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87章◆石女也開竅


第387章◆石女也開竅

  眼見著雪嶺雙姝也都脫了衣裳,羞答答地上了床來,粉臂玉腿,三女之中,小纖身子嬌小玲瓏,容貌柔媚,七分中原女子三分西域女子的特徵,為她平添了幾分異域風情;而朱九真則像是現代的卡通美少女一樣,眼睛又大又亮,冰肌玉骨,粉紅雪白,惹人憐愛;武青嬰的美,秀麗婉約,清新如詩,眉目如畫,就好像一副風景畫,美不勝收。饒是顧凝兮羞怯,也不禁心中蕩起一絲漣漪,暗中竟有些嫉妒超群的艷福,這等美人兒,竟在他的面前乖乖的脫去衣衫,任他品嚐,由人度己,顧凝兮三分醋意、三分覺得對不住超群、三分危機感,還有一分說不出的期待,她不知道超群要怎樣來給自己治療,心中忐忑起來。

  「喂!超群,你真是荒唐,這……這不太……」

  顧凝兮心慌意亂,不知道如何是好,往後縮去,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兩條健美秀氣的腿兒卻是露在外面。

  張超群微笑道:「你別緊張好不好,說好了聽我安排的,一會兒我就用玉女心經給你治療,你也知道,這不光是生理方面的事,也有心理方面的因素,相信我,放開心懷,享受人生,享受小纖她們……」

  忽然伸手出去,將她的被子奪了去,顧凝兮大羞,蜷縮了雙腿,掩住自己的酥峰,但她酥峰規模不小,兩隻手也掩藏不住,半遮半掩下,更增誘惑,張超群瞧著床中光溜溜的四女,心跳加速,只是她們四個都沒放開,拘謹得很,張超群笑著將身旁的武青嬰纖腰攬住,道:「青嬰,九真和小纖都嘗過我的玉女心經,你還沒嘗過呢,作為你的相公,當然不會厚此薄彼了,是不是?」

  他將手置於武青嬰的腰間,微微以真氣一激,他的真氣登時侵入武青嬰體內,恰到好處的在她小腹之下的部位一碰,武青嬰那裡登時癢癢的,猶如被微弱的電流一淌而過,武青嬰本就是第一次參加群劈活動,也是最害羞的一個,螓首低垂,兩隻手抓著床單,被他這一弄,登時嬌呼了一聲,雙目露出驚詫的神色,而早已受到過超群哥玉女心經叉叉三式的真氣撫摸法並食髓知味的朱九真和小纖則是會心一笑,芳心隨著她的眼神而變得有些迷離。趁著武青嬰短暫失神之際,張超群另一隻手已伸到武青嬰的酥峰,五指叉開,在白嫩的乳肉上捏了起來,他手指靈活,揉捏之時還不忘撩撥一下青嬰的小小紅瑪瑙,再加上那只輸送真氣的手,一下一下的刺激著她的敏感處,沒一會兒武青嬰就已經酥軟如泥,癱在超群哥的懷中,嬌喘吁吁。

  「超群哥,你……你弄得好舒服……啊……你……求求你,別弄了……她們……她們都在看我……羞也羞死了……」

  武青嬰雙眸迷離,體內猶如有一窩螞蟻在爬,尤其是在那裡,一道一道的電流在花心最深處通過,那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快感,令武青嬰芳心失守,她知道九真、小纖和凝兮都在看自己,也知道不能讓她們看到自己這樣放蕩的樣子,但卻是忍不住,那裡又癢又麻,而且還有一種空空洞洞的奇異感覺,恨不得張超群立刻用他的那根武器給自己搔癢,只是,那個壞蛋似乎很享受觀賞自己的這吟蕩模樣,一點要幫自己止癢的打算都沒有,武青嬰愈發的意亂情迷,雙臂不由自主的揮舞著,漫無目的的時而舉起,時而抓住床單……

  顧凝兮目瞪口呆的瞧著這一幕,她留意到,張超群的一隻手一直都按在武青嬰的小腹上,心中吃驚,難道這就是玉女心經?玉女心經不是應該是一門內家武功的麼?怎麼好像看上去倒像是採花大盜的採花秘笈?

  就在她驚訝之時,小纖和已經被武青嬰撩撥得芳心酥癢的朱九真卻也沒忘記幫一幫顧凝兮,二女在武青嬰的婉轉嬌啼聲中,一人抓著顧凝兮的一條勻稱的腿,逐寸逐寸的向上撫摸而去,顧凝兮被這種奇異的女女之愛弄得有些怪異的感覺,但面前卻是武青嬰嬌媚的吟叫聲,和自己丈夫的一隻肆無忌憚的手,不住的在武青嬰的酥峰和光溜溜的身子上撫摸的情形,時而溫柔愛撫,時而又略帶瘋狂的在她那一抹幽草間肆虐。

  「啊……喔……嗯……嗯嗯……」

  武青嬰的叫聲越來越急促,嬌軀甚至在顫抖,口齒不清的叫道:「超群……超群哥哥……你……你別弄了……要受不了啦……要……我要……我要……」

  武青嬰纖細的腰肢扭擺著,竟是轉過身來,把張超群推倒在床上,雙目慾海波浪洶湧,心急火燎的抓住張超群的巨大肉棒,就往自己那裡塞去,顧凝兮清楚的看到,當武青嬰轉身時,雪白的肥美香臀高高翹起,一撮陰毛上,白色的乳汁從陰毛的毛尖上流淌下來……

  顧凝兮被她流淌出來的蜜汁震顫了,就是這個,她竟然沒有,這些在普通的女人身上非常普遍的生理現象,對於凝兮來說,竟是如此的不可求……

  「撲哧」一聲,早已盈滿欲滴的蜜穴將超群哥的肉棒整根兒吞沒,武青嬰發出一聲極其滿足的呻吟,美眸微睜,粉面嬌羞,迫不及待的扭動著腰肢香臀……

  張超群沒想到向來都是自己推倒人的,今天居然反被一向乖乖的青嬰給推倒了,感受到她內中的火熱滾燙,張超群也是情慾勃發,配合著她,使出玉女心經叉叉三式的第三招——肉棒振顫法。起先,武青嬰還沒有察覺到什麼,隨著超群哥注入的真氣加大,武青嬰臉上已然現出驚容,她感覺到蜜穴中的異樣,是如此的舒服和刺激,就好像,那種強烈的刺激要把自己下體穿透一樣,尤其是超群的肉棒正頂在她的花心,那一下一下的振動,已經將她從內到外,從靈魂深處,振得要飛上天去,如此強烈的快感,武青嬰從未體驗過,她再想保持一絲矜持都是不可能了。

  香汗在嬌美柔滑的嬌軀上往下淌落,紅燭散發著溫暖而旖旎的光芒,映襯得高潮迭起的武青嬰愈發顯得肌膚粉紅,雲鬢散亂,宛如瀑布般散亂在雪白的香肩,一聲高亢的嬌啼,青嬰像是打擺子一樣震顫著,嬌體亂抖,酥軟地伏在超群哥的身上,嬌喘吁吁。

  「超群……超群,你弄得人家好快活……我好喜歡……」

  星眸迷離,宛如夢囈。

  「有哪一次你不是被我弄得欲仙欲死的?嘿嘿……」

  超群哥雙手伸出,抓著她沾滿了香汗的兩隻酥峰,恣意揉捏。

  武青嬰嗔道:「壞死了,這樣說人家!」

  兩人打情罵俏,武青嬰忽然反應過來,這房裡可不止是只有他們兩人,嚇了一跳,回頭時,就見小纖和朱九真伏在顧凝兮的身上,朱九真一隻玉手玩弄著顧凝兮的酥峰,一邊吐出香舌,將凝兮的另一邊雪白玉乳含在嘴裡輕舔,而小纖則是一邊在顧凝兮的蜜穴處吮吸,一邊卻在摳弄著自己的那處,她那略帶尖挺的美臀翹起,如蔥管一般的細長手指撫摸著兩片肥嫩的蝴蝶,上面早已沾滿了露水,順著她的手指滑落,動情處,美臀輕搖,喉嚨深處發出輕輕的呻吟……

  而最令超群哥感到欣慰的是,在二女的挑逗之下,顧凝兮徹底的放鬆了身體,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於自然反應,凝兮的手也不甘示弱,左手玩弄著小纖的秀髮,右手卻在朱九真的粉臀上撫摩。

  張超群看到小纖那瘙癢難忍的動人美態,本想直接抓住她兩瓣美臀,狠狠的用他的人間兵器去叉她後庭,她那裡實在是太美了,一滴露汁在幽草的尖尖上欲滴不滴,簡直就是要勾死人了,不過……超群哥忍了又忍,還是決定先把大老婆顧凝兮解決了。

  顧凝兮的皮膚不是眾女之中最白最滑的,但絕對是最有彈性的,長期的特工生涯,令她身材很是健美,撫摸上去,非常有手感,健康的麥色皮膚,加上她那修長窈窕,又充滿彈性的身材,就好像一杯香濃的咖啡,或是一塊美味的巧克力,令人想咬一口,勻稱的肌肉,恰到好處的點綴著她的嬌體,絕不會顯得纖弱,也不會向健美雜誌裡的健美女郎那樣恐怖,既有健美的身材,又充滿了女性的柔美,兩者相互兼容,對於某方面旺盛的男人來說,絕對是個最好的對手,再加上凝兮那標準的美女臉蛋,精緻得無以復加的五官,這樣的美女,能嫁給超群哥,也怪不得特工局裡的那些單身牲口們嫉妒得發狂了。

  撫摸著這迷人的胴體,張超群的手從她的玉腿,一直延伸到堪稱完美的三角地帶,最後,在她精緻而沒有一絲贅肉的光潔小腹停留下來,微微一笑,心道:凝兮,老公我要讓你成為真正的女人,金屬美人,今晚就要成為最吟蕩的蕩婦。

  顧凝兮是首次如此放鬆的展開自己的身體,她素來就知道自己在那方面有所欠缺,在特工局也好,在學校也罷,她一直都是對任何人都不苟言笑,才獲得了金屬美人的綽號,可是,內心之中,她並不想做什麼金屬美人啊,她也想和大多數女人一樣,享受丈夫的輕憐蜜愛,享受人倫之樂,她不想把自己封閉起來,她之所以兩年都沒有讓丈夫碰自己,並不是不愛他,而是她的自卑,令她將自己偽裝起來,今晚,是她最放得開的一晚,她從來也沒想到過,自己竟然肯用嘴去幫自己的丈夫解決,更加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公會同時叫來三個女人,那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女女之間的那種事,她當然不可能沒聽過,但卻是第一次嘗到這種奇怪的滋味,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很舒服,很放鬆,就好像置身於夏威夷的海灘,享受陽光和紅酒一樣愜意,就在她放鬆身心的享受時,忽然她感覺到身上忽然暖烘烘的,小腹處傳來一絲異樣,麻麻的,癢癢的,顧凝兮睜開眼來,就見張超群微笑著,和煦如春風。

  「閉上眼睛,什麼都不用管,釋放你最最真實的一面……」

  他的聲音,就好像催眠師的語調,充滿誘惑,凝兮知道他開始了,點了點頭……

  真氣在進入到她身體之中時,張超群就發現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地方,跟他之前預料的一樣,凝兮真的是血脈不通暢,他仔細探察了一番,再次證實了自己的推斷,既然找到了原因,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了,張超群強忍著興奮,以真氣輸入,慢慢的幫她調理著,在他的幫助下,顧凝兮不單是血脈暢通,而且,還用真氣助她增加了經脈的韌性!雖然不至於令她增加內家真氣那麼變態,但是她的身體比先前無形中要強健了許多。

  就在這時,小纖忽然驚呼了一聲,從顧凝兮的身上縮了開去,驚訝道:「凝兮姐,你那裡流了好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