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1章◆ 酒中仙


第391章◆ 酒中仙

  「張兄弟,請坐。」

  忽必烈笑著邀請張超群坐下,十幾個蒙軍將領也應邀入席,連瀟湘子、尼摩星等招賢館的西域武林人物也坐入席中,阿里不哥與忽必烈同坐一席。

  小魚小雁跟著張超群坐一桌,一左一右陪在存錢罐身旁,笑顏如花,二女長得一模一樣,微笑時,梨渦淺笑,說不出的可愛,令人賞心悅目。

  「給我們尊貴的客人倒上一碗阿日裡。」

  忽必烈笑道,十幾個蒙古士兵換上普通的蒙古服裝,一齊斟酒,忽必烈先舉起自己的酒碗,來了一個通敬,張超群毫不猶豫的一飲而盡,他卻不知蒙古人的習慣,卻不是一口氣喝乾就是豪爽的,阿日裡就是奶酒的意思,這種酒入口覺得酒力不大,但後勁卻足,喝三四碗時就會頭暈,再喝兩碗下去,一般人便要大醉,張超群見小魚小雁只是看著自己,並不吃喝,也不勉強她們,吃喝了一陣,阿里不哥道:「張將軍,你酒量不錯,宋人之中,我最敬佩你,力氣大,酒量大,來,我敬你!」

  張超群舉起碗來,咕咚咕咚的又是一飲而盡,瞧得一旁斟酒的侍從瞠目結舌。阿里不哥本來只飲半碗就停了下來,見他哈了一口氣,一抹嘴,將那空了的碗衝自己一照,也是一仰脖子,將剩下半碗酒喝得涓滴不剩。

  「哈哈,就是這樣了,男人大丈夫,別作娘們樣兒,喝酒嘛,就要大口喝,喝得越多,越男人!大家一起喝!瀟湘子,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我都喝了五碗了,你那一碗還在磨磨蹭蹭,別讓兩位王爺瞧你不起!喝!」

  張超群哈哈大笑,沖身後的侍從大叫:「倒酒倒酒!」

  忽必烈是知道張超群酒量的,倒也不怎麼奇怪,阿里不哥卻是張口結舌,張超群酒到必喝光,灌得一肚皮的酒水,滿面紅光,足足喝下十碗,在座的蒙古諸將一個個面孔漲紅,東倒西歪,沒有一個能喝得贏他的。張超群放聲大笑:「張某總聽說蒙古人豪放不羈,不論打架還是喝酒,都是英雄,沒想到這麼不濟事,打架打不過我,喝酒也喝不過我麼?」

  眾將皆怒,這麼囂張的宋人,他們還是首次得見。一個萬夫長揪著自己鬍子,大聲叫道:「發裡胡跟你喝!」

  他舉起面前的大碗,腳步微有踉蹌,站了起來,一口氣喝了乾淨,這個發裡胡黃發碧眼,滿腮虯髯,喝得也算快極,只不過酒水從他鬍鬚上直流下來,口中說得豪氣干雲,實則狡猾得很。張超群也不去戳破,端起了碗來,一口都沒有灑出來,頃刻間喝光。

  這個發裡胡倒也算是酒量極宏,一連又喝了五碗,這才站立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

  小魚小雁見他豪情蓋天,一碗一碗的喝了下去,竟是毫無醉意,不禁自豪,只是她們卻不知,張超群的鞋底早已濕透,酒水滲透鞋面,被地毯吸乾。

  見發裡胡倒下,張超群目光轉向阿里不哥,挑釁道:「阿里不哥,蒙古人裡面,張某向來不佩服誰,但張某與你卻一見如故,我們宋人有個習慣,遇到好友,就要放開懷抱,一醉方休,來,我們接著喝!」

  阿里不哥面露欣喜之色,道:「好,我知道你們宋人有句話叫酒逢知己千杯少,來,今日不醉不休!」

  張超群哈哈一笑,接過剛剛倒滿的酒,仰頭便干,只是他眼角餘光卻是向忽必烈瞥了一眼,果然,忽必烈露出一絲不虞之色,張超群嘴角淡然一笑,道:「王爺你先前受了傷,張某就不跟你喝了。」

  忽必烈朗聲笑道:「不礙事,不礙事,只是破了些皮,受了些驚嚇而已。」

  張超群微微一笑,很快,張超群又將阿里不哥給干趴下了,見喝得差不多了,席間眾人個個酒意醺醺,沖忽必烈一抱拳,道:「王爺,多謝你替我照看我這兩個夫人,還有多謝你今天的慇勤款待,天色不早,張某這就要告辭了!」

  他哈哈一笑,大大咧咧的站了起來。

  忽必烈微一皺眉,從不遠處走來一人,陰惻惻的笑道:「張將軍,既然來了,何不多留數日。」

  張超群冷笑一聲,轉頭瞧了那人一眼,認出他來,是上次去襄陽充當使者的郝經,道:「多留數日?待你們攻破襄陽再回去?」

  轉頭向忽必烈道:「王爺,既然說到這裡了,那就聊聊吧。」

  忽必烈目露精光,溫言道:「張兄弟,熟知本王的人都知道,本王從未這般重視一個人,你是唯一一個,本王今日舊事重提,張兄弟可願意追隨本王?」

  追隨你老媽!這樣一個殘暴的遊牧民族,居然要老子堂堂的中華好男兒追隨你?蒙古人侵略宋朝,屠殺了六千萬宋人;在他們的統治下,漢人位於蒙古人、色目人、北地漢人之後的第四等最低等的民族;蒙古人統治的時候,漢人連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子來命名;漢人娶親,新娘子的初夜必須先給蒙古人享用,當時的漢人不願失去漢人血統,生下的頭胎都是直接摔死,虎毒不食子,他們這樣做,哪個心裡頭不是在滴血?但他們鐵骨錚錚,寧願用刀子剜割自己的心,也不願被蒙古人的種族滅絕手段同化。這樣一個殘暴的民族,凡是還有一丁點良知的人也不會跟他們穿一條褲衩,更何況是張超群。

  張超群淡淡的一笑,道:「多謝王爺的重視,我這次來赴會,可不是來投靠你的,我是宋人,不是蒙古人,這麼說吧,你若答應在你有生之年絕不踏足宋地,不發一兵一卒對我大宋動刀兵,我就答應投靠你,你若想打歐洲,想打其他地方,我可以助你,你覺得如何?」

  忽必烈哈哈笑道:「張兄弟你真會說笑話,你真的以為自己武功高得能勝過我這千軍萬馬麼?只要本王一聲令下,我的勇士將會把你踏成肉泥!」

  緩了一緩,接著道:「這樣吧,我也曉得你為難,不願背棄自己的家國,不如本王先禮聘張兄弟你做官,黃金珠寶,任由你挑,你帶著你的夫人們去哈勒和林,散心也好,定居也罷,你不插手本王攻宋,也就不會為難了,待本王統一宋國,到時候咱們就都是一家人了,你願意跟我征戰天下亦可,你願意在朝為官亦可,本王還可以向可汗替你索要封地,我們蒙古帝國,萬里無疆,你想要哪裡,就把哪裡分封給張兄弟你,如何?」

  「哈哈哈……忽必烈,你可真是夠大手筆的,不過,這樣也不錯,你說我要什麼地方作封地都可以,那我就要長江以南的宋朝全境。」

  「張超群!你!」

  忽必烈怒喝道。

  「別動怒,你沒有必要在我面前擺譜。」

  張超群微微笑著,轉頭在略帶驚慌的小雁臉上捏了一把,從背上解下M99狙擊步槍,在眾目睽睽之下熟練的打開保險,子彈早已上膛,通過瞄準鏡,沖忽必烈瞄去,嘴裡突然叫了一聲:「崩!」

  隨即哈哈大笑,見忽必烈一點反應也沒有,張超群心中生出奇異的感覺,只要自己手指頭輕輕一扣扳機,這個將來的元世祖,今天就徹底拜拜了。遺憾吶,這個人現在還殺不得,若是殺了他,十有八九會遭到蒙古人的報復,阿離、敏敏、楊不悔她們全部的資料都在他們手裡……

  就在張超群取出狙擊步槍的時候,他忽然心中一動,腦中猶如電光火石般一閃,脫口道:「忽必烈,我有一筆生意要跟你私下裡談!」

  忽必烈一怔,問道:「生意?私下談?你要談什麼?」

  張超群臉上笑得跟花兒似的,道:「我要談的,你絕對會非常感興趣,你難道怕我會趁機向你下手麼?」

  他離席轉身,向郝經喝道:「給我和你們王爺牽馬來!」

  郝經遲疑,望向忽必烈,忽必烈躊躇片刻,道:「伯常,叫他們牽兩匹馬來。」

  儘管是敵非友,張超群還是頗為欣賞這廝的膽量的,點了點頭,忽必烈也離席走了過來,張超群指著小魚小雁道:「忽必烈,勞煩你再替我照看一下我的夫人。」……

  這次張超群沒有耍帥,而是老老實實的上了馬,兩人並騎而出,自然並無一人敢阻攔,疾馳一陣,張超群見四周空曠,喊了一聲,和忽必烈在鹿門山腳停了下來,兩人並未下馬,忽必烈問道:「張兄弟,為何帶本王來這裡?」

  張超群見他面色不變,倒是很好奇,問道:「談正事之前,我想問你一下,我的武功你也知道一些,一百個你這樣的,我也能毫不費力格殺,我邀你過來這無人之地,你竟一點也不怕我會出手麼?」

  忽必烈微笑道:「你還不敢殺我。」

  「你這麼肯定?」

  忽必烈道:「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你的那些夫人雖然不是都在我手裡,但我若是出了意外,小魚小雁兩姐妹斷然會斃命於此,而且其他人,也將會被我的人報復,你不會這麼魯莽,而且,你若要殺我,上回在襄陽城外,你就能在兩軍陣前做到了,何必等到今日?」

  「哈哈,沒想到王爺的心目中,我張超群的評價還是很高的嘛!是了,我不會傷你,的確是因為有把柄在你手裡。好了,不說這些廢話,我想問你,為什麼你四弟阿里不哥會在這裡?他是你們兄弟之中最年幼的,按照你們蒙古風俗,繼承汗位都是由幼子來繼承的,他這個時候,應該是在哈勒和林掌管軍政才對,怎麼好好的會到這裡來?」

  忽必烈道:「哈勒和林有我額赫坐鎮,生不出亂子,我四弟過來這裡協助我……」

  他本想說協助他攻打南宋,但因為張超群是宋人,便避忌了。

  「額赫?」

  張超群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道:「你是說你母親吧!」

  忽必烈點頭,道:「是的,張兄弟,你問完了,該你說了。」

  張超群笑著一揚手中的狙擊步槍,道:「你可知道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