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好兄弟一起上了自己的漂亮女友


記得那是2013年的一個炎熱的夏天,我被公司外派到南昌設點,跟我同住一間房間的是當地合作單位的一個駕駛員,他叫小文,比我大幾歲。由於遠離家鄉,人生地不熟的緣故,原本也不太熟悉的我們很快就處成了兄弟。工作之余,一起出去喝酒泡妞便成了常事。

  在南昌工作了一個月左右,我認識了我們常住的賓館大堂的一位服務員。這個女孩跟我同歲,是江西本地人,皮膚白白的,一條長長的辮子垂到腰間。特別給人印象深刻的,是她一對豐碩無比的乳房,又大又挺,簡直能迷死好多男人。另外,她還有一個讓人浮想聯翩的名字—–阿嬌!

  跟阿嬌認識幾天以后的一天晚上,我請她出去吃了飯回來時她告訴我,當晚她值夜班,問我有沒有時間陪她一塊值班?直覺告訴我今晚有戲,於是我爽快的答應了。上樓洗了個澡,我就下來大堂里跟她聊天。到了夜里一點左右,她交代了同事以后,帶我來到她們休息的宿舍里。剛進門我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她開始接吻,開始她還有點不好意思,被我吻了一會后,她開始主動迎合,把舌頭伸進我的嘴里。我趁機把手伸進她的衣服,抓住她那對又大又挺的大奶子。她的奶子真的好大,大到我幾乎不能用手握住。此時阿嬌說要先去洗澡,讓我先躺下等她,幾分鍾后她出來了,用一條白色的毛巾裹住那火辣的身子。她剛坐上床,我就起身想再去沖個涼,誰知此時的她好像比我更加著急,一下就把我按住。我們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感覺體內的欲火不停向外噴發。我用力扯下她身上的毛巾,那對大白奶子立刻映入我的眼簾。兩顆小小的粉紅色的乳頭很快就被我含入口中,我的左手摟著她,右手則開始在她曼妙的身體上遊走,並很快就直奔主題。在她濃密的陰毛中,我的中指反複搓揉著她的陰蒂,她開始不住的呻吟,臉上也泛起陣陣紅暈。很快,我的手指就被她小穴中流出的蜜汁所浸濕。

  我們相擁著躺在床上熱吻,阿嬌的雙臂緊緊纏繞住我的脖子,她用力吮吸我的唾液,兩條柔軟而濕熱的舌頭不住地糾纏。不一會兒,她的呼吸開始明顯加重,動作也開始狂熱起來。“啊,哥哥,快親親我的奶子,我受不了了!”阿嬌一邊呼喚著我,一邊用手在我身上探索,幫我脫下身上的T恤。我撥弄她小穴的右手也開始擠進她濕潤的穴口,兩瓣原本緊緊粘合在一起的粉紅色花瓣突然張開,將我的手指吸入,然后一陣溫暖濕潤的感覺從指尖傳來。我拉下褲子,將膨脹得變形的肉棒掏出,我深吸了口氣,身體擡起一點,讓已經等候多時的肉棒進入手掌的掌握中,引導它對正她的穴口,然后屁股一沈,肉棒順著手指撐開的通道滑進了阿嬌濕濡火熱的嬌滑陰唇。

  我的肉棒進入得很深,很快便超越了手指的長度,立刻便感到了阿嬌窄小的陰道的壓迫感。一股溫暖濕潤的感覺籠罩在我的龜頭周圍,陰壁四周的肌肉軟綿綿的,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令我有魂飛天外的感覺。我悄悄抽動了一下肉棒,阿嬌發出快樂的呻吟,還不斷湧出液。她高擡著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美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肉棒的抽插。

  “啊,狠狠的插我啊哥哥,插我的騷穴,里面癢死了!”隨著阿嬌高潮一起發出的嘶叫聲,我狠狠地作最后的抽插。 此時突然大量陰精灑在我的肉棒上,陰戶內的肉一吸一緊地擠壓著我的肉棒。我終忍不住一陣快感傳遍全身,把肉棒再用力地抽插幾下,射出了大量精液。我們長時間的相擁著,享受著性愛帶來的奇妙感覺。

  那晚之后,我和阿嬌的關系自然更加親近了,常常帶她跟同事小文一起出去吃飯、喝酒、唱歌,她也經常到我跟小文住的房間來玩,順便幫我洗洗衣服,收拾收拾房間。總之,阿嬌的出現給我們原本單調的生活帶來了無限樂趣。然而,我發現阿嬌和小文也漸漸熟識起來,而且似乎有超越正常關系的苗頭。我總在想是自己多心了,可沒過多久,我的感覺還是被事實驗證了,一件令我無比意外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一個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喝酒,也不知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我喝得有點多了。感覺迷迷糊糊的被他們攙扶著上了車,他們把我放到后排的座位上躺著。我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來時自己已經躺在賓館的床上,只感覺恍惚中聽到他們的對話。小文用他們當地的方言對阿嬌說,他早晚是要回去的,你們不可能有未來。我那麽喜歡你,我們才是最合適的。阿嬌此時沈默了,低著頭不置可否。小文伸手去撫摸阿嬌的臉,阿嬌竟然沒有拒絕!眼前的一切幾乎令我驚呆了,難道這就是我的女朋友和好兄弟之間的對話嗎,而且我還近在咫尺啊!阿嬌的沈默似乎給了小文一種鼓勵的暗示,他得寸進尺地一把抱住了阿嬌,然后貪婪地親吻了她。

  不得不承認,就在此刻,我的酒已經醒了大半。看著他們在離我兩三米外的沙發上相互親吻和愛撫,我簡直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憤怒還是絕望。只感覺一種強烈的好奇和刺激感油然而生,驅使著我在繼續假裝睡著的同時監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只見小文野蠻地撕扯下阿嬌的內衣,雙手使勁揉弄著阿嬌的巨乳,阿嬌則發出了熟悉的呻吟。幾乎省略了前戲,小文迫不及待地進入了她的身體。阿嬌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柔軟的下體不由自主地隨著小文向上的挺插而蠕動。“啊……啊……文哥哥好厲害啊,我舒服死了!”只見小文的動作大了起來,健壯的身軀在阿嬌下面靈活地左扭右擺,雙手則捧住了她的一對巨乳。“小騷貨,我早就知道你表面純潔,其實比誰都騷!今晚我就用這根大雞巴喂飽你的騷穴!哦,你下面好多水啊,是不是想我了啊?”小文一邊使勁抽插著,一邊用語言調戲著阿嬌。“文哥哥,你狠狠插吧,我今晚就讓你插死好了!”看著近在咫尺如此歡愛的兩個人,一個是我的好兄弟,另一個卻是我心愛的女友,我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不知不覺中,我突然發現自己的下體早已經堅硬無比。看著小文從背后抱著阿嬌猛插,聽著她們口中發出的呻吟和浪叫,我突然掀開被子,翻身下床,走到他倆面前,在他們驚異的表情中將肉棒塞進了阿嬌的嘴里! 我用手抓住阿嬌的頭發,屁股使勁的往前頂著,每一下都深深的頂進了她的喉嚨!“小賤人,你很喜歡被男人操是吧?那我們兩個一起操你好了,要是覺得不過瘾,明天我再叫上兩個兄弟!”我用力捏著她的大奶大聲問她。小文見我這樣,原本幾乎僵硬了的身體又開始自然的運動起來,配合著我的節律重新抽插起來!“嗯……哦…… ”阿嬌的嘴被我的肉棒塞得滿滿的,只能聽到她滿足的呻吟聲從鼻子里發出。

  幾分鍾后,我把肉棒從阿嬌嘴里抽出,讓他們換了姿勢,阿嬌面對小文坐到了他的身上,而我則來到后面,把肉棒放在阿嬌的小穴口磨了一會,小穴里流出的大量的淫水沾在我的肉棒上在月光下閃閃發光,一言不發的我對準阿嬌的肛門就插了進去,由於小穴的淫水把肛門都濕透了,況且阿嬌現在又在極度的興奮中,被我肉棒的猛烈插入卻沒有感到多少疼痛,她大聲的叫了出來,我能聽的出來那不是疼痛的聲音,那是極度興奮的聲音!聽到她不住的浪叫,我們倆都插的更賣力了。阿嬌又一次淫叫了起來:“啊…啊……哥哥……你太利害……操死我了……哥……啊……」「啊…啊……文哥哥快用力……插爛我……啊……”阿嬌壓在小文的身上,碩大的乳房因爲抽插和扭動的原因已經被擠壓的變了形,我雙手抓著她的屁股又以半蹲半趴的姿勢干著阿嬌的肛門,由於強烈的快感,阿嬌的身體急劇的扭動著,嘴巴大張著,大聲的呻吟“啊……哥……輕一點……你的雞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子捏破了……啊……”看著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享受這次3P性愛,我不由得感到一種憤恨,於是更加使勁地插著她的菊門,“臭婊子,干死你……你這個臭婊子……”我一邊干一邊罵著她!“哎呀,我不行了!”只聽小文大叫一聲,一邊把精子射進了阿嬌的子宮,一邊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兩人足足親了三分鍾,小文才把肉棒從阿嬌那注滿精液的小屄中拔出,黏糊狀的精液才緩緩流了出來。這時,一言不發的我也怒吼了一聲,沖刺起來,阿嬌癱軟的身體被干的不斷的痙攣,陰道和肛門不段的收縮,終於我也忍不住在阿嬌的直腸里發射出來!抽出還未軟下的肉棒,我一把揪住阿嬌的頭發,讓她轉過來將肉棒舔食干淨,然后穿上衣服褲子,重重地關上房門,將這對背叛了我的狗男女抛到九霄云外!

  雖然如今早已事過境遷,我已經離開南昌多年,小文和阿嬌也早就失去聯系。可我還是經常會不時地想起,那個燥熱難耐的夏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