就算氣氛再好,也未必如願以償。想到

施思還有一個國內等著的未婚夫,李傑心裡,有一種奇特的得意。

  為了避嫌,林詩思在離家有些距離的地方,就要下了。她不敢再看李傑,下

了車,就要離開。

  忽然,李傑一把拉過她,火熱的嘴唇,壓在了林詩思的嘴唇上。林詩思雖然

想反抗,但剛剛臣服的肉體,很快放棄了。一個長長,深深的吻,幾乎要讓她軟

癱在地。

  好不容易分開,林詩思滿臉通紅,低聲說道:「好了,以後,我們不會見面。」

  「好的,剛才的一個小時,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忘記。」李傑深情地說道,忽

然把一個什麼東西,塞在了林詩思手裡。

  林詩思一愣,這竟然是一顆紅寶石,夜幕中閃著豔麗的紅光,十分美麗動人。

  她定了定神,堅決地把寶石塞了回去。

  「這不行,我絕對不能收。」

  「這只是個紀念,就當成來美國的紀念好了。」李傑道。

  「不行,你留著,我,我走了。」林詩思不敢說下去,回過身子,跑著離開

了。

  李傑望著林詩思優美的背影,嘆了口氣,看來作為紀念的,也就只有美女那

撕破的絲襪了。雖然有些不捨,但李傑也不可能追林詩思到中國去。

  那個幸運的未婚夫,能娶到這樣的美女,真是好福氣。不過,想來他也不會

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今天會和自己有這麼一段性愛之旅吧。李傑發動了跑車,

瀟灑地離去,一片黑色的云彩劃過,林詩思留下的黑色絲襪,被拋在了空中。

  它隨風盤旋了一陣子,終於落了下來,不過,並沒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個

人接住了。

  黑夜中,他的眼神熾熱,焦躁,興奮,握著絲襪的手,一點點的收緊,彷彿

要在這略帶體溫的織物,感受主人當時的熱情和放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