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態情緣


  我叫阿慶,今年十八歲。第一次見到曉雯姐,是在某家補習班裡。她是我們這一班的助教。美其名說是助教,其實負責的也只不過是劃劃座位、點點名、幫老師發講義之類的工作。

  頭一次上課報到時,我就注意到她了。齊肩的頭發,再配上潔白短袖上衣、剪裁合宜的黃色卡其短窄裙,一身大專學生的穿著打扮。與同年齡、戴著近視眼鏡、背著大書包的高中女生比起來,格外能讓人感受到那股清秀的氣質。

  「你是我們這一班的學生嗎?」她坐在點名桌的後方,微微仰首望著我問道。

  「啊…對啊!沒錯!我是阿慶,不知道你可以找找看我的座位嗎?」她低著頭看著桌上的座位圖,設法找出我的位子。我站著的角度剛好就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粉頸。從敞開的第一顆胸口鈕扣往下延伸,隱約看到她雪白褻衣的滾邊。再極盡目力,從白色薄尼龍的制服往裡部透視,從肩部細帶牽引下來若隱若現的兩個圓弧型罩杯,與軟馥的胴體完全緊密地貼合著。我可以感受到身體裡的那股熱、被點燃的那把無名火,開始熊熊地燃燒著。

  「你叫阿慶?跟我家的愛犬同命啊!嘻嘻…」她天真的笑道。

  我盡量克制住意念,不要讓她看出自己的失態。問道:「你是不是也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咧?」「我叫做江曉雯,還在商專念專四,你可以叫我曉雯,或者是助教都可以。」她微笑地答道。

  「曉雯?咦!好巧啊,跟我家的小花貓一樣,也叫曉雯嘿!」我也笑回敬她一招。

  「哦?嘻嘻…對不起啦,我剛才並不是故意取笑你的啦!請接受我的道歉!」她擺出一張嘻皮的嘴臉,來掩飾剛剛對我無意的不敬。

  「我也不是啊,我的確每天都摟抱著我家的曉雯一起睡覺的呢!」我輕浮地色迷迷說道。

  曉雯紅著臉低頭呵呵暗笑著,然後忍著笑說道:「以後還要相處一個學期。快要聯考了,要多多努力喔!」「還得多多靠助教的幫忙呢。」「我的工作本來就是幫助你們呀!就讓我倆兒一起努力吧!」我們兩個相視而笑,彼此的距離忽然間拉進了不少。

  我的位子剛好是落在教室的最後一排,黑板上的字都看不太清楚,但卻是一個能觀察到曉雯的好位子。她就坐在後邊門的入口處,我只需稍微轉轉眼睛,就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側面。

  此刻她正半趴伏在小桌上,似乎是睡著了。胸前那隆起的曲線幅度,隨著呼吸,輕輕地波動起伏著。從短衣袖口往裡望,腋下是一叢鬈曲的腋毛,並不甚濃密、梢當地柔長而細致、順著腋窩的方向往外生長延伸…乳白的胸罩清楚可見,再也不似剛才隔了一層襯墊,只能見其輪廓,而無法一窺全貌。我真想將頭埋在其中,仔細地吸吮那柔柔淡淡的幽香,用雙手摸遍她每一寸滑嫩的肌膚,用指尖來擠壓揉弄著,直到她叫出吟浪聲來!

  「嘩啦」的一聲,整個教室突然騷動了起來,把我從激情的幻夢中給拉回到現實的世界,原來是下課了。我緩緩地收拾書包,步出教室。曉雯正忙著抄寫一些東西,似乎沒有注意到我這個剛剛在精神上強暴她的人。

  回家的路上,滿腦子還不斷出現那豐腴椒乳被包裹住的畫面,一遍又一遍的在腦海中盤旋飛舞,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中。急忙地衝進浴室扭開水籠頭,狠狠地用冷水猛衝,理智才算稍微地恢復。

  「對曉雯這位陌生的女孩為何會如此的衝動呢?我下一步又應該怎麼做呢?」我開始計劃著…第二話每個禮拜兩回的補習時間,是唯一能跟曉雯見面的機會!在學校上完最後一堂課後,一刻鐘也不耽擱。匆匆在肚子裡塞了些東西,就趕到補習班裡。通常我到的時候,曉雯已經在那邊了。我也總是學生中第一個到的。從剛開始的尷尬氣氛到逐漸熟絡,曉雯的一切一切,我了解的越來越多。

  她老家在南投埔裡。考上五專後,就離開家鄉到台中來念書,家裡除了父母之外,還有個妹妹。她白天上學,晚上就到補習班打工賺錢。

  從她的言談中,我發現她是一個乖乖的女孩。是那種聽到故事也會感動得落淚的那一類型。唯一令我感到納悶的是她眉宇間常有的那份淡淡憂愁,不曉得是為何事而煩心?

  「阿慶啊!可以幫我搬些東西嗎?」曉雯這一天見到我便問道。

  「當然行啦!」我爽快地回答。(心中暗寸:這倒是個私下接觸曉雯的好機會啊…)曉雯領我到樓下的儲藏室去搬一疊厚重的參考資料。她彎下腰來,正准備將講義分成兩份。未扣上第一顆扭扣的衣服領口,無法遮掩住裡邊兒的春色,而顯露了出來。

  那是一件雪白色的胸衣、旁邊還有蕾絲花邊、貼靠著白嫩的肌膚。然而美景不再,一閃即逝。曉雯抬起頭來對著我說:「你就來拿這一疊吧!我拿那一邊的。」「沒問題!」我趨向前,接過一疊資料,雙手卻不經意地壓觸到曉雯柔若無骨的滑嫩玉手。她想要掙拖,我立刻松手放了開來。說了聲:「啊!對不起!」這當然是個意外。然而,兩朵紅雲不知何時已飛上曉雯的雙頰…上樓走樓梯時,我緊緊跟在曉雯的身後。眼前看到的、臉部似乎想碰上去的是曉雯那豐滿的臀部。它包裹在曉雯緊窄的卡其短裙下,一左一右搖擺晃動著。

  在她向上攀爬的動作,曉雯的裙子緊繃住雙腿及雙臀的部位,可以清清楚楚地描繪出曉雯三角褲的線條。一想到她的宮闕就位於其中,那距離眼睛瞳孔還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我就有股想把舌尖伸過去的衝動。當然,在這種場合我是不會這樣做的。

  漸漸地,我發現來補習的目的已經變質!每次上課時,腦細胞所接收到的,都是一幕幕屬於曉雯的影像。柔軟的胸部、豐潤的雙臀、胸衣的樣式、經過整合放大後,在夢境中不斷地重覆播映。教學的知識卻一點兒也記不了!

  今天,補習班下了課,我並沒有像往常留在教室內細看曉雯的一顰一笑。我快步下樓,換上提袋中的另一套便服,便佇立在大樓角落的陰暗處。靜待一個人的出現!

  曉雯比平常晚了十分鐘,出了補習班後就轉身往北走去。我利用街上來往的行人做掩護,大約保持二十公尺的距離緊綴著她。五分鐘後,她轉彎進了一條巷弄中。我先站在巷子的轉角處觀察,當她准備轉入下一條巷子時,我再快步趨前,繼續鎖定那清麗的身影。

  她終於在一棟四層樓的公寓式建築前停了下來。曉雯抽出鑰匙,打開大門走了進去。不久後四樓窗口透射出昏黃的燈光。哈!終於找出到她的住宅了!

  四樓的陽台上正晾掛著幾件衣服,除了熟悉的制服、卡其短裙外,還用夾子夾了幾件胸衣、三角褲。其中一件特小號,緊皺的滾邊,中央有著精致的細雕花紋,還有點濕潤的感覺,一定是曉雯的!

  我悄悄地走上曉雯對面那荒廢了的無人公寓頂樓,從那偷瞄著曉雯的房裡。

  只見她纖細的身影在玻璃窗的後方閃動著,我在這裡能看到她是單獨一人住在那窄小的房間裡,並沒有其他的室友。只見她獨自一人在那而啃著面包、喝白開水當晚餐。嗯,看來生活過得不太好噢!接著,曉雯就將深米色的窗簾給拉上,什麼東西也看不到了。

  今晚就到此為止。我知道親手觸碰曉雯的小內褲的日子已經不遠了…第三話「曉雯!你在周末的夜裡有沒有空啊?」在補習班下了課後,我唐突的問了曉雯這麼的一句話!

  「怎麼了?想約我看戲嗎?哼…我可忙得很呢!」曉雯搖頭回答著。

  「不是啦!最近在學校老跟不上功課,而在補習班又有點困難。不知你能否抽出一些時間來給我作個私人補習啊?」我渴求著!「求求你啦,能否考得好就全靠你啦,我會照時價付雙倍補習費給你的…」「這樣啊!嗯…最近生活費用是緊了點。也好!就幫幫你,順便賺些外快吧!這星期六晚上七點過後吧,就到我家裡來好了。哪,我把地址寫給你…」曉雯拿了筆,寫在一張白紙後便交了給我。「喂,可別讓補習班的老師知道啊!」星期六的夜晚八點半,我們已開始補習了整整一小時了!

  「為什麼記不住這樣簡單的東西啊!」曉雯的責罵聲又傳來了。

  我則規規矩矩坐在她房裡的地毯上,低頭表示道歉。

  「臥薪嘗膽、四面楚歌、卷土重來、吳越同舟…,這種成語在考試時一定會考的,所以我說過你死背也得記住的。這種東西不是講什麼道理,是在知道不知道,成語的意思我也已經告訴過你了。」對曉雯毫不留情的責備,我只有點頭的份。我今晚並沒有聽進任何的東西,使我全神灌注的就是今晚曉雯穿的迷你裙。因為穿著迷你裙坐在地毯上,從膝蓋到大腿根的曲線完全暴露出來,低下頭的我不知道眼睛該看在茶桌的書本,或是…「喂!你又在看哪裡啊?」曉雯好像看穿我的心事,責備的聲音又衝進我的耳裡了。

  「沒有…沒有…只不過眼睛有點累,養養神罷了!」「養養神?叫你用功就養神,你是不是又想到淫蕩的事啦?」「沒有啦!」我苦笑說著。「確實我的確是看著你那雙露在迷你裙外光滑而性感的腿。你不要我看就別穿這麼養眼的裙嘛!我有什麼辦法不看呢?」「我也沒法啊!這幾天老下著雨,衣裙都不干。我又只有這麼幾件像樣的衣物,不像你們這些富有敗家子。難道你要我裸露對著你啊?」曉雯一邊不服氣的狡辯著、一邊試著把迷你裙往下拉低。

  不拉還好,一拉反而使迷你裙更加往上彈,就連小褲褲都顯露在我眼前。我那本來就蠢蠢欲動的大老二,在這時立即硬挺起來,把褲間頂得高高的。這狼狽情形就呈現在曉雯面前,真是慘不忍賭啊!

  我紅著臉搖了搖頭,然後露出一付很難為情又無可耐何的樣子。

  「阿慶,你不是故意弄給我看的吧!」曉雯試問道。

  「嘿,怎麼可以這麼說呢?如果我想誘惑你,還倒不如把鳥鳥掏出來讓你瞧個爽!」我強詞奪理說著。

  「……」出乎我意外的,曉雯在地毯上改變姿勢,使大腿更大膽地從裙子裡露出來,這是故意做給我看的。「哪!你喜歡看大腿,就看吧!反正你今天不是來溫習書的。補習費我收了是不會還回你的!」我戰戰兢地看著自己眼前的美景,好幾次想把眼光移開,可是大腿好像有吸引似地,令我又轉回頭來看。那吸引力其實是曉雯雪白大腿之間的那段神秘黑色地帶。我對這難以忍受的光景,挺著褲子勃起的肉棒幾乎感到疼痛起來。

  「怎麼?還想看得更清楚嗎?」曉雯把並攏的膝頭轉向我面前,然後好像故意逗弄我一樣地慢慢地向左右分開。

  夢想裡想見到的東西,此時就在我的眼前,原來看不見的大腿深處,現在也慢慢看清楚了。白色的小褲褲,看起來既柔軟又溫馨,對我是那麼感到刺激啊。

  他心中最響往的曉雯就在自己的面前挑逗我,而且還大膽地進一步慢慢撩起迷你裙,緩緩的把下半身顯露我面前,看得我頭昏目眩。這是夢?是事實?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我的計劃裡可沒有這步驟啊!

  「曉雯,你這麼樣恰當嗎?你不怕…」「得了!要看就快看,可是絕對不能摸啊!」我乾脆爬近一點看個清楚,鼻尖幾乎就動著曉雯大腿根最深處的地方了。曉雯的動作很緩慢,她坐在那兒,兩手又一點點地撩起裙子。我吞了下口水等待下一剎那的來臨。

  我終於看到曉雯大腿根深處的三角形充滿性感的東西。那是她的內褲嘿,在這麼近的距離細看,竟然發覺還是半透明的咧!

  這種可看也無法接觸的心情對我而言,痛苦開始多於快樂。曉雯已把裙子拉上最高點,將性感的肢體都暴露在我面前了。

  看到睜大火熱的眼睛凝視自己大腿的少年,曉雯竟也產生自己有如神聖妓女的心情。只為做這樣的事就能令一個少年高興得發呆,使她感到驕傲與自滿。內心好像走火入魔似地,有股說不出的快感。曉雯這時又把短裙放下,我的眼睛所獲得的快樂,剎那間中斷了。

  曉雯這時站了起來,在我的面前不斷扭轉並誇大的顯示她那美妙的身材,然後對他說出更震撼的話:「阿慶,替我脫下我的短裙吧!」「我?你不是開我玩笑吧…」對我來說,這是做夢也想不到的命令。我驚訝一陣後,抬頭看像女皇一樣君臨在面前的曉雯美麗的臉。

  「手要伸進裙子裡,慢慢地脫噢!要極為溫柔啊…」我喉嚨裡已經干干的,吞下口水時也感到刺痛。我下決心伸出手,讓雙手從曉雯的裙子兩端進去。我的雙手在微微顫抖,無法克制,好奇心也愈來愈強,整個身體向前挪動。

  曉雯的大腿感覺很熱。我的手指在她光滑皮膚上慢慢向上移動,終於到達終點。然後找到裙子邊緣,就開始慢慢從剛才來的路往回下去,但是這一次曉雯的迷你裙也跟著我的手往下溜脫…在裙子下,也碰到內褲,可是曉雯沒有說可以脫掉,所以我只是慎重地僅拉下迷你裙。從大腿到膝蓋,然後到小腿到腳踝。這時候的裙子像蝴蝶脫落的翅膀一樣,掉在地毯上。

  YES!完成一次極大工程了!

  「謝謝你。現在我們做更好玩的事吧。」曉雯笑說著。她似乎變成另外一個人了!「你仰臥在那裡!對…要筆直地向上看…」因為我的股間挺起,不得不用雙手采取保護那裡的姿勢。同時在心裡盤算著曉雯下一步會干些什麼?

  曉雯來到我的正前方,然後低頭看著我,這樣一來,我的臉正對著曉雯在上面分開的大腿。

  「能得清楚嗎?」曉雯細聲關懷地問道。

  曉雯內褲的形狀已刻畫在我的眼底。那個小褲褲在曉雯向上猛拉的情況下,高開叉的褲底幾乎陷入蜜穴的肉縫裡,豐滿的陰唇顯露在我眼前!後部份亦陷入曉雯的屁股溝縫中,樣子性感極了,害得我看得差點兒就泄了出來!

  「我讓你看得更清楚點好嗎?」曉雯把身軀往下沉。整個陰戶似乎就在我鼻尖上。我不由自主的伸長出舌頭,試想舔著它!

  「喂!阿慶,你這樣子就好像是色情狂少年咧。」曉雯一邊淫蕩地扭動著屁股、一邊取笑著我。

  「那,你可要讓我把你雙手和雙腿都綁緊。不然,你又會像剛才那樣想接觸我…」「行!你想怎麼樣都行!只要你繼續下去!」我渴求著…第四話曉雯站立起來,走到廚房那取出了繩索把我的四肢給捆綁起來。然後又轉身,恢復剛才那誘人的姿勢,把整個的陰戶往我鼻子之間,時不時的點到似的摩擦著,好爽!好爽啊…「阿慶,你一直把手蓋在小雞雞上,很痛嗎?在褲子裡不會感到壓力極大而弄痛它嗎?我為你放它出來透一透氣好嗎?」曉雯奸笑著。

  「啊!不…不…不用了啦。」我開始有點兒害怕了!

  我難為情地這樣回答時,立刻聽到曉雯斥責的聲音。「嘿!我不管,你看我洞洞,我要看你的雞雞!這是命令!」哇!我現在竟已經變成曉雯的性奴隸了。只好望著在自己臉上的曉雯慢慢地松開我褲腰帶,把褲子和內褲一次拉下去。出現的是褐色的包皮和粉紅色的大龜頭!

  「啊!好可愛喲!阿慶你看,它還不時的勃起,越來越大條啊!讓我打一打它!」曉雯說著便用手輕輕拍下,拍打得我的雞雞在刺激下更為健壯膨脹。「哈!真的好可愛耶!越拍打就變越大…讓我拿根長棍來把它打得變得超級巨大吧!」「喂…喂…喂!不行啊…會死人的啊!」我頓時嚇得屎尿都差點兒流了出來!

  「開玩笑的啦!」曉雯對著我那個勃起的寶貝感到很好奇。「嗯,好想好好吃的樣子,讓我嘗嘗看!」說著,曉雯便把我的大老二放進嘴裡!我嚇得急忙大喊大叫,生怕她把我的寶貝給咬上一口,那就真的什麼都玩了!

  「叫什麼叫嘛?人家為你弄還鬼叫!你要自己弄嗎?」剎那間,我不知道曉雯的話是什麼意思。原來曉雯只是把它含放在嘴裡,然後像發了狂似的使勁吸吮著。啊!好爽好爽的感覺。一股寒流直衝上了我的腦袋瓜裡,使得我直大顫抖,整個人浮上七重天去了!

  曉雯突然轉過身體,和我面對面後就蹲下來。我的鼻子和嘴在她內褲下被壓得扁扁的,使我痛苦地皺起眉頭抵抗。

  「喂!曉雯…你壓得我好難受啊!我無法呼吸…」我在曉雯的內褲下痛苦地求救。

  曉雯才慢慢抬起屁股看著我的臉,然後用手輕輕撫摸我乾燥的嘴唇、鼻梁和臉蛋。「你不喜歡我那樣做嗎?」「不…」我心裡好像突然產生激烈情感,突然大聲哭泣喊叫。「你要嘛就干我,不然就把我放了,別再這樣折磨我啊…」曉雯溫柔地抱起我,鎮靜說著:「啊!請不要討厭我,阿慶。其實我也是很喜歡你的…」她躺在我的旁邊,伸手到我下體開始撫摸那硬挺的陰莖。

  曉雯的手先是輕輕摸揉著肉棒,跟著就刺激地上上下下的猛力抽動,三兩下就令我的身體顫抖而射精。

  曉雯幾乎很仔細的看著,當她手裡沾到那火熱熱的液體時,便以舌尖緩緩的將那些淫穢物都舔吸入嘴。她可對這炎熱液體著迷的很,連殘留在我陰莖上的遺精也不放過,低下頭來舔啜著。

  這時候,曉雯發現我的肉棒又逐漸開始恢復精神,而且立刻勃起。

  「哇!阿慶…你真了不起啊!真不愧是好色的男孩。」我感到難為情及有點憤怒,便索性把頭轉過去避開她。

  「嗯!阿慶,別這樣啦!你…想…摸我的…身體嗎?」曉雯移動著身軀面對著我,露出挑逗的眼神,然後輕輕地松懈我四肢的繩索。

  我很猶豫。輕揉著那被繩索綁得紅腫的手腕,雙眼直瞄著曉雯!只見她開始緩慢的解開自己襯衣上的鈕扣。熟悉的香水味又刺激了我的嗅覺,新的興奪又把我團團包圍。

  在曉雯雪白的喉嚨下,我看到那平時偷窺的雪白乳罩。她這時把上衣給脫下了,把雙手按放在自己腦後,就呈露出只穿著內衣褲的雪白滑嫩的身體。那真是難以相信夢中的光景。

  「來啊!不要只呆在那兒看著…過來摸摸啊!」曉雯嗲聲撒嬌的對我說。「快啊!來摸摸我嘛…」看她那豐滿的乳房,真很想依偎在那裡。可是我還是對曉雯的命令有些而的忌諱及懷疑!

  曉雯好像有一點兒遺憾,撒嬌的跪爬了過來。她抓起我的手,把它們按在自己的乳罩上。我的雙手好像是有生命似的,竟自動揉摸起曉雯的乳房,享受那種有彈性的份量感。

  光滑的皮膚,美麗的身材,而且充滿性感,曉雯就是有這樣美好兼彈性的身體。我已經耐不期待的把臉靠在曉雯的胸上,很陶醉地閉上眼睛,以臉龐在那上面摩擦著。

  我的右手同時戰戰兢兢地在她的內褲上來來往往徘徊。卻有不夠膽子伸進去,怕那神經質的曉雯又發猋. 雖然如此,我還是感到很幸福,以這樣偎依的姿勢躺在那裡,享受著這僅僅的一切。我的肉棒自然地壓在曉雯的大腿上,充血得在那顫動著。

  「阿慶!你想做的不會就僅只有這樣嗎?要做什麼就盡管來,除了不能干我。答應我!不能以你的肉棒插入!答應我啊…」曉雯說著就往後的平躺,像個美麗的布娃娃一樣倒在那裡,雙眼誘惑性地充血的凝視我。「我自己也弄弄吧…」說曉雯就在我面前手淫起來。

  曉雯以性感的動作用左手撩起頭發,扭動身體,右手則伸入了自己的小內褲揉弄著陰戶!她似乎采取誘惑我的姿勢了。

  我也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另一只手用力狠狠地把曉雯的乳罩給撥開,扔在一旁,開始撫摸著那大奶奶,與及用舌尖點撩她那己隆起的粉紅色乳頭,同時上下搓動自己的東西。

  剛剛才射了精的我很鎮靜地欣賞著曉雯的自慰術。這時她已把內褲也給拉下,讓自己的手指能順心的深入自己的濕潤穴穴裡扭轉。曉雯手的動作突然加快,她微微張開眼睛,偷看我望她的行為。就在這時,我發覺自己好像配合曉雯升高的情欲,隨著她的扭動不停的抽送我的肉棒。曉雯也不由自主的發出淫蕩叫聲!

  「啊!阿慶,就是這樣!啊啊…嗯嗯…嗯嗯嗯…」我真想就在這兒把她給上了!但是理智地終究沒忘記曉雯一而再不斷的吩咐!

  (不能以你的肉棒插入!答應我啊…)我們繼續的自己弄,直到曉雯突然爬起身來說著:「嗯嗯…阿慶,我不行了,來…來…快用嘴為我服務!」我倆竟很自然的擺了個69的姿態,躺在地毯上互相的用嘴為對方口交!當我的嘴吸啜她完全濕透的淫穴時,曉雯好像抽著筋似的蠕動顫抖不停的身體。

  「伸進舌頭去!把舌頭伸得更長…要伸到裡頭去…伸到盡頭喲!」曉雯一時不停地這樣喊叫、一時以濕黏的潤唇猛含抽著我紅脹的肉棒。

  我已經完全變成曉雯的奶油狗。曉雯也同時成為我最佳的手淫工具!我們都感到莫大的歡樂。時光不停的飛逝,我的舌頭用得快無法控制了,近乎麻痹!可是我還是堅決忍耐著…曉雯則不斷地從嘴裡吐出淫蕩浪語,幾次爬到最高峰。就這樣支持了幾十分鐘後,曉雯嘴裡念念有詞,口中不停的抽吸著我僵硬的肉棒,舌尖舔戲著龜頭,右手揉搓刺激我的兩顆睪丸。我這時的臉部表情可說是興奮得扭曲起來!

  隨著一聲狗叫,不行了,我無法在忍耐了!大量火熱的液體就爆發噴灑在曉雯漂亮的櫻桃小口裡。哇拷!在我射精的同時,曉雯的陣陣淫水竟然也噴泄在我的臉上,嘴裡也沾了一些。唔!酸酸鹹鹹的,騷味真重。她一定是達到了有生以來的高潮,一次全都噴射了出來!

  跟第一次一樣,曉雯接著便把自己及我身上的每一滴精液,都吸啜得一乾二淨!但我對她的淫水卻一點興趣也沒有,反而對那一股重重的騷味有點兒倒胃!

  我抱住曉雯,溫柔地撫摸她的頭發。平時小鳥依人的曉雯今晚雖然有點兒神經質,但所給我的這種異態的經驗卻也是萬分的刺激!比起我過去許許多多的直接性交,其衝擊感更加的深印在我腦海裡。

  在慢慢騎著腳踏車的回途中,回想起今晚在這公寓的經歷,簡直就像是做著綺夢一般!看著手中剛才隨手偷了曉雯的小內褲,不禁的放在鼻間猛嗅,剛才那股騷味現在聞起來,竟也出奇的清香溫馨!

  嗯!下一次!我在下一次肯定會用那堅硬的大老二,直接的猛FUCK曉雯!

  不會再讓她像今晚這樣,只以口交輕易脫身。

  我開始盤算著新的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