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攤內的淫亂自白


羞恥地逛完百貨公司以後,老闆攔了一輛計程車載我們回家。

  「精液在裡面留了這麼久,小米有沒有感覺到受孕了啊?」回到家後,老闆向

我問。

  「好像..沒有...受孕會有感覺嗎..?」我回答。

  「聽說有..不過我又不是女的,我哪知道!?沒關係,主人再多帶小米去灌

滿幾次,總會受孕的!」老闆輕鬆地說。

  「阿..主人..可不可以不要再..再讓別人射..射進小米的..子宮.

.」

  「嗯?小米又要不聽話了嗎?」老闆臉色驟變。

  「不..小米只是..只是隨便問問而已..」我怕又被當成玩具懲罰。

  「哼!肚子餓了,去買晚餐吧!妳就穿這樣子去!肚子裡的精液睡覺前主人會

幫妳把假陽具抽掉!」

  「要留到睡覺前...?小米知道了..小米要..要帶錢..去買晚餐嗎.

.?」

  「呵∼這次讓小米帶錢去,不然小米又被幹的話,結果把精液流掉主人就心疼

死了!」

  然後我就穿著這身淫蕩的服裝,挺著大肚子去買晚餐,回來的路上還被調戲差

一點又被強姦。

  睡覺之前,老闆在浴室裡幫我把假陽具抽出來,精液就迫不及待地往外洩,花

了好久才讓小腹又恢復平坦。流完精液,洗完澡後,我圍著浴巾出來,老闆已經全

身脫光在等我了,看來等一下又得洗一次澡,尤其是小穴。

  老闆把我的浴巾拉開,讓我一絲不掛,正準備把我拉到床上讓他強暴的時候,

他的手機響了。

  「媽的!我訂的一批貨出了問題,要馬上趕回台南!」接完電話後,老闆不悅

地說著。

  「是..是嗎..」呼,還好,看來明天可以做自己的事,不用再被帶出去灌

精了。

  老闆說的事似乎真的很重要,他很快穿完衣服就馬上出去了,我打電話給男友

,又和他玩一次電愛,只是這次沒有別人的肉棒在我的小穴,玩完才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突然想起這兩天被這麼多男人射進子宮裡,不知道會不會真的受孕,

明天去買個驗孕棒回來驗一下好了。

  由於太累的緣故,隔天醒來已經快要中午了。刻意騎車到離家比較遠的屈臣氏

買驗孕棒,因為怕被熟人看到。

  找到賣驗孕棒的架子,拿了一個放進籃子,卻忽然胸部被人用力捏住,我驚呼

一聲往後看。

  「嗨∼小淫妞,幾天不見,有沒有想念哥哥的大肉棒阿∼?」真倒楣,竟然碰

到阿成。

  「啊∼∼是你!?放..放手..這裡很多人...」我撥開他的手。

  「哼哼!妳最好聽話一點,我想在這裡把妳脫光操妳妳也得乖乖讓我操!記得

嗎!?」

  他見我果然不敢反抗了,大膽地揉著我的奶子,把身體貼近我。

  「恩?今天怎麼有穿奶罩了?聽他在msn說他在調妳的時候,都不讓妳穿這

麼多的阿∼」阿成握著我的奶子問道。

  「他..他今天有是..去台南了..別、別揉了..有人在看了..」雖然

我嘴裡這麼說,但是我卻不敢阻止他。

  「喔∼?難怪,昨天我和妳男朋友通電話他說他出差了,我還以為大叔會調教

妳整天的...咦?驗孕棒?」阿成突然瞥見我籃子裡買的東西,我趕緊把籃子放

到背後。

  「大叔說他都帶妳去給別的男人幹,我看這幾天一定不少人...說說有多少

人幹過妳又射進去的,要照實說喔∼不然我去問老闆的話,我學弟也會知道喔∼」

  「唔..我..我沒算..只、只能說大概的...二、二十幾個吧...」

我羞紅著臉說道。

  「二十幾個!?看來大叔他調很兇喔,難怪要驗孕棒...走吧!」阿成突然

拉起我的手就走向結帳櫃檯。

  「阿..要..要去哪...」結帳完走出店外我問他。

  「去我的店啊!我還想好好幹妳這小淫妞呢!」雖然我不願意,但是也不能反

抗,只能跟他走了。

  他的店就只是一間貨櫃屋,連著一個玻璃屋檳榔攤,玻璃屋裡有一個檳榔西施

,穿著寬鬆的上衣,裙子很短,擡頭就看見她的內褲了。

  那個檳榔西施看到阿成帶著我往貨櫃屋裡走,似乎不怎麼驚訝。貨櫃屋雖然不

怎麼大,但有個小浴室,桌椅,和一張床,前方有個小階梯,隔著一扇塑膠拉門通

往玻璃屋。

  阿成把我抱到床上去,讓我坐在他的雙腿間,把我的上衣和內衣拉到胸部上,

還解開我的牛仔褲的褲頭,把手伸到內褲裡,我就這樣被他一手玩弄著奶子一手摳

弄著私處。

  「恩..阿成哥..不、不要..外面有人!不好....喔....」我雙

手各握住他的手臂,卻不敢用力。

  「乖∼她不會進來的!跟阿成哥說說小米怎麼被二十幾個男人幹的∼」阿成邊

玩弄我的身體邊對我說。

  「就..就是先帶小米..去公園..給..給一個外國人..強暴..還.

.還射在裡面..」

  「給老外幹!?還射進去!?那不就可能會有洋鬼小孩囉!?」聽到我給外國

人強暴,阿成似乎很興奮。

  「對..對阿...然後還..還要小米穿..很暴露的護士服...恩∼坐

..坐捷運,結果被好幾個男人..」阿成的手指不斷撥弄著我的陰唇。

  「去捷運阿∼?那不就車上的人都可以看到小米被脫光光輪流幹?小米感覺怎

麼樣阿∼?」阿成把手指挖進我的小穴內了。

  「阿..感覺..很丟臉..還有..一點點的..舒..舒服..不要..

.別..別挖了..」

  「呵∼果然是小淫娃阿,被那麼多人看妳被輪姦還會舒服...還有呢!?」

阿成又挖小穴又捏我的陰蒂。

  「喔..那裡..不行!阿..後、後來..樓上的胖胖兄弟..阿∼帶..

帶很多國中小男生來..來住我家...」

  「靠!小米還被小男生輪姦喔!?他們射得出精液嗎!?」阿成抓著我奶子的

手加重了力道。

  「他..他們射..射很多的..阿∼主..主人也來一起..把小米的..

子宮口..恩∼幹、幹穿..」我被阿成玩得性慾高漲了。

  「嘖!這大叔真厲害....繼續說!」阿成用力捏了一下我的陰蒂。

  「他..主人還讓小米...喔..穿、穿透明睡衣..沒有穿..內衣內褲

..去..阿∼去幫小男生們..買早餐...不給小米帶錢..」

  「不帶錢?真虧大叔想得出來..那小米怎麼買阿∼?」阿成的肉棒硬到隔著

褲子頂住我的背部了。

  「早餐店的老闆..不給小米欠...恩∼他..他直接幹小米..抵錢..

還有個中年客人..也強暴小米..他們都射、射在小米子..子宮裡..」

  我幻想著自己又被輪姦,愛液又大量洩出來了,阿成也忍不住了,把自己的褲

子和內褲脫掉,再粗暴地把我的衣服都剝光,讓我像母狗一樣趴在床上,他從後面

幹我的小穴。

  「阿..阿∼∼又、又是..好長!頂..頂到花心了∼阿..別、別這樣用

力..」阿成的長棒一下子又頂到最深,試圖把子宮口頂開。

  「哦∼∼!小米的陰道還是這麼緊這麼爽∼繼續說啊!我又沒有叫妳停下來,

買完早餐之後勒!?」

  「這樣..阿∼∼買、買完早餐..他們..又..又幹小米..幹到中午.

.不要一直頂..又、又頂開了∼∼不要再進去了阿∼∼∼」

  阿成的肉棒又頂開我的子宮口,整個龜頭都進到子宮裡了。

  「阿阿∼∼呀!好..好深阿∼∼然..然後..主人要小米..喔哼∼穿.

.穿破破的女警制服...阿∼∼」

  「破破的女警服∼?小米穿起來一定很好看!」阿成想像著我穿上破破的女警

制服的樣子。

  「好看..阿∼∼主人..也說好看..帶、帶小米去..百貨公司的..喔

∼∼樓梯..讓經過的男生..恩∼都、都幹小米警察阿∼∼」

  「哦!那小米警察一定在、在那裡被幹的很爽吧!?都、都是客人嗎?」阿成

也快舒服到說不出話來了。

  「有..有客人、員工...主任..阿恩∼∼和..和保全..都..都幹

到小米警察的..子宮口阿∼∼」

  「真、真的嗎!?他、他們幹小米警察有沒有..很high,像是要幹、幹

死小米警察一樣!?」

  「有阿..兩個..保全先生..喔恩∼∼把、把大肉棒一起..一起塞進.

.小淫穴..差點就給他們..塞爆..還、還一起射精..把小米警察的肚子.

.阿∼」

  「肚子怎、怎麼樣!?快、快說!」阿成似乎快射精了。

  「小米警察的肚子..恩阿∼∼都..都射得..圓滾滾的..差一點被..

射、射破子宮..射破小米的子宮阿阿阿∼∼∼」

  聽到這裡阿成忍不住射精了,我的子宮又再度裝入阿成的精液。

  「呼!呼..真爽!要是我..就拿一根..按摩棒..塞住小米的子宮口,

讓精液都流不出來∼」阿成喘氣說道。

  「你們..真的很壞..都想要人家懷孕..主人讓小米穿..一條裡面有大

大假陽具的內褲..擋、擋住子宮口...」

  想想我這麼一個女大學生被輪姦到懷孕生小孩,還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誰,的

確很讓人興奮。

  「哈哈!我就知道!沒辦法,可以看到這麼美的女生被姦到懷孕,誰都想要阿

∼∼」

  阿成一邊說一邊穿上衣服,我則是無力地躺在床上,精液正從小穴流出來到床

上。

  「阿成哥!阿..抱歉,我以為你們已經穿好衣服了..我..我晚點要請假

喔..」外面那個檳榔西施突然拉開拉門,我反應不及,連流出精液的小穴都忘記

擋住。

  看他整個臉連脖子都紅透了,我剛才的淫聲浪語想必沒有辦法被一扇拉門給阻

擋。

  「要請假?恩..好,那等她穿完衣服妳教她一下價錢,她會幫妳代班的!」

阿成指著躺在床上的我。

  那個西施應了聲好,就趕緊拉上拉門出去了。

  「我...我代替她?可是..可是我不會阿∼」西施走後我問阿成。

  「她會教妳的,很簡單的,而且...我只是要讓妳作促銷的啊!」阿成的口

氣不太正常。

  「促..促銷..?什麼意思阿..?」我繼續問。

  「走∼衣櫃在這裡!我挑件衣服給妳穿!」阿成沒有回答,把我拉起來往一個

大衣櫃走。

  阿成打開衣櫃,裡面超多衣服的,但都是些令人臉紅心跳的清涼衣服,還有好

幾件像男友買的那種有穿跟沒穿衣樣的透明裝。

  阿成想了想,拿了一套衣服給我,上衣是淺白色的無袖襯衫,那件襯衫遠遠看

是白色的,近看就變成透明的薄紗;裙子和上衣同樣的材質,白色的緊身一片裙,

當然是短得連屁股都遮不住,不過由於材質是薄紗,所以有遮跟沒遮其實差不了多

少...

  阿成還要我把一頭及肩的長髮綁成馬尾,再給我一頂咖啡色的棒球帽,讓我把

馬尾穿過帽子後面的調整洞;連鞋子也讓我換上淺棕色的運動鞋和隱形小短襪,遠

遠的看,十足是一個活力陽光美少女,可能是因為另一個西施還在的關係,阿成還

讓我穿著我穿來的粉色內衣褲。

  我走出拉門的時候,大概是想到我剛才的淫亂自白和我躺在床上流出精液的樣

子,那個西施臉又馬上紅起來了。

  「妳..妳好..我叫米佩婷,叫我小米就好...」我也紅著臉向她自我介

紹。

  「阿∼妳好!我叫阿萍∼來,我先跟妳說說檳榔、香菸和飲料的價錢吧..」

那個西施阿萍很快就恢復鎮定,開始跟我說商品的價錢。阿萍長相普通,身材倒是

不錯,只是比起我還差了點..

  「成哥...射進去喔..?」阿萍突然問我,我紅著臉點了點頭。

  「那..妳剛才說的..二、二十幾個男人..也都是真的..?」我頭更低

點了點頭。

  「妳..妳不怕懷孕喔∼?讓這麼多男人...」阿萍不可思議地問道。

  「怕啊!可..可是..我...」

  「小米!妳的牌子寫好了,別上去吧!」阿成突然拉開拉門,拿給我一塊寫著

檳榔攤名字和店員小米的塑膠牌子,上面有迴紋針,我把它別在衣服上。

  阿成進貨櫃屋後,阿萍也沒再追問,繼續說一些注意事項,沒多久便有一個男

生來把她接走了。我坐在高腳椅上,緊緊夾著雙腿,突然有一雙手摸上了我的大腿

  「阿萍走了?」原來是阿成,他隔著內褲愛撫著我的小穴。

  「對...對..恩∼阿成哥..這裡..是大馬路旁...」我沒有反抗,

只是更用力夾緊雙腿。

  「好啦∼她走了,所以把奶罩內褲都脫了吧!」阿成開始拉我的內褲。

  「怎..怎麼可以!?這樣會...跟沒穿衣服..差不多阿!」我掙扎著不

讓他拉下內褲。

  「嗯?小米想不聽話?那就只好讓我學弟知道他女朋友這幾天被二十幾個男人

幹過的事吧∼」

  阿成威脅道,見我果然不再掙扎了,把我的內褲脫掉,再把我的襯衫鈕扣全部

解開,脫下我的內衣,近點看我的奶子和下體完全是裸露的。

  「對嘛!這樣才漂亮阿∼還有,名牌不是這樣別的,來,阿成哥幫小米別好!

  他把我別在衣服上的名牌拿下,把我的襯衫左半邊拉開,讓左邊的大奶子完全

露了出來,由於曝露的關係,我的乳頭早就硬挺著。

  他把迴紋針扭開,然後夾住我的乳頭底部靠近乳暈的地方,再用力把迴紋針扭

回去,我的乳頭像是被壓扁了一般,被迴紋針上下夾著而凸了出來,阿成撥弄了名

牌幾下,迴紋針還是緊緊夾住我的乳頭。

  「恩∼真可愛,衣服就維持這樣!再來是這個!」阿成拿了一個方型的東西,

上面有開關,還連著一條線,線的頂端是.....跳蛋!?

  「不...不要用這個..求求你∼」我哀求著阿成,他不理會我,還要我拿

著跳蛋自己塞進小穴裡。

  「塞深一點∼不要讓它掉出來,乖乖聽話∼」我無奈地拿著跳蛋正要塞進小穴

,他卻啟動開關,我的手差點拿不住。

  他把開關關掉,搶走跳蛋就往我小穴裡塞,直到確定不會掉出來,再讓我拿著

控制器,放在我的左大腿內側,他用紅膠布把控制器牢牢地貼在我的大腿內側。陰

道裡被塞進這種會強力震動的小東西讓我非常忐忑不安,我直直地站著。

  「恩∼∼太棒了!」阿成欣賞了一下我現在的樣子,不由得讚賞起來。

  我的奶子一邊完全露了出來,上面還掛著一塊牌子,另一邊也幾乎露出一大半

,下體可以看到大腿的控制器,連著一條電線沒入裙子,近點看更可以看到電線沒

入小穴裡。

  「好∼要打開跳蛋開關了喔!小米準備好了嗎∼?」阿成蹲在我的大腿下,手

指頂著控制器開關。

  「不...不要..阿成哥,拜託..拜託不...阿阿∼∼∼嗚∼∼」陰道

裡突然傳來的劇烈震動使我站不住,身子一低就要蹲下去,阿成馬上站了起來扶住

我的身體。

  「不可以蹲下去喔,來,站好∼∼對...然後走路看看∼」阿成拉著我的雙

手像在拉小孩子學走路一樣,讓我慢慢走起來。

  「不行..阿..裡面..裡面動好厲害...阿阿阿...放過我吧...

  阿成拉著我走一會,讓我習慣震動後,放手讓我自己走走看,練習一下後,只

是走路姿勢有點不太自然。

  這時一台小客車來了,阿成叫我走出去招呼客人,我踏著很不自然的腳步走下

階梯,走向車門,車裡的人從我走出來到車門旁,都一直張著嘴盯著我看,似乎在

想,怎麼遠遠看是一個陽光美少女,近看卻變成淫蕩的妓女了。

  「請..請問要..要些什麼..?」我照阿萍教的,把頭和奶子都擠進搖下

來的車窗裡,裡面的男人就一直盯著我幾乎赤裸的奶子和乳頭上的名牌看。

  「哦..哦∼青仔三百,兩罐阿比拉∼」男人操著台語對我說,我應了聲”好

的”,然後轉身走回檳榔攤。

  那男人眼睛完全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體,我想他一定沒看過樣子這麼淫靡又這麼

美的檳榔西施,尤其是私處還塞著淫具。

  我向阿成說客人要什麼,阿成拿給我,叫我坐進車裡拿給客人,那男人看到我

坐進車裡,手就伸向我的奶子,我嚇了一跳,趕緊又鑽出車外。

  「臭婊子!裝那種東西我看雞掰都快被幹爛了還假清純!」男人對著車外的我

說完就開走了。

  我紅著臉走回檳榔攤,一進去阿成就把我拉到他的身上用力揉我的奶子。

  「妳怎麼可以得罪客人呢?客人做什麼都是對的!再有下一次我看我就得打電

話唸唸我學弟了!」

  「不...不要..我..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阿成說完也沒有放開我,就在這人來人往的大馬路旁揉著我的奶子,還不時低

下頭吸著我的乳頭,路過的機車和汽車駕駛都盯著裡面看,但是我不敢反抗。

  不久以後,有一輛很新型的賓士休旅車慢慢開近檳榔攤,阿成認出車牌,對我

說:「這個是每次來都買很多的常客,妳敢給我得罪他試試看!」

  我趕緊下去車旁邊,卻是後面的車窗搖下來,坐著一個有著超大啤酒肚穿著西

裝的男人,看來前座的只是司機。

  「哦∼?妳是新來的?長的美又敢穿,有前途!裝那個是假屌還是跳蛋?」男

人聲音低沈,對我說話。

  「阿..跳..跳蛋..我..我是來代..代班的..喔∼∼請問要..要

買什麼..?」

  那男人果然買了很多,菸酒檳榔加起來二千多塊,阿成一樣要我坐進車內給他

  我坐進去之後,那男人一把把我抱到他身旁,右手抓住我的奶子,左手伸進裙

內,拉住電線,把跳蛋拉出來,用那正在劇烈震動的跳蛋貼住我的陰蒂。

  「阿阿∼∼這麼..敏感的..阿喔∼不..不行..阿阿..不..不要這

樣...會、會不行阿∼∼」

  男人似乎很懂得玩弄女人的身體,他把跳蛋移開,同時牙齒上下輕輕咬住左邊

突出來的乳頭,右手指也輕輕捏著右邊的乳頭,然後突然把跳蛋再貼上陰蒂,牙齒

和手指也同時對我的左右乳頭使力,這樣子的刺激讓我瞬間就高潮了。

  「哦呀呀呀呀∼∼∼丟了、丟了呀∼∼∼∼」我在車內大叫,前座的司機也忍

不住轉過頭來。

  「身體還這麼敏感阿∼?是不是常常被很多男人幹?」男人邊說邊解開褲頭,

司機這時也識趣地下車假裝去上廁所。

  男人露出粗大的肉棒,然後把高潮後無力的我抱到他身上。由於車內很寬敞,

我又不高,所以男人很輕易地就讓我坐在他身上,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內。

  「阿...不要這樣..唔..不..不要動起來..阿阿∼∼∼那..那麼

深...」男人的肉棒輕易地頂在我的子宮口,開始抽插起來。

  「陰道也那麼緊又那麼淺,妳叫...小..米是嗎?妳簡直就是極品阿∼是

阿成在調教妳的嗎?」男人問。

  「阿..喔..調..調教..?呀∼阿...」我被幹得完全無法思考了。

  「意思就是,妳的主人是阿成嗎?」男人繼續問道。

  「主..主人不..不是阿成哥..阿..不..太深了...喔..快..

好、好舒服...」我又被幹到發情了。

  「恩∼我想他也沒有這麼厲害,讓他調教只會浪費妳這麼棒的身體而已!」

  「阿..阿∼∼小米..很棒..阿∼∼要、要舒服死了..好厲害..呀阿

∼∼」男人的技巧高超,我給幹得淫叫連連。

  「已經被男人幹到淫性都出來啦?嘖∼有空我也帶小米去給男人幹幹好不好阿

∼?」

  「好...好阿∼小米..最喜歡..恩阿∼∼被..被幹..好..喔∼∼

  「幹!真淫蕩..喔∼∼要射了喔∼∼直接射在小米子宮裡好不好阿∼?」男

人喘著粗氣問。

  「好..射..射在子宮..不..阿∼不行..懷孕..會..會懷孕..

阿...」我突然想到再被射進去說不定會懷孕,我今天可是出來買驗孕棒的..

  「來不及囉∼小米就把我的精液留在子宮裡面等著受精生小孩吧!喔∼∼都射

進去∼∼∼」

  「不行..不行阿∼∼不要再...阿阿阿阿∼∼∼呀阿∼∼∼∼∼」男人才

不管我是不是會懷孕,他把滾燙的精液從肉棒頂端射出來灌進我的子宮裡面。

  射精以後,男人的肉棒竟然沒有一點變小變軟,他把肉棒慢慢抽出我的子宮口

,又馬上堵住,不讓精液流出來。子宮口收縮的速度蠻快的,不久就又密合起來,

他才把肉棒抽出我的小穴,精液全部都留在子宮哩,一點都沒有浪費掉。

  「小米超棒的!射了好多進去呢!要不要當我的小老婆阿∼∼?」男人把我抱

到旁邊,用手慢慢揉著我的小腹,好讓精液更容易讓我的子宮吸收。

  「我..我有男朋友了..才..才不要...」我喘著氣回答。

  「呵∼那好吧,等妳改變主意再打電話給我。」男人給了我一張名片以後,就

帶我走回檳榔攤,跟阿成聊了一下就走了。阿成在他走後巡視著我的身體四處摸。

  「身上和衣服都沒有精液...他射進去啊?」阿成摸著我的小腹。

  「還不都是因為你...」被阿成猜中,我羞澀地說道。

  「哈哈∼∼怎麼好像也沒有流出來!?」阿成又問。

  「他..他射完,把肉棒堵住...子..子宮頸...等閤起來才拔出去,

所以都留在裡面...」

  我紅著臉說完,阿成的肉棒又硬挺起來了,他索性拉下褲子拉鍊,把肉棒掏出

來,就在這車來車往的大馬路旁邊,讓我手扶著擡子,幹起我的小穴。

  來來往往的機車汽車都在經過時盯著我淫蕩的樣子看,還傳來好幾次的緊急煞

車聲,直到他把精液又射在和剛才那個男人同樣的地方,才讓我穿起原來的衣服回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