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7章◆ 蒙哥身邊的少女


第397章◆ 蒙哥身邊的少女

  蒙古軍營星羅棋布,遍佈於二三十里的範圍之廣,四川多山,蒙哥一路高歌猛進,相繼攻下劍門苦竹隘、長寧山城、蓬州運山城、閬州 大獲城、廣安大良城等各城各關隘,蒙哥可汗卻勝得並不艱難,各城南宋守將紛紛獻城投降,幾乎就沒有一場硬仗,故此蒙古軍並未受到多少損失,他們也因此而更加驕橫,認為宋人多是孬種,不知打仗,只知投降。

  蒙哥可汗挾西征歐亞非四十餘國的威勢,來到合州釣魚城下,所向披靡的蒙古鐵騎,終於在這個小小的城市面前低下了高昂的頭顱,歷史上,釣魚城主將王堅和副將張玨領軍民抵抗蒙古侵略者三十六年,身經百戰的蒙古可汗也在這一隅之地喪命,三十六年的頑強抵抗,蒙古佔領了整個中國和大半個歐亞大陸,就是攻不破一個釣魚城。最後是因為整個南宋都滅了好多年了,釣魚城守將覺得沒有再堅守的理由了才投降。釣魚城保衛戰長逾三十六年,寫下了中外戰爭史上罕見的以弱勝強的戰例,釣魚城因此被歐洲人譽為「東方麥加城」、「上帝折鞭處」其實,我們可以試想一下,整個中國又有多少這樣將領,四川多山城,關隘極多,若是每一個宋朝的將領都不投降,蒙古人憑什麼來征服四川,征服南宋?一個民族靠的是氣節和血性來挺直他的脊樑,假如當時的宋朝能多幾個像王堅和張玨這樣的將領,大宋又怎會滅亡?又怎麼會出現之後的大屠殺,為什麼總有些軟骨頭的人,寧願折了雙膝,失去尊嚴去乞求敵人,而不願誓死抵抗到底呢?

  合州釣魚城坐落在釣魚山頂,因山體突兀聳立,相對高度達到了三百米,處嘉陵江、渠江、涪江匯合處,南、北、西三面環水,壁壘懸江,城周十二三里,均築高數丈的石牆,南北各建一條延至江中的一字城牆;城內有大小池塘十三個,井九十二眼,可謂兵精糧足,水源充足;江邊築設水師碼頭,布有戰船,上可控三江,下可屏蔽重慶,是支撐四川戰局的防禦要塞,地勢極為險要,饒是蒙古軍隊強悍,也在這裡無法寸步難行。

  張超群遠遠的觀察著蒙古軍營,只見這些營帳散落各處,一時間哪裡分辨得出蒙古可汗蒙哥在什麼地方,他知道自己最多只有十天的時間,到了期限若是不回,忽必烈將揮軍攻城,他更知道,歷史上此次蒙古攻宋是失敗了的,失敗的原因就是蒙哥戰死,忽必烈為了回去奪權而退兵,最終也令南宋暫時得以解圍。

  而此次赴川,張超群就是抓住了這個轉折來和狼子野心的忽必烈談判,不論如何,他都不能讓蒙哥死於戰陣,而必須親手殺了他,並且用M99在他身上留下印跡,要不然,忽必烈這廝肯定會耍賴。

  圍困釣魚城的蒙古軍極多,張超群躲藏在遠處山坳,只能用瞄準鏡來觀察敵情,然而他發現,蒙古軍只是在營中,似乎並沒有打算攻打釣魚城,張超群此時自然是巴不得他們向釣魚城發動攻勢,只要他們開打,蒙哥就不可能躲在帳篷裡摳腳丫子,一定是要出陣激勵士氣的,到時候,一槍崩了他就搞定了。

  他觀察了一陣,發現自己的所在地根本就不適合開槍,這距離太遠,超出了狙擊步槍的射程,適合的位置,又會被韃子發現,左思右想,要想開槍射殺,就只有去釣魚城了,也只有那裡才能進行狙殺。等了一個多小時,天色稍稍有些暗淡下來,張超群肚皮咕咕的亂叫著,連續十天的日夜兼程,他再內功深厚,每天喝水吃乾糧的生活也令他有些精神不佳,尋思了一陣,他決定等天徹底黑下來,越過蒙古軍的陣地,去釣魚城大吃一頓好的,睡一個好覺,養足精神再說。

  隱藏在這小山坳間的超群哥用瞄準鏡探查著軍營中的動靜,他有種回到現代世界特工生涯中的錯覺,當年他也執行過不少這樣的狙殺任務,也曾在雲南邊境狙殺過大毒梟,他還記得很清楚,那天因為那名大毒梟臨時改變了時間,推遲了一天,張超群就在潮濕的密林中隱藏了兩天一夜,火柴桿那麼大的蚊子叮,他都沒動一下,直到最後完成任務,一槍擊斃目標,回來的時候,他的左腿比右腿粗了一圈,相比之下,這裡實在就是天堂了。可惜的是,只能看那些穿著破爛鎧甲的韃子,若有美女看,那倒也不錯了。

  正在這麼想的時候,他的眼睛忽然瞪得滾圓,好像牛丸那麼大,老天,竟然是個美人!竟然在兩軍陣前,看到了美人!一個身穿蒙古傳統服飾的女子出現在軍營之中,小小的塔形帽子,大紅色和白色為主色調的單衣袍子,腰身狹窄,凸顯出那女子的纖細腰肢,那女子衣著華麗,尤其是那頂具有蒙古韻味的帽子上,更是閃爍了一下寶石的光芒,耀眼生輝,張超群不知道為什麼蒙古的女人還能出現在軍中,不過,那個女子決計不是一般人,張超群看到,那紅衣女子從一間帳篷中走了出來,蒙古兵將見了她,都是恭敬行禮,雖然聽不到他們說話,但這個女子的身份決計不低。那女子走出帳篷後,向著另一個小小的帳篷走去,不一會兒,這紅衣女子又走了出來,手裡多了一張弓。

  張超群不知道這紅衣女子要做什麼,只是饒有興致的瞧著,不多時,三四個韃子帶來兩個衣衫襤褸的人,看服飾打扮,張超群知道,那是宋人,哆哆嗦嗦的被幾個凶蠻的韃子一推而倒,張超群眉頭皺了起來,那兩個宋人,明顯是普通的百姓,一男一女,都有四五十歲的年紀,蓬頭垢面,紅衣女子不知道說了什麼,宋人男女就往外走去,步履蹣跚,不時遲疑著回過頭張望,直到沒有看到有人來阻攔,方才攜手奔跑,奔出三四十步的時候,紅衣女子卻從一名侍女的手中接過一支箭來,玉手握弓,引弓一箭射出,將那宋人男子射倒,那宋人女子大聲尖叫,伏地痛哭,紅衣女子拍掌大笑,意態爛漫天真,但她射殺那宋人男子,卻還能笑得如此天真,張超群心頭怒火升騰,下意識的就將子彈上了膛,瞄準鏡裝上了槍體,當他眼睛再次對準了瞄準鏡時,那紅衣女子又是一箭射出,宋人女子被射中背後,撲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張超群眼中如欲噴火,呼吸也濁重了,手指勾住扳機連汗都出來了,他強行忍住自己開槍射殺那個紅衣女子的衝動,咬牙切齒,暗道:你丫的有種就出來,老子不扒光了你,干死你,就跟你嬤的姓!

  那些韃子將兩具屍體拖了出去,紅衣女子似是百無聊賴,喝斥著侍女,揮鞭抽打兩個蒙古士兵,那倆倒霉孩子起先還硬扛著,到了之後,抵受不住,被抽得滿地亂滾,有人前來相勸,也被兜頭一鞭。張超群暗暗罵道:原來是建寧公主那類型的刁蠻人物!只是不知道怎麼這樣一個人會出現在軍營裡面,而且還在前線,看來還真的是蒙哥的什麼人吧?

  看了一會兒,忽見一大群人走了過來,當中一個身材偉岸的華服男子向那紅衣女子喝斥,紅衣女子卻仍是不住手,兀自鞭撻不休,那男子說了一句什麼,有一魁梧漢子走了出來,紅衣女子一鞭子抽來,那漢子伸手抓住了鞭子,輕輕一扯,便奪了過來,躬身說了一句什麼,退到那華服男子身後。

  張超群心中疑雲大起,那個華服男子莫不就是蒙哥?

  紅衣女子叉腰罵著什麼,華服男子也不知說了什麼,說完掉頭就走,張超群不敢保證那華服男子就是蒙哥,更不願殺錯目標而打草驚蛇,只能是選擇放棄,這紅衣女子站在原地怔怔的呆立著,忽然一跺足,發足而奔,張超群用瞄準鏡跟著她,見她奔到一隊騎士身旁,揮刀就砍,那騎士嚇了一跳,滾落下來,避了開去,紅衣女子伶俐的翻身上馬,拍馬就向外奔出營中,那一隊隊蒙古騎兵,沒人敢攔阻她,有機靈的,更是躲得遠遠。

  張超群眼見她出了軍營,朝著自己這個方向馳來,不禁心中猛的跳著,我叉叉啊,這不是給機會給老子麼?這個紅衣女子的身份絕不簡單,如果捉了她,至少也能找到蒙哥在哪裡了,如果萬一這妞兒是蒙哥的老婆的話,嘿嘿,那就說不得了,叉叉了她,給蒙古帝國的可汗先戴上一頂碧綠的帽帽再說。

  張超群看到四名騎士遠遠的也跟了出來,墜在那紅衣女子的後頭,卻不靠近。張超群心中做出決定,迅速將狙擊步槍收好,悄無聲息的跟蹤而去。

  可惜的是,一路上都是運送戰略物資的士兵和民夫,時而更有巡邏的斥候輕騎,張超群找不到下手的機會,更無法出現在人前,他並不心急,反正那紅衣女子總要返回的,這時,天色也漸漸的暗下來,路上的人也慢慢的少了,張超群這才放心的跟蹤在後頭,見他們一直往前,也是有些佩服那穿紅衣服的妞兒,居然這麼晚還敢繼續走,以為中原已經全是蒙古人的天下了麼?看老子抓到你,先叉後殺。

  追蹤了一段路,天色完全黑了下來,張超群加快速度,飛奔著追了去,在一處山壁前掠過時,右手一抓,登時抓下一大塊,手指一搓,握了一把碎石在手中,前頭的四名騎士登時發現了他的蹤跡,兩騎立刻放緩了速度,調轉馬頭,同時取了弓在手,迅速抽出箭來,弓弦嘎嘎作響,一人喝道:「是誰!」

  張超群哈的一笑,大聲道:「你猜猜看!」

  手指捏緊,運出彈指神通來,兩枚碎石登時激射而出,他勁力何等了得,破空之聲尖銳,那兩個騎士色變,同時鬆開弦,兩支箭射出,張超群早有防備,身形扭轉,避了開去,腳步站定,那兩名騎士已跌下馬來。

  張超群解決掉這兩人,腳步更不停留,再追上另兩個騎士,依樣畫葫蘆,乾淨利落的解決掉了,搶了一匹馬,繼續朝那紅衣妞兒追去。

  在黑夜當中,一身紅衣的女子說不出的顯眼,張超群一路疾行,高強度的奔襲,饒是他內力渾厚,也是有些乏累,追了一段路,前面的紅衣女子突然停了下來,張超群也減下速度來。

  那紅衣女子見到身後跟了一人,竟是不知害怕,只是用蒙古語高聲喝道:「你是誰!」

  聲音甜美,竟是個少女,張超群一怔,他知道蒙哥的年紀應在四十歲了,這個少女,難道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他女兒麼?

  「會不會說漢話?」

  張超群微微一笑,心中湧起邪惡的念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