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3章◆ 知我者,郭伯母也


第393章◆ 知我者,郭伯母也

  回到家中時,就見眾女正圍坐在一起,而小魚小雁兩姐妹坐於中間,眉飛色舞的講述張超群在蒙古軍營中的事,說到超群哥在酒宴上一個人喝倒了蒙古眾將,眾人皆是拜服時,眾女正說得熱鬧,張超群來到院子裡,笑瞇瞇的瞧著大夥兒,顧凝兮問道:「張超群,你是怎麼回來的?忽必烈怎麼肯放你回來?」

  張超群笑道:「忽必烈見我長得太帥,他自慚形穢,跟我說:普天之下,能有張兄弟你這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人絕無僅有,所以本王覺得,若是殺你,必遭天譴,你還是帶著你的夫人回去吧。然後,我就回來了。」

  眾女一齊笑了起來,郭芙嫩蔥般的手指刮著臉蛋,道:「也不知羞,臉皮真厚。」

  張超群見她和程英都沒有回去,立時想到了黃蓉,心中一蕩,忙問道:「你們倆都在這裡,郭伯母一個人在家,她傷勢還沒好,家裡有沒有人照看著?」

  郭芙笑道:「沒事,我娘她好了很多,我見她氣色不錯我才和程英去城頭等你的。」

  張超群應了一聲,心中卻是在想:先前和她那般「坦」誠相對,也不知她是否食髓知味,可惜的是,雖然已經跟她叉叉圈圈了,但畢竟不是現實當中的郭伯母,而是十六七歲的青澀小妞兒,也不知成熟得透了的郭伯母,會不會更加汁多水多呢……

  「超群……」

  「超群!」

  顧凝兮連叫兩聲,超群哥反應過來,笑道:「怎麼了?」

  顧凝兮眼中閃過狐疑的神色,問道:「叫你兩聲也不理會,你在想什麼?」

  張超群處變不驚,鎮定自若的道:「我在想正事,對了,我明天就要出去一趟,很可能要去很多天,你們在襄陽不要到處亂走,九真、青嬰、小昭、嫣然,你們幾個的武功好些,記住照應一下大夥兒,我明天去找清淨散人,哦,還有甘眉居的師姐妹,讓她們就近住下,以免發生什麼變故,小昭,你負責聯絡。」

  小昭問道:「公子你要去哪裡?我……我們跟你一起行不行?」

  眾女都流露出詢問的神情來。

  張超群笑道:「若是能帶你們一起去,我倒是巴不得,可是我這次出去是辦正事,一個都不能帶,至於是什麼事,你們不要問,這件事不能說。」

  眾女無不失望。張超群心道:唉,我也算是苦命了,人家穿越我也穿越,人家不是稱王稱霸,就是後宮佳麗三千,我卻這麼命苦,老婆是不少了,但總是打仗,弄得老婆們都沒多少時間澆灌澆灌,唉,等此趟去四川搞定蒙哥,忽必烈就按約定回師,他去爭他的汗位,我也就徹底解放了,到時候,一定得叫襄陽最好的木匠「賽魯班」給咱打一張超……超級大的大床,我張超群的「戰場」可不能太小,上一次跟凝兮、小纖、武青嬰和九真,一活動開,床就不夠大了,咱也沒啥遠大理想和抱負,只要實現咱一夜十三郎的偉大理想就很滿足了。對,還得讓凝兮她們做個幾十套情趣內衣,順便再做制服、女僕裝、校服、護士裝,絲襪這東西,也是不可或缺的……

  「今天晚上,你們誰跟我一起睡的?」

  正想得high,超群哥脫口就道。

  眾女一片訝然,有的羞紅了臉,有的狠狠的瞪著超群哥,有的掩嘴偷笑,有的翻白眼,超群哥嘿嘿笑道:「你們的老公我,明天就要走,而且還要去多日,你們捨得不陪我麼?」

  紀嫣然笑道:「小魚小雁剛剛跟你重逢,你就把今晚留給她們姐妹倆好了。」

  姐妹花被眾女圍著,嬌艷似花,含羞垂首,小手不約而同的搓著衣角,心中千肯萬肯,嘴裡卻是不說。

  眾女雖想和張超群一起睡,但終究當著這麼多姐妹說不出口,尤其是顧凝兮,初嘗滋味,恨不得今天能把超群哥給獨霸了,但當著人面,又怎麼說得出口?見紀嫣然說出這話來,雖覺不滿,但也不好再說什麼。

  這也算是一個和尚挑水吃,兩個和尚抬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了,女人多了,暗地裡爭倒也罷了,明面上爭,就做不出來了,超群哥深諳她們內心想法,嘿嘿一笑,今天本來是應該把小魚小雁喂個飽的,但她們在蒙古軍營裡一定過得提心吊膽,今天好好休息才是,不過,自己明日就啟程去四川,若不溫存一下,也對她們不住。張超群笑著走到小魚小雁身邊,將她們一左一右的摟住,志得意滿的道:「那今天就小魚小雁陪我,良辰美景,洞房花燭,春宵值千金了,我們現在就進房!」

  兩姐妹早已是羞得不敢抬頭見人,被超群哥拖著往房裡走去。眾女一個個瞧著他的背影,好像打翻了葡萄酒,酸溜溜的,誰知超群哥走到門口時,回頭給了眾女一個燦爛的笑容,擠眉弄眼的道:「老婆們,大家晚上都不許閂門。」……

  一晚上,超群哥從這間房躥到那間房,躥來躥去,當真像是一隻辛勤的小蜜蜂,到處採花蜜。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到小魚小雁房中睡下。他倒是快樂無邊,卻不知睡在大房裡請來的幾個丫鬟,又是徹夜難眠,免費聽了一晚上的小電影,弄得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丫鬟們都是眼圈泛黑。

  張超群這一覺從早晨睡到午後,醒來時,聽到院子裡鶯聲燕語,起來看時,原來是郭芙和程英帶著黃蓉搬到張府來了。這也是張超群說好的,黃蓉外傷雖已痊癒,內傷卻沒能消除,郭芙和程英雖然都是武林中人,但畢竟是女子,住在偌大的郭府不是很方便,兵荒馬亂的,也不安全。接到張府來,反正新院子那邊很大,住下來也還空著七八間房。張超群穿衣起身,想到黃蓉給了自己九陰真經,自己卻還沒有來得及研究,略感慚愧,走出來時,與黃蓉四目相對,黃蓉的目光竟是有些躲閃,這令張超群非常意外,他本來以為,憑黃蓉的定力和閱歷,就算是之前發生過一些事,她也能從容淡然,卻不知道她會躲避自己眼神,張超群暗喜,一個女人若是在和男人發生了某種關係之後,還能坦然處之,那可不是什麼好事,證明在女人心中,這男人一點位子也沒有,縱使有那麼點,也相當有限。眼前之情形,不正是超群哥想要看到的麼?

  「郭伯母你來了,我要出門一趟,家裡就交給你了,多看著她們些,別讓她們到處跑。」

  雖然心中有鬼,但超群哥是何等人也,歷經多少風雨的牛人一個,在表面上照樣滴水不漏,毫無破綻。

  黃蓉的失神也只是一霎之間,微笑道:「你放心就是,我在這裡算是她們的長輩了,她們應該會聽我的吧。對了,你這次出門,要去多久?襄陽城外,韃子兵臨城下,不要緊麼?」

  張超群笑道:「不妨事,我已經安排好了。郭伯母放心!」

  黃蓉眼珠兒一轉,道:「聽說昨日你去了鹿門山蒙古軍營?」

  只說了這一句話,就不再說下去了。

  張超群見她眉眼一動,隨即就說出這句話來,暗暗讚歎,唉,黃蓉就是黃蓉,金大師筆下最有智慧的女人,果然是名不虛傳。呵呵一笑,道:「郭伯母,真是什麼也瞞不過你。這件事事關我們大宋安危,請原諒我不能多說。」

  陪在黃蓉身旁的郭芙和程英都是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郭芙歪著頭問道:「娘,你跟超群說什麼呢?」

  黃蓉愛憐的在她秀髮上輕拂一下,像是在對郭芙又像是在對張超群說道:「你去歸去,注意安全,芙兒和她們可都在襄陽盼著你回來。」

  「我會的。這個世上能傷得到我張超群的人,還沒生下來。」張超群哈哈一笑。

  黃蓉卻是沒笑,道:「過兒,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話要對你說,芙兒,程英,你們不用跟來。」

  呃,郭芙都改口叫超群了,她還叫過兒,真彆扭。黃蓉向新院子那邊走去,張超群跟了過去,忽然心中怦怦的亂跳,該不是她要對我表白吧?想想又覺得這個可能性很低,無奈一笑,搖了搖頭。

  黃蓉在小花圃中站定,見四周無人,道:「過兒,你是不是要去四川?」

  張超群怔住了,他的確是跟老婆們都說過要出遠門,但絕對沒有說過去什麼地方,連呂文德也沒說,黃蓉她怎麼猜到!

  黃蓉見了他表情,不用他再回答也知道答案了,道:「不用覺得奇怪我是怎麼猜到的。你昨日去鹿門山接了兩個姑娘回來,芙兒說你安然無恙的回來了,我就猜,為什麼忽必烈不抓住這個機會,就算是他看重你,不捨得向你出手,也一定會控制住你,等攻破襄陽或者滅宋之後,再要你歸順於他。你武功高強,或許能跑掉,但卻不可能沒有受傷還安全的把那兩個姑娘帶了回來,如果讓外人來猜,一定會懷疑你暗中答應了忽必烈什麼出賣大宋的條件。不過,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

  張超群微笑道:「知我者,郭伯母也。」

  黃蓉臉色並不算太好,只是淡淡的繼續說道:「我剛才問你,襄陽城外兵臨城下怎麼辦,你好像胸有成竹,我曾聽靖哥說過蒙古的事,忽必烈和現在的蒙古可汗蒙哥都是他的安答拖雷的兒子,此次蒙古軍隊南侵,一路從四川進兵,領軍者,蒙哥,另一路就是襄陽城外的忽必烈。你這時候出遠門……若我所料不差的話,你是不是跟忽必烈達成了協議,要刺殺蒙哥,助忽必烈奪取可汗的寶座?」

  黃蓉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聲音壓得極低。

  張超群知道她的智慧,但卻不知道,她竟然僅憑這麼一丁點線索就猜到自己的計劃,不禁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