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救子—鹿璐


  鹿璐18歲嫁給丈夫,如今已是33歲了,兒子關林也14歲了。丈夫是營銷員,常年出差在外,教育兒子的任務就落在鹿璐一個人身上。

  這一天,鹿璐接到兒子班主任的電話,匆匆趕到學校。

  班主任李坡是個20出頭的高個男子,文質彬彬的,他熱情地接待了鹿璐。

  「您的兒子關林。」李坡說,「犯了點錯誤. 」

  鹿璐心裡一驚,她平時對兒子是有些溺愛,所以關林經常惹事。

  李坡繼續說:「他……在學校浴室偷看女同學小燕洗澡,被當場抓住。據他交待,他多次偷看小燕洗澡。小燕的爸爸找到學校大鬧一番,我希望和您一起解決這個問題. 」

  鹿璐猶如五雷轟頂,立即呆住。過了一會兒,才說:「李老師,您說關林……他偷看……」

  「不錯!」李坡說,「他偷看女同學洗澡。」

  「啊!」鹿璐手足無措。

  「小燕的爸爸要把關林送到派出所。」李坡說. 「啊!不可以。」鹿璐說,「孩子今後怎麼辦……」

  李坡說:「我和小燕的爸爸談了很久,費盡口舌,希望他手下留情,私下解決這件事情,畢竟都是孩子嘛!」

  「謝謝您,李老師。」鹿璐無比感激,「那小燕的爸爸答應沒有?我願意私下解決. 」

  「他沒說什麼. 我想,您最好親自去一趟,雙方家長好好商量一下,或許有轉機呢。」

  鹿璐連聲道謝,要了谷小燕的住址。

  李坡送出鹿璐,說:「孩子出了這種事,我也有責任。我願意和您一起幫助孩子改正錯誤. 」

  鹿璐更加感激,領著孩子匆匆離去。李坡望著她苗條的背影,微微一笑。

  鹿璐不敢耽擱,晚飯後,把孩子一個人留在家,買了豐厚的禮品來到谷小燕家。

  鹿璐敲了半天門,門開了一條縫,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光著膀子只穿著內褲探出頭來。

  「你找誰?」他不高興地問。

  鹿璐趕忙說:「這是谷小燕的家嗎?我是關林的母親. 」

  「噢。」男人說:「你就是那個小流氓的母親. 」

  鹿璐感到一絲難堪。

  男人說:「進來吧。」

  鹿璐有些猶豫,那男人只穿著內褲,但轉念一想,為了孩子顧不了那麼多了,就隨他進了屋。

  屋裡亂糟糟的,十分簡陋。鹿璐反而有些放心,「看來他們家不富裕,也許花點錢可以解決這件事。」

  男人把鹿璐讓到沙發上,大咧咧地坐到對面的小凳上,怒目相向。

  「噢……」鹿璐說,「請問您怎麼稱呼?孩子不在嗎?」

  男人說:「我叫谷肅,孩子和她媽到姥姥家去了。」

  鹿璐感到有些失望,她本來想和孩子的母親談談,畢竟都是女人。

  「那小流氓怎麼不來?」谷肅說. 鹿璐感到「小流氓」一詞有些刺耳,但強忍著說,「您看……孩子不懂事,給您添麻煩了!」

  谷肅哼了一聲。

  「孩子的爸爸經常出差,我教育無方,讓您……」鹿璐連連道歉。

  谷肅的眼睛卻偷偷打量著眼前這個女人:雖然鹿璐已經三十多歲了,但是依然顯得年輕,容貌艷麗,臉上一絲皺紋也沒有。她穿著件綠色套裙,雙臂和大腿露在外面,白皙細膩,十分性感。谷肅動了動身子,他感到心裡有些癢癢的。

  鹿璐依然傾訴著一個人帶孩子的苦,希望得到同情。

  谷肅的眼睛溜到她的領口,那裡露出一小塊胸脯,一起一伏的。

  鹿璐沒有察覺,說著解決辦法。

  谷肅低了低頭,看到鹿璐白嫩豐滿的大腿和忽隱忽現的白色內褲。

  「您能不能原諒他一次?」鹿璐說. 「嗯……」谷肅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不行,我女兒吃了那麼大的虧,我非把這小流氓送進局子不可!」

  鹿璐說:「我們可以賠償一些錢. 」

  谷肅眼睛一亮,心想,何不乘機撈一把。又看了看鹿璐嬌美的身軀,靈機一動,惡狠狠地說:「我不要你的臭錢!」

  鹿璐沒想到他一口拒絕,一時怔住。

  谷肅說:「我非廢了這個小流氓不可。」

  鹿璐擔心了,急切地說:「您千萬手下留情,他還是個孩子……」說吧,眼淚吧噠吧噠落了下來,愛子之情讓人心動。

  谷肅看著她楚楚動人的樣子,更加喜歡,陽具立即翹了起來。他假惺惺地說:「唉,我看你也不容易……」

  鹿璐聽出話中有轉機,心中歡喜,忙說:「只要您提出來,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谷肅笑了笑,「真的?」

  「真的!」鹿璐毫不猶豫地說,母親可以為兒子付出家中的一切。

  谷肅說:「你兒子偷看了我女兒洗澡,我女兒吃了虧,對不對?」

  鹿璐不知他要說什麼,只得點點頭. 「你這個做母親的就應該做出補償,對不對?」

  鹿璐又點點頭,一臉茫然,「您究竟想要什麼補償?」

  「這個……」

  「您盡管說,我都答應。」

  「那我就說了,」谷肅道,「只要……讓我也看著你洗一次澡,我們就扯平了。」

  「啊!」鹿璐驚呆了。

  「這叫互不相欠。」谷肅得意地說. 「這怎麼可以……」鹿璐沒想到他會提出這種要求。

  「那你明天就到派出所接孩子吧!」谷肅凶巴巴地說. 鹿璐心亂如麻,自己的身子除了丈夫沒有別的男人看過,但是如果不答應……

  谷肅威脅到:「既然你不答應,那就明天見!」

  「不!」鹿璐趕忙阻止,「我……我答應就是。」她想假如兒子被送到那裡,一輩子就完了。

  谷肅走到她面前,「考慮好沒有?我可沒逼你。」

  鹿璐猶豫了一會兒,說:「好……我答應。」

  谷肅露出笑容。

  鹿璐說:「但是,從此你不要糾纏我兒子。」

  「一言為定。」

  「還有……」鹿璐紅著臉說,「你不能做別的事情。」

  「行!」谷肅答應著,心想,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

  谷肅領著鹿璐來到浴室淋浴器下,他家的浴室很大,三面牆上都鑲著大玻璃鏡子。

  谷肅開了最亮的燈,搬了把椅子坐在浴室門口,「請吧!」

  鹿璐站在噴頭下,左右為難,當著陌生人脫光衣服的滋味不好受。

  「快點吧,太太!」谷肅說. 鹿璐狠狠心,拉開後背的拉鏈,將連衣裙脫下來。

  谷肅的眼睛立即冒出火花,鹿璐肌膚似雪,身材保持得相當好。

  「快脫啊,太太!」

  鹿璐一狠心,把胸罩脫下來,露出白嫩肉感的胸脯。

  谷肅的陽具險些撐破褲頭,他伸手掏了出來。

  「你……」鹿璐面紅耳赤,「你怎麼……」

  谷肅說:「這是我家,我願意這樣。」

  鹿璐沒辦法,只得由他,心卻怦怦直跳。

  「把褲衩也脫了,誰洗澡還穿著這個。」

  鹿璐無奈,只得將內褲脫下,雙手抱胸,背過身子,「行了吧?」

  「打開水龍頭!」谷肅的眼睛貪婪地看著她的臀部,她的臀部微微上翹,曲線優美,雙腿修長、筆直。

  鹿璐側身打開,水是溫的,澆在身上很舒服。

  「洗呀!」谷肅不耐煩地說. 鹿璐上下洗著,面前的鏡子上照出谷肅得意的奸笑。鹿璐一驚,心想,自己的身子其實早被他從鏡子裡看到了。令她更加難堪的是,谷肅也脫掉了褲頭,露出堅挺的又粗又大的雞巴。

  鹿璐心裡一陣慌亂,丈夫出差一個多月了,自己的身體最近一直感到空虛。

  「打肥皂!」谷肅命令著。

  肥皂沒在鹿璐身邊,鹿璐沒動。

  谷肅從自己身邊拿過一塊肥皂,走了進來。

  「你干什麼?」鹿璐驚道。

  谷肅笑嘻嘻地說:「我給你打打肥皂。」說著關掉水龍頭,還息了燈,拿著肥皂在鹿璐後背抹著。

  鹿璐渾身顫抖,好在眼前一片黑暗,她並沒有掙扎。

  谷肅雙手並用,在鹿璐全身打遍肥皂。鹿璐的身體全是泡沫,谷肅趁機上上下下撫摸她的肉體. 鹿璐嬌喘連連,這種方式讓她感到受不了。

  谷肅抱著鹿璐,兩人的身體全沾上泡沫。他雙手摸到鹿璐的乳房,摸到小腹,摸到陰毛,摸到陰戶和大腿……

  鹿璐雙手按著牆,逐漸躬下身子。她感到陰戶越來越濕潤,谷肅的大肉棒頂在自己屁股上摩擦著……

  黑暗中,鹿璐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谷肅的雞巴插進自己的陰道。

  「你干什麼!」鹿璐驚呼,「不可以……啊……嗚……」

  鹿璐已經無法拒絕,陰道貪婪地吸著谷肅的雞巴。

  「舒服吧?」谷肅問。

  鹿璐雖然控制不住下體,卻知道自己被什麼人干著,他不是自己的丈夫,鹿璐不答。

  「說!」谷肅道:「不然,留神你兒子!」

  鹿璐想,事已至此,不如干脆滿足他,就說:「舒服……啊……」

  「干什麼舒服啊?」

  「干我……我舒服……啊……」

  「干你的什麼?」

  「不知道。」

  「不行,快說,快說. 」谷肅不依不繞. 「干我……我的下面……」

  「下面什麼?」谷肅繼續追問。

  「下面的小穴。」

  「小穴還叫什麼?」

  「叫……叫……屄。」鹿璐回答。

  「好,我干你的屄」谷肅又問,大肉棒在鹿璐的陰戶裡猛力抽插,下下到底,接著又問「干你的屄還叫什麼?」

  「還叫肏屄。」鹿璐這時已被谷肅插得渾身發軟,大肉棒下下正中花心,快感從花心一陣陣襲向全身,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肏得怎麼樣,舒服嗎?」

  「舒服……舒服極了……我被你……肏死了……我……我……我受不了……噢……噢……啊……

  我快來了……使勁肏……肏我……肏我的騷屄……」鹿璐不停地浪叫。

  鹿璐的浪叫刺激得谷肅更加興奮,他的大肉棒快速地肏著鹿璐的騷屄,並且越來越狠。

  鹿璐是過來人,她感到陰戶中谷肅的龜頭迅速漲大,知道谷肅快射了,潛意識裡一股聲音告訴她:「不能讓他射在陰戶裡,他不是老公。」

  「不,你不能……不能射進去……你不是我老公……你不能射進去……」鹿璐掙扎著,想不讓谷肅在體內射精。

  但谷肅死死地壓著她,雙手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大肉棒凶猛地衝刺,最後把大龜頭深深插入鹿璐的花心深處,一股熱流激射而出,直入鹿璐的花心「啊……」鹿璐發出了最為銷魂蕩魄的呻吟聲……

  鹿璐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為了兒子,她今晚做了對不起丈夫的事,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紅杏出牆,不但被丈夫以外男人插入了,還被他在體內射了精,現在他的精液還順著大腿從陰戶中往外流呢,哎……。高潮退後,鹿璐沒有感到性交的快樂,留下的只有痛苦。好在谷肅答應從此不再糾纏,這讓鹿璐略感寬心。

  鹿璐進了門,突然聽到呻吟聲。鹿璐十分詫異,順著聲音來到兒子門前,輕輕推開門,眼前的景像讓鹿璐大吃一驚. 兒子赤裸著下體,右手擼動著自己的陽具,呻吟著……

  「天啊!」鹿璐痛苦地驚叫,衝上去給了兒子一記耳光。「你…你……」鹿璐氣得說不出話。

  兒子被驚呆了,手足無措。

  「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呀!」鹿璐憤怒地說:「你知道媽媽為你做了什麼嗎…」鹿璐滿臉淚水。

  兒子穿上衣服,嗚嗚地哭起來。

  看著兒子被自己打得紅腫的臉,鹿璐心軟了,抱住他痛哭起來。這是她第一次打孩子。

  哭了一會兒,鹿璐覺得事態嚴重,兒子年幼,這樣發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可是有什麼辦法呢?鹿璐想到兒子的老師李坡。

  第二天,鹿璐給李坡打了電話,說明兒子的情況,在電話裡忍不住抽泣。李坡老師被感動了,答應星期天到鹿璐家,幫助關林改正錯誤. 星期天,李坡來到鹿璐家。

  李坡先問起谷小燕爸爸的態度,鹿璐支吾著,只說事情已經解決. 隨後,鹿璐問:「李老師,您說,關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個嘛……」李坡說,「關林年紀還小,不明是非,很容易被不良的東西誘惑。控制能力又較差,所以就不能自拔了。任其發展下去是很危險的。」

  鹿璐更加害怕,「那怎麼辦?您一定要救救這孩子。」

  李坡點點頭,「我是他的老師,當然有責任教育好他。」

  鹿璐十分感激。一個女人,丈夫不在身邊,兒子出了事,最需要幫助。

  李坡突然問:「關林……他有沒有偷看過您……」

  「什麼?」鹿璐吃驚地問。

  李坡說:「從教育學的角度說,孩子受母親影響最大,關林天天和您在一起,有可能對您產生……」

  「啊!」鹿璐驚呼。自己平時對兒子十分溺愛,少不了擁抱、親吻,有時兒子還和自己睡在一起。難道……兒子因此有了衝動。

  李坡說:「把關林叫過來,問一問?」

  鹿璐把正在玩電子游戲的兒子叫了過來。關林一臉不高興. 李坡說:「關林,告訴老師,你有沒有偷看媽媽洗澡?」

  關林支吾著。

  李坡繼續誘導:「告訴老師,就讓你去玩游戲。」

  關林抬起頭,說:「想看,但沒看過. 」

  鹿璐大驚,「為什麼?」

  關林說:「小時候我總是和媽媽一起洗澡,可後來……」

  鹿璐羞紅了臉。

  李坡說:「後來,你長大了,媽媽不和你一起洗了,但是你還想看媽媽,對不對?」

  關林點點頭. 鹿璐對李坡十分佩服,自己永遠也想不到這些。

  李坡又說:「但是你一直看不到,所以就偷看女同學,對不對?」

  關林點點頭. 李坡說:「你偷看一次後還想看第二次,從此控制不住自己,對不對?」

  關林說:「我知道自己錯了,可是……」

  李坡對鹿璐說:「現在搞清楚了,關林有了心理障礙,自己無法解決. 」

  鹿璐憂慮地說:「那怎麼辦?」

  李坡欲言又止,「這……我可以對他進行心理治療,只是……有些為難您了……」

  鹿璐趕忙說:「為他做什麼我都願意。」

  李坡清了清嗓子,「他偷看女同學洗澡,是因為他對女性的身體充滿幻想,只要幻想變為現實,他就不會再去偷看了。」

  鹿璐說:「您是說讓他……」

  「不錯,讓他看清您的裸體,我給他講解一下,他就會放棄這種幻想。」

  鹿璐吃驚地說:「您說,您也要……」鹿璐猶豫著,在兒子面前裸體就夠難堪的了,再加上一位青年壯男……

  李坡說:「他從此就會走上正道了。」

  鹿璐仍在猶豫著。

  李坡說:「當然,作為母親,您的犧牲太大了……」

  鹿璐不再猶豫,堅定地說:「只要能救他,我什麼都不怕!」

  李坡長舒一口氣,卻說:「您再考慮一下,我講解的時候,您可能會很……」

  鹿璐說:「不用考慮了,我完全聽您的。」她想,自己為了兒子已經失身於谷肅,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李坡說:「你就脫衣服吧。」

  「嗯。」鹿璐答應著,卻沒有動,畢竟還是有些難為情。

  「這樣吧。」李坡說,「您蒙上眼睛會平靜一些。」

  鹿璐想,這樣可以避免太難堪。於是蒙上了眼睛,開始脫衣服。她聽到了李坡的喘息聲,還聽到兒子的喘息聲。

  鹿璐脫光了衣服,李坡露出笑容。眼前的這個女人十分肉感,讓人產生衝動。

  李坡在鹿璐的身軀上指點著,「這是女人的脖子,女人沒有喉頭. 」

  關林答應著。

  李坡的手指在鹿璐豐滿的胸部劃了劃,「這是媽媽的乳房,大不大?」

  「大。」關林說,「為什麼媽媽的乳房比谷小燕的大呢?是不是媽媽生病了?」

  鹿璐一陣心酸,兒子還是愛自己的,怕自己生病。

  「這是因為媽媽是成年女人。」李坡解釋著,「成年女人的乳房都是柔軟的。」

  「真的嗎?」關林問。

  「不信摸摸看。」李坡拿著關林的手撫摸著鹿璐的胸部。鹿璐感到奇癢,乳頭硬了起來。

  「女人被男人摸,乳頭就會硬。」李坡突然捏住鹿璐的乳頭撥弄著。

  鹿璐險些逃開,但還是忍住了。

  李坡雙手揉捏著鹿璐的乳房,「媽媽的乳房漂亮吧?」

  鹿璐想要阻止,但聽兒子自豪地說,「漂亮,真好看。」

  鹿璐沒有動。

  李坡的手滑到鹿璐的小腹,鹿璐的小腹依然光滑,根本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

  「這是媽媽的肚子。」關林說. 「對,媽媽的肚子很光滑。」李坡說,「你也摸摸看。」

  關林的小手也摸了上來。

  四只手在自己肚子上滑動,鹿璐感到一股熱流在腹中湧動。

  「請把腿分開一下。」李坡說. 鹿璐只得照做。

  「咦?」關林驚奇地說,「媽媽這裡有毛毛。」他顯然指的是陰毛,「怎麼谷小燕沒有呢?」

  李坡摸著鹿璐的陰毛,「還是因為媽媽是成年人啊。你也摸摸看。」

  關林的手也摸了上來。

  李坡把鹿璐領到沙發上,讓她躺下,雙腿搭在沙發扶手上。然後,輕輕掰開她的雙腿,使她的陰部露出來。

  鹿璐有一點反抗,因為自己的下體已經濕了,她不願意讓人看到。

  李坡說:「別動,現在很關鍵. 」

  鹿璐停止了反抗。

  李坡的手撥開鹿璐的陰毛,「這就是女人的陰部。」他一邊摸索一邊講解,「這是媽媽的大陰唇,這是小陰唇,這是陰核,這是陰道。可以把手放進去……」

  鹿璐被摸得渾身難受,蜜汁滾滾而出。正要說話,只聽李坡說,「翻過身來吧,這樣好受些。」

  鹿璐趕忙翻身。

  李坡說:「跪起來,把臀部翹一翹. 」

  鹿璐沒辦法,只得跪起,頭部埋在沙發裡,屁股高高翹起。

  李坡看著鹿璐優美的曲線,咽咽口水,說:「你看,媽媽的屁股。」

  關林說:「媽媽的屁股真白!為什麼媽媽的雞雞和我不一樣呢?」

  「你的什麼樣?」李坡問。

  關林脫了褲子,「你看,是這樣子。」

  「因為你是男人啊。」

  「噢。」關林說:「原來是這樣。」

  李坡繼續講解,手仍然摸索著,「這是媽媽的尾骨,這是兩片屁股,下面……這兒也可以看到媽媽的雞雞……」

  鹿璐越來越難受,她開始懷疑李坡的動機,正要起身,就在此時,李坡說:「是媽媽漂亮還是谷小燕漂亮?」

  鹿璐沒有動,這個問題很關鍵. 關林說:「當然是媽媽漂亮。」

  李坡又問:「以後還偷看小燕洗澡嗎?」

  關林說:「不偷看了,她不如媽媽好看。」

  鹿璐心中一陣安慰,心想,「原來這個辦法真的那麼管用!真要謝謝李老師呢。」正要翻身坐起,只聽關林突然問:「媽媽那麼好看,為什麼爸爸要殺死她呢?」

  李坡和鹿璐同時震驚. 李坡說:「你怎麼知道的?」鹿璐心裡也怦怦直跳,忘記自己要干什麼,依然趴著。

  「嗯……」關林回憶著,「有一天,我半夜起來尿尿,聽見爸爸對媽媽說,「我要插死你」。」

  鹿璐面紅耳赤,李坡啞然失笑,「後來呢?」

  「我怕爸爸殺死媽媽,就躲在門外偷聽。」

  鹿璐心裡感到一絲溫暖,兒子是心疼自己的。

  「媽媽說,「你快點插死我,使勁插。」為什麼媽媽要爸爸插死自己?」

  「你偷看了嗎?」李坡問。

  「我輕輕開開門,看見媽媽也是這樣趴著,爸爸也光著身子,在媽媽後面扭腰。他們干什麼?」

  鹿璐心想,原來兒子偷看自己和丈夫做愛。

  「他們都是大人了,要……要干好多事情。」李坡含蓄地解釋。

  鹿璐不知該怎麼辦,是不是該讓兒子知道一點性知識呢?

  李坡說:「男人長大了,下面的小雞雞也會長大。」

  關林說:「李老師,你的雞雞長大了嗎?」

  「當然了。」

  「我不信,我要看看。你都看了我的,也看了媽媽的。」

  李坡似乎猶豫著,「這個……」

  「我要看看。」關林說. 鹿璐埋怨孩子不懂事,剛要拿下眼罩阻止,卻聽到李坡脫褲子的聲音。「不行的!」鹿璐暗想,不敢再動,唯恐都尷尬。

  「你看,老師的雞雞是不是很大?」李坡問。

  「啊!」關林發出驚嘆,「好大啊!」

  鹿璐不禁暗想,不知究竟有多大,難道比丈夫還要粗大?

  「老師,你的雞雞尿尿了!」關林驚奇地說. 「媽媽也是這樣。」李坡說.「哇!」關林說,「真的呀!」他摸了摸鹿璐的陰戶,沾了一手粘液。

  李坡又說:「爸爸和媽媽長大後,爸爸就把雞雞放到媽媽的雞雞裡. 這就叫插。」

  「怎麼放進去呢?」關林又問。

  「你看著。」李坡突然來到鹿璐身後,照准部位插了進去。

  鹿璐沒有想到他會這樣,正要阻止,陰戶已經被塞滿. 「啊」了一聲,鹿璐感覺到李坡的陽具果然很大,比丈夫和谷肅都還要粗大,插陰戶裡,花心酸麻難忍,十分舒服。

  李坡說:「使勁就叫插死她。」說完來回抽送。

  「媽媽為什麼不說讓你插死呢?」

  李坡說:「等會兒她就說了。」隨後,雙手抱住鹿璐的白屁股,下身用力,九淺一深大干起來。

  鹿璐意識模糊,被插的「啊啊」亂叫,完全忘記兒子還在身邊。

  插了一會兒,李坡問:「想不想讓我插死你?」

  鹿璐模模糊糊地說:「想!你插死我吧!噢……啊……好舒服……」

  「我在插你哪裡?」李坡問。

  「插我的小雞雞……噢……用你的雞雞插我的雞雞……」鹿璐說. 「是我的雞巴肏你的小穴!」

  「是……你的雞巴……肏我……」

  鹿璐隨著李坡的抽插而扭動著身軀,李坡感到無比快樂,隨著一陣猛烈的抽插,大龜頭插入鹿璐的花心,精液狂奔而出。

  「啊」,鹿璐花心被李坡精液一衝,不禁大叫一聲,感覺花心中一股粘液狂湧出來,陰道強有力地收縮,一下子到達最高潮。

  關林驚奇地看著這一切,不知不覺間,小雞雞直了起來。

  李坡看到了,心中一動,招手讓他過來,指了指鹿璐的屁股,抽出肉棒。關林立即撲上去,挺著小雞雞從鹿璐的陰道口插了進去……

  鹿璐不知身後發生了什麼,只覺得下體中的肉棒不如剛才粗大,但仍然很堅硬。鹿璐感到奇怪,怎麼李坡射精後肉棒只是細了點,卻還是如此堅挺。她完全不知道插在自己陰道裡的肉棒已經換成兒子的,心想:「反正已經挨肏了,就先享受享受吧。」口中叫道:「使勁插我,噢……快插我……用大雞巴插我……」

  關林聽到鹿璐的叫聲,加大了抽插力度,問:「媽,夠大力了嗎?」

  鹿璐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原來正在肏自己屄的競是兒子關林,心中大驚,正要爬起來脫離兒子的肉棒,不料這時兒子的肉棒一陣跳動,競已在自己的陰道裡射精。鹿璐被兒子的精液直衝花心,忍不住一陣顫抖,加上剛才李坡帶來的高潮尚未完全消退和吃驚緊張的情緒,競又一次到達了高潮……。

  鹿璐醒來的時候,李坡已經離去,兒子也不知道哪裡去了。鹿璐打了個寒顫,「我今天都做了些什麼?我怎麼會被兒子的老師干到高潮,又被兒子也干到了高潮,這到底是怎麼了」想著,一行熱淚順著眼眶湧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