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和兩隻狗


我目前是各國中生,家境還算是個小康,家裡有四個人,和兩隻狗。

  父親是個公務人員,母親是個會計,我親愛的哥哥是專科三年級的學生,還有一隻叫小白的公狗,和一隻叫蘿拉的母狗,這就是我家的概況,而事情就是發生在我國中二年級的時候……..

  那一年我剛剛要升國二時,發生了幾件大事。記得當時,生理有了少許的變化,常常會看到男生就會臉紅,更不要說教男朋友了,因本身個性害羞,對於性則充滿了幻想。

  就在當時我從網路上看到了女性犬交技術手冊,我就有股衝動想要試試看。

  在某個星期六的早晨,家中父母親都已上班,而哥哥也去學校,家中就剩我一個人,而我心中有股衝動想嘗試看看,我準備了一些狗食、保險套、橄欖油和一桶冷水。然後就往狗屋前進。

  起先我先把小白牽了出來,綁在籠子外面,小白也以為我要帶他出去玩,高興的搖著尾巴,遠遠的看見小白的粉紅色的禽器,心中就莫名的衝動起來。

  可是看起來小白的禽器卻沒有很大,像似一支紅色的彩色筆,我把事先準備好的狗食餵給小白和蘿拉,然後我就蹲下看著小白的禽器,用手輕輕的碰了一下!

  小白往旁邊退了一下,我停止了一下,摸摸小白的頭,而他又靜靜的吃著東西,我又在一次摸著他的禽器,小白卻沒有理我,繼續吃著他的美食。

  我緩緩撫摸他的睪丸,輕輕拍著他的陽具,我看到他的陽具也一點一滴的變大,我開始害怕就停了下來,可是我卻覺得滿臉通紅,全身冒汗,陰道也有一點黏黏稠稠的東西流出。

  我決定試試看讓小白來舔我的陰部,我想說公狗一定對母狗有興趣,我就往蘿拉旁邊移動,摸著蘿拉,把母狗的氣味沾在身上,而我在靠近小白時,他卻有了反應,看著我一直流口水,我想這個方法一定有效。

  我就把褲子脫掉,起先我不敢把內褲脫掉,就穿著內褲坐在椅子上,把雙腳張開,叫了小白幾聲,小白往我這邊靠近,我卻覺得他沒有把我當主人看待,而是把我當成一隻母狗。

  用鼻子聞著我的內褲幾次後,就用舌頭開始舔著我的陰戶,雖然他是隔著內褲,我卻深深的感覺到他那舌頭上的細胞,緊緊的刺激我的陰戶。

  我也開始全身緊繃,像是無數隻螞蟻往我的陰道裡鑽,小穴流出白色的黏液。

  小白卻越舔越起勁,把我流出來的黏液吃了進去,我在他巧妙的舌功下,我脫下了保護我陰戶的內褲,我這從沒有給別人看過的陰戶,完全的展露在小白的眼前。小白也知道我的意思,就用他那粗造的舌頭在我陰道外面來回的摩擦,用舌頭把我整個陰戶包圍,又將我流出的所有的愛液吃了下去。

  我不知不覺的也叫了幾聲””嗯…嗯…嗯我開始不行了!

  他又加緊努力從我的肉縫頭舔到我的肉縫尾,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為何我現在才發現,可以讓你拋棄一切的感覺。

  我不知不覺讓他舔了一個小時多,而他的禽器卻又也是無比的漲大,比起先前的差了十萬八千里,我的陰道裡也渴望小白可以將巨大的陽具插了進來。

  我看書上說不會有愛滋病等等的病,而且小白又是我養的狗,從來沒有把他放出去門外,我想是很安全,身體有如萬馬奔騰一樣想要性愛,可是內心卻有無比的罪惡感,未婚性交已經很不得了的事情,而比那更慘的是要跟狗性交,那種性愛的強烈需要和無比的罪惡感在我心裡反攪,卻讓我有更強烈的需要。

  而我卻決定要做了,因為我已經走了第一步了,把道德丟掉,完全的享受性愛。

  我把他的前腳抓了起來,擺在我椅子上,他呈現 45 度角的樣子,他的隆起後背,用著後腳往前瞪,陽具也在他前後移動的同時,往我的大腿中間撞去,而每次都沒有成功,都撞到我的腹部。

  他也開始緊張,加快了他的速度,我怕有什麼後遺症,把我偷拿爸爸的保險套套在他陽具上,因為平常同學都會教我許多性知識,所以我很快的套上保險套,我用手握住他的陽具,慢慢送進我那沒被男人嘗過的陰道裡。

  起先他剛進到我的陰道時,發覺他的陽具非常的燙,比起我們的體溫高出許多,有股漲大的感覺,他也不太安分,他越來越往我的陰道進攻,而我沒有性交的經驗,他的陽具也不太好進入。

  每當小白往進攻時,陽具也緩緩的進入,而我感覺到他撞到底時,我開始劇痛起來,我覺得他好像撞到我的處女膜,陰道非常的痛。

  我開始叫”啊!…痛!…好痛!..不要!..我受不了!…啊!我抓不住了!..”

  我用力想推開他,可是他像發了狂似的,一直往我的陰道衝去!

  我痛苦的抓著他,想推開他,可是他就是不肯放棄,我哭了起來,一方面哭我為什麼要做這傻事,另一方面我已經無法控制他了,我就在跟他推擠中,忘記抓住他那凸起的地方,書上講說那凸起的地方一進入陰道裡,就要等陽具軟掉才能拔出,我心裡更是涼了一半,我想完了,要等到它軟掉要15分鐘到20分鐘,我哭的更大聲了,不知要怎麼辦。

  而更慘的事發生了,就在我在想要怎麼辦時,陰道卻痛得我想不下去,那時我發覺到我陰道裡有什麼破掉了,在他的陽具和我陰道口附近有血流出,原來我的處女膜破裂了,而他的陽具卻也更加的深入。

  就在處女膜破了以後,我的陰道卻又比較不痛了,我開始努力推開他,可是又推不開他,我把雙腿夾緊,想讓他陽具受到壓迫,而痛得收縮,離開我的身體,可是我錯了,他卻更用力的往我的陰道底進攻。

  我已經全身汗流浹背,無力的不在推他了,雙手緊緊抓著椅子,希望他能趕快結束,原本想說一切控制得住,卻沒想到被狗強姦了,而且要等到他的禽器軟掉才行。

  我又流起淚來,無力躺在椅背上,我看了手錶,他已經在我體內二十幾分鐘了,我想就快結束了,我發覺他的陽具已經和我緊密的結合在一起,他是乎覺得我已經投降,就變本加厲用他的陽具持續的前後搖擺。

  沒想到我的第一次就給了他,他的凸起的地方也在陰道口前段,摩擦我的陰道壁,陰道裡卻又開始流出大量的淫液,持續刺激性感帶。

  就在我放棄時,一陣有如腦部缺氧的痙攣,及觸電般的酥麻,侵襲我,漲滿的龜頭光滑並反光,龜頭下的陰莖青筋暴露,大刺刺地正向我攻擊…

  每抽送一次牠球狀物就擠壓一次我的陰蒂,它的速度又那麼快然後我開始發出呻吟聲。

  ….哦!….哦!….哦!..哦!..不行啦!….啊!..啊!..喲~~喲~~喔~~喔~~壞狗狗~~唔!不要~~不要~~好深喲~~~~噢~~噢~~饒了我罷!

  我竟然開始淫叫了!就有如剛開始那樣,我又慾火重生一般,享受那熱呼呼的陽具在我體內翻騰。

  唉喲..好舒服..好.好痛快..啊..你.你要頂..哎喲..我受.受不了了..喔.喔..

  啊..我的好狗狗..我又要洩了……!

  我竟然達到高潮了!

  過了不久小白也射出一股熱液,我和小白就抱在一起,享受著餘溫,我等到他軟化後就把他的陽具拔出,可是我發現保險套已經破了,黏黏稠稠的精液和我的愛液,從我的陰道裡流出,我想說破了就已經破了,也沒有關係了,就親了狗一下,把他牽進狗屋。

  我全身無力的收著殘局,下樓去洗澡了。

  洗完澡後哥哥也回來了,問我為何去洗澡,我笑了一笑,就回房間了。

  接下來每當家人不在時,我都會跟小白享受性愛的歡樂,而小白也跟我養成良好的默契。

  可是卻有一次被我哥哥發現了!

  我記得那時的情形是:

  在我第一次與小白性交後,我就常常在家裡沒有人的時候,與小白享受性交的快樂,小白也與我取得良好的默契,我不用去藉助蘿拉的味道,小白就知道我要做什麼了。

  每次小白看見我的時候,他的禽器往往就會變大,我我身上衝,用前腳按住我的胸部,(因為我本身並不高),把我按倒,用舌頭舔我的臉,陽具也不停的前後移動。

  可是畢竟我躺在地上,他只能在我陰部上空前後移動,不會碰到我的陰部,而我就會跟先前一樣,先讓小白舔我的陰部,讓我做好準備,我才會讓小白進入我的陰部。

  而書上所說的幫狗口交,我並不敢,因為我覺得蠻噁心的,我只有坐在椅子上和四腳朝地式的,而我比較喜歡四腳朝地式,因為我可能覺得我比較像一隻狗吧!

  我通常也會讓他陽具凸起的地方進入體內,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那凸起的地方可以在陰道裡來回的摩擦,那種感覺真是太舒服了,二是他可以比較進去我陰道底,讓我獲得無限的衝擊,而也有他的壞處,就是總在他射精後,並不會馬上軟掉,要等一段較長的時間,這就是不好的地方。

  而事情也是發生在一個星期六,那天我也是跟老樣子一樣,和小白享受性高潮,到了我倆要達到性高潮前,我哥哥回來了,而我並不曉得。

  哥哥在家裡面找不到我,就在二樓樓梯間,聽到我的叫聲,就輕輕往三樓屋頂觀察,而哥哥一開門時下了一跳,說『你在看什麼?』

  而我也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不知道說什麼,想和小白分開,可是我那次是讓小白那凸起的地方進入體內,不知道要怎要分開。

  哥哥就拿了一桶冷水往小白身上潑,小白可能也知道事情不妙,陽具也從我體內滑出。

  我就站了起來,內心涼了一半,竟被哥哥發現,而哭了起來,哥哥也好像覺得很尷尬,就往他房間走了。

  我也趕快拿著衣服回房間沒有出來。

  晚上母親煮好飯後,叫我和哥哥出來,在飯桌上,我一直不敢看哥哥,哥哥也沒有和我說話,我趕快吃完飯就回房間,我躺在房間想說要怎麼辦?

  也不知想了多久,哥哥突然到我的房間,坐到我的床邊,說:『你有把柄在我手上,你以後要聽我的話,不然我就跟爸媽講。』

  他隨後就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慢慢的往上摸,我那時也不知怎麼辦,因有把柄在他手上,就把臉斜一邊,任他擺佈了。

  他摸到我的胸部上,用力的抓了兩下,在我耳邊說:『明天我要看你和小白性交。』

  哥哥就笑了幾聲回房間了。

  那時的我真想死了算了,以後就完全被哥哥掌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