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北一女制服的正妹


于是我開始嘗試一些更刺激的,我跟一些多年不見,現在在黑道上混的小學同學聯絡,我們飆車、打架、甚至砸店,這些真的很刺激,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那刺鼻的煙味。于是,我又繼續尋找一些新的刺激,那天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則大學生躲在女廁所偷窺的新聞,畫面上同學、師長與父母那些惋惜、失望、羞愧以及不可置信的表情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我找到了新的刺激了,「偷窺!」從此,我開始了我的偷窺遊戲。

不論樓梯間偷窺內褲,還是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溜進女廁偷窺,我都覺得相當刺激,每次只要想到被抓到的話會有什麽下場,再加上我成功的窺視到女孩們的內褲以及私處我就更加倍的興奮。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如往常一般到附近的圖書館去讀書,其實這是我偷窺的廠所之一。

這間圖書館只是個分館,算是蠻小的,整個自修室也不過二十來個位置,向來沒多少人,平常只會看到一些家庭主婦,每天大概只有5、6個年輕女孩,長得也都挺抱歉的,大概都是住附近的人吧!

我之所以會選定這里爲目標,一來這里是我第一次偷窺的場所,二來雖然平常都是恐龍妹但也偶有佳作。通常都是一些重考生。

正當我在祈禱今天能有好貨色時,忽然看見一個穿著北一女制服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嘿!總是有人喜歡在假日也穿著制服,當年我讀建中的時候,也常有同學約我在星期天的時候穿著制服去逛街。現在想想還蠻無聊的,沒辦法,誰叫台大沒制服呢?)她一放下書包就走到外面去撥打手機,隱約聽到她好像是跟朋友約了一起來讀書,大概是要準備期末考吧!

「對不起!……呼……我遲到了!」那女孩子說。

「沒關係啦!妳吃過早餐了嗎?」先前的女孩子問道。

「嗯……沒關係我不吃了。」

「是嗎?那我去吃早餐了,妳先去讀書吧!」我仔細的觀察這女孩,看起來真的是很有氣質的感覺,大約160公分左右,因爲穿著黑色的高領毛衣,看不出她胸部大小,不過她穿的棉質運動長褲可就隱藏不了她的翹臀了。

這可相當不容易,台灣的女孩倒是很少看見屁股很翹的,坐著的時候雙腳的膝蓋併攏,坐得相當端正,看來家教相當嚴格的樣子。

我心中竊喜著,今天有好東西看了……。我坐在門口的位置,這個位置可以讓我注意到有哪些人出去,也可以看到自修室內所有人的動作,可以知道他們出去是要丟垃圾、打電話、還是上廁所。

一方面可以讓我根據女孩的長相,決定有沒有偷窺的價值,一方面可以掌握所有人的位置,降低偷窺時被發現的風險,沒多久一個穿著牛仔褲及白色靴子的人影經過,我眼角餘光看見她左手握著一張衛生紙,是我出動的時候了!

她是個重考生,每次來幾乎都會看到她,長得還不差,不過也只不過是個注重打扮沒什麽內涵的女人罷了。她的屁股我已經看了不下十次了,又是那個接近黑色的屁眼在我面前一收一放的,這女人每次尿尿屁眼都會一開一合的,第一次看的時候還挺有趣的,現在只讓我感到乏味……,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的我忽然傻住了,那個看起來很有氣質的女孩站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糟了!夜路走多了,終究還是讓我碰到鬼了。

「你……」女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一時之間我也傻在那,「唧……唰……!」忽然聽到后方傳來了沖水的聲音,天啊!如果她出來了我就真的沒救了,情急之下,我立刻衝上去抓住那個氣質美妹,趁她還來不及反應用手摀住她的口鼻,將她拖進旁邊的殘障專用廁所,以幾乎和女廁那開門的同時關上了我這里的門。當然女孩還是拼命的掙扎,我只好更用力的摀住她的口鼻,同時用另一隻手握住她雙手的手腕,我的力氣可不小,再加上事態緊急,就算是男人也不一定能掙脫吧!

同時,我仔細的傾聽外面的狀況,剛才慌張之下我的腰撞到了門把,她的腳也踢倒了垃圾桶,發出了不小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確定外面沒有發現什麽異狀之后才終于鬆了口氣。

這一放鬆之下那女孩就掙脫我了,我又嚇了一跳,正要再去抓住她的時候發現,她已經倒在地上了,呃……她該不會被我悶死了吧!我忽然感到全身冰冷……,該死!

看著她秀氣的臉頰,我心理想:「一不做,二不休!拼了!」于是我開始在心中籌畫該怎麽做才好。我開始脫起她的衣服,天氣很冷、我又很緊張,流了不少手汗讓我的手更冰冷,好不容易才把她的高領毛衣脫下來,接著我開始脫她的褲子,運動褲就好脫多了,把綁帶鬆開之后就直接脫下來了。

正要開始脫她的內衣時,也許是因爲我的手太冰冷了,她醒了過來!

我趕緊再摀住她的嘴,同時用最快的速度拿出我的手機,對著鏡中的我們照了張照片。

她一臉驚恐的看著鏡中的我以及自己,我試圖用冷靜的聲音對她說:「妳最好安靜別出聲,我不會傷害妳的。除非妳希望讓大家來欣賞妳的身體!」

「我現在把手放開,妳乖乖的不要亂叫,知道嗎?」女孩默默的點了點頭,于是我鬆開了我的手。

然后我站到了門口的位置去以防她逃走,雖然我不認爲她敢只穿著內衣褲跑出去,不過有備無患。

看著蹲在角落發抖的她,我真的有點不忍,于是我溫柔的對她說:「乖!別怕,我不會傷害妳的。」

「你……先…先把衣服還給我,好冷!」女孩邊發抖邊說。

「不行!妳先靜靜的聽我說,不準出聲!否則我馬上打開門叫大家過來看!」

「不……不要開門!我不出聲!」女孩害怕的說。照理說我應該更害怕開門吧!

結果反而是我用開門來威脅她,想起來也真好笑,當然那時候我是笑不出來的,我心跳得好快,我也好緊張。

「在妳剛剛昏倒的時候,我已經幫妳拍了很多張照片了!如果妳不希望照片外流的話,就乖乖聽我的命令!否則我立刻打開門叫人來看,然后把妳的性感照片放到網路上!聽懂沒!」我壓抑著心理的激動對著女孩說。

女孩又默默的點了頭。張開了嘴又好像想起了什麽似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說:「妳現在可以說話了!小聲點!」

「可以先把衣服還給我嗎?我一定會聽你話的!」女孩小聲的說。

今天確實很冷,看氣象報導今天大概只有7度,從剛才她就一直在發抖。可是我怎麽可能把衣服還她!

「站起來!」我假裝沒聽見她的要求。女孩一邊發抖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我仔細的看了她的身材,剛剛慌亂之中根本就沒有注意。她的胸部還蠻豐滿的,大概是C罩杯,配合她大約160的身高,加上那小而翹的臀部,整個比例非常的完美。

果然是個家教嚴格的女孩,穿的內衣褲一看就知道是媽媽買的,全白的少女型內衣。我開始有點興奮了。女孩被我看得很不自在肩膀縮了起來,然后用手想遮住胸部。

「不準遮!把內衣褲脫下來!」我命令道。

「……不要!求求你……把衣服還我好不好?」女孩似乎快哭了!我作勢要去開門,手剛握住門把就聽她說:「不要開門!……拜託!不要開門!」

「那妳脫不脫?」我問道。女孩低下頭,默默的開始解開她的內衣,我忽然看見一滴滴的水滴,落在地上。她終于還是哭了!

舍不得歸舍不得,我怎麽能就此收手?她的胸部真的很美,又圓又白又有彈性,當她解下內衣的那一瞬間,她的胸部似乎等不及讓我欣賞似的跳了出來,我不禁看得呆了。

猛盯著她的胸部,**因爲寒冷的關係,漸漸的縮成一團翹了起來,從原先淡淡的粉紅色漸漸的變成了褐色。

女孩害羞的遮住了胸部說:「好害羞!不要看了……」嘿嘿!就這麽不說話不是很好嗎?何苦將我喚回了現實呢?

「還有內褲呢?快脫下來!」我繼續命令著。看著女孩還是不動,我有點生氣了!

「從現在開始,妳再不聽話我就立刻開門,拿著妳的衣服就走不理妳了!」女孩嚇了一跳,慢慢的開始脫起內褲,她的陰毛好少,應該說是很濃密可是範圍很小,而且不長,像是修過的樣子。我很驚訝像她這樣看似文靜的女孩居然也會注意到修剪她的陰毛。

「把妳的內衣褲拿來!」我繼續命令著。女孩遲疑了一下,慢慢的拿著內衣褲走了過來,我迅速的從她手中接過她的內衣褲,看了一眼。內褲上還貼著一個全白的衛生護墊。這下她所有的衣物都在我手上了,我更可以爲所欲爲了!

「妳很愛干淨嘛!不是生理期還用衛生護墊!」我半嘲笑的說著。

「妳叫什麽名字?」我問道。

「黃……雨涵……」女孩發抖著回答我。

「雨涵啊!很特別的名字嘛!妳也是北一女的學生嗎?」我繼續問道。

「嗯……」女孩不知道是承認還是思考的嗯了一聲。

「嗯什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威嚇的說著。

「……是!」雨涵有點嚇到似的回答我。這時候我的小老弟已經硬得不得了了,可是爲了將來,我必須忍耐。

「很好!妳不是想上廁所嗎?快上吧!」我說道。

「我………,你……可不可以,先……先出去一下!」雨涵?抖著問道。

「當然可以!我還可以順便把妳的衣服帶回家!拜!」我故意嚇她。

「別……別走!你走了我怎麽出去?」雨涵急得快哭出來了。

「妳不是叫我出去嗎?而且爲什麽我走了妳不能出去?」我故意問她。

「我……我一件衣服也沒有怎麽能出去?」雨涵害羞的說。

「不會啊!妳不是穿著鞋子嗎?啊!還有襪子啊!」我說「而且妳的身材那麽好,別人也不會笑妳啊!」我故意取笑她。

「對不起!求求你……求求你別走……」雨涵開始求饒了「妳真的很囉唆耶!一下要我走,一下要我留,到底要怎樣說清楚!」

「別……別走……!嗚…………」雨涵又開始哭了。

我可不能心軟,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不是要尿尿嗎?快給我蹲上去!」我又開始命令了。

我知道多數女孩子在公廁都會嫌髒,即使是坐式馬桶她們也會蹲在上面。像雨涵這樣愛干淨的人當然也是蹲在上面的。

雨涵看著那坐式馬桶,走了一步又停了下來對我說:「請你……請你不要看好嗎?」

「少囉唆!快給我蹲上去!」我有點不耐煩了。

雨涵受到了驚嚇又哭了起來,但還是乖乖的走到了馬桶前蹲了上去。我馬上走上前去盯著她的陰部看。她的**緊緊的閉著,淡淡的膚色看起來應該未經開發。

雨涵害羞的想把腳合起來,可是蹲在馬桶上怎能何的起來?于是她伸手去護住她的私處,緊張的看著我。

「雨涵,妳的身體真美,連**也好美!妳還是個處女吧?」我溫柔的問她。

「嗯……別看了!好害羞……」雨涵低著頭說。

「害什麽羞?美麗就是要展現給人看的!把手拿開!」我安慰著說。

雨涵閉著眼,把頭轉開不敢再看我,然后慢慢的把手移開。那美麗的陰部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把腳張開點!」我命令著。

雨涵還是閉著眼,慢慢的把大腿張得更開。我看見隨著她大腿的移動,**也緩緩的張了開來,就像是裂著嘴對我笑一樣。慢慢的,在我眼前展開了的是雨涵鮮紅的陰穴,上面有微微的反光,不知道是因爲緊張而流出的**,還是忍不住了的尿液。

管她的,她閉上眼睛也好,我開始掏出我興奮已久的**對著雨涵不停的套弄。也許是對于我沒有下一步動作感到好奇,雨涵張開了眼睛。她第一個看到的大概就是我的**吧!

她盯著我的**,嚥下了一口口水。天啊!難道她不知道這樣的行爲會讓男人更興奮嗎?我更賣力的套弄我的**,終于一陣快感閃過,我奮力一挺把精液往她身上射去。

「啊……」雨涵似乎嚇了一跳,往后一靠,精液全都落在她的胸部和腹部上,她睜大了眼看著我的**上慢慢流出的精液,和噴到她身上的精液。

接著我看到精液慢慢的沿著她的乳溝流向腹部,一部分流進了她的肚臍停了下來,其他的精液則流到了她的陰毛之上。

這時,不知道是因爲太冷的關係,還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只見她打了個冷顫。

「嗯……啊!」雨涵呻吟了一聲。

「淅瀝瀝……」她居然尿出來了。

我馬上蹲下來緊盯著她的陰部看,這樣的美景可不多見,可不能錯過。

「哈……哈……呼…………」雨涵似乎很舒服的樣子,好像忘了我正盯著她看。

終于,放尿結束了!我看見她的陰部出現了一些**,隨著尿液一起慢慢的滴入馬桶,最后還出現「牽絲」!看樣子,她似乎有點興奮。

呵……我的目的就是這個了,剛才的忍耐沒有白費。

「呼…………」雨涵尿完之后,表情看起來放鬆了不少。

「拿去!」我從口袋拿出一包面紙給她。

聽到我的聲音之后,雨涵整個人又緊繃了起來。

她接過我手上的面紙,遲疑了一下之后,也不理會我在她面前了,急急忙忙的抽出面紙擦拭私處。

「慢點!別急嘛!那麽用力擦,會讓妳柔嫩的**變得粗糙喔!」我笑著說。

雨涵愣了一下,真的開始輕輕的擦拭她的私處,然后又取出第二張,像是怕沒擦干淨似的,又再擦拭了一次。

擦好之后雨涵擡起頭看著我說:「我可以把它擦掉嗎?好冷……」

「嗯!擦吧!」我點頭答應。

雨涵趕緊再抽出第三、第四張面紙,把我射在她身上的精液擦掉。等她擦好之后,我把她的內衣褲遞了過去,她接了過去卻不立刻穿上,只是看著我。

「要我幫妳穿上嗎?」我笑著問她。

「不………不用了!」雨涵急忙回答。

接著她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轉過身去開始穿上內衣褲,我也不去理她,也許是真的很冷吧!

她穿得很急動作很大,穿內褲的時候,臀部翹了起來,我看見她的私處還是有一點微微的濕潤。呵……那應該是**吧!等她穿好內褲之后,我沒等她回頭就把她的毛衣和運動褲放到她的肩膀上,她先是嚇了一跳,等發現是自己的衣服之后,又急急忙忙的穿了起來,我靜靜的看著她穿好她的衣服。

衣服穿好之后,雨涵才慢慢的轉過身來偷偷的觀察我的表情。

我看得出來她還是微微的在發抖,雖然不知道她是害怕還是冷,可是她就是那種讓男人看了之后會想疼愛的類型,如果不是剛剛情況特殊,我也不想這樣對待她。

看著微微發抖的她,無辜的眼神中猶帶著剛剛哭過的眼淚。

我用溫柔的聲音對她說:「還很冷嗎?」雨涵慢慢的點了頭,于是我取下自己圍著的圍巾幫她圍上。

微笑的看著她說:「很適合嘛!暗紅色的圍巾配上黑色毛衣。」

「謝……謝謝!」雨涵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剛才這麽一搞,也真是夠久了,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不對勁。我仔細聽了一下外面的聲音,然后對她說:「剛剛妳再尿尿的時候,我幫妳照了幾張照片,如果妳不想被人知道的話,就什麽都別說,明天再來這里找我。」我也沒空去管她表情的變化,悄悄的打開了門,確認外面沒人之后對她說:「趁著現在沒人,快出去!」

看她沒什麽反應,我只好抓著她把她推了出去,她在門口站了一下之后,就一個人默默的走回自修室了。

過了一會兒,我才跟著出來,一副若無其事的走進了自修室,一進去就看見雨涵的朋友在跟她問東問西的,大概是在問她剛剛去了哪吧!我料定她不敢張揚,也就不去理她。

隨隨便便讀完今天預設的進度之后就離開了,我要回家慢慢計畫接下來的行動星期天的早晨「啊……好冷啊!今天不去圖書館了,我要睡晚一點!」被鬧锺吵醒的我自言自語著。

「糟了!我忘記雨涵了!」我在迷迷糊糊之中想起了昨天的女孩。

「天啊!都已經快十點了!如果她真的去了卻沒看見我而先走了…………」

「啊………那我不就白費工夫了!那條圍巾還是我前女友親手織的耶!」我急急忙忙的刷牙、穿衣、洗臉,隨便抓了片土司往嘴理塞就出門了。

一路上我拼命的狂奔,快到圖書館的時候我冷靜了起來。

「如果她要走早就走了,也不差這幾分锺。而且她也不會知道我早就把那些照片刪掉了(開玩笑!留著那些照片被人看到了我還有命活嗎?),應該不會有那麽大的膽子敢不等我吧。」想通了這節,我開始慢慢的走向自修室。將到自修室前時,我先站在門口慢慢的調整呼吸,怎麽能讓她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那個………」哇!嚇了我一跳,背后忽然傳出女孩子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