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深


佳佳和菲菲兩姐妹嘻嘻哈哈地在菜市場上買菜,兩姐妹只不過二個月沒見,卻像久未相見的親人一樣親熱,也難怪,她們姐妹兩打小就感情好,要不是兩人都嫁了人,還真不舍得分開住呢。

  姐姐佳佳二十五歲,身材豐滿,圓圓的臉顯得可親可愛,微笑時風采迷人。胸前一對乳房驕傲地高高挺著,配上多肉的臀部,看上去整體雖然讓人感到稍爲胖了些,但那肉感絕對吸引男人的眼球。

  而妹妹菲菲二十三歲,身材高挑,臉蛋沒有姐姐那麽圓,鼻挺口小,皮膚白嫩,再加上細腰長腿,真的是讓男人們爲之心跳。 買完菜正準備回家,菲菲看見路邊的小吃店,口水直流地直嚷先吃點東西再回去。佳佳知道這個妹妹愛吃小食,只好順著她意進了小吃店,嘴里唠叨:“小讒貓一個,真奇怪你怎麽就是吃不胖。”

菲菲嘻嘻直笑:“天生麗質,姐姐你是羨慕不了這麽多的啦。”

“呸,還臭美了你,估計是康捷整天和你做運動來了。兩姐妹常開玩笑,就算是一些閨房性事也不放過。菲菲立刻反駁:”那姐夫是不是一個月才來一次功課呀?  “哈,你是笑我胖是不是?”佳佳故意沈下臉。“啊?誰?誰敢說我姐胖的?看我不打他。兩姐妹邊說邊笑地找到一張台坐下,叫了兩份糖水喝了起來。此時正是酷暑時候,小吃店里的風扇無力地轉動,根本沒扇出什麽風出來。反而冰涼的糖水下肚后,讓身體涼快了不少。菲菲嚼著紅棗問道:”姐,姐夫工作還順心吧?“

佳佳歎了口氣:“還不是老樣子,你看我們住的地方就知道了。

佳佳的丈夫許劍沒什麽本事,工作了多年還只是做個小工人,連分配的宿舍都是單身小套房,連廚房廁所包進去也不到三十平米。而菲菲丈夫康捷就不同了,建材生意越做越好,雖不能說腰纏萬貫,但也是小康生活了。

菲菲抿了抿嘴說:“那是姐夫人老實,以后有了機會,一定會大展身手的。姐,你就別擔心”你姐夫要有康捷一半本事,我就心滿意足了。“佳佳又歎了口氣。菲菲嘻嘻一笑道:”姐夫其他東西有沒本事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他有種本事一定很好。“佳佳一愣:”什麽本事?“菲菲故作神秘地湊前去低聲說道:“伺候你的本事啊!看你,給他滋潤得多好。”說完自己咯咯大笑了起來。

佳佳羞澀,伸手去咯吱妹妹,兩人嘻嘻哈哈地鬧作一團,引來無數詫異目光。佳佳胸前兩團因身體擺動的跳動,更是讓投視而來的男人們暗吞口水。兩人鬧了一會才停,佳佳用匙羹撩動碗里的糖口,幸福地說道:“他這方面還是很不錯的。你呢?康捷也還不錯吧?”

菲菲臉上染起紅潮,偷偷看了姐姐一眼,說道:“你可別笑話我啊,康捷做那事在時間上是沒問題的,可是我就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麽。”

佳佳一聽來了興趣,因爲她們坐在一邊角落,旁邊沒有別的食客,因此說話也不怕人聽到。連忙問道:“男人不就弄久點就好了嗎?你還少什麽?是不是康捷的東西小了點?”

菲菲看了姐姐一眼,見佳佳不是在笑話她,說道:“不,不是的,康捷那個很正常,我就是覺得他做那事的時候太斯文了,沒有沖勁。”佳佳這才明白,恍然大悟似地“哦”了一聲,說道:“那也難怪,康捷本來就是斯文人嘛,那像你姐夫,大老粗一個,做起這事來像頭牛一樣。”說完自己也覺得好笑,咯咯咯地嘻笑起來。 “我說嘛,就知道你給姐夫滋潤到了。”菲菲說這話的時候倒沒有調笑姐姐的意思。“那要不要我借你姐夫也幫你滋潤滋潤?”佳佳覺得機不可失,連忙反過來調笑妹妹。

“菲菲紅著臉”呸“了一聲不敢應答,低頭喝糖水,想起姐夫強壯的身體,心里不由一蕩,臉便更紅了。

 佳佳哪里知道妹妹在想什麽,見到妹妹害羞,心里得意,又繼續道:“我發現你姐夫的眼睛賊溜溜地老往你身上瞄,說不定早對你有意思了呢,我要去跟他一說,他非答應不可。”話一出口,突然覺得說得太過火了,不由尴尬,忙停止不語。

 菲菲沒發現姐姐的神情,忍不住問道:“姐,姐夫這麽壯,那東西一定很那個吧?”

 兩姐妹以前雖然常開玩笑,但像這樣問得直白的還不曾有過,佳佳的心跳了跳,想起丈夫下體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撲哧笑道:“估計比你家康捷要那個點。”菲菲有些不服氣,嘟了嘟嘴說:“什麽呀,你別以爲康捷長得斯文就那麽說,我跟你說,康捷的不小呢。”

 佳佳想著康捷的身材,對妹妹的話有點不以爲然,突然聯想到妹夫長得這麽斯文,和妹妹做愛時不知道是什麽樣子,是不是像他外表那樣溫柔體貼,那根肉棒應該不像許劍那麽黝黑粗大,而是細白嫩皮的,就像剛剝皮的竹筍,想到這個,佳佳的心也不由地一蕩……

許劍的宿舍真的是太小了,只單獨的一間房中,角落擺著一張床外,就只有衣櫃、茶幾等生活必須品了,如果家里來多幾個人,可以說是連站腳的地方都沒了

許劍和康捷兩個襟兄弟此時正在下像棋,康捷做生意的頭腦還行,下起棋來卻差過許劍。已經連輸兩盤的他下得是興意闌珊,眼看此局又是要輸,康捷將棋局一掃,連聲道:“不來了不來了,總是下輸你,真沒意思。”

許劍得意得哈哈笑道:“瞧你,每次輸了總這樣,等會要罰酒三杯。”天氣炎熱,兩人都是光著膀子,許劍皮膚黑而壯,康捷則白而細,一黑一白對比分明。所相同的是,兩人模樣長得都不錯,配起佳佳菲菲兩姐妹一點也不差勁。

康捷起身把搖頭扇擋在身后吹涼,一邊抹著汗水說:“你還說,上次跟你喝酒喝醉后,我家姑奶奶就禁了我的酒了。”

“嘿,你還怪上我來了不成,估計你醉得爬不上你家婆娘肚皮上,你家婆娘才禁你酒的吧?”許劍可不跟他客氣,對著這個襟兄弟,他一有機會就拿來開玩笑,而且也玩笑慣。康捷自嘲地一笑道:“我們家菲菲啊,就是不如嫂子娴慧,有時候簡直是莽不講理呢。”

許劍遞上根煙給康捷,自己咬上一根點上火狠吸一口,連吐著煙霧邊說道:“話不能這麽說,菲菲不比佳佳啊,她還像個沒長大的孩子,需要人疼疼她,我說你也應該常讓著她點,像她那麽漂亮的女人,小心到時候給別人追去羅。”

康捷揮了揮手,道:“說她漂亮這我承認,就是瘦了點。”

許劍眯起眼看了看康捷,嘻嘻笑道:“怎麽?你喜歡像佳佳那樣肉一點的?那叫菲菲找她姐姐取取經,看怎麽樣能長多點肉,嘿嘿,果真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我倒是喜歡像菲菲那樣的身材,你看腰細細的,摟著讓人心疼。”

康捷哈哈笑道:“可惜啊,怎麽我就娶了菲菲,你聚了佳佳?看來對不上號嘛?哈哈……”兩個男人相視大笑。

不一會,佳佳和菲菲兩姐妹回來了,拿著菜到廚房里忙了起來,兩姐妹嘻嘻笑個不停,加上康捷和許劍不時的朗笑聲,小小的房子里充滿了親熱氣氛佳佳拿著只雞到廁所里拔毛,喊道:“你們兩大老爺們哪個來幫忙?”

許劍皺眉道:“你也會叫大老爺子,有大老爺子做這事的嗎?”

康捷忙道:“我去吧,她們也忙不過來呀。”

許劍不以爲然地低頭喝茶,康捷步入廁所道:“預備隊報道,有什麽吩咐盡管開聲。”眼光落在蹲在地上的佳佳身上,心中不由一顫。只見佳佳的襯衣領口扣子不知道什麽時候松了,雪白的胸部盡收眼底,那胸罩因受到積壓而向上松動,隱約可見胸罩縫中露出粉色的乳暈。

康捷定了定心神也蹲了下來,佳佳指揮他拔一邊的雞毛,突然感到康捷手上動作有些不對,拔雞毛時似乎溜了神,不由擡頭看了他一眼,卻見康捷的眼光正注視自己的胸部,發覺自己看他時連忙收回眼光,臉上扭捏。忙低著一看,見自己春光泄露而不知,也不由害羞。

  不知怎麽,佳佳竟然沒有把松掉的紐扣紐上,反而用膝蓋將胸部頂成一堆,心中閃過一點念頭:“我雖然沒有菲菲漂亮,但我的身材可比她好。”

康捷反而規矩起來,目不斜視地收起精神拔雞毛。

  而那邊,許劍卻坐在廳里往廚房望去,看著菲菲的細腰和翹翹的臀部,呼吸開始有些不自然起來

 菜擺得滿茶桌都是,都快連放杯子的地方都沒了。凍凍的啤酒在這種天氣下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四人菜還沒開始動已經開了兩瓶喝了個干。

這時菲菲板起臉不讓康捷喝太多,說以前曾經說過讓他禁酒的,現在因爲到了姐姐家才破例讓他喝了兩杯的。

其他三人一致反對,康捷的白臉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激動,紅著臉抗議道:“才喝兩杯,酒味是什麽都還不知道呢,怎麽能不讓喝,我答應你不喝醉就是了。”

菲菲還想再說,這時佳佳在開啤酒,剛開了第二瓶啤酒,突然拿捏不穩掉了下去,還好佳佳手快連忙接住,但受到搖動的啤酒立刻狂湧了出來。佳佳驚呼一聲下意識地想用手指堵住瓶口,黃色的液體立刻從她的手指邊激射出來濺得到處都是。偏偏佳佳手忙腳亂揮動酒瓶,於是,不及提防的四人無不給啤酒濺到。

菲菲尖叫道:“哇……姐姐,你故意整人呐?瞧我收拾你。”隨手抓過一邊的那只開好的啤酒,用力搖了搖,將瓶口對準佳佳噴去。一時間“哎呀”“救命”之聲大起,四人無不遭殃。

鬧了一會終於停止了戰爭,四人你望我我望你,看到對方的滑稽模樣,無不哈哈大笑。

許劍叫佳佳去拿衣服讓大家換上。佳佳苦著臉對菲菲說道:“完了,衣服倒是有,可是我的兩件內衣才洗不久,現在還沒干呢。”

  許劍哈哈笑道:“不就是胸罩嘛,不戴不就成了?又不是外人,怕什麽。”

  兩姐妹的臉立刻紅了起來,佳佳“呸”地一聲道:“那不便宜了你們兩個?我警告你們哦,等會你們眼睛不準亂瞄,否則對你們不客氣。”說完,眼睛有意無意向康捷望去。康捷碰到他的眼光,一陣心虛,不由低下頭去。

  兩姐妹拿著衣服一起進了廁所,在小小的空間里用冷水互相洗干淨身子,菲菲穿好內褲和襯衣后,拿著姐姐的褲子苦著臉說道:“姐,你這條褲子怎麽這麽厚啊?這天氣不給熱死。”

  佳佳一邊穿著襯衣一邊說:“行啊,你賺厚就別穿啊!反正你姐夫是自己人,也不用怕他會看你。”說完自己先笑了。

¬   菲菲臉色一紅,嗔道:“我怕什麽,姐夫人老實,我對他可是放心得很。不過我要是不穿褲子,姐姐你也不穿。”

  說完硬是要搶佳佳手上的褲子。兩人在廁所里嘻嘻哈哈鬧成一團,把在門口等著進去洗澡換褲子的許劍給等急了,啤酒沾在身上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他使勁敲了敲門:“我說你們兩個鬧夠沒?別占著個地方不出來呀。”

  佳佳在里面搶不過妹妹也急了,聽見老公在外面,急中生智地伸手去開門,嘴里說道:“行啊,你說你姐夫老實,那我把門開開讓他看看。”

  菲菲沒料到姐姐來這一招,廁所門一打開,見到門外的姐夫直勾勾地向自己大腿上瞄,不由又氣又羞,愣在當場也忘了把姐姐的褲子放開手。

  許劍突然見到里面春光四射,不覺呆了呆,看到菲菲那雪白的大腿,還有給那襯衫微微遮蓋著的三角小內褲,肚子里立刻騰起熱團,大腿根不由來了反應。他馬上回過神來,裝著沒事一樣走進去把兩姐妹往外推:“快出去快出去,我等著洗洗身上的酒呢。”

  佳佳自己的褲子還沒穿就給丈夫推了出去,心里也是嬌羞,看到屋里康捷目瞪口呆的往這邊看,心里一橫,把褲子甩在一邊道:“得,大家都別穿了。”

  佳佳裸露著大腿,薄薄的襯衫頂著兩團豐滿的肉團,兩點黑點明顯可見,把康捷看得連呼吸都停了。一時尴尬,連忙起身步向廁所敲門道:“大哥開門,我身上粘得難受,要不一起洗吧。”

  許劍此時正壓抑著砰砰亂跳的心,回想著剛才菲菲那雪白的大腿,羞紅的臉蛋,弄得他小腹內一團火亂串。聽到康捷的叫門,下意識地就把門打了開來,見到康捷闖了進來他才后悔,此時他的肉棒正直挺挺地翹著,如果脫了褲子一起洗澡,那醜樣還不讓康捷看得完全?

  康捷一進廁所就把門關上,看到許劍還沒開始洗,裂嘴一笑道:“真不好意思,大哥不會介意吧?”

  事已如此,許劍只好回答:“哪的話,兩大男人還介意什麽呢。”說完轉過身去脫西裝短褲。

  卻不知康捷也是暗暗叫苦,剛才見到佳佳惹火的模樣,又想到之前看到她的胸部,跨下那條肉棒早已挺起,他只好盡量放松心情,也別過身去脫褲子。

  不一會,兩人都挺著肉棒靠著背,許劍把花灑打開,水像雨點般地從兩人頭上直淋下來,但即使如此,又怎能澆息兩人此時的欲火?

  本來兩人這麽靠著背洗澡倒也沒事,可惜就在康捷去接許劍的香皂時,香皂滑手而落,兩人爲了撿回香皂猛地一起轉身,於是各看到了對方跨下那條直挺挺的命根。許劍肉棒黝黑而粗大,足有十七八公分長,青筋滿布,陰毛橫生,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而康捷的肉棒細嫩卻也不小,大概十五六公分左右,龜頭因刺激而呈粉紅,陰毛較少而幼細。

隱藏的內容

康捷見許劍也是挺著肉棒,心里稍爲安心,笑道:“大哥的東西真夠威武的呀。

  許劍的心情也是和康捷一般,嘿嘿一笑道:“過得去吧,不過女人呐,估計比較喜歡你那模樣的。”

康捷和許劍兩人平時就海闊天空什麽都聊,也沒什麽顧及,說道:“哪的話,菲菲跟我那個的時候,就嫌我不夠男子漢,有時真夠郁悶的。”

  許劍邊搓著身子邊說:“是不是你弄的時間太短了呀?”

  康捷連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她是賺我弄的時候太斯文了,不就做愛嘛,還分什麽斯文不斯文的,真夠怆的。”

許劍歎了一下道:“不瞞兄弟說,我那佳佳跟你菲菲可正相反了,做這事的時候還說要什麽浪漫一點好,叫我別像頭牛一樣。這不,還嫌我的東西太難看了,有時候我想讓她學錄相上的那個,幫我用嘴弄弄,她死活就是不肯。”,康捷哈哈大笑道:“那這方面菲菲倒是不會,也弄起來瘋得很呢,有時候吃不消她。”

  許劍一愣,腦里又浮現菲菲那雪白的大腿,那嬌羞的模樣,突然腦里幻想一轉,菲菲含羞地張開小巧的櫻唇,慢慢地將自己粗大的肉棒含入嘴里……,許劍因和康捷談話而開始發軟的肉棒猛地又漲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