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6章◆ 奔赴合州


第396章◆ 奔赴合州

  「你……你早些回來,為師在襄陽等你。」

  孫不二含情脈脈,輕聲說道。

  張超群在她微微見汗的挺直鼻樑上捏了一把,就好像孫不二是他的小媳婦似的,笑道:「師父你放心,我張超群頂天立地,說過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不會收回的,師父就乖乖的等著做我的新娘子,到時候,我要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把你們統統娶了。」

  孫不二膩聲道:「要不要一起洞房啊?」

  「咦,師父,這麼久沒見,我發現師父是真有才啊,你的提議,徒兒一定認真仔細的研究一下。」

  孫不二沒好氣的白了這個厚顏無恥的「弟子」一眼,玉手伸到他腰間,鉗了一小塊軟肉,順時針一擰,狀似上發條。

  一點兒不疼!超群哥卻裝出齜牙咧嘴的樣兒,壓低著聲音叫道:「師父你要謀殺親夫哇!」

  魔爪在師父的香臀上捏了一把,滑不留手。

  孫不二香臀被襲,眼中一蕩,輕聲嚶嚀,道:「你再使壞,我可就要忍不住了。」

  「忍不住才好,我最喜歡看師父你淫淫的樣子,最喜歡看師父那裡飛流直下三千尺……」

  說著,手指頭往清淨散人的臀縫兒裡面摸去,微一彎腰,便摸到孫不二兩腿之間的濕濕熱熱,她比黃蓉要高半個頭,張超群站著摸不到黃蓉那裡,卻剛好能摸到孫不二,手指間感受到那種熱度,幾乎要滲出下裳,超群哥不禁口乾舌燥,啞聲道:「師父,你還是那麼敏感,都濕透了,要不要嘗嘗徒兒的……那個?」

  孫不二媚笑道:「有你這麼不尊師重道的徒弟麼!」

  「難道師父不喜歡麼?」

  孫不二撇嘴道:「喜歡又怎樣,難道你想在這裡跟我……」

  美眸宛若秋水,勾魂奪魄。

  叉叉你!連道袍都能濕透,還跟我裝,超群哥手指靈巧的一轉,貼著她香臀,游魚一般就轉到了前面,手掌將她那處整個兒蓋住,輕輕摩擦著,挑逗著早已春水氾濫的清淨散人,弄得清淨散人一點也不清淨,呼吸急促得像是扯風箱。

  腳步聲傳來,張超群忙將孫不二鬆開,心中跟貓爪子撓撓似的,癢癢的難受,果然就應了一句話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迅速整理了一下,誰知只是有人經過而已,虛驚一場。

  張超群乾咳兩聲,強自壓下自己的慾火,他雖好色,但畢竟也算得上是個「色中君子」了,這裡可不是什麼偷情的好去處,隨時都有人會經過。

  「師父,那個,我該走了,你在襄陽等我回來,有什麼事跟郭伯母和凝兮商量一下,別讓我擔心。我會盡快回來。師父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保住自己性命最要緊,我回來的時候,希望看到大家都平安。」

  話說得有些傷感,張超群不願這麼離愁別緒的,微微一笑,道:「師父如果不介意被人說閒話的話,可以在這裡住下。」

  儘管張超群在笑,但孫不二卻是眼圈也紅了,她有種不好的預感一般,聽他的話,竟像是在交代後事似的,她慌忙將這種念頭驅逐了出去,笑道:「我是你師父,我怕什麼閒話,你小子,出去要多注意安全,完完整整的給我回來……」

  說到這裡時,心中酸楚,竟是落下淚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控制不住情緒,就好像張超群此趟出門就不會再回來似的,儘管她不知道張超群要去做什麼,但女人天生的敏銳,似乎知道他這趟出去不會輕鬆。

  張超群正想上前安慰,忽聽小昭驚訝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師父怎麼了?師父你為什麼哭了?」

  孫不二嚇了一跳,張超群做賊心虛,忙道:「小昭你來得正好,師父聽我說要出門,怕我出事,嘿嘿,小昭你來勸勸師父。」

  說話間,小昭已經走了過來,孫不二暗暗瞪了張超群一眼,梨花帶雨,美。

  張超群笑瞇瞇的道:「師父,你徒弟我是誰啊,天下第一高手,我若說自己是天下第二,沒人敢厚著臉皮說自己是第一,刀山火海,千軍萬馬,什麼地方沒去過,給我一對翅膀我就敢上天,我又怎麼會有危險。」

  小昭笑道:「公子就會吹牛,師父你別聽他胡說八道。」

  「是啊是啊,我就會胡說,小昭,來啵一個,我馬上就要動身了,總有一個月見不到面,給本公子來個響一點的。」

  誇張的伸出臉來。

  小昭羞道:「師父在呢!」

  孫不二沒好氣的道:「你們倆的事,為師的可沒興趣理會,你們要啵,就啵個夠吧!」

  說著,向前院行去,走到院牆處,就聽一聲響亮至極的「啵」孫不二忍俊不禁,掩口而笑。……

  張超群和眾女依依惜別,騎馬出了襄陽,竟有種莫名的離愁別緒湧上心頭,一直以來,從倚天世界到神雕世界,他還是首次有種家的感覺,兩套宅院,眾女其樂融融,若是此次行動成功,宋朝將得到至少三十年的和平,這也算是自己為國出力了,至於以後的歷史發展,張超群卻也不去想那麼遠了。回到現代世界後,哈哈,也不知道會不會犯下重婚罪呢,九組那些牲口們見到自己這麼多迷死人的妞兒,口水也不知會不會流到黃浦江去。

  他伸手扶了扶背後用布和油紙包著的M99狙擊步槍,大聲吆喝,催馬疾行。他的臉上戴上了黃蓉送的人皮面具,這面具,一如黃蓉所言,真正是其貌不揚,放進人堆裡就再也找不著的那種,絕不會有人會留下印象,出於私心來說,超群哥自然是不甚滿意的,人嘛,不都希望自己受萬眾矚目麼?裝比玩低調的人,其實骨子裡還不知道怎麼想的呢,更何況是超群哥這樣喜歡騷包的傢伙,當然巴不得好像武俠書裡那樣,一身白衣長袍,凌空而渡,手中揮舞兩下亮晶晶的寶劍,擺一個很風騷的姿勢,迷倒一票大姑娘小媳婦,那滋味,絕對比巧樂滋還過癮。不過,站在他金牌特工的專業角度上,這樣的面具自然是最好的掩飾了,更何況,還有忽必烈私下交給他的一面軍用令牌,可以確保他在蒙古境內通行無阻,而且還不會引來人懷疑,因為,那面令牌來自於蒙古怯薛軍。

  怯薛軍在蒙古的地位相當超然,普通的怯薛軍,其地位也高於一般的千戶官,在泰合四年,鐵木真建立了這支怯薛軍,起初人數不過數十人,挑選軍中精銳,後來才擴充到一萬多人,主要是由貴族、大將、功臣的子弟組成,最初的怯薛軍統帥,相信大家一定不會陌生,那就是鐵木真時代的四傑:木華黎、赤老溫、博爾忽、博爾術,他們被封為「四怯薛」就是這支怯薛軍,維護著蒙古的統治,成為了日後蒙古帝國的統治基礎。怯薛軍裡面的最普通的士兵也擁有千夫長那樣的薪俸和軍銜,可想而知,張超群得到的這面怯薛軍令牌是何等的有用,別說他去四川,就算是去哈勒和林,也沒有人會攔阻。

  行至中途,果然有蒙古斥候攔截,張超群不願節外生枝,只是亮出那塊令牌來,果然奏效,那些斥候們一個個帶著驚訝和崇敬的表情,躬身行禮,那模樣,比見了親爹還要乖,張超群自然知道怯薛軍的名頭,但卻不知道這麼好用。

  四川地區據長江上游,荊襄地區據其次,蒙古軍攻宋的重點,正是在長江上游的四川,南宋常藉四川以屏護上游,但由於四川與南宋朝廷相距遙遠,加上三峽地區地形之險,四川地區常脫離南宋朝廷,這時,荊襄地區的上游之勢顯得格外重要。南宋無四川猶可立國,無荊襄則斷不可立國。四川和荊襄在江南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如此看來,四川和襄陽地區一樣都處於長江上游,蒙哥把攻擊宋朝的重點放在四川,其實主要還是針對漢中,襄陽固然是南宋的屏障,但這必須是以漢中作為進一步的鞏固作用,南宋真正意義上的上游,就是在漢中。

  漢中的地理位置,既背靠四川大後方,又能左右伸縮,聯絡隴西、荊襄,流通戰爭資源,呼應關中、中原等前線地區的戰事。這樣,漢中在南方的上游地區實居樞紐性的地位。只要佔據漢中,則南宋就能以川陝、荊襄和江淮遙相呼應,成為一字長蛇的陣勢抵抗蒙古,漢中若失,一切休矣。

  張超群沿漢水而上,行舟乘馬,日夜不停趕往合州釣魚城。超群哥只知道蒙古攻宋,攻取襄陽之後,實施中間突破、沿漢入江、直取臨安,最終滅宋。但卻不知道蒙古軍的整體戰略,還是顧凝兮比他知道得更詳細,張超群才知道,蒙古軍隊從臨洮經四川西部,入雲南迂迴攻宋,蒙哥由六盤山攻入四川,在打合州的時候,遭到南宋守軍的阻擊,最後負傷陣亡,當然,在金大師的筆下,蒙哥是被楊過以彈指神通射出飛石擊斃的,張超群這也算是在彌補楊過消失在神雕世界的缺憾了,楊過被他所取代,就沒有了什麼飛石殺人,但更牛更逼的狙擊步槍卻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張超群順水路進入川地時,已經耗時十日,這種速度,已經是張超群的極限了,日夜不眠,苦苦奔行,陸路行走時,他基本上就沒有顧及到任何人,若遇蒙古斥候,直接掏出神奇的怯薛軍令牌,徵用他們的戰馬,也無人敢反對一句,當他來到合州釣魚城前,十日苦行僧般的地獄式行路,令他此時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合格的叫花子了。

  釣魚城外,張超群看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四萬多蒙古軍隊駐守於釣魚城外,然而,釣魚城的險要地勢卻更是令他驚訝,這種山城要塞,乃是依山而建,崎嶇難行,地勢險峻,正面進攻,因受地勢影響,並不能發揮軍力的優勢,就算是蒙古軍隊擁有精良的攻城器械,也是難以發揮作用,想到蒙哥那廝就在軍中,超群哥便是一陣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