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俱樂部


那是七月的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在我的OFFICE接到了「玫」的電話,約我下班後在她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說有要緊事。她沒有說是什麼事,我也就沒細問。她一向如此,想起一出是一出,總是沒頭沒腦的亂來一通,然後就悄無聲息了。對此,我已經習以為常了,也就沒有太在意。還好,那天的工作不是很多,隻需要為總公司準備一些報表,再核對一些數據,就OK了。

眼看著就4:30了,我匆匆的補了補妝,告訴秘書我約了客戶,就提前下了班,驅車前往那家咖啡廳。雖然隻有十分鐘的車程,但我不喜歡遲到。

先說說「玫」吧。「玫」是我大學同學,和我都是北京的,同年級又是同一個系的,最巧的是我們還是同一個寢室的。有了這麼多的相同,我們很自然的就走得很近。

雖然畢業後我們各自進了不同的公司,有著各自不同的發展,也都結了婚,但這種關系我們都很珍惜並一直保持至今。我結婚的時候她還是我的伴娘呢,她的老公也是在我的婚禮上認識的……

停好了車,我徑直來到那家咖啡廳,「玫」已經等在那裡了,向我招招手。

她可是從來沒有這麼準時過,今天是怎麼了……

我坐下後,也為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後就是互相的問了問近況,我在等著她進入今天的主題……

「玫」本來是坐在我對面的,卻換到了我旁邊的位子,用眼睛掃了一下周圍的人,然後把頭靠得離我很近。我知道,她現在要開始進入今天的主題了,我期待著……

她接下來的那番話,著實的讓我吃驚不小,不由得讓我懷疑起了自己對她的了解。

她當時的原話我已經記不清了,大緻的內容是告訴我她參加了一個俱樂部,是私人性質的,每次活動的內容是集體的性交,會員大概有三十幾個,而且必須都是已婚者,其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會員之間產生感情糾葛,而且每次活動的時候相互之間都不用真名,必須事先為自己取個英文名並且不允許相互打聽對方的情況,隻有俱樂部的組織者才了解所有人的情況。而她已經參加了半年多且活動了六、七次了,每一次的感覺都不同,一次比一次好……

我都不知道當時是怎麼聽完「玫」的那些話的,隻記得自己心跳得從沒有那麼快過,握緊的拳頭手心裡全是汗,緊張得要命……甚至想像不出三十多人在一起會是怎樣的一種場面。

「玫」後來還說讓我原諒她一直沒告訴我,是因為有規定不能讓俱樂部以外的人知道,以保證其安全性。之所到以現在才和我說,是因為她幫我也申請了,而且已經和那個組織者說了好幾次了,直到最近才答應的。而且今天晚上就有活動,問我要不要參加。

說完那些話之後,「玫」就不再說話了,喝著咖啡靜靜的看著我,等著我的答復……

我知道,無論我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將影響我今後的生活……

可是當時我的腦子亂極了,根本就無法做出任何的決定,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我下意識的端起了咖啡送到了嘴邊,才知道咖啡已經涼了……

正當我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玫」告訴我不用馬上做決定,活動開始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讓我先回家考慮一下,如果想好了,九點半到她家接她,假如過了十五分鐘我還沒到,她就明白了,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家,甚至連晚飯吃的什麼都不知道,隨口應付了幾句老公的問話,就傻傻的坐在沙發上發楞,弄得他還以為是我工作太累了,不停的安慰我並站在身後替我按摩肩膀,並不停的親吻我的頭發,試圖讓我放松下來。面對如此體貼的他,我又怎能……

我決定了,管她什麼幾點幾點的呢,我不去了,今晚我就在家好好的陪陪老公,盡我的婦道。

就在我剛要站起身來想回抱老公的時候,那個鬼精靈的「玫」居然偏巧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了,就像算準了一樣。

電話是我接的,在電話裡「玫」絲毫沒提那件事,隻是問我吃了沒有,在看什麼電視,我也隨口應著,說著說著「玫」突然要和我老公說話,我當時就隱約的感覺到她要說什麼,似乎有些不妥,但還是鬼使神差的把電話給了老公,邊看著電視邊支著耳朵想聽他們在說什麼。

他們大約聊了有兩三分鐘,放下電話老公對我說︰「去吧去吧,別讓人家說你擺架子,玩兒得高興點,少喝點酒……」誰知道那個死丫頭都對他編了什麼瞎話啊!

我看了看表,八點五十五,看來那個死丫頭是算準了我該出門來的電話。

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我又改變了決定,也改變我的整個的生活——就因為那該死的電話。

直到以後我才明白,正因為那個電話,讓我知道了生活原來是這麼的美好,做女人原來是可以這麼的快樂……

我記得是九點二十五分,我到了「玫」的樓下,遠遠的就看到她等在那裡,一上了車她就對我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一問她我才知道,原來她騙我老公說我們同學聚會。

天啊,畢業快十年了,從沒搞過同學聚會,我差不多連同學的名字都不記得了,虧得她還想得出這麼個借口。和三十幾個從沒見過面的人一起,她居然說是同學聚會,也真難為她了。後來我才知道她第一次也是這樣騙她老公的……

一路上她和我具體的講了講俱樂部的情況,還有要注意的事情,我一邊幻想著將要發生的情景還一邊記著要注意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了多少,也沒好意思問她到時候會是怎樣的一種場面,會有什麼感受,雖然我們之前也聊過有關性方面的事情,但畢竟這次不同……

她不斷的指示我該怎麼走,大約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雖然是晚上,但我依然感覺得到,我們已經開進了京郊的農村,路已經不那麼好走了,有點顛。似乎在一條公路的盡頭,「玫」告訴我到了,從擋風玻璃望出去,眼前是一個高檔的別墅,有個很高的鐵柵欄門,裡面亮著燈。看了看四周我發現,周圍根本沒有別的什麼建築物,我不由得想到了別墅的主人似乎在買這幢房子的時候就應該是別有用心的……

「玫」看著我,小聲的說︰「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放下我,你可以原路返回。」

我沒有看她,心裡有些緊張,握方向盤的手滿是汗,眼睛望著車窗外的鐵柵欄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這個柵欄門怎麼打開啊?」我想,這是再明白不過的暗示了吧!

從眼角的餘光裡看到,這死妮子的臉上分明的湧上了一個我從未在她那兒看到過的詭異的笑容……

她讓我放下車窗,越過我的身體用手按了一下窗外的一個東西,這時我才看清那是一個由鐵杆連接著的對講系統,從門裡面伸出來的。

對講機裡傳出了一個低沈的男人的聲音︰「哪位?」

「黃先生,是我,十九號,Amy。」「玫」簡短的回答。

哦,他們居然還編了號,這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啊,也不知道我會是幾號?我的好奇心越來越重了。

「就你一個人?」那個男人的聲音又再響起。

「還有她。」「玫」說。

我知道「玫」口中的她,指的就是我,也不知道那個黃先生了解我多少,而「玫」又是怎麼向他介紹的我。

對講機裡沒有再發出聲音,而那個鐵柵欄門卻無聲的打開了。「玫」沒有再說話,而是默默的注視著我,她知道我還在猶豫,也知道我已經看到門打開了。哦,多麼善解人意的的一個丫頭啊!

而在我眼中,那似乎不是一扇通往別墅的門,而是向我開啟了一扇通向另一種新奇刺激的生活的大門。門裡的一切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陌生而又令我向往。此時此刻的我,居然異常的冷靜,連「玫」的呼吸聲都能聽得到,我清楚的意識到︰一旦進了這扇門就不能再回頭!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不再是我!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徹底告別過去的生活!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背棄對婚姻的承諾!

一旦進了這扇門……

無論這扇門通向哪裡,天堂也好,地獄也罷,我不再猶豫,不再徘徊……

你說我淫蕩也好,下賤也罷,我不會羞恥,不會在意……

猛的踩下了油門,車子飛也似的衝進了去,都能夠聽到輪胎摩擦地面發出的巨大的響聲……

為我們開門的是個中等個子的男人,大約三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很魁梧,隔著他身上穿的那件淺灰色的T恤,能夠看得出他的胸肌很發達……

「還沒有開始呢吧?」「玫」一邊和那個男人擁抱了一下一邊問道。

「快了,還差幾個。請進。」那個男人說著話眼睛瞟向了我這裡,面帶微笑的伸出了右手,與我握了握,很有力量。

「歡迎歡迎,裡邊請。」很簡短的開場白。

迎面的,是一座磨砂玻璃的屏風,轉進去,裡面是一個很寬闊的大廳,男男女女的坐了十幾個人,仍空著很多沙發……

「玫」熱情的和那些人打招呼,看得出和他們很熟,卻把我冷落在了一旁,還是那個穿「灰T恤」的男人,走到我身後,友好的扶了扶我的腰,說︰「第一次來,別拘束,他們都很熱情的。」帶著我走到那些人面前︰「Amy,你不準備給大家介紹介紹嗎?」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了我身上,「玫」這才意識到冷落了我,回身朝我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親熱的攙著我對大家說︰「這是咱們的新成員——Vivnan,你們可不許欺負她啊!」

於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一一的和我擁抱告訴我他們各自的名字,並說著歡迎之類的話。我這才意識到,擁抱可能是他們這裡的禮節,並想起了剛才進門時的情景,不由得回身給了「灰T恤」一個熱情的擁抱,我猜想他應該就是那個黃先生了。

他在我耳邊小聲的說了一句︰「歡迎你的加入,叫我「克強」吧!」很溫柔的。他是這裡唯一的一個說自己真名字的人。

我對他多了幾分好感……

這時,陸續的有人從樓上走了下來,還有人穿著睡衣。原來坐在大廳裡的那些人看到剛下來的那幾個人的樣子,調笑的問道︰「你們不會等不及已經開始了吧?」

受到他們這種氣氛的感染,這次我沒等「玫」為我做介紹,就主動的和他們打招呼並逐個的擁抱,有個頭發濕漉漉穿睡衣的男人在和我擁抱時,還在我耳邊說了句︰「你很漂亮,也很性感。」

我記住了他的名字——Jack。

「克強」走到了我身邊,對「玫」說︰「Amy,你先帶Vivian各處參觀一下,熟悉一下環境。」我對他也報之以一笑。

「玫」帶著我上了樓,我這才得以仔細的看了了看這所房子。

……

「玫」把我領進了一個衛生間,就開始脫衣服︰「先洗澡吧!」

我沒有說話,隨手關上了門也開始脫衣服。聽到了關門聲,「玫」回頭看了我一眼,瞪大了眼睛︰「忘了我路上告訴你的了,這裡不能關門的!」

走過去,打開了門,繼續脫著身上的衣服,身體正對著門口,似乎早已經習慣了。我隱約的記得好像是說過那麼一句,心想︰這是什麼規矩啊?隻好走到了一個拐角的地方,也脫了衣服,眼睛還不時的漂著門口……

「玫」已經打開了水,很自然的衝洗著自己。看著她身上白淨的肌膚,那對絕對能迷死任何男人的豐滿的乳房,還有那翹翹的臀部,想到等一下即將發生一切,我的下體不由得濕潤了……

我和她共享著一個噴頭,相互往對方身上塗抹著浴液,漸漸地忘了那扇還開著的門……

洗著洗著總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指著「玫」的臀部問道︰「你、你那裡,是不是?」

「玫」看了一下我手指著的地方,明白了我的意思,衝著我笑著點了點頭︰「是的,你的眼還真尖,很爽的,真的,等會兒你試試就知道了,不騙你。」說著,把浴液塗抹在了肛門上,用中指輕輕的摩挲著,閉著眼,很享受的樣子……

望著她一臉淫蕩的表情和她那略微有些撐開的肛門,感覺陰道裡不由自主的一陣蠕動……

洗完後,「玫」隻穿了條內褲,熟練的從邊上的一個壁櫃裡取出了一件連身的純棉睡衣穿在了身上,看到我臉上滿是疑問的表情,笑著說︰「很幹淨的,等會兒省得再脫了,怪麻煩的,你也穿一件吧,這裡還有呢!」說著就又取出了一件要我也穿上。

我搖了搖頭,還是覺得多少有些別扭,又穿回了自己的衣服。「玫」也沒有勉強,說︰「也難怪,第一次來嘛,還不太習慣,以後你就知道了。」

下了樓,大廳裡似乎又多了幾個人,也許是剛來的吧。大家在相互交談著,內容好像是上次活動時各自的感受,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杯酒,整個房間裡充斥著一種淫糜的味道。又有幾個人陸續的上樓去了,應該是去洗澡了吧,我想。

這時「克強」走了過來︰「兩位女士,喝什麼?」

我還沒有開口,「玫」就搶先說道︰「啤酒。」

「克強」走到一個吧台,取過來兩紮啤酒,遞到我們手裡,說了句︰「請隨便。」就徑自離開了。

趁這個當兒,我數了數人數,大約十三個女人九個男人,還有剛上樓的那幾個,我沒看清,大約是六七個吧,記不清是幾男幾女了。我想著「玫」說的應該有三十幾個會員,盤算著應該還差十個左右吧,我看了看手表︰十一點三十五,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人才能到齊了。

這次「玫」還不錯,沒有扔下我,一直陪在我身邊陪我聊著。我也不時的和不認識的人踫著杯,隨意的聊了幾句。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喝了將近兩紮啤酒了,感覺臉有些發熱了。又看了眼手表,現在已經是十二點十分了……

這時,那個黃先生站在三樓的走廊,拍著手大聲的對著樓下大廳裡的我們叫道︰「各位,各位,請上樓。」

人群中有人小聲的說︰「哦,終於開始了。」大家放下了手裡的酒,陸續的向樓上走去。

我不禁拉住了「玫」有些緊張的對她說︰「等下你可別離開我啊,千萬記得啊!」

「你放心好了,我會的。你還擔心他們能把你吃了啊!呵呵……」她有些不懷好意笑著。

我倆手牽著手向樓上走去,「玫」不經意的回了一下頭,嘴裡發出了「哦」的一聲。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見大廳裡的人都已經上了樓,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對男女,抱在一起,相互親吻著,那男人的手從女人上衣的下擺伸了進去,揉搓著女人的乳房,而那個女人的手也並沒有閑著,解開了那個男人穿著的睡衣的腰帶,把男人的陽具掏了出來,套弄著……

看得我不禁面紅心跳,「玫」小聲的說了句︰「呵呵……等不及了,別管他們。」拉著我徑自上了三樓。

我又回頭看了他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