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樓一鳳


不知從何時開始,育強便對“性”產生了異常的滿足感。大概是從

接觸第一份關於強姦、性虐待的刊物吧。從第一次看到女性被緊綁,

不情願地被男方性侵犯時,這種興奮的感覺份外厲害。後其發覺某些

的店鋪有這類性虐待的影帶租售時,育強更如獲至寶。影片上AV女

郎被全身綁起,嘴巴被塞著,低沈的呻吟聲不住地從嘴縫傳出來,想

說話、想反抗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往往令育強興奮不已,真想找個

女人照影片的內容淩辱一番。幸好理智尚能控制獸性,多年來也能抑

壓下來。

 隨著日漸長大,這股異常的獸慾總算沒有爆發出來。只是不斷地租

售影帶或VCD稍解自己不尋常的滿足。間中也找應召女郎發洩一下

,但總是未能儘興。偶然跟應召女郎提及SM玩意便被人當變態佬般

。心想如何可找到一個被強姦後又不會報警的女人。終於被育強想到

了:便是一樓一鳳的妓女。聽說近期一樓一妓女質數很高,尤其是大

陸來的北方妓女更為出色。育強先跟隨報紙的廣告,開始尋找獵物。

 竟想不到第一次便在尖沙咀區給育強撞中了。開門的她令育強覺得

自己是找錯門口:不超過二十歲,一副娃娃臉,精緻的五官,長髮過

肩膀,淡淡的化裝,(雖然還有一道鐵閘分隔著令育強看不到她的身

裁),但其外貌足令育強呆了好一會。

 少女一定習慣了男人對她的反應,看了看育強,淺淺一笑,用生硬

的廣東話問:「先生,要不要進來?」

 育強定了定神:心想一定沒有找錯門口,不然一個女人怎會隨便叫

一個陌生男人進屋?育強裝作老練問道:「小姐,怎麼收費?」

「八百塊,不包吹簫,怎樣?」真不愧是尖沙咀區的女人,不吹簫也

要八百塊。育強示意沒有問題後,便開門讓育強進內。

「小姐怎稱呼?」

「叫我小麗吧。」

「小麗這麼漂亮,生意一定很好嘛?」

「過得去啦,現在是比較清閒的時候。」小麗邊說邊領育強進房。

 當然,現在還是上午,育強怎會選人多的時候下手。看她也是剛剛

睡醒不久吧。看著小麗的背影,一件連身睡袍,薄薄的質地掩不住她

袍下春光,三角褲的痕跡現了出來。育強一面觀察屋內的環境,一間

房、一個廚房、一個廁所,是最簡單的一樓一鳳格局。進房後育強扮

作急不及待的抱著小麗上下其手,小麗輕輕的推開了育強。

「別心急,先去洗澡吧!我起床時已洗過了,快去吧!」育強故意扮

作順手關了房門,然後進廁所先洗了個澡,再靜靜地走進廚房,拿了

柄生果刀,再出廳割斷了電話線,在抽櫃處找了卷膠布。育強把要用

的東西藏在脫下的衣服內,圍上了浴毛巾回房去。因為是第一次作案

,不敢帶備這些工具上街。

 育強敲了房門,小麗給育強開了門,嬌笑道:「你幹什麼把門關上

?這裡只得你和我。」

 育強小心弈弈地把衣服放近床邊,然後轉身把小麗抱起放了上床。

「嘻……」小麗嬌聲地叫了一聲。

 育強看著小麗的小嘴,湊近小麗的耳邊:「小麗,我給妳一千塊,

幫育強用口好不好?」

 小麗面色一沈,然後陪了一笑:「不要啦,我又不會吹,如你硬要

我用口的話,我寧願不幹了。」

 真不明白,大部份的大陸妹也不肯口舌服務。育強即道:「說說罷

了,不吹便不吹,只要妳乖的話,一千幾百塊才不是問題。」

 小麗聽見育強沒有堅持,也沒說什麼,便開始脫睡袍。但育強卻阻

止了她:「來,讓我幫妳脫,上床吧!」

 小麗順從地上了床,育強擁著她四圍亂吻,小麗給育強弄得嬌喘不

已,育強趁不為意把她反轉俯在床上,騎在她背上,借意替她脫衣服

把她雙手往後放,育強提起她一隻手吻著,另一隻手從自己的衣服處

取出了電話線,小麗還毫不知情的伏在床上閉上眼睛任由育強玩弄、

挑逗。突然育強把她雙手緊握,迅速地用電話線把小麗雙手反綁。小

麗大吃一驚不斷扭動身體掙扎著,但已被育強騎得緊緊的,很快雙手

便被育強綁得結結實實。小麗開始想大叫,還來不及發聲便被育強用

膠布把她的嘴巴封實。育強離開了小麗的身體,小麗轉身坐在床上,

張著恐懼的眼睛,不斷的扭種身體反抗著。

 育強站在床邊,欣賞著小麗的掙扎。不一會,小麗掙不脫被緊綁的

手,只得望著育強,被封著的嘴巴不斷努力的想說話,無奈被膠布封

著,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哼聲。育強不發一言,冷冷的走近小麗身邊

,粗暴地撕下她的睡袍,袍子下沒有穿著內衣或胸罩,一對嬌小但堅

挺的乳房露了出來。小麗不斷的縮近牆邊想逃避育強。

 育強一手把她扯過來,另一隻手用力搓弄她的小乳房,小麗不停的

掙扎,但她越是扭動她的身體便越是挑逗育強的性慾。育強把她推倒

床上,分開她雙腳,一條淡黃色的內褲現在眼前。育強用力的把她雙

腳擡起,壓在她的肩膀上,內褲拉得緊貼在陰唇上,連陰唇的形狀也

隱約可見。育強把頭湊近小麗張開的陰唇,隔著內褲用力的嗅著,心

裡掙扎著該不該舔小麗的下體。最後還是不自禁地伸出舌頭隔著內褲

吻著小麗的陰唇。小麗雖然是妓女,但被一個不情願的男人玩弄自己

的下體,也不禁哭了出來。但是嘴巴被封著,只能發出低沈的嗚咽聲。

 育強舔了一會,從內褲的邊縫處把手指插入陰道,小麗的陰道還是

乾涸的,被這突如奇來的一插,從喉間“嗚”的一聲慘叫起來。育強

就是欣賞這種慘叫,加快手指的抽插,很快小麗便被玩出密汁來。育

強見時機成熟,便撕下小麗的內褲,戴上安全套便插入小麗的陰道內。

 小麗雖不情願,但也想惡夢儘快完結,開始挺著腰配合育強的抽送。

 育強見狀,無恥地問:「有快感嗎?」小麗恨恨的瞪著育強,停止

了配合育強的活塞。

「看來正常的性交妳已沒有快感,試試肛交怎樣?」

 小麗聽見,立即瘋狂的搖著頭,不停扭動身體抗意著,她越扭動得

厲害,就越剌激育強的快感。不一會小麗疲累下來,育強抽出陽具,

把她反轉了身,小麗以為育強要幹她的肛門,嚇得再次掙扎。這次她

真得發狂了,育強按她不住。她站了起來想衝出房間,衝到房門想用

綁在背後的手開門,但育強一手抓著她的頭髮,另一隻手拿出了刀子

。小麗看見刀子立即冷靜下來,顫驚驚地看著育強。可能她想搖頭示

意,但被育強抓著頭髮,連搖頭也不能,只得用哀求的眼神望著育強。

 育強心底盤算著,然後道:「陰道我已幹過了,不幹妳的肛門,幹

妳的嘴巴吧!」育強把小麗按在地上跪下,脫下安全套,把陽具在她

臉上掃來掃去,小麗還是搖頭。

 育強大怒,把她推倒地上,喝道:「臭貨,別忘妳不過是一樓一!

肛門或是嘴巴其中一樣,妳不選擇便給我幹肛門。」

 小麗擡起頭來滿臉淚水,看著育強兇神惡煞的樣子,最終還是選擇

了口交,跪了在育強前面,把頭湊近育強的陽具。育強扯下她的封嘴

膠布,把陽具塞進小麗的口內,一面把刀子抵在她頸上,一面按著她

的頭活塞著。想不到小麗對口交竟然是門外漢,只懂得含著陽具,不

是育強控制著她的頭,小麗連上下擺動頭部也不會。

 育強不禁問:「之前沒有替男人含過嗎?」小麗含著陽具答不出話

,只有流著淚點頭。

「哼!做雞也不會吹簫。聽好,不要用牙,用嘴唇及舌頭不斷的舔弄

,頭部要上下擺動,像做愛一樣讓我抽插。」小麗認命的照育強吩咐

去做,育強也放開了手享受著小麗的處女地。

 漸漸地小麗掌握了方法,育強也快達到高潮,重新按著小麗的頭,

挺動著腰加深著抽送,小麗本能地加快頭部的擺動來配合育強,最後

育強深深一挺,終於在小麗的喉嚨爆發了出來。

 育強想按著小麗的頭不容她離開他的陽具,但精液射在她喉嚨氣管

處,使她咳了出來,看見精液從她的嘴角及鼻孔流出來,育強再把陽

具塞進她口內,吩咐她舔乾淨。

 完事後,育強重新把小麗的嘴巴封好,穿回衣服,放下了一千塊。

便心安理得的回家去。強姦妓女既不怕她去報警,又沒有犯罪感,又

能滿足育強的特別要求,真的一舉三得,下次一定要再找一些好架步

續繼去“嫖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