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5章◆ 美人兒師父


第395章◆ 美人兒師父

  孫不二清麗如昔,裊裊婷婷的走在全真教甘眉居眾女弟子前頭,眾女之中,紀嫣然和顧凝兮年齡最長,自然是以女主人的身份出迎,前廳之中,皆是女子,甘眉居的女弟子們嘰嘰喳喳說個不休,對張超群的妻子們偷偷的品頭論足。

  朱九真,冰肌玉骨,一雙大眼睛總是充滿著無辜的可愛神情,惹人憐愛,她的年紀在眾女之中可也不算小,雙十年華,卻還像個小蘿莉一般。

  武青嬰,溫婉秀美,柔順可人,眼睛彎彎的,仿如月牙兒,五官精緻得無可挑剔。

  小昭,純淨明艷,令人不敢正視,更兼有波斯胡人的血統,美眸之中,三分蔚藍,雖然白人的特徵已經非常淡了,但依舊擁有著東西方女子的優點,彷彿是造物主的偏愛,造就了一個如此美麗動人的藝術品。

  貼古倫,華貴雍容中透著幾分野性,與趙敏相貌有八九分相似,她的美貌絕對是萬眾挑一的,尤其是她的氣質,雍容處,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想要征服的高峰,其隱隱透露出來的野性,也只有享受到她床上的滋味的男人才食髓知味。

  公孫綠萼,來自與世隔絕的絕情谷,宛如一幅靈秀的山水潑墨,靦腆中帶著幾分羞澀,又如含苞待放的花朵,靜待心愛的男人前來採摘。

  周芷若,白皙美艷,秀麗絕倫,嬌顏如玉如花,美體如水如雲,靈秀婉約,一笑一顰間的風姿,也令人忍不住的心疼,忍不住想要愛憐呵護。此外,更是十大名器之一,床上消魂的滋味,難描難畫。

  小纖,花剌子模末代公主,身材嬌小玲瓏,柔韌細腰,雖是年方十六的稚齡,卻在床上尤其放得開,是超群哥培養一夜數女同歡的絕對幫兇,尤其喜歡用嘴服務主人,天生尤物。

  紀嫣然,熟女的年紀,有七分酷似小龍女,但身材豐腴,極有噴火女郎的潛質和本錢,尤其喜歡在那方面採取主動,汁多水多,男人的至寶。

  顧凝兮,眉目如畫,神情清冷如霜,氣質獨特,於人前凜然不可侵犯,比蒙古王妃出身的貼古倫、汝陽王郡主的趙敏、花剌子模公主更具有貴族的氣質,也是十大名器之一。

  程英,身材纖美,肌 膚白中透紅,雖不算最高挑的一個,卻是完美之極,容貌極美,連黃蓉也讚不絕口,矜持的性子,即便是心中愛戀超群哥,卻從來不肯承認。

  郭芙,繼承了七分黃蓉的美貌,毋庸置疑的美人胚子,嬌憨可喜,略帶刁蠻的大小姐脾氣,不過在超群哥的面前,就好像一隻乖乖的小貓咪。

  眾女猶如百花齊放,爭奇鬥妍,各有風華,卻是皆鍾情於超群哥一人。甘眉居眾女弟子瞧得目眩神迷,驚艷不已。誰也沒想到昔日的瘦弱少年,今日群美環繞,聲名如日中天。

  「師父來啦。」

  張超群笑吟吟的向前廳走去,朝昔日的師姐師妹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孫不二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眼中神情包含千言萬語,道:「你還記得我這個師父啊,為師來了幾天,也沒有來拜見為師。你心裡有我這個師父麼?」

  張超群笑道:「師父,徒兒這不是來了麼。」

  孫不二眼若秋水,笑意盈盈,哪裡像是氣惱的樣子,道:「小昭說你要出遠門,你要去哪裡?去多久?」

  張超群道:「快則二十天,慢則一個月,總之我會盡快趕回來,這些天,師父你就辛苦些,幫我照顧一下她們。」

  孫不二道:「師父知道你是去辦正事,你放心,這裡我會幫你看顧著。」

  「那就有勞師父了。」

  說話間,婢女奉茶上來,飲茶之際,孫不二道:「你這裡看樣子是兩間宅院改的吧,怎麼不帶為師去參觀一下?」

  張超群笑道:「也好,師父熟悉一下這裡的情形更方便日後替徒兒照顧她們,師父請。」

  走出前廳時,孫不二趁著沒人注意,向張超群使了個眼色,張超群會意,道:「凝兮、嫣然,小昭,你們替我招呼一下眾位師姐,我帶師父去勘察勘察地形。」

  嚓,也不知道是勘察地形還是勘察別的什麼。

  見他們師徒向後院走去,凝兮狐疑,低聲向紀嫣然道:「這個就是全真教的清淨散人孫不二麼?她怎麼會是超群的師父?」

  紀嫣然道:「我聽小昭說過,超群剛剛到這裡來的時候,不知為何,年紀變小了許多,在桃花島上住了一段時間後,黃幫主和郭大俠就送他去了全真教學習武功,超群拜在清淨散人的門下,做了清淨散人一年的徒弟。」

  顧凝兮奇道:「可是清淨散人不應該這麼年輕吧……」

  她雖然是女子,但金大師的作品她同樣也讀過,孫不二是射鵰的時候就登場了的人物,就算當年她是全真七子裡面年齡最幼的,怎麼也應該比郭靖黃蓉大幾歲,這都過去了這麼多年,她怎麼看上去才三十多歲。

  紀嫣然道:「這我可不知了,也許全真教的內功心法特殊,習練者看上去會較常人年輕些也未可知。」

  顧凝兮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瞧著聯袂而去的張超群與孫不二,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些說不清楚的莫名意味。……

  「師父,這是臥房,我那些夫人都有各自的房間,那兩間是大房,是買來的幾個丫鬟住的,目前我沒打算買家丁,嘿嘿……」

  孫不二道:「你的妻子們個個如花似玉,你怎麼放心呢,若我是你,也不考慮買家丁了。」

  張超群笑道:「師父說得對,我這可不是小氣,更不是不信任她們,而是有句話叫作防微杜漸,小心駛得萬年船,哈哈,師父你看那邊,那是後來襄陽的幾個大商人盤下來送給我的宅院,還算蠻大的,兩邊都打通了,前院太小,所以兩邊都住了人,地方是不小了,空置著七八間房,師父你要不也搬進來住吧。」

  孫不二忽然幽幽的歎了口氣,道:「你現在嬌妻美眷,還分了東宮西宮,當真是春風得意了。你還記得我這個人老珠黃的師父麼?」

  張超群啞然失笑,道:「東宮西宮,師父你真有才。」

  孫不二見他迴避自己暗示的話題,不由得幽怨的瞥了他一眼,正要說話,張超群忽然伸出手來,在她手上輕輕的捏了一捏,孫不二微驚,隨即注意到四下無人,芳心突突的跳了起來,低聲嗔道:「小混球,膽大包天,什麼場合也不瞧清楚就亂來。」

  張超群嘿嘿笑道:「我的師父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師父,青春永駐,怎麼會人老珠黃,師父你就不要自貶了,再說了,我怎麼捨得忘了師父你呢,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妻,師父你就是想跑也跑不了啦,乖乖的等著嫁給弟子罷。」

  孫不二嗔道:「什麼一日為師,終身為妻了,胡說八道。」

  卻不掙開超群哥的手,笑意盈盈,對他剛才說的話簡直甜到了心裡,不過,她也沒有在意超群哥剛才說的什麼乖乖的嫁給弟子之類的話,其實,對她來說,偶爾相聚,片刻間的甜蜜,已然是足夠,她可不是小女孩子,自然不會白日做夢,在這個時代,師徒戀簡直就是天理不容,世上可沒有幾個好像黃藥師那樣憤世嫉俗,把世俗陳規陋習當放屁的奇人,孫不二能聽到張超群說出那句話,就已經是心滿意足,哪裡會真往那上頭想。

  張超群笑著捏著孫不二的手,順勢就將高挑纖瘦卻凹凸有致的師父給摟住了,嘻嘻笑道:「師父你在終南山這麼久,有沒有想我呢?還是又偷偷的找小寧安慰你啊?」

  孫不二面紅耳赤,被他抱住,嬌軀一陣酥麻,更被他一雙充滿了侵略性的眼睛火燙燙的瞧著,羞不可仰,掙扎著道:「超群,你做什麼,這可是你家,你的妻子們都還在外面。」

  「說!你有沒有在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找小寧舔你親你?」

  超群哥色色的笑著,就是不鬆手。

  外院的腳步聲和說話聲傳來,張超群可不怕,如今的他內力深厚,六感通達,周圍的動靜可都在他掌握之中,只是想到這個地方,不正是剛才自己和郭伯母親暱之處麼,這倒好了,人生真奇妙,一下子就換人了。

  孫不二羞惱道:「快鬆開,要不然被她們看到,我們可就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張超群不但不鬆開,反而伸出一隻魔爪,放肆的伸到她玉女峰上,惡作劇的抓抓了兩下,笑道:「怕什麼,我不是說了要娶你為妻的麼?丈夫和妻子在花園裡親熱親熱,誰敢亂嚼舌頭了,師父,你說是不是?」

  被他侵擾的地方猶如電流通過,麻麻酥酥的,說不出的舒服,孫不二心中一蕩,多日來的思念登時化作滾滾而來的慾望,竟是反過來櫻唇送上,堵住了張超群的嘴,軟軟的舌尖吐了出來,頂向張超群的嘴唇,手臂反抱超群,急切的模樣,令超群哥訝異無比,好強大的小宇宙!難道她真的憋了這麼多日,愣是沒找小寧慰藉一番?

  唇舌激烈的交戰著,香津混合出淫靡的味道,孫不二那略顯纖瘦的手指已將超群哥身上的衣衫揉成了鹹菜,像是在發洩,又像在索取,但總算是沒有被情慾沖昏了頭,只是瘋狂的互相撫摸著,良久,二人氣喘吁吁的分開,孫不二面紅耳赤,雙目如欲滴出水來,儘管已年逾四十的她,皮膚依然緊繃充滿彈性,不遜於雙十年華的青春女子,本是白皙如玉的肌 膚,此時也是紅暈湧上雙頰,說不出的醉人。

  張超群的魔爪終於心滿意足的從她酥峰之上挪了開,氣息微喘,道:「美人兒師父,你等我回來,到時候,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全真七子,也不管你是不是我師父,我都要娶你,世人要說三道四,就讓他們去說,我張超群什麼沒見過,還就真不怕這個了,而且,將來我會帶你們離開這裡,到一個你們從未去過的地方,到了那裡,再沒有人認識你,那裡也決計不會有人認為師父和徒弟是不可以結合的。」

  孫不二嬌喘細細,頗有規模的酥峰上下起伏,嗯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