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86章◆大老婆也瘋狂4


第386章◆大老婆也瘋狂4

  張超群呆住了,用嘴……老婆要用嘴?這像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話麼?特工九組的組長,什麼時候都是擺出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臉孔,那個時侯剛結婚,不知多少朋友羨慕得他六體投地,都說越是外表冷如冰山的女人,在床上就越是放得開,這種類型的,往往是內騷,只要喜歡上你,什麼花樣都肯跟你玩。但兩年過去了,可憐的超群哥連一點腥臊都沒聞過,突然,她說要用嘴來為自己服務,張超群瞪圓了兩眼,不可思議的瞧著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是說真的?還是在逗我開心?」

  顧凝兮臉上少有的現出嬌羞之色,道:「你不要就算了。」

  「要,我要,傻子才不要!」

  超群哥趕忙大聲道,生怕她反悔。

  顧凝兮嗔道:「小聲點!讓別人聽了去,以後就休想我……我那個。」

  「好,我小聲。」

  張超群樂不可支,飛快的將衣裳脫了個乾淨,他脫衣服的速度果然出神入化,已臻化境。顧凝兮看到他眨眼間就脫光了,不由得驚愕,道:「你好快的動作,原來武俠世界裡面的輕功也可以用在脫衣服上。」

  見他飛快躺下,一根旗桿紅撲撲的挺立著,顧凝兮伸手一拍他挺拔的壯碩,沒好氣的道:「這麼大,我怎麼吃得下?快,縮小點。」

  張超群失笑道:「你以為這個是電動的啊,再說我也不是孫悟空,如意金箍棒能大小隨意。」

  顧凝兮嗔道:「那我不咬了!」

  張超群大急,忙道:「好好好,我讓它縮小就是……」

  憋了半天,那玩意兒愣是小不了,嘿嘿笑道:「老婆,這沒法小啊,這已經是最小的狀態了。」

  顧凝兮媚眼一翻,喝道:「那你不許看!閉眼!」

  「好好,我閉眼。」

  張超群將眼睛閉上,心中狂汗,這哪裡像是夫妻行樂,簡直就像是上司在命令下屬,等了片刻,堅挺處忽然一暖……

  好……爽!小嘴叼住肉棒頂端,軟軟的,香舌在那兒觸碰了一下,仿似電流通過,快感從肉棒一直擴散至四肢百骸,爽得通透!張超群忍不住想要呻吟出聲,凝兮的口技很生澀,遠不如小纖,但卻別有一番風味,想像著此時凝兮光溜溜的跪在自己面前,小嘴含著自己的傢伙,超群哥就亢奮不已,尤其是自己這老婆在人前人後都是冷冰冰的一張臉,對誰都不假顏色,特工局裡人稱金屬美人,想到此情此景,超群哥心中就別有一番征服者的快意。

  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起先顧凝兮生疏得很,只知道用嘴,別說,牙齒偶爾還弄得超群哥生疼生疼的,到了後面,逐漸的適應過來,懂得用舌頭了。

  良久……

  「呼……」長出了一口氣,顧凝兮終於鬆開了嘴,道:「嘴都酸了,超群你覺得舒服麼?」

  「舒服,太舒服了……」

  超群哥睜開眼睛,見顧凝兮眼如秋水,波光粼粼,美麗的臉上帶著酒醉般的酡紅,心中嘖嘖讚歎,這才像女人嘛,因為俯著身子,頗有些規模的酥峰形成深深的乳溝,皮光柔滑的,說不出的嬌艷,嘖嘖,這樣的極品,若不開發出來,實在可惜。張超群忽然想到,若是換作最喜歡用嘴的小纖的話,她這個時侯那裡應該已經水汪汪了。超群哥心中一動,一把將顧凝兮抱住,在她耳垂輕輕咬了一口,道:「老婆,你咬了我這麼久,那裡濕了沒有?」

  顧凝兮遲疑了一下,輕聲一歎,道:「沒有,對不起,老公。」

  張超群微笑著道:「傻瓜,夫妻倆說什麼對不起,沒關係的,我們回去看醫生,總能治好的。」

  顧凝兮將張超群緊緊摟住,道:「可是,我們還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一時半會兒也回不去,老公,我真想把自己給你,你別怪我兩年都不讓你碰,其實……其實是我不敢……我知道自己不能像正常的女人那樣,我很不開心,我更怕你因此不要我……」

  「噓!」

  張超群忽然腦中像是抓住了什麼,眼睛一亮,道:「凝兮,或許我有辦法!」

  顧凝兮猛然抬頭,眼中淚花閃爍,驚喜問道:「是什麼辦法?」

  張超群笑道:「或許真的有用呢,你知道吧,我在這武俠世界學到了很多武功的,古墓派的玉女心經,你應該是聽過了,其中就有一招,也許會管用!」

  他想到的是玉女心經叉叉三式的第二式——真氣撫摸法。顧凝兮那裡不產水,或許就是因為血脈不通暢,若是以真氣來疏導經脈,八成有門!

  「玉女心經?小龍女的武功!這我知道,怎麼玉女心經對這種事也有效用麼?」

  顧凝兮也是意動,急切問道。

  張超群略一沉吟,忽然坐了起來,臉上堆滿了笑容,道:「凝兮,你等一下先,我出去一趟馬上就回來,我想到了一個好法子,沒準今晚就能治好你。」

  顧凝兮道:「你要出去?好,我等你。」

  她伸手要去拿衣服,張超群一擺手,道:「不用穿了,你就裸著睡,一會兒我就來。」

  顧凝兮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鑽進被子裡,張超群壞笑著在她酥峰捏了一把,彈性好得超群哥心蕩神搖。

  出了房來,張超群逕自往朱九真的房間行去,快到門口時,就聽裡面傳來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張超群得意的一笑,想像著朱九真和小纖兩個在裡面虛鳳假凰的美妙情景,伸手推門,哪知門被反鎖了,張超群不由得鬱悶,想叫她們,卻又擔心被其他老婆聽見了,躊躇了一下,躡手躡腳的來到窗口,輕輕拍了兩下,裡面的聲音立刻停止,只聽朱九真問道:「是誰?」

  張超群壓低聲音,道:「是我,超群,開下門,有事找你們幫忙。」

  「是公子。」

  房中傳來小纖驚喜的聲音。張超群聽到她們穿衣服的聲音,嘴角咧了起來,他本來是想用真氣撫摸法直接給顧凝兮治療,但卻又想到,這跟完成一件什麼任務似的,肯定會沒氣氛,如果把朱九真和小纖叫上,讓她們當著顧凝兮的面虛鳳假凰也好,自己現場表演一下也罷,應是會具有更好的效果。

  門開了,一張紅撲撲的小臉蛋,正是小纖,看來剛才她們應該玩得很投入了,春水蕩漾的暈生雙頰,艷麗橫生。

  小纖嬌羞道:「公子你怎麼來了?難道公子想小纖跟你……那樣麼?」

  這小妮子,被澆灌了幾次之後,愈發嫵媚了。

  張超群毫不客氣的在她酥峰一抓,嘻嘻笑道:「那你想不想呢?」

  小纖的眼中如欲滴出水來,不但不躲避超群哥的祿山之爪,反而嚶嚀一聲,嬌軀向前投來,張超群哪裡還跟她客氣,一把將她嬌小玲瓏的身子抱了起來,手掌碰到她的腿時,發現她根本只是披了一件衣裳,裡面光溜溜的,什麼褻衣也沒穿,超群哥心中一蕩,向內走去,道:「你跟九真都到我房裡去,有事找你們幫忙。」

  又喚道:「九真,別穿了,就跟小纖一樣披上一件就行了。」

  拐過一個屏風,就見香榻之上,赫然的露出兩張俏臉,身子躲在被窩裡,武青嬰更是羞紅了臉,露出半個香肩,超群哥愣了一下,居然是朱九真和武青嬰!

  汗啊,武青嬰才剛來,就加入到她們的行列了!

  「青嬰,你怎麼也在?」

  武青嬰羞道:「我……我睡不著,來找九真姐姐,哪知……哪知她和小纖……我是被她們拖上來的……」

  朱九真也是羞得臉兒紅彤彤的,好像紅蘋果似的,嗔道:「誰讓你那麼多女人,都沒時間來陪我們。」

  「哈哈,沒關係沒關係,我又不會怪你們,你們親如姐妹,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既然都在,那你們三個一起去我房裡!」

  小纖依偎在他懷中,膩聲道:「去你房裡麼?倒不如就在這裡罷,免得九真姐姐和青嬰姐姐還要穿衣服。」

  張超群嘿嘿一笑,順著小纖光溜溜的腿一路往上摸去,小纖被他摸得媚眼兒瞇了起來,隨即,超群哥便摸到她那處,水淋淋的,泥濘不堪,小纖嬌軀繃直,微微顫抖了一下,身子愈發的酥軟,似吟似叫:「好公子,別弄人家了。」

  張超群這一摸,自己也是被慾火撩撥得心癢癢,下頭已經高高的頂了起來,吞了一口口水,張超群道:「有件事要找你們幫忙的,待會兒,我帶你們去凝兮那裡,你們不用拘束。」

  接著,隱晦的說出凝兮在這方面的冷感,三女聽到凝兮姐不能像正常女人那樣承沾雨露,心有慼慼,自然是答應下來。

  三女躡手躡腳的跟在張超群的身後,回到顧凝兮的房裡,凝兮果然乖乖的沒有穿上衣服,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起先見到張超群回來,正欲說話,猛然瞧見他身後還跟著武青嬰、朱九真和小纖,不由得怔了一下,忙揭起被子蓋在身上,嗔道:「超群,你幹什麼?」

  張超群走了上前,柔聲道:「我帶她們來,就是要全方位對你治療的,你聽我的安排就是了,老公總不會害你吧?」

  顧凝兮欲言又止,望著張超群,點了點頭,張超群笑著回轉身來,朝小纖眨了眨眼,小纖會意,和朱九真和武青嬰一齊來到床邊,顧凝兮裹著被子,顯然是猜到張超群安排了什麼,玉面飛紅,往床裡頭縮了縮身子,張超群嘿嘿笑道:「今天晚上,誰也不許穿衣服,都脫了!」

  小纖最是乾脆,超群哥話音剛落,就把外衫脫了下來,光溜溜的一絲不掛,鑽了上去,張超群讚了一聲:「乖,小纖,相公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得把凝兮姐姐弄出水來。」

  顧凝兮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面,羞得連耳根子也紅了,想要罵他荒唐,但小纖卻是笑吟吟的揭開了被子,顧凝兮春光乍洩,一對白兔露了出來,顧凝兮登時驚呼一聲,雙臂交叉護在胸前,小纖見她肌膚細膩,曲線玲瓏,美眸之中露出一絲貪婪的驚喜,讚道:「凝兮姐,你的身材真好。」

  伸手就向她的酥峰摸去,顧凝兮驚叫一聲,下意識的便用出格鬥術中的招數,一下就將小纖反手制住,壓在床上,只是這一來,她們倆都是赤身露體,光溜溜的,再一看,被子已經被超群哥那個壞蛋給沒收了,顧凝兮雖然制住小纖,但也不可能真的下狠手,只是將她壓住,朝張超群喝斥道:「超群,你怎麼這樣荒唐?」

  張超群卻是笑嘻嘻的在朱九真香臀拍了一記,道:「九真,你還不快去幫忙?」

  朱九真靦腆許多,忸怩著不肯,張超群狼爪前探,三招兩式就將她制伏,就那麼當著眾女的面解除了武裝,輕輕一推,朱九真跌倒在床上,張超群轉頭向武青嬰瞧去,賊笑著,道:「青嬰,你最乖了,自己脫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