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玷汙的純愛


一.背叛的友情

 

  教室裡。

 

  「呼。」雪夕拖著步伐,如釋重負般回到座位上。

 

  想起剛剛的告白,雪夕不禁生出無奈的情緒,真希望這種事別再一直發生了。

  

  「哈!猜猜我是誰。」一聲俏皮的笑聲自雪夕背後響起。

 

  「玲玲別鬧了。」拿下遮住自己雙眼的手,雪夕無奈道。

 

  「切∼不好玩。」

 

  玲玲走到前面的位子,反坐下來,將頭放在雪夕的桌上。

 

  班上的男生們,一個個忍不住將視線投射過來,清純可人的校花林雪夕,俏皮可愛的陽光女孩張玲玲,校園兩大美女同桌聊天的畫面不禁令人賞心悅目。

 

  「嘻嘻,小夕我都知道了喔,剛剛張浩跟你告白了。」

 

  「別說了,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很討厭這樣。」雪夕無力道。

 

  「張浩人長得帥運動又強,可是很多女生喜歡的對象,沒想到小夕妳也拒絕了。現在可是有很多女生覺得妳眼睛長在頭上,瞧不起人呢。」玲玲可愛地托著腮認真說道。

 

  「我我……玲玲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經和小木交往,可是不能公開……」

 

  玲玲噗哧一笑,俏皮的模樣頓時又惹來一堆視線:「知道啦,我會幫妳在其他人面前說說好話,真不知道妳為什麼會喜歡那根木頭,小木那傢夥真是個幸福的呆頭鵝。」

 

  「嗯,謝謝……」

 

  玲玲托著腮,凝視著雪夕的眼睛道:「所以你們兩個呆瓜現在進展到哪裡了,已經那個了嗎?」

 

  「什……什麼那個?」雪夕臉色微紅地問道。

 

  「就……嘿咻阿!」

 

  雪夕頓時被鬧了個大紅臉:「什……什麼阿,我們才…..才沒有做那種事,現在還只是牽牽手而已……」

 

  「什麼!」玲玲頓時拔高了音量驚呼。

 

  玲玲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們交往了3個月,而且共處同一個屋簷下,竟然才只是牽手?」

 

  雪夕紅著臉羞急道:「妳小聲一點,要給別人聽到了啦!」

 

  玲玲吐了下舌頭放低音量,一手扶著頭道:「我真的要被你們兩個呆瓜打敗,也真虧小木那小子這麼能忍,要是我早就一口把妳給吃了。」

 

  「我……我們只是……」

 

  『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請二年一班林雪夕同學,午休至國華老師辦公室報到。重複一遍,請……』

 

  耳邊忽然響起校園廣播聲,而且還是學生們最害怕的張老師廣播的。

 

  「疑,張老師怎麼會讓我去辦公室。」雪夕疑惑道。

 

  「可能你做了什麼壞事,要被張老頭處罰了。」玲玲掩著嘴壞笑道。

 

  雪夕揮舞著小拳頭佯怒道:「討打阿。」

 

  「呀,別打我∼」

 

  嬉笑中的玲玲臉上露出不易察覺的歉然與痛苦,與剛剛的可愛俏皮截然不同,然而雪夕卻沒有察覺到。

 

  ……

 

  ***

 

  午休時間。

 

  辦公室。

 

  雪夕正襟危坐的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的是學生們最害怕的張國華老師,私底下被戲稱為張老頭,年過50,教學方式一絲不苟,極為嚴厲。

 

  張國華一臉嚴肅,歲月的痕跡佈滿臉上,不但不似和藹的皺紋,反而像是一條條猙獰的疤痕。

 

  「林雪夕同學,我得知消息,妳似乎與張天木同學正在交往,甚至兩人正在同居?」

 

  雪夕聞言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老師您怎麼知道?」

 

  張國華沒有回答問題,繼續述說他所知道的事實:「而且張天木同學的母親已經去世,父親常年在國外,也就是說家中是只有你們兩個而已。」

 

  啪!

 

  張國華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震怒道:「妳不覺得以你們的年齡來說還太早了嗎?高中生應該以課業為重,何況老師們都很看好妳,妳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

 

  「不……不是這樣,老師您誤會了,我因為父母不久前過世,小木的爸爸以前是我父母的朋友,所以才會收留我……」雪夕急得都快哭出來了,為何老師會發現這件事,明明已經非常小心了。

 

  「哼!不用說了,張天木同學的父親也太不像話,竟然放任你們同居也不管,妳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個年齡在想什麼嗎?我明白你們現在對於性方面的事有很大的好奇,但現在還太早了!」

 

  雪夕急地掉下淚來:「不,我們沒有做那樣的事情,請老師一定要相信我們!」

 

  張國華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嘴上卻道:「哼!誰知道呢,妳不用說了,我已經聯絡過張天木同學的父親取得同意,放學後直接來老師這,老師會另外替妳安排住處,行李我會讓張天木同學這兩天替妳送過來的。」

 

  雪夕聞言頓時如遭雷擊,淚流不止。她很喜歡小木,十分珍惜與小木共度的時光,所以才會隱瞞她與小木同居交往的事,沒想到竟然還是讓老師知道了。

 

  「我……我知道了。」雪夕紅著眼,失魂落魄地說道,最後連自己怎麼走出辦公室的都不知道。

 

  ……

 

 

  此時辦公桌底下,正發生著不為人知的事情。

 

  張國華撫摸著桌底下少女的秀髮,貪婪地盯著林雪夕離去的曼妙背影:「真是令人無法忍受的極品,美麗的臉蛋加上清純的氣質,這種貨色怎能讓那些愚蠢的男學生享用。」

 

  「噗滋──嗚嗯──」桌底下一名少女跪坐在裡面,頭部一前一後的擺動,淫穢的吸吮聲不斷從少女小嘴中發出,又粗又長的肉棒上佈滿著晶瑩的口水。

 

  身下的這個可愛女孩也是個極品,是與林雪夕完全不同的類型,據說在學校也是頗受男同學歡迎,還好自己早先一步將她發掘。

 

  享受著身下女孩的滑嫩香舌按摩,張國華舔了舔嘴角道:「照林雪夕的說法,她現在仍然是處女之身,這可真是太意外了,張天木那小屁孩簡直就是白癡,不過正好便宜了我。」

 

  皺了下眉頭,張國華對著少女道:「再含深一點,舌頭要多動。」

 

  桌底下的少女聞言不敢怠慢,連忙張大小嘴將肉棒含的更深入,頭部擺動的幅度更大,連吸吮聲都比剛剛來的大聲許多。

 

  張國華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兩隻手不禁開始壓起少女的頭部,輔助少女頭部擺動的動作。

 

  隨著張國華兩隻手的按壓,腥臭的肉棒更加猛烈的衝刺少女的小嘴,濃密的黑毛不斷壓迫到少女嬌巧的瓊鼻。

 

  「不錯,玲玲的技術有進步,這次林雪夕的事情也是多虧了妳,老師可要好好的獎勵妳啊。」張國華笑道。

 

  「嗚嗚……」玲玲含著肉棒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似乎是痛苦的哭泣聲,因為她背叛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

 

  一向可愛俏皮,大家眼中的陽光美少女玲玲此時流著眼淚,一涎又一涎的口水從含著肉棒的嘴角不斷流出,打濕了胸前的制服,好不狼狽。

 

  張國華兩隻手按壓的力道越來越大,速度也越來越快,已有前幾次經驗的玲玲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痛苦地閉上雙眼,熟練的將肉棒吸得更緊。

 

  張國華開始陣陣低吼,大力的按壓玲玲的頭,手指因為過度用力而陷入玲玲柔順的秀髮中,幾根不安分的髮絲自指縫中逃逸而出。

 

  「嗚嗚……慢……慢一點……」粗長的肉棒不斷衝刺進玲玲的喉嚨內,漂亮的臉蛋與鼻子毫不留情撞在覽毛和睪丸上,與其做親密接觸,痛的玲玲直流眼淚。

 

  伴隨著一聲滿足的吼聲,張國華死死壓制住玲玲的頭部,腥臭濃稠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射在玲玲的嘴裡。

 

  「嗚嗚……噁……咕嚕……咕嚕……」腥臭的精液嗆的玲玲翻出白眼,然而被緊緊壓住頭部的她,只能被迫將這些噁心的東西往肚裡吞。

 

  滿足過後的張國華,依然沒有鬆開雙手,仍然不斷擠壓著玲玲的頭部笑道:「這是老師給可愛的玲玲獎勵喔,可要好好吃乾淨,沒吃乾淨可是要被處罰喔。」

 

  聽到處罰兩字,玲玲眼中閃過一絲懼怕,連忙開始認真吞嚥:「噁……咳……咕嚕……」

 

  口中的精液很多,因為嗆咳的關係讓她吞的很慢,還有一部分自嘴角滴落到制服上。「簌簌──」在她嘴中軟掉的老二上也沾上許多精液,使她必須用舌頭不斷吸舔出來。

 

  片刻過後,玲玲終於忍著噁心將精液給全數吞下肚。玲玲紅著眼,怯怯地擡起頭,嘴角還掛著一絲精液。

 

  「老師,我……我吃完了。」

 

  張國華滿意的看著玲玲,右手撫上她光滑的臉蛋,拇指輕輕劃過替她抹去淚痕。

 

  「好乖,玲玲這次很棒喔,下次妳的好朋友雪夕就會來陪妳,到時候妳就不會孤單囉,妳們兩個都這麼漂亮,老師不會對誰偏心的。」

 

  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

 

  張光華拍了拍玲玲的臉蛋笑道:「時間不多了,起來回去上課吧,下次再過來吃老師的肉棒。」

 

  玲玲聞言鬆了一口氣,以狗爬式的姿勢從辦公桌底下爬出,有些狼狽地站起身來,不過一站起來就被張國華掀開裙子,臉部深深埋進她的雙腿之間,貼著她的內褲不斷猛嗅,雙手還狠狠捏著她的臀部。

 

  嗅了幾口,張國華才依依不捨的放開玲玲:「真香,妳可以走了,記得制服上面的痕跡處理一下。」

 

  「……是。」

 

  

 二.變調的初吻

 

  校園的頂樓上。

 

  天木伸出手撫著雪夕的臉,溫柔的替她拭去淚珠:「別哭,只不過是不能住在一起而已,我們在學校還是可以見面阿,等上大學我們再住在一起就好了。」

 

  「可……可是……」

 

  得知必須與雪夕分開,對天木來說也是同樣難過的。但他明白這樣對兩人其實也比較好,張老師不瞭解他們,但出發點應該是為他們著想。

 

  天木摸著雪夕的臉安撫道:「就算我們不能住在一起,但還是能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就算路途中暫時分開,但我們最終還是會在一起。」

 

  天木溫柔地捧起雪夕的臉,就像捧著易碎的水晶一般,看著雪夕紅腫的眼眶,天木輕輕吻了一下雪夕的額頭。

 

  吻畢,唇離。

 

  ……

 

  兩個人忽然停止了話語,臉紅的互望對方,安靜地傾聽對方澎湃的心跳聲。

 

  片刻。

 

  天木微微開口想要打破沈默。

 

  雪夕如蔥般的手指卻輕輕的堵住他的唇。

 

  「嘻嘻,你幹麻忽然變得這麼浪漫,害我好不習慣。」

 

  看著破涕而笑的雪夕,天木也不禁露出笑容。

 

  『噹噹──』伴隨著鐘聲響起,短暫的下課時光告了一段落。

 

 

  「下次……」

 

  深吸一口氣,雪夕將手指從天木的唇上移到自己的唇上:「下次可要親這裡喔。」

 

  雪夕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跑了。

 

  留下一個已經被幸福沖昏頭的呆頭鵝。

 

  ……

 

  ***

 

  教室中。

 

  老師在台上賣力的講課,雪夕的心思卻已經飄到天外。

 

  「……討厭,我怎麼會說出這麼害羞的話,羞死人了!一定是被玲玲給影響了,小木會不會覺得我很色阿……」雪夕的小腦袋瓜裡胡思亂想著。

 

  想著想著,雪夕忍不住拿起筆來,憤怒的刺了前面了玲玲一下……小小力的。

 

  「呀!──」玲玲發出一聲可愛的叫聲。

 

  ……此聲正好撥動了班上男生們的某根神經。

 

  上課被打亂的老師,眼神不善的望向這個經常調皮搗蛋的學生:「張玲玲,有什麼事嗎?」

 

  男生們也很聰明,順勢將目光正大光明的投過去──欣賞美女。

 

  「……沒事,對不起。」

 

  『噹噹──』放學的鐘聲突兀地響起。

 

  老師看著張玲玲,冷哼一聲:「下次再這樣,我會跟妳的導師報告,下課。」

 

  「是……」

 

  ……

 

  「臭小夕,妳剛剛是想害我死阿!」玲玲揮舞著小拳頭憤怒道。

 

  雪夕裝傻道;「妳……妳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妳再裝,看我的厲害!」玲玲憤怒地撲了上去,攻擊雪夕的要害。

 

  一陣嘻鬧過後,兩人似乎察覺到周圍男生們的炙熱視線,才不好意思的收斂起來。

 

  ……

 

  沈默了片刻。

 

  玲玲忽然問道:「所以今天開始妳就要跟著張老頭回家嗎?」

 

  「嗯……」雪夕低著頭應了一聲。

 

  玲玲張了張口,卻沒有說出什麼。

 

  雪夕微笑道:「放心吧,我已經跟小木說好了,我們就算分開住關係也還是不變。張老師雖然嚴厲的一點,但人還是很好的。」

 

  雪夕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時間也差不多,我該去與張老師會合了,明天見吧。」

 

  「我……」

 

  望著雪夕離去的背影,玲玲眼中露出一絲慚愧與痛苦,到口的話卻依然沒有說出口。

 

  ***

 

  一處離學校約20分鐘車程的偏僻郊區,一棟透天厝坐落在此。

 

  雪夕與張老師下了車。

 

  張國華對著身後的雪夕說道:「不用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就可以了。」

 

  「好的。」雪夕乖巧道,一向嚴格的張老師,剛才竟然這麼和藹地說話,不禁令她有點驚訝。

 

  似乎明白雪夕內心的想法,張國華道:「呵呵,是不是有點驚訝?老師也不是喜歡整天都兇著臉,還不是為了管你們學生,回到家當然就要卸下面具了。」

 

  被猜中內心想法的雪夕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稍微沖淡了點低落的情緒:「老師這樣感覺好相處多了。」

 

  「呵呵。」

 

  張國華拿出鑰匙,打開鐵製的大門,進入屋內。

 

  雪夕好奇的觀察老師的家裡,老師的家雖然不大,但卻十分簡樸乾淨,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張國華替雪夕介紹的家中的各個位置,以及注意事項。

 

  張國華將雪夕帶到樓上給她住的房間後便說道:「回來也一身汗了,雪夕妳先去洗澡吧,我先來去弄晚餐,髒衣服丟在桶子裡,我會拿我女兒以前的衣服給妳換洗,就這兩天而已,先暫時忍耐一下吧。」

 

  雪夕道:「不好意思給老師添了這麼多麻煩。」

 

  「不用客氣。」

 

  ……

 

 

  浴室中。

 

  雪夕泡在浴缸中,心裡有些複雜的想道:「從今天開始就不能跟小木住在一起,直到大學以後才能回到他身邊。」

 

  雙手拍了拍臉頰,強行打起精神。

 

  「但小木說過我們仍然可以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張老師人很好,我以後課業上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請教他,接下來的日子一定要好好努力。」雪夕下定決心道。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老師的聲音:「雪夕,換洗的衣服老師替妳放在櫃子上,髒衣服老師就收去洗衣機,洗好就可以下來吃飯了。」

 

  「老師……髒衣服就給我自己洗就好,不用麻煩老師了。」浴室內的雪夕臉紅回道。

 

  「呵呵,不必跟老師客氣。」

 

  ……

 

  張國華提著桶子來去樓下,看著桶內雪夕換下來的衣物,眼中閃過炙熱。

 

  「摀……好香……好香……」張國華不斷嗅著雪夕的內衣,上面還殘留著淡淡的乳香。

 

  嗅了一陣,放下內衣,張國華又拿起雪夕的內褲,一樣對著它又嗅又舔。

 

  片刻後,張國華將雪夕的內褲穿了起來,小內褲根本裝不下他的老二,勃起的肉棒露出大半截出來。張國華不以為意,將褲子穿起來,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片刻過後。

 

  洗好澡的雪夕來到樓下,與老師一起吃飯,老師的廚藝意外地好,使她沒有吃不習慣的情況發生。

 

  老師與在學校的形象完全不同,雪夕還算可以與之自然的談話,心中的壓力頓時放下不少。

 

  ……

 

  雪夕有些猶豫的開口問道:「那個……老師您的家人呢?」

 

  張國華沈默了一下開口道:「老師因為一些原因與老婆離婚,女兒也跟老婆走了。」

 

  「阿,對不起……」雪夕有些歉然道。

 

  張國華笑道:「不要緊,老師早就已經習慣了。」

 

  看著表面不在意的老師,雪夕內心有些同情,老師年紀已經不小卻還是一個人住,在學校又不受同學喜愛,想必非常孤單。

 

  「老師人這麼好卻如此孤單,我應該把他當作爸爸一樣,好好照顧他。」善良的雪夕內心道。

 

  下定決心後的雪夕更加積極地與老師聊天,使飯桌上的氣氛越來越融洽。

 

  忽然,雪夕感到一股莫名的倦意。

 

  「奇怪……為何會忽然這麼想睡覺。」

 

  雪夕強忍著睡意道:「老師不好意思,今天可能在學校太累了,身體有些不舒服,想先上樓休息了。」

 

  張國華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但卻沒有被疲憊的雪夕發現:「身體不舒服就快去休息吧。」

 

  雪夕踏著搖搖晃晃地步伐,昏沈沈的回到房間,咚的一聲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

 

  張國華打開雪夕的房門,貪婪地看著在床上睡著的雪夕,以他在飯裡面下的藥,雪夕到早上之前是絕對不會醒來的。

 

  張國華迅速的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只剩下身下雪夕的內褲還穿著。望著雪夕天使般的睡姿,張國華如豺狼餓虎般撲了上去。

 

  貪婪地親吻著雪夕的雪頸,一隻手伸進雪夕的衣領內,搓揉她發育良好的胸部;一隻手探進雪夕的褲內,隔著內褲玩弄她的陰部。

 

  玩弄了一下,張國華開始為雪夕除去衣物,很快地,一具完美無瑕的身體暴露在張國華眼前。

 

  發育良好的雪夕有著一對雪白美乳,點綴著兩粒可愛的嫣紅。傲人的雪峰往下是無一絲贅肉的平坦小腹,再往下則是誘人的山谷,上面還帶有幾根尚未發育完全的細毛。

 

  「這簡直就是引人犯罪的肉體。」張國華嚥了口口水。

 

  一邊貪婪地撫摸雪夕的每一處肌膚,張國華目光移致雪夕漂亮的臉蛋上,尤其是那晶瑩發亮的嘴唇。

 

  「長這麼漂亮,難怪學校裡的那群男學生這麼喜歡她,據玲玲的說法,這孩子似乎常常收到不少情書與告白,但卻偷偷與張天木交往,至今還只有簽過手而已……」

 

  張國華淫淫一笑:「那老師就不客氣,收下妳的初吻了。」

 

  說完,一張大嘴便吻了上去,粗肥的舌頭極其老辣的撬開貝齒,伸進去品嘗滑嫩的香舌。

 

  「啵啵──」「簌簌──」張國華毫不留情地品嚐雪夕香甜的小嘴,雙脣、貝齒、香舌,無一不被親吻舔舐。將雪夕毫無抵抗力的香舌吸入嘴裡,吸吮少女美味的唾液。

 

  昏迷的雪夕似乎察覺到什麼,眉頭皺了一下,隨即又舒展開來。

 

  張國華一邊吻著雪夕,一邊搓揉她胸前的胸部,下身的肉棒早已憤怒地挺出,雪夕的小內褲早已裝納不下。

 

  堅硬的肉棒像是準備待續般,不斷摩擦雪夕的陰部,將她的陰部弄得又滑又濕。

 

  張國華恣意地玩弄雪夕青春美好的肉體,離早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