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88章◆石女也開竅2


第388章◆石女也開竅2

  張超群微吃一驚,大喜過望,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凝兮終於還是流出水了,他忙將另一隻手伸了過去,果然,她那處早已是春水氾濫,糊滿了胯間,濃密的水草被沾濕,滑滑膩膩的,弄得超群哥一手都是,超群哥開懷不已,順手將一手的蜜汁往小纖的胸甫上一抹,惹得小纖嬌吟一聲,雙目迷醉,脈脈含情。

  儘管小纖勾人,但這個時侯,張超群還是決定趁熱打鐵,把凝兮解決了再說,附耳小纖,柔聲說道:「待會兒讓你過癮。」

  小纖紅著臉,報復似的在張超群的那處捏了一下,戀戀不捨的讓開一旁,向已經被滋潤過一遍的武青嬰撲去。

  張超群望著愈發緊張的老婆,毫不遲疑的分開她兩腿,顧凝兮又羞又喜,雙頰酡紅,輕咬下唇,彷彿朝聖似的期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果然,好多水,分開凝兮兩腿,只見她的陰戶玉門嫩紅小巧,煞是可愛,兩片肥嫩的肉蝴蝶敞開著,彷彿是在迎接即將到來的賓客,私處的蜜汁順著蜜穴口流淌出來,乳白色液體彷彿牛奶,一直流到她兩股之間,連帶著把後庭都弄得濕漉漉的,這美妙而又淫靡的一幕,令剛剛和武青嬰叉叉完,但沒有洩身的超群哥慾火高漲,迫不及待的扶了勃發的肉棒一把,對準了凝兮的私處,黏膩的蜜汁把超群哥的龜頭塗滿了,那種緊貼感和溫暖的感覺,異常的舒爽。

  就在張超群往裡推送之際,顧凝兮張開了小嘴,顯露出疼痛的神情,雙手抓住床單,扭拽得變形,的確,她的花徑入口很狹窄,張超群的肉棒逐漸的深入時,內中嫩肉緊貼著他的肉棒,舒服得超群哥飄飄欲仙,在進入了一段距離之後,他忽然遇到了阻礙,那是……張超群輕輕用力一送……

  顧凝兮猛的叫了起來劇烈的撕裂感,像是要被他從中分作了兩半,她本來是很清楚,自己這是第一次,疼痛是肯定會有的,為了瞭解自己的問題,她也曾接受過不少網絡上的猛片的熏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她,仍舊是沒有想到,這種疼,竟會是這麼疼,就好像要被穿透了!

  她的身體顫抖著,強忍著這種疼痛,蜜穴的嫩肉因為痛楚而痙攣收縮,更是將超群哥的肉棒夾得愈發緊了,張超群知道這是關鍵時刻,不能就這麼硬生生的捅進去,趕忙停止前進,對她的酥胸進行著愛撫,另一隻手則在她陰蒂上輕捏輕撫,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她逐漸放鬆下來,抓住床單的手也卸了力,赤裸的嬌軀上,冷汗如珠,微喘著氣,道:「超群,不要好不好?我們下次……下次再來,太疼了……沒想到會這麼疼……」

  張超群一邊撫慰,一邊柔聲道:「你的膜似乎要稍稍的比常人厚一點,堅韌一點,不過沒事的,我會盡量輕一點,你就當是打針就是了……」

  本以為顧凝兮還會央求,哪知顧凝兮卻是一咬銀牙,道:「好,你來,我就不信我挺不過去!」

  她秀眸一閉,倒是把男女的情情愛愛弄得跟慷慨赴死上刑場似的,張超群啞然失笑,點頭應了一聲。

  「唔……嗯!啊!」

  淒厲的叫喊,顧凝兮的膜終於還是被頂破了,疼得她上身幾乎坐了起來,然後又無力的躺倒,其實,是超群哥的那句「你的膜似乎要稍稍的比常人厚一點,堅韌一點。」

  刺激了她,她一直以來都希望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不願異於常人,但真的,這下撕裂一樣的劇痛,令她幾乎不能呼吸,全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她甚至都覺得,男女之事,是否真的會美妙,先前小纖的那種動情的模樣,她也是瞧得清清楚楚的,那種忘形的極為享受的表情,令她心中也感覺到了一絲異樣,那種異於平時的奇特感覺,就好像在內心深處,有著一絲絲的躁動,在呼喚什麼。

  直到現在,超群進入到自己體內,顧凝兮終於是真正的成為了女人……

  對於能夠真真正正的做一個女人來說,那些疼痛算得什麼?顧凝兮喜極而泣,坐起來撲進張超群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他,哭道:「超群,謝謝你。」

  「不要這麼說,老夫老妻了,還說這麼見外的話做什麼?」

  「我想……想你跟青嬰做的那樣……」

  凝兮梨花帶雨,鬆開了他,綻顏一笑,金屬美人的嬌媚一點也不輸於充滿異域風情的小纖,這種轉變,就好像一夜之間,變了一個人似的,超群哥瞧得目眩神迷,心中怦然蹦跳,興奮的叫了一聲,將凝兮推倒……

  張超群將肉棒在她濕滑的蜜穴口徘徊了一圈,往裡輕輕的推送,他那碩大的龜頭在插進窄小的蜜穴時,脹得凝兮「咿咿噢噢」的叫了起來:「輕……輕點,慢一點……」

  她的蜜穴肉壁溫暖濕滑,將超群哥的龜頭包裹得嚴嚴實實,酥酥麻麻,強烈的快感從下體一直傳達到她的四肢百骸,只覺那熱燙而又堅硬的寶貝,慢慢地將自己空虛、酥癢的蜜穴填滿。顧凝兮彷彿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那種緊緊的包容,令她有種奇怪的像是直到今日才擁有了自己的丈夫的感覺。

  而這個時侯,張超群卻是震驚了,在進入到處女膜的地方時,他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一個廣闊的天地,在最初的短短的一小截蜜穴肉壁之後,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像是來到了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以他的碩大尺寸,竟是沒能找到花心!這……張超群心中陡然想到十大名器排行榜!是的,這是……張超群盡根而入,就覺凝兮的蜜穴除了蜜穴口上較常人窄小些,內中卻是別有洞天,裡面很大,這有點像是一隻水壺,口小,裡面大。

  這就是傳說中的春水玉壺啊!十大極品名器中的春水玉壺!這種陰戶玉門玲瓏小巧,很可愛,但裡面則豁然開朗,一片廣闊。因為它的進口狹窄,陽物短小的人,一開始插進,會覺得很舒服,飄飄欲仙,可是,一旦進入之後,裡面彷彿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而且花心生來就在深處,要尋找到這個桃花源,必須花費很大的功夫。

  雖然剛開始辛苦些,但,只要有耐性地來回二、三十次,便會如龍捲風猛然襲過,一灘熱呼呼的春水應聲湧出,陽物即如漂泊在大海上的孤舟,隨著洶湧的波濤,上下翻滾,只是不容易找到避風港,而女人也會急躁不安,使氣氛顯得更緊張。女人一著急,春水就更澎湃洶湧,急捲蕩漾,不管那位功力再深的個中好手,一但遇到這種對手,都會很快洩出,一發不可收拾,然而女人的玉門緊閉,因此,她的春水一點也不會外洩。

  擁有這種名器的女人,眼睛時常會顯得濕潤而瑩潤。

  竟然又是一個名器,沒想到,十大名器排行榜上的名器,竟然讓自己遇到了四個,百分之二十五的幾率啊!這他嬤的就是傳說中的人品問題麼?搞了半天,原來自己的大老婆竟是名器,也幸好自己用了玉女心經叉叉三式,要不然,多可惜啊!

  那軟綿綿暖呼呼的嫩肉,在他的進入時,整個兒糾纏住他的肉棒,舒爽無比,妙不可言,而當他進入到內中時,就覺空空蕩蕩的,一連找了幾次,方才找到她的花心,的確,如十大名器排行榜中描述的一樣,的確,她的花心很小,若不是聽到凝兮嬌啼和身子的一顫,他幾乎還不敢確定呢。找到目標的超群哥慾火陡升,挺身而上,那暖而濕潤的美穴,果然有著名器級的美妙,連連觸碰之下,就好像有一根細小的棉花棒和龜頭做著最親密的接觸,那種癢酥酥的銷魂蝕骨的強烈刺激,令超群哥舒服得像是要飛了上天。

  凝兮的反應也更加強烈,她緊緊的握住超群哥的手臂,咬著碎玉般的牙齒,隨著他的猛烈碰撞而戰慄,每一下碰到那裡的時候,就讓她有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就好像要升上頂峰,忍不住就叫出聲來:「啊……超群……啊,嗯嗯,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好舒服,老公……」

  那種被肉棒在那最敏感的地方觸碰的快感,是凝兮從未體會過的,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都在顫抖,有生以來,這樣的滋味,她從未領略過,直到此時方知做愛的妙處真諦,每當那一碰,就激得她蜜穴之中愛液翻湧,那種淫蕩的水聲宛如美妙的天籟之音,就是那種強烈的快感,舒服得凝兮欲仙欲死,死去活來,恨不得他的肉棒一直頂在那裡,情不自禁的,凝兮櫻唇吐露仙音:「老公……老公,嗯,嗯……喔……啊……好老公,你加快點!快一點,好爽……你快要弄死我了……快……」

  極品名器就是極品名器,只是第一次做的凝兮,無師自通的扭動著美臀,以迎合他的攻勢,盡量的貼緊超群哥的肉棒,因為她的動作,幾次沒有對準細小如花生米的花心,使得她愈發的心癢難熬,急不可耐,浪叫道:「好老公,你……你對準了弄……就是……就是那兒……好,就是……啊,嗯……唔……唔……就是那裡,快用力幹我,快……要……啊……啊……」

  凝兮不住的淫叫著,這種銷魂蝕骨的美妙滋味,就好像毒品一樣,會上癮,在得到了那種奇妙的快活之後,凝兮幾乎就是在片刻之間,從一個不懂男女之事的「石女」立刻轉變為最淫蕩的浪女,而且,這種轉變就好像脫胎換骨,轉變得再自然不過,她那對勻稱而健美的美腿無師自通的夾緊了超群哥的腰,好像不願意放開似的。

  「快……快……好老公,你……真好……我好喜歡被你干……你……好老公再激烈一點好不好……快用力……用力弄……啊……喔……嗯……嗯……」

  凝兮忘情的叫著,在這美妙的時刻,她將床上還有朱九真、武青嬰和小纖三女的事給丟到了腦後,只知道索取,盡量的索取,那種奇妙的感覺,實在是太銷魂了,凝兮恨不得就這樣一直被她幹,被她狠狠的插。

  紅嫩的軟肉因為超群哥的肉棒進出而不停的翻動著,那根大肉棒上,沾滿了處子的殷紅和乳白的淫液,超群哥狠命的抽插著,自己這種程度的速度,居然她還在無度的索取,超群哥一咬牙,同時使出玉女心經叉叉三式中的第一式肉棒增大式和第三式肉棒振動式,緊緊的頂住了凝兮的花心。

  顧凝兮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肉棒發生了變化,驚喜之極的她驚呼道:「老公……你的肉棒棒……變大了!你……好棒……你是……是怎麼做到的……你……老公,我愛死你了……啊……啊……哦……哦……嗯……呀……老公……老公……我快活死了……要被你……被你弄死了……啊……我受不了啦……啊,要……要……」

  顧凝兮在承受了一分多鐘的強烈刺激之後,終於還是抵擋不住他那偉大的攻擊,陰精像是開了閘的水龍頭,向外噴射著,嬌嫩的肌膚泛著粉紅的色澤,香汗遍體,像是洗了澡似的,酥麻酸軟,被一股強大的浪頭直接拋到了天空雲端,她的美妙胴體戰慄著,熱燙燙的陰精噴射不停,燙得超群哥的龜頭爽到通透,因為她的花心和蜜穴痙攣顫抖,花生米般的花心在他的龜頭上以高頻率刺激著,一時間,超群哥沒能忍住,精液拋灑出來,陰陽交合,融會貫通,緊緊相擁。

  顧凝兮達到高潮之後,再不願動彈一下,就那麼一身濕淋淋的緊貼著自己的老公,張超群愛憐的吻了她的前額,嘻嘻笑道:「凝兮,你終於做回了真正的女人了,怎麼樣,舒服麼?」

  顧凝兮俏臉紅彤彤的,嬌艷嫵媚,無限的滿足令她眼角生春,含羞帶喜:「舒服,老公你真是太棒了,你累不累?」

  能將自己的老婆從石女變成浪女,這種強烈的成就感和征服感,實在是非常值得他自豪的。

  「你老公我是超人呢,一晚連御十個八個的也不是問題的。」

  他轉頭向早已春水氾濫的朱九真眨了眨眼,問道:「九真,你最有發言權了,你說你的相公我是不是很厲害?」

  朱九真羞道:「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

  凝兮推了張超群一把,酸溜溜的道:「九真妹妹也想要了呢,你還不去?剛才被她們看了這麼久的現場直播,我也要看回來才不吃虧。」

  「得令!」

  超群哥興奮的叫道,撲向嬌羞中蘊含著無限渴望的朱九真。

  果然沒有半句自誇,超群哥的確是如假包換的正宗一夜十三郎,將武青嬰和大老婆顧凝兮送上巔峰之後,再次轉戰征伐,殺得朱九真和小纖二女丟盔棄甲,連連哀告,這才心滿意足的左擁右抱,糾纏著一起,一覺睡到天亮。

  翌日,初嘗人事的顧凝兮起不來床,無法去西軍營指教,只好讓張超群去頂班。張超群剛到軍營時,就被呂文德找去,原來,忽必烈派人送來一幅畫,指定給張超群過目,並約張超群去蒙古軍營會晤。

  在張超群沒到之前,呂文德和眾將正商議這事,當他展開那幅畫的時候,張超群臉上現出憤怒的神情來,原來,畫上繪著小魚小雁的畫像,兩個一模一樣的孿生姐妹花,美艷異常,更讓張超群確定無疑的是,小魚小雁兩個雖然長得一般模樣,但姐姐小魚的左邊臉頰有個酒窩,而妹妹小雁則是在右邊臉上有酒窩,在這幅畫上,並沒有遺忘這個細節。

  而且,讓張超群憤怒的是,畫的右下首寫著:張將軍,尊夫人在本王軍帳之中,今日未時三刻設宴款待尊駕,敬請光臨。

  我草,光臨你嬤!以為是寫請帖麼?張超群攥緊了拳頭,未時,就是下午一點鐘,三刻的話,按照古代的計算方式,就是一點四十五分,切你唧唧,幹嘛不午時三刻見,老子一刀閹了你丫的。

  「張將軍,這畫上的兩位,是尊夫人麼?」

  呂文德問道。

  張超群點頭道:「正是,我認得出,看來我沒得選擇,一定得去了。」

  眾將面面相覷,呂文德道:「張將軍,你真的決定要去赴約?蒙古人不會安好心,你這樣過去,豈不是危險?不可不可,千萬不能冒險。」

  張超群微笑道:「呂帥,我知道你和大家都擔心我的安全,謝謝大家,其實你們可以放心,不管怎樣,她們是我的妻子,我不能為了怕被蒙古人算計就拋棄她們,那樣的話,我還算是個男人麼?我一定會完整無缺的回來!」

  鎮定從容,淡然自若,張超群不是一個膽大到連死都不怕的人,但如果忌憚安危到要放棄自己的女人,那就真不算男人了。就好像當初他在看一則新聞,說一輛長途汽車上來了幾個持刀的歹徒,全車人沒有一個敢反抗的,最後走到一對青年情侶的座位前,歹徒覬覦女青年的美貌,上前調戲,最後把這女青年當著那個男青年的面強監了,但那個男青年連個屁都不敢放,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歹徒玩弄。當時張超群就憤怒了,這樣的男人,張超群極其鄙視和痛恨,恨不得一刀捅死那個窩囊廢,膽小的怕膽大的,膽大的怕不要命的,就算是被他們亂刀捅死,也比眼看著自己的女人被別人當眾強監來得硬氣,這樣的男人,一輩子都抬不起頭。所以,就算是明知忽必烈給自己下套,也絕對不會退縮。

  聶斌道:「張兄弟,我陪你一道去!」

  這位呂帥的小舅子,頗有東北爺們的風範,可惜的是,不懂武功,只是有著一身蠻力,帶他去赴鴻門宴,無異於送死,張超群又怎能答應?

  「聶兄弟,你這是不信任我?」

  張超群笑道。

  聶斌搖頭道:「不是不是,我們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老聶我是拿你當好兄弟的,當然要有難同當。老聶雖然武功不高,但一個打十個二十個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張超群正色道:「多謝聶兄弟,這次不是我不信任兄弟你,而是……」

  他哈哈一笑,「而是這次很有可能要逃命的,我也不是戰無不勝的天兵天將,挨一刀也會流血,如果事不可為,我會第一時間逃走,絕不跟他們硬拚,所以,聶兄弟你不適合同我一起去的。」

  聶斌躊躇了一下,沮喪道:「是啊,我武功低微,不能拖累你,張兄弟,你……你若是覺得沒有把握,就立刻回來,我們都等你。」

  張超群笑道:「放心,如果忽必烈真敢給我鴻門宴的話,也就別怪我跟他拚個魚死網破。我雖然不敢誇海口,說自己能力敵萬軍,但若是比起逃跑功夫,當世誰能攔我!」……

  在軍營中視察了一番,張超群發現,他傳授給西軍營的現代格鬥術和截拳道,不單是西軍營在練,就連其他宋軍軍營也派了人員來學習,甚至還有不少武林中人也在學習這種比較軍事化的拳術,更有孫不二等全真教的弟子,正在向一部分西軍傳授七星北斗陣,這種氣氛,非常活躍,這令張超群感到非常的欣慰和驚訝,在他想像當中,襄陽在四面楚歌的時候,沒有人心惶惶就已經相當不錯了,結果反過來,城中到處是青壯要投軍,在軍營中,不僅沒有死氣沉沉,反而是摩拳擦掌,士氣高昂,欣慰之餘,他愈發感到,自己的到來,也許真的是天意,能夠改變宋朝覆亡的格局。

  也許,只是也許,張超群做了一番動員之後,一個個指點著宋軍士兵,快到未時,顧凝兮竟是騎馬到來,這個倔強的凝兮啊,果然是有軍人的風範,張超群向她要了那把M99狙擊步槍,雖說去到那裡也許沒有機會使用,但畢竟增加些保障,顧凝兮沒有阻攔他,同樣的他們都是軍人,知道有些事是必須去做的……

  張超群也沒有隱瞞自己是去救一對雙胞胎姐妹花,聽到他的話,顧凝兮只是微笑了一聲,道:「安全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