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0章◆ 與姐妹花重逢


第390章◆ 與姐妹花重逢

  阿里不哥見他身型單薄,但卻如此神力驚人,不由得大驚,卻又見他也被自己震得兵器脫手,又覺此人不過如此,怎麼可能如他們所形容的那樣力敵萬軍呢?這阿里不哥雖然五大三粗,卻也不是蠢貨,細一端詳,發現他面色古井不波,那一臉的驚訝表情也顯得甚是牽強,細思之下,知道他這是不願削了自己顏面,心中頓時對張超群生出幾分好感,朗聲笑道:「本王極少來南邊,早就聽說南邊的宋國人傑地靈,文人雅士多不勝數,但終歸以讀書人居多,沒想到宋國還有張將軍這樣的豪傑猛將!如果張將軍願意效忠本王,本王一定重用!」

  這阿里不哥雙目之中毫不掩飾自己對張超群的欣賞,充滿希冀的瞧著他。張超群覺得這個黑大個長得這麼磕磣,居然說起話來文縐縐的,不禁有些驚異。

  「阿里不哥,哈哈哈,承蒙你看得起我張超群,多謝你了,不過,你的二哥忽必烈想招攬我,我也沒答應,如果我今天應了你,你們兄弟之間的感情豈不受我影響了麼?」

  阿里不哥豪爽的揮了揮手,朗聲笑道:「我二哥不會介意的,我保證,張將軍幫我,和幫他,不都是一樣麼?」

  張超群淡然一笑,本想再挑撥一下,不過這廝看似粗豪、沒有機心,但張超群卻有種奇怪的感覺,歷史上的這個阿里不哥,此時並不應該在襄陽出現,當蒙哥和忽必烈領軍征伐宋朝的時候,他在蒙古首都哈勒和林留守,並統帥整個漠北的蒙古軍,處理國事,一個能夠掌管軍政大權的人,又怎麼可能是個魯莽武夫?而且,在歷史上當蒙哥在四川合州戰死之後,他立刻召集西北諸王的忽裡勒台,宣佈為大汗,控制了蒙古本部和察哈台、窩闊台兀魯思的封地,這是個非常擅長抓住時機的人,張超群不知道為何,總覺得這廝絕不簡單。

  「阿里不哥,我雖然和你有種一見投緣的感覺,但也請你尊重一下張某,你和你二哥是蒙古人,我是宋人,蒙古正在攻打我們大宋,你認為張某是一個賣國投敵的小人麼?蒙古人敬重的是勇士,我如果投靠了你們,你們豈不是將我張超群瞧輕了?」

  阿里不哥笑道:「張將軍多慮了,你若肯來助本王,本王歡喜還來不及,怎會看輕?」

  「今時蒙古強大,我便投靠蒙古,他日契丹強大,我又投靠契丹麼?張某最瞧不起反覆無常,沒有風骨的小人。再說了,張某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只能屈居人下的人,我現在能直呼你的名字,若真向你效忠,豈不是比你矮了一截?」

  阿里不哥道:「若是張將軍不嫌我粗魯,我阿里不哥願和你結為安答,你永遠都可以叫我阿里不哥,榮華富貴,我阿里不哥願與安答共享!」

  他這話說得極是認真,真誠之意盡顯。說到這裡時,從那匹高大的黑馬上跳了下來,步伐穩定,似乎是踩著固定的節奏,張超群心中微微有些忌憚,在他的印象裡,有幾個歷史人物就是跟他這樣走路的,大步流星,每一步都擁有著完全一樣的節奏和間距,城府和堅忍的程度,得以彰顯。

  我擦擦你個球球,跟老子玩劉備劉大耳那一套?你丫的也太小覷老子的智商了。

  「哈哈哈,阿里不哥,我喜歡你的豪爽!能和蒙古大草原上的英雄結為安答,是我的榮幸,不過,現在還不行,如今令兄侵略我的國家,屠戮我的同胞,但凡還有一點良知的人,都不可能和侵略者有任何交集,你也不希望我背負千古罵名吧?」

  阿里不哥面色一變,正要說話,忽聽號角聲響起,蒙古鐵騎紛紛退讓,一隊十餘人的金甲騎士簇擁著忽必烈飛馳而來,張超群敏銳的注意到,當忽必烈出現的一霎,阿里不哥的眉頭微微一皺。

  那一隊金甲騎士騎術極佳,身上穿著的鎧甲也極其精良,即便是以宋朝的富有,也絕不會給普通的騎兵配備這樣昂貴的裝備,而且,連馬身上也用甲片包住了重要部位,僅僅只是十餘騎,人強馬健,疾速奔行下,黃塵如龍,在奔行到近處時,竟也不勒馬停下,那氣勢,像是要直接將張超群給撞翻似的,若非身旁就站著屹立不動的阿里不哥,張超群肯定閃避。

  儘管他知道這十幾個金甲騎士不會真的撞過來,這只是忽必烈那廝想挫一挫自己的銳氣,但置身當場,蹄聲如雷,張牙舞爪的鐵甲重騎,就好像坦克一樣衝過來,張超群也是心跳加速,但他不願墮了自己的威風,臉上沒有任何的一絲表情,只是含笑瞧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周圍的數萬騎兵全都屏住了呼吸。

  沒有任何要停止的跡象!十米、八米、六米……四米、三米……我草你忽必烈現在的將來的所有的老婆!我草你爺爺鐵木真的菊花!張超群臉上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但心裡卻像是煮沸的皮蛋瘦肉粥,翻滾著!終於在那一霎,阿里不哥沒有能夠保持住鎮定,往後疾速退了幾步,就在阿里不哥退到第四步的一瞬間,戰馬陡然停住,馬蹄高高抬起,發出淒厲的嘶鳴聲,而當張超群面前的一匹戰馬抬起前蹄時,距離,連半米也沒有!

  好厲害的騎術!

  張超群歎了一聲,脊背冷汗流淌,他嬤的,就知道你是在給老子下馬威,老子能輸給你?

  阿里不哥拍掌讚道:「好!好膽色!張將軍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超群哥淡淡的一笑,騷包得雲淡風輕,「謙遜」的道:「過獎了,這算不得什麼,因為張某知道,忽必烈是個光明磊落的漢子,絕不會用這種卑劣下作的手段來對付張某。」

  「哈哈哈哈……知我者,張超群也!」

  忽必烈放聲大笑,揮一揮手,金甲騎士輕扯韁繩,分左右兩邊退開,忽必烈穿著一身蒙古王公特有的華服,卻沒有佩帶金銀之類的裝飾物,雙耳戴了一對精緻的耳環,翻身下馬,迎向張超群,道:「張兄弟,宴席已經設在本王營帳前,請!」

  請你老嬤!張超群心中問候了忽必烈的老娘唆魯禾帖尼一聲,轉身迎向自己的坐騎走去,在還距離四五步時,足尖一蹬,真氣上湧,身體憑空躍起足有三米高度時,施展梯雲縱,在半空中旋轉身形,極其花俏而又乾脆利落的翻轉方向,穩穩當當的坐在馬鞍上。坐騎受力,馬頸高揚,四蹄微微錯開半步,長聲嘶鳴。

  蒙古騎兵們登時被這眼花繚亂的輕功震懾住了,一個個目瞪口呆,隨即爆發出海嘯般的喝彩聲。

  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也是瞧得心蕩神馳,尤其是阿里不哥,眼瞧著張超群時,那份熾熱,簡直就像劉禪看到諸葛亮一樣。超群哥做了個「請」的手勢,道:「請!」

  他雙腳一夾馬腹,頗為「飄逸」的躥了出去。

  騷包!騷包!超群哥非常滿意剛才那些韃子的表現,看到他們被震撼的模樣,比來了一次高潮還他嬤的過癮。尤其是在數萬蒙古騎兵中穿行而過的時候,張超群隱約感覺自己有點像是在檢閱部隊一樣。……

  張超群胸中一震,遠遠的,就見星羅棋布的軍帳區域,空出一大片來,鋪了地毯,擺著幾張蒙古式的桌子,上面菜餚堆積如山,而桌前,赫然只坐著兩人,遠遠望去,一黃一紫,那不是小魚小雁還能有誰?

  攥緊了馬韁,張超群縱馬奔行,行到近前,勒韁下馬,快步上前,口中叫道:「小魚!小雁!」

  小魚小雁同時驚恐的站了起來,互牽著手,往後退去,小魚喝道:「你要做什麼!你別過來!」

  張超群一愣,方才醒悟過來,他在穿越到神雕世界之後,年齡和外形都改變了許多,她們不認得自己也實屬平常。他見到小魚小雁安然無恙,心懷寬慰,眼珠兒一轉,道:「你們倆長得還不錯,就跟本公子回家吧,反正你們要找的張超群已經收了本公子三千兩銀子啦,他把你們賣給本公子了,走吧!」

  小魚小雁如遭雷擊,小雁厲聲喝道:「休想騙我們!我們的公子絕不會賣掉我們的!」

  張超群嘻嘻一笑,道:「你們不信麼?他什麼都跟本公子說了。」

  指著小魚道:「你是姐姐。」

  又指著小雁道:「你是妹妹。我說得沒錯吧?姐姐是左邊臉上有酒窩,妹妹是右邊臉上有酒窩。」

  小雁瞪著他,道:「你知道又如何?我才不信公子捨得賣我們!」

  眼圈兒卻是泛紅。

  小魚道:「妹妹,你別信他,他是騙人的。公子不會賣我們。」

  張超群笑道:「我說兩位小妞,你們的公子錢都收了,沒辦法,今天你們不跟我走也不行了。」

  說著往前走了兩步,姐妹花愈發驚慌,眼見周圍全是蒙古士兵,她們腳也軟了,小雁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上,張超群心疼不已,忙道:「好了好了,不跟你們玩了,連我都不認識,該打屁股!小雁快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摔壞。」

  二女仍是不信,張超群一翻白眼,道:「真不認識我了?那你們認識芷若吧?認識小西小鳳吧?認識嫣然姐吧?敏君呢?」

  小雁驚喜道:「真的是公子啊!」

  小魚道:「別上當,說不定這人認得她們,特意來詐我們。」

  小雁聽姐姐一說,也是有些疑心了,沖超群哥道:「我來問你,你說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你說得出,那我們就信了。」

  張超群微笑一聲,道:「我們是在崑崙山三聖坳的怡……那個什麼地方,何太沖何掌門穿針引線的,當時你們兩姐妹還跳了舞,後來,何掌門出錢……」

  小魚小雁見他說得這般詳細,哪裡還不知道他就是張超群他們的公子了,小魚小雁珠淚滾滾,如乳燕投林般向張超群撲來,一左一右,視千軍萬馬如無物,只顧往超群哥的懷中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