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89章◆單刀赴會


第389章◆單刀赴會

  「光」的一聲,襄陽城門轟然關上。黑色勁裝,內穿一件金絲琳琅甲,身背M99狙擊步槍,腰間陪著一把百煉鋼刀,長髮飛揚的張超群縱馬疾行,這古老的古戰場上,塵煙滾滾,猶如一條黃龍。

  城頭上,呂文德和諸將肅然而立,挺直脊樑,默默的瞧著逐漸遠去的張超群。

  另一邊,則是英姿颯爽的顧凝兮,美眸平視,古井不波,那一副雲淡風輕的氣質,彷彿漠視一切,縱使是這些沙場百戰之將,在面對顧凝兮的時候,也是絲毫不敢小覷。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縱使是他們,也禁不住的生出敬重之意,尤其是當顧凝兮在指揮西軍訓練的時候,言簡意賅,充滿著殺伐決斷的果敢,充滿一個為將者應具備的所有素質,西軍營起初並不服氣一個女子來教他們,但看在是張將軍的大夫人面子上,他們也就沒說什麼,可是很快,獨特而系統、完整而全面的訓練方法,讓他們心悅誠服,對於不遵守軍紀或是懈怠的士兵,顧凝兮也不用執法隊,直接就挑翻了他們,往往下手之迅捷、姿態之強硬,令人瞠目結舌。

  要知道,顧凝兮在近身格鬥方面,和張超群也是一個級數的,她擔任特工第九組組長,不是因為她的父親是國防部長,而是她有那個資格。

  鹿門山,蒙古軍營。旌旗招展,蒙古重騎整齊列陣,彪悍而肅殺,人如風,馬如龍,數萬騎兵排列開來,這種氣勢,也就只有古代冷兵器時代才有,漫山遍野的人,刀槍如林,任何一個人置身於此,都會生出一股無力感和渺小的感覺。

  能讓忽必烈擺下這等陣仗來,也就只有張超群了。

  「我草!忽必烈還真他嬤的看得起老子!」

  張超群遠遠的就望見這壯觀的一幕,恨恨的罵道。罵歸罵,但張超群心中的確還是被震撼了一下,幾次和蒙古軍作戰的時候,都是以一人之力作垂死掙扎,殺敵雖多,卻還從未如眼前這般全面的觀看古代騎兵的壯觀景象,遊牧民族對控馬技術的精通嫻熟,僅僅從這屹立不動的戰陣就可以看出來,數萬匹戰馬在一起,只不過偶爾嘶鳴數聲,軍容之盛,令張超群感到一陣陣的心悸,之前他雖是仗著專業的搏殺技巧、高強的武功和蒙古軍隊周旋過幾次,也是殺敵無數,但他自己心中也明白,他所殺的,只不過是蒙古的附屬國士兵和蒙古的雜牌軍,真正的蒙古精銳——他們的騎兵,自己根本就還沒有正式接觸,當他正面迎著這支彪悍的軍隊時,心中竟是起了一絲挫敗感。

  但,心志堅定的張超群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他昂然目視這壯觀的騎兵,就是這樣一支半人半獸的侵略者,毀滅了中原的漢人文明。宋朝是中國歷史上資本主義制度萌芽的雛形,宋朝的經濟實力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其原因是重視商業貿易。如果宋朝不滅亡,它就會發展經濟,加上其先進的文化、科技。

  而進行大量貿易往來離不開強大的軍隊,因此宋朝可能會加大軍事建設來維護自己的商業。如此,我們可以推斷:宋朝不滅亡,中國可能很早就走上資本主義道路,成為第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中國的歷史,將會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不錯,也許這個推論太過主觀意識,但,憑藉著宋朝領先世界五百年以上的先進文明,縱使是受到一些阻礙,也決計不會造成太大的變數,而,正是元朝的建立,他們完全扼殺了文明,不錯,所有在晚清時代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的外國列強都應該感謝蒙古人,正是由於蒙古人的這次毀滅性的侵略,令他們在清末能夠對中國肆意的掠奪財富,肆意的侵佔土地,日本的明治維新,推動了日本社會的進步,使之擺脫了民族危機,從此走上了發展資本主義道路,成為亞洲第一強國,但日本能成為亞洲第一強國的重要原因,就是向中國輸出了經濟危機,從中國獲得了大量的財富。他們難道不應該感謝這個令中國文明倒退了幾百年的遊牧民族?

  人和獸的區別,就在這裡得到了最恰當的體現,每一個朝代的更替,都是一次進步,但向來都把自己定位於外來者和掠奪者的蒙古人和滿清,卻是親手在製造扼殺文明的病毒,中國人在後世被外國肆無忌憚的侵略和侮辱,在後世受到外國人的歧視,罪魁禍首,就是面前這些人造成的。這些侵略者們從未把自己當作中國人,他們的歷史,也從未有過中國這個概念,也就只有那些數典忘祖的史學家才會把元朝這樣一個朝代當作中國的歷史,其實,人家蒙古人從未這樣認為過。

  張超群想不通,為什麼要把屠殺了六千萬宋朝人的劊子手建立的朝代當作自己的祖宗?為什麼認為那個所謂的成吉思汗是屬於中國的歷史英雄?一個侵略者、一個殺人魔王、一個戰爭機器,竟然能被稱為英雄?難道僅僅是因為這個野狗一樣的牲口曾經橫掃歐亞?難道中國人自己沒有這樣「輝煌」的戰績的英雄,就要把這個侵略者當祖宗來以此向外國人炫耀說:看,這是我們中國的英雄,他曾經擁有世界上歷史上最遼闊的疆域。

  張超群想冒著天下之大不韙質問,侵略者能奉為祖宗,那麼,假設日本侵略中國成功,數百年後的中國歷史學家是否也會把日本的某個標誌性人物奉為祖宗呢?如果這樣還不足夠,那就再假設一下,日本不但侵略了中國,再把整個亞洲都納入了版圖,這樣的「豐功偉績」夠不夠?

  歷史之所以是歷史,是因為歷史過去了,一個久遠的年代發生的事,並不能當作沒有發生過,那些奴性的史學家們,請你們正視一下,你們的祖宗成吉思汗,曾經想把所有的漢人都殺光,讓整個中原成為你們的祖宗們的牧場,後來因為一個契丹人耶律楚材的建議,這才挽回了漢人從歷史上消失的厄運,你們險些就不存在於這個世上了,你們狠心的祖宗可真是個英雄啊!

  心潮翻湧之際,張超群已經策馬來到軍陣之前,但對方並沒有要讓開一條路的意思,只是一動不動的矗立著,前方一眾騎兵,面無表情,只是瞧著隻身而來的張超群,這樣的一支雄兵,在不動如山的陣勢下,確實是無比震撼的,張超群不知道這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還是會真的趁此機會取了自己無比寶貴的性命,他武功雖強,卻也沒有狂妄到自認為能在這數萬鐵騎的攻擊下全身而退,但他的性子,絕不會因此而墮了自己的威風。

  「讓開!」

  張超群大聲喝道。這一喝,猶如舌綻春雷,蒙古騎士依然沒有任何動作,但他們的坐騎卻是驚嘶起來,有的已經不安的掙扎,雖然依舊沒有讓路的意思,不過,那肅殺的氣勢卻讓張超群給破壞了許多,張超群傲然的瞧著他們,再次發聲:「素聞蒙古人以勇士自居,今日陳兵數萬,列陣以待,不知道是否怕了我張超群!」

  他真氣充沛,以氣開聲,聲勢驚人,那些騎士均是色變。

  「讓開!」

  一個同樣猶如驚雷般的大嗓門從軍陣中傳來,騎士們整齊有序的扯動韁繩,極為靈巧嫻熟的分了開來,一匹決計不是蒙古馬的高大神駿的黑馬上端坐著個巨漢,手中倒提著一把長刀,緩步行來,那巨漢生得皮膚黑炭似的,恐怕有一米九的身高,塊頭健碩,那把刀也不是帶著弧形利於劈砍的蒙古刀,而是一把加長版,那刀的份量顯然不輕。

  「你就是張超群?」

  這巨漢俯視著張超群,瞇著眼問道。

  從這人起先的一聲大喝可以辨出,他只是個普通人,不過,這廝的塊頭和造型,的確很有視覺效果。張超群見這人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不由得好笑,應道:「怎麼?你認識張某?」

  巨漢手腕一抖,刀尖直指張超群,道:「聽說你很了不起,單槍匹馬闖陣擒拿我二哥,我要跟你比試!」

  二哥?忽必烈的弟弟?有沒有搞錯,這人黑得跟碳素墨水似的,那年紀,怎麼看都比忽必烈大至少四五歲,這個,就是歷史上曾和忽必烈爭奪汗位的阿里不哥?

  「你是阿里不哥?」

  張超群問道。

  這黑乎乎的巨漢詫異道:「你認得我?」

  果然是他!這可真是龍生九子,各有千秋了,就他長成這樣,饒是超群哥不是算命先生,也不覺得他有皇帝相,無怪最後失敗了。

  張超群淡淡的笑道:「你大哥蒙哥我也認識,你們家我認得的人多了,你要跟我比試?你聽過我的名頭,也敢跟我挑戰,可見你們蒙古人裡面,還是有英雄的,我向來敬重英雄,你算一個。」

  這巨漢阿里不哥像是聽不出他話中的譏諷之意,反而哈哈大笑起來,道:「算你有些眼光!那就來打一場罷,你能擒拿我二哥,也不是廢物!接刀!」

  阿里不哥吼了一聲,雙腿一夾馬腹,就朝張超群衝去,那把長刀高舉起來,勢如破竹的向張超群劈去。

  張超群本想用彈指神通解決戰鬥,但轉念間,立刻想到,這人是忽必烈有力的競爭者,說不定能起到分化他們哥倆的作用,遂放棄了取巧,雙足同時一踢馬鐙,刀光一閃,迎了上去。

  「噹!」

  的一聲,張超群手腕震得略感酥麻,兩刀相加,阿里不哥雖是力大,卻如何抵擋得住張超群的渾厚內力,虎口立時崩裂,長刀脫手,斜著飛了出去。張超群心中一動,手一鬆,也將自己的刀晃了出去,張超群瞧著面色煞白的阿里不哥驚道:「蒙古人之中,竟也有這等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