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2章◆ 大事初定


第392章◆ 大事初定

  忽必烈見他手中的狙擊步槍造型奇特,從所未見,問道:「這是什麼?」

  張超群微微一笑,指向遠處從軍營方向出來巡邏的輕騎斥候,道:「王爺不介意損失一個士兵吧?」

  那隊斥候距此極遠,只能影影綽綽的看到身影,忽必烈不解其意,道:「張兄弟意欲何為?」

  笑了一聲,張超群下了馬來,端立不動,抬臂舉槍,叫了聲:「王爺看仔細!」

  一聲清脆的槍響,就見那名斥候應聲墜馬。忽必烈心頭猛地跳漏了半拍。張超群收槍,滿意的點了點頭,心道:幾年沒摸這玩意兒,還不賴,沒丟本大爺金牌特工及槍王之王的名頭。

  飛身,上馬,張超群道:「王爺跟我來。」

  那一隊十人的斥候們突遭驚變,個個目瞪口呆,見同伴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而腦袋卻是像西瓜一般爆開,紅的白的,一塌糊塗,有幾個已經腹中翻江倒海,幾欲嘔吐。張超群和忽必烈聯袂趕到,斥候們認得忽必烈,一齊下馬行禮。

  忽必烈見那墜馬者死狀極慘,不由得駭然,驚聲問道:「張兄弟,你那是什麼暗器,竟有如此威力!」

  張超群笑道:「王爺忘了自己數日之前,是怎麼受傷從襄陽城外退兵的麼?」

  忽必烈心頭突突亂跳,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那天當真是死裡逃生了,他駭然的望著那個腦袋被打爛的斥候,作聲不得,張超群一揮手,向那些斥候道:「你們幾個,把這位兄弟就地掩埋。」

  斥候們不認得他,但見他和王爺在一起,只道是軍中的將官,一齊應命,刀挖手掘,不多時,已挖了個坑出來,將屍體投入進去,鏟土填埋,張超群忽然躍下馬來,猛地出掌拍向一人,事出突然,那人根本無暇反應,被一掌拍中胸口,骨骼斷裂,死於當場,張超群拳打足踢,使出格鬥術中的招數來,這些斥候在轉眼間便被他一一格斃,乾脆利落。

  忽必烈驚怒交集,大聲喝道:「你幹什麼!」

  干丫老嬤,老子都幹完了,還問個球球,張超群笑道:「王爺不必驚怒,我這麼做自然是有道理的。」

  他見遠處蒙古軍營中又有斥候往這邊來,道:「這裡不須理會了,王爺你跟我來,咱們該談正事了。」

  忽必烈見他舉止怪異,疑惑不解,躊躇片刻,仍是跟著他疾馳而去。約莫出了兩里多路,張超群才扯了韁繩,將馬速減緩,待忽必烈趕到時,說道:「王爺,你可知道為何我要殺了那隊斥候滅口麼?」

  不等忽必烈答話,又道:「接下來,我要跟王爺你談的事,就跟這有關了。」

  忽必烈道:「你說。」

  張超群道:「我這件兵器的威力和射程你也看到了,再加上我的武功,若是在百萬軍中取人性命,一點也不難。」

  頓了一頓,微笑道:「你和蒙哥、阿里不哥是兄弟,我在想,假若此次南征蒙哥可汗意外陣亡,蒙古帝國的汗位,該由誰來繼承?」

  忽必烈濃眉一挑,沉聲道:「意外?陣亡?你在說什麼?」

  張超群道:「忽必烈,你是明白人,你知道我的意思。」

  忽必烈道:「你……說下去。」

  「哈哈,你這叫作揣著明白裝糊塗。你想,蒙哥是你兄長,驍勇善戰,又正當盛年,他擔任蒙古帝國的大汗,少說也得坐三十年的江山吧,你忽必烈與他年紀相若,等他死了,你也老了,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坐上那個位置?」

  「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想坐大汗的位子了?」

  忽必烈又驚又怒,心中狂跳起來,張超群的話,正說中了他的心事啊!

  張超群不但知道他的野心,更知道他的生平,歷史上的蒙哥在四川合州戰死,還有一說,是因為四川境內爆發了瘟疫,疫癘流行,兵士多病死,蒙哥也染疾身亡。消息傳到忽必烈處,他仍揮軍自陽邏堡渡長江,圍困鄂州,並率軍接應從雲南北上的兀良合台軍。隨後,得悉留守漠北的阿里不哥擅自徵兵圖謀汗位,忽必烈立即採納郝經的獻計,與宋約和,急速揮軍北返燕京,並指揮軍隊與其弟爭奪汗位。本來,按照幼子繼承父親家業的蒙古風俗,阿里不哥繼承汗位並沒有什麼爭議,但忽必烈不願屈居人下,趁弟弟立足未穩,領兵攻打,並最終獲得了勝利,囚禁了阿里不哥。這樣的人,會沒有野心?打死超群哥也不信啊!

  張超群嘿嘿一笑,道:「是麼?王爺你真的對蒙古大汗的位子沒有興趣?那看樣子我是找錯人了,我想我應該去找阿里不哥談這件事了,只要我張超群幫他解決了蒙哥,他就順理成章當上新的蒙古可汗,作為交換條件,宋蒙停戰,止息兵戈,想必他也是肯的,區區南宋一隅之地,比起幅員遼闊的蒙古國土,實在算不得什麼,我和阿里不哥也算是投緣,他肯定不會拒絕我送給他這麼好的禮物,我再順便把你這個威脅也一併解決掉,他就更加沒有任何的障礙了,哈哈哈,蒙古帝國新任可汗阿里不哥,這可好了,我跟你四弟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張超群眼中迸射出凌厲光芒,逼視忽必烈,像是要把他從內到外看透,甚至,連M99狙擊步槍也有意無意的對準了他。

  忽必烈臉上陰晴不定,良久不語,張超群也不去催促,只是靜靜等待,他相信,這樣的利誘,忽必烈實在沒有理由會拒絕,不然,歷史上當蒙哥陣亡,他也就不會急忙領軍回師跟他同胞弟弟爭奪汗位了。忽必烈是什麼人,這個時代的人或許不甚清楚,他張超群卻是瞭如指掌的。

  良久,忽必烈眼中精芒大盛,道:「張兄弟,你可有把握?」

  成了!這廝終究是個梟雄,抵不住蒙古大汗寶座的誘惑,與征服天下、萬乘之尊相比,弒殺兄弟又算得什麼?他若心有不忍的話,也就不是忽必烈了。

  「王爺……忽必烈汗放心,千步之外取人首級,易如反掌!」

  忽必烈咬牙道:「好!若我忽必烈坐上汗位,終生不向宋國興兵!長生天見證!」

  張超群心中雀躍,丫丫的,還是被本大爺改變了歷史了!這個歷史上的重要轉機,只是在自己靈光一閃之間抓住了。若有幾十年的發展時間,宋朝將會更加強大,就他嬤的不信了,幾十年枕兵待戈、厲兵秣馬,就算還叉叉不過蒙古,那就往日本、琉球、馬六甲發展,先奪取海外,發展航海業,將大航海時代提前兩三百年,到時候,大宋成為世界上最富有最強大的國家,反過來干死韃子。張超群越想越是得意,他更想到,即便是將來忽必烈的後代不遵守承諾來攻打大宋,到時候也能遷徙到琉球或者日本,避免歷史上的崖山悲劇。

  當下,他與忽必烈擊掌為誓,細細商討了一些細節之後,攜小魚小雁返回襄陽。小魚小雁兩人並乘一騎,和張超群疾馳在回返襄陽的途中,一對姐妹花對蒙古韃子這麼輕易放了自己感到驚訝,但現實就擺在眼前。……

  張超群不怕忽必烈食言反悔,趁自己動身前往四川刺殺蒙哥時攻打襄陽,更加不怕忽必烈得到大汗的寶座之後翻臉不認人,他先前故意殺了那些斥候,看似好像是滅口,但那些斥候將屍體埋得那麼淺,有心的人只要挖一挖就能發現,那個被自己一槍爆頭的傻叉,若是被人見到的話,等自己刺殺了蒙哥時,兩相對比,就能順籐摸瓜,水落石出。而自己跟忽必烈也曾離席許久,難道還沒會沒有人猜到什麼?忽必烈若真敢做這種過河拆橋的事,張超群自然會把這件事捅出去,嘿嘿,一個弒兄奪位的人,能坐得穩他的江山?

  回到襄陽時,張超群愕然發現,眾女都站在城頭上,一個個跟望夫石似的,等著自己回去,張超群心中一暖,這才是情深意重啊,自己這麼花心,妻妾成群,但她們卻對此毫無怨言,就算是古代三妻四妾實屬正常,但畢竟自己可不止是三妻四妾啊!超群哥下定決心,等此間事了隨凝兮回去現代世界,一定要帶她們一起回去。

  還沒等他們進城,周芷若、朱九真、紀嫣然她們幾個和小魚小雁相處得久的就一齊歡叫起來,而貼古倫、郭芙、程英她們沒見過小魚小雁的,則是一臉的驚訝,好一對標緻的姐妹花!如花似玉,一對玉女。

  程英扯了扯郭芙的衣袖,低聲笑道:「你的相公可真是了得!」

  郭芙噘著嘴,滿臉的不高興,道:「這個壞蛋,真當自己是採花的蜜蜂麼?這麼多女人,怎麼就累不死他?」

  程英笑道:「你又吃醋了啊?要不我去跟武修文和武敦儒說說,就說你不嫁張超群了,在他們之中選一個當夫婿,你說可好?」

  郭芙急道:「誰要嫁他們兩兄弟了?」

  見程英似笑非笑,知道上當,不依的去呵程英的癢癢,二女咯咯嬌笑,鬧成一團。

  黃昏,夕陽,晚霞艷麗,映襯得眾女個個人比花嬌。

  呂文德和聶斌等軍方將領見到張超群安然無恙的回來,看他身上非但沒有任何傷痕,連血漬也沒沾上半分,無不驚訝,迫不及待的迎了張超群和二女進來,呂文德已經破例在軍營設下了酒宴,用來給張超群洗塵。

  入席前,紀嫣然等已經將小魚小雁帶了回張府,雖然她們都是武林中人,不講究那麼些規矩,但在軍營之中,一個個都是粗蠻漢子,她們也不便留下。

  在蒙古軍營喝飽了馬奶酒,回到襄陽,超群哥倒很是想吃一點清淡的麵條,但盛情難卻,也只好陪著大傢伙牛飲了一番,酒過三巡,張超群便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是很懷念當初在三聖坳怡紅院,小魚小雁倆雙胞胎姐妹的床上功夫的,如今大事初定,忙了這麼久,累了這麼久,今晚還不徹夜狂歡一下?心不在焉的超群哥假裝酒力不勝,和呂文德等告辭而出,等離開軍營已遠,腳步踉蹌的超群哥精神一振,龍行虎步的向著自家溫柔鄉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