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4章◆ 郭伯母,我要你做我妻子


第394章◆ 郭伯母,我要你做我妻子

  「郭伯母,你居然猜到我要去四川,我真是服了你。」

  黃蓉道:「你不用溜鬚拍馬,我要猜到這些又有什麼難?倒是你……你有把握麼?」

  美女就是美女,一笑一顰,一舉一動,都是充滿了迷人的風韻。

  張超群笑道:「郭伯母,你是問我刺殺蒙哥有無把握,還是問我對忽必烈會不會遵守諾言有無把握?」

  黃蓉道:「兩者兼而有之。」

  「蒙哥的把握,我有八成以上,忽必烈,只有七成,我跟忽必烈之間約定,在他有生之年,蒙古決不踏足宋境,我不知道他會否守諾。」

  黃蓉展顏一笑,道:「若此行過兒你可以成功,而忽必烈又遵守承諾的話,大宋至少可保三十年平安,大宋百姓可都要承你的情啦!」

  張超群苦笑道:「郭伯母你錯了,我此舉,天可知,地可知,除此之外,再不能傳揚出去,不然忽必烈因此而做不成蒙古可汗,大宋還是免不了被蒙古侵略,注定,我只能當個無名英雄。」

  黃蓉道:「是非功過,不過是過眼雲煙,男子漢大丈夫,做了什麼,可也不一定要圖人回報和感激,天在看呢!」

  張超群笑道:「天在看?天若在看,看得下去我們大宋子民被韃子屠戮麼?事情是人在做的,不是天在做。」

  忽然心中生出感慨來,歎息道:「若信天意,倒不如你我早十八年相識……」

  黃蓉目光閃爍,心中一顫,岔開話題,道:「過兒此次遠行,若以這面目示人,未免不太方便,我送你一個面具,方便你行事。」

  說著,從身上取出一張薄薄的東西出來。

  張超群見她目光游離躲閃,心中有些失望,不過,老婆們都在老院子,也不便多說,微笑一聲,道:「該不會又要我男扮女裝吧,說不定我還能用上美人計,解決蒙哥就易如反掌呢!」

  黃蓉道:「不是,你去那邊無論如何都不能太顯眼,這面具的相貌極是普通,扮作行腳商、雲遊郎中、鏢局武師、村夫樵子,都是可以的,只是,你皮膚太白,扮什麼都不大像,還是扮個鏢局武師還算最合適。」

  張超群問道:「面具英不英俊?會不會有損我美好的光輝形象?」

  黃蓉嫣然一笑,猶如回頭一笑百媚生:「你是去辦事,又不是去勾搭大姑娘小媳婦,要那麼好看作甚?」

  黃蓉的笑容,猶如春風拂面,說不出的舒適,令人忍不住會產生男人才有的念頭,嬌俏而挺直的鼻樑,不厚不薄的嫩嫩朱唇,美艷絕倫的絕色姿容,盡皆化作春風,洋溢在這動人心魄的一笑中,秋香三笑,傾國傾城,但又怎及黃蓉這千嬌百媚的一笑?張超群心蕩神搖,忍不住脫口讚道:「蓉兒,你笑起來真美!」

  「你……」

  黃蓉芳心猛地一跳,緊咬碎玉,這個無法無天的小子,竟然又叫我蓉兒!輕聲喝道:「過兒,你又胡言亂語!」

  她明知周圍無人,卻仍是做賊心虛地張望一眼,眾女都在前院,也知道黃蓉和張超群在這裡說話,倒也不便過來。

  「蓉兒,我這次去四川,你千萬別說給她們任何一個知曉。」

  「……」

  黃蓉心跳加速,叫她作蓉兒的,除了他爹黃藥師之外,就是郭靖了,現下又多了個他,那種感覺很是奇怪,明知不應如此,卻是在心底深處有著一絲不應該出現的情愫。黃蓉又怎不惱恨他的無禮,他這麼叫自己,若是被芙兒得知,又怎麼看自己這個娘親?但是不知為何,黃蓉想要呵責,卻是忍不下心來。

  「如果我一個月後還回不來的話,我答應忽必烈的期限也就此到了,承諾就此作廢,一個月後,也就是忽必烈攻城之時,蓉兒你要記牢,你們一定不能有任何事,到時候,千萬別管什麼民族大義,找機會離開才是正經。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只要有你在,就算是忽必烈也攔不住你走。」

  黃蓉心中一跳,把正準備呵責他的話嚥了回去,道:「你不是說有八成把握的麼?怎麼又說這種話?」

  張超群道:「蒙哥畢竟是蒙古可汗,身邊又豈會沒有嚴密的保護?而且世事無絕對,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未雨綢繆始終穩妥一點。」

  黃蓉道:「既然沒有把握,不如另想他法,我們襄陽軍民萬眾一心,未必就輸。」

  張超群本距離黃蓉有一米多遠,忽然施展輕功,腳下往前一動,身體行雲流水般就到了黃蓉面前,在她猝不及防下,伸手就抓住了黃蓉的玉手,道:「蓉兒你這是在關心我麼?」

  黃蓉大駭,慌忙用力回抽,想將他手甩開,哪知道張超群趁機往前一步,枝葉簌簌,一腳將她帶進一株葡萄籐蔓之後,正好站在前院所能看的視線死角之外。

  黃蓉驚慌失措,駭然道:「過兒你怎可無禮?」

  張超群知道她對自己未必無情,只是因為郭靖之故,無法向自己表露,笑吟吟的道:「蓉兒,我疼你還來不及,怎會無禮呢?」

  黃蓉芳心狂跳,張超群的感覺沒錯,黃蓉的確是矛盾之極,若是沒有發生夢魘中他們倆做的那事,黃蓉根本不會有什麼遲疑,直接拂袖而去了,但女人就是這樣,在發生了男女關係之後,再想硬起心腸來,就已經辦不到了。她和郭靖相知相戀十八年,堅貞不渝,但,此時郭靖失蹤,生死不明,加上在夢魘之中,和張超群發生夫妻之事,她心中掙扎,張超群那溫柔的笑容,就好像一團火,將她心中的堅冰溶化。

  不,不能這樣!黃蓉心中忽然靈台清澈,慌張道:「過兒,你是芙兒的未來夫婿,就是我的女婿,你要……要叫我一聲娘,你怎麼可以……我們怎麼可以?」

  此時的黃蓉,哪裡還是那個精明睿智的黃蓉?她只是一個心中彷徨無依的柔弱女子,內心在掙扎。

  張超群收斂笑容,一把將黃蓉抱住,正色道:「蓉兒,我是真的喜歡你,我不娶芙兒就是了,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黃蓉顫聲道:「你胡說什麼!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我是你的岳母,你不……不娶芙兒,不娶芙兒……」

  黃蓉忽然胸中大震,猛地醒悟,他若不娶芙兒,自己跟他也就不算是岳母和女婿的關係,但是,黃蓉猛然想起自己竟是很長時間都沒有想到過郭靖了,不由得自責,自己這是怎麼了,跟靖哥這麼多年的感情,他只是下落不明,又不是死了,自己沒有親自去尋找也就罷了,居然還在這裡跟自己的未來女婿糾纏不清,黃蓉啊黃蓉,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不……不能……」

  黃蓉正要掙扎,張超群忽然用嘴堵住了她,黃蓉腦中轟然一聲,像是腦子裡在一瞬間抽空了似的,什麼也沒有了。他的舌尖,每一翻攪,就好像要將她的靈魂捲了去,敏感的唇在他舔吻之下,麻麻酥酥的,癢透全身心。他那一雙手,就好像有魔力一般,牢牢的吸引著她的全部注意,手掌在她依舊纖秀的腰肢上滑動,時而在自己緊繃而挺翹的香臀掠過,每一下,都撩動著她隱藏在心底的渴望,自從生下郭芙不久,郭靖因為修煉九陰真經出了岔子,就再也不能行男女之事,黃蓉也是三十如狼年華,長年的無愛生活,縱使是感情再好,缺乏了性愛的夫妻生活,也是不完整的。黃蓉被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摟住,那雙魔爪的肆無忌憚,黃蓉既驚慌得想要推開他,但那種奇怪的感覺,又使得她不忍放開。

  呼吸愈發的急促,在這個隨時都有可能闖進人來的小角落裡,一個是女婿,一個是岳母,竟然抱在一起,這若是被人看到……

  緊張和刺激,令兩個當事人愈發心跳加快,難以遏止,張超群的腦子裡更是充滿了邪惡的念頭,此時此景,張超群想到的,就只有兩個字——征服。他懷中緊抱著他的郭伯母,未來的岳母,將她香津流溢的香舌含在嘴裡吮吸著,手中的動作也愈發的粗野起來,黃蓉心神迷醉,早已渾然忘我,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來,張超群才離開了她紅艷艷的香唇,轉而吻向她的耳垂,黃蓉心兒如癡似醉,她的耳垂很是敏感,原本還有著最後一絲氣力,也像是被抽空了,似是呻吟,又似是哀告:「過兒,不要……不要這樣……你……我們是不能的……」

  張超群置之不理,只顧著撩撥著懷中溫熱而柔軟的嬌軀,手指在她臀縫輕輕揉捏著,一寸一寸的往下,這芬芳的氣息,柔滑如緞的手感,以及這特殊的環境下,隨時有可能走進來人,只要一轉視線就能看到他們正在做的不倫之事,這等刺激,比當年和朱九真的母親在房間裡覆雨翻雲還要強烈得多,畢竟,這個可是紅遍射鵰和神雕兩個世界的黃蓉啊!

  嬌軀在戰慄,香臀不堪騷擾而扭擺著,卻是更加強烈的刺激著超群哥的慾望,那處堅硬,早已熱燙燙的將郭伯母的小腹燙得又酥又軟,慵懶無力的貼在他懷中,美眸微閉,婉轉低吟。

  就在兩人神魂顛倒之際,忽然從外面傳來細碎的腳步聲,就聽小昭的聲音說道:「公子,師父來了,和師姐師妹們在前廳等你過去說話呢!公子,你在哪兒?」

  兩人登時如遭雷擊,慌不迭的分開,黃蓉臉色羞紅,如新娘子的紅蓋頭一般,螓首低垂,背轉身去,以最隱蔽的動作整理著凌亂的衣衫,心跳得要蹦出喉嚨。

  就在這最緊急的關頭,張超群迅速退後一步,提高了些嗓門,道:「郭伯母,你放心,我一定會早點回襄陽,丐幫的幫主之位,我現在還沒有時間舉行新幫主繼任儀式,等我回來,回來我就把這件事辦了。」

  黃蓉強自鎮定心神,接口道:「也好,那你就速去速回,別讓大家擔心你。」

  說話間,張超群已是真氣流轉開去,面色也在一瞬間恢復了正常,鬆了口氣,回身向小昭道:「師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