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398章◆ 蒙古公主的初夜


第398章◆ 蒙古公主的初夜

  「你是宋人?」

  那紅衣少女問道。

  張超群一怔,這妞兒不是蒙古人麼?為何一口流利的漢話,而且,蒙古人稱呼北地的漢人為漢人,稱呼南宋的漢人為南蠻或蠻子,更加沒想到,這妞兒好像不害怕自己。

  「我是宋人,你不怕我麼?」

  張超群奇道。

  紅衣少女嘻嘻笑道:「我為什麼要怕你?你會吃了我麼?」

  藉著月光,張超群看到這少女約摸十五六歲,稚嫩得很,月色映照下,愈發的唇紅齒白,相貌秀美,亭亭玉立,膚色白皙得牛奶似的。

  「嘿嘿,本大爺不吃人,但卻最喜歡脫人衣服,尤其是你這種白白嫩嫩的小美人。」

  張超群惡狠狠的道。他面上雖裝得兇惡,但心中卻是暗自提防,按常理,這樣的環境下,她一個十幾歲的少女必定害怕,如何還能這般鎮定,事出無常必有妖,張超群暗暗留意周圍,卻無任何發現,剛才自己一路行來,也沒有覺察到異常,難道是自己多慮了。

  那紅衣小妞笑嘻嘻的道:「我算什麼白白嫩嫩了,你若喜歡漂亮的小娘們,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絕對有比我美上十倍的,你敢不敢去?」

  張超群有些傻眼,這話……是從一個妙齡少女嘴裡說出來的麼?這怎麼可能!張超群愈發的警惕起來。紅衣小妞似乎看出他的戒備,哧的一笑,道:「虧你還是個採花賊,居然連這點膽子都沒有,你們宋人都是這樣膽小的麼?」

  張超群沒好氣的道:「小屁孩,少在我面前使激將法,我不受你激,本大爺就瞧上你了!」

  他控馬緩緩向前。那紅衣小妞兒終於是有些害怕似的,往後退去,她控馬嫻熟,那匹棗紅小馬四蹄扭轉,就欲逃遁,張超群怎能容得一小屁孩在自己面前逃掉,長身而起,如大鳥一般縱躍起身,右臂往前一探,那紅衣少女嬌呼聲中,身體往後仰倒,順著鞍子落下馬來。

  張超群嚇了一跳,這細皮嫩肉的小妞兒,若是被馬蹄一腳下去,豈不斷手斷腳,暴殄天物啊!忙伸手去拉她,說時遲那時快,就見紅衣少女手中突然銀光一閃,向張超群伸出的手斬去,張超群眉頭一皺,手掌翻轉,輕輕巧巧的在她手背上一拍,一把匕首被拍飛了出去。

  「小賤人,竟敢動手!」

  剛才張超群若是縮手慢上一分,手指頭定然齊齊的被切掉。張超群惱怒大喝,揚手便給了她一記耳光。

  少女驚叫了一聲,捂著臉叫痛,口中罵道:「南蠻子,你好大膽,竟敢打我!」

  張超群冷笑一聲,道:「你有病啊,打你算個屁,老子殺了你又如何?傍晚的時候,你殺那一對宋人男女的時候,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吧?」

  少女眼中露出一絲驚恐,但口中卻是不肯服輸,道:「你敢殺我,我就叫我額祈哥殺你,殺你全家,殺光你們南蠻!」

  張超群不屑道:「殺我?就憑你?憑你什麼哥?老子還怕你不成?給老子起來!」

  他伸手揪住少女的頭髮,往上一提,少女吃痛,尖聲叫了起來。

  不是超群哥不憐香惜玉,若不是起先看到這十五六歲的小妞兒射殺宋人百姓取樂,說不定超群哥還會「溫柔」一點對待她,可是想到這個野蠻小妞兒殘忍得毫無人性的手段,張超群沒有當場斃了她就算是善良了。

  想到那兩個死去的宋人百姓,張超群抓住她頭髮,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喝道:「說!你叫什麼,是什麼人?」

  少女疼得淚水汪汪,哭叫著想用腳去踢他,張超群又怎會被她踢到,伸手抓住她腳,罵道:「小賤人,你若敢說假話,老子紅刀子進,白刀子……老子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眼睛一瞥,伸手撿起剛才那把匕首。這匕首的刀柄乃是黃金鑄就,精緻異常,刀身也極是漂亮,刀背上的弧度非常具有曲線美。張超群打量了一眼,用刀背在少女的臉上輕輕一拍,道:「說!不然劃花你的臉!」

  少女臉上冰涼,心底更是冰涼,剛才還在叫痛,刀身貼在臉上的一霎,登時就老實了,雙臂撐地,身體往後仰著,顫聲道:「我叫波藍台,我是……是公主,我的額祈哥就是蒙哥可汗,你別殺我,我會給你很多很多的金子,給你很多很多的牛羊,你要多少我都給,你別劃花我的臉!」

  嘿嘿,果然,是女人都怕自己的臉被弄花了,威脅男人,最好是用男人的小鳥兒,威脅女人,只要弄花她臉,她就怕了。

  「蒙哥是你哥哥?」

  張超群皺起眉頭來,哼了一聲,道:「你竟敢說謊,你才多大年紀,蒙哥怎麼可能是你哥哥!」

  少女急忙道:「不是,不是,額祈哥是我們蒙古話,意思就是父親的意思。」

  張超群罵道:「爹就爹了,什麼額祈哥……你說,蒙哥是你老爹?就是天還沒黑的時候,那個出來罵你的高個子麼?」

  「是,是……」

  少女忽然狐疑,問道,「你要知道這些做什麼?」

  張超群喝道:「關你屁事!你沒資格問我!」

  眉頭一皺,將小刀移到這個叫作波藍台的少女下巴上,輕輕用力,挑起她臉來,這個蒙古公主雖然刁蠻殘忍,但卻也不失為一個美人胚子,十五六歲的年紀,花骨朵似的,一般來說,公主都漂亮,基本上就沒有哪個公主是醜陋的,畢竟,一國之君王,娶的老婆不可能是個醜鬼,在父母優良的血統,遺傳基因必定不壞,生下來的王子公主,又怎麼會丑?這小妞兒皮光肉滑,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竟有幾分像是當年飾演還珠格格的那個小燕子,張超群心中一動,腦中的色細胞登時就沸騰了一下,嘿嘿笑道:「波藍台是吧,蒙古帝國的公主,長得嘛,倒也不差,勉勉強強還能玩玩吧,嘿嘿,脫!」

  波藍台瞪圓了兩眼,驚愕道:「你要我脫什麼?」

  張超群罵道:「你豬腦子啊!你說我一大老爺們,色迷迷的看著你,會要你脫什麼?難道要你脫戒指啊!」

  波藍台才不滿十六歲,貴為公主,深得蒙哥的寵愛,又精於騎射,此次南征軟磨硬泡,蒙哥才帶了她來,至於男女之事,她還沒到嫁人的年紀,自然也不敢有人向她灌輸這方面的東西,不過,她也不是全然不知男女間的事情,見到這個南蠻竟然要自己脫衣服,又羞又怒,腦子一熱,也不管自己身在何處,尖聲叫道:「我不脫,你殺了我就是!」

  她那倔強的模樣,愈發俏麗,超群哥本來只是想羞辱羞辱她,見她這般神情,竟真個兒有些心癢癢了,罵了一聲國罵,舉刀作勢要砍,波藍台嚇得大叫,緊閉雙眼,就聽「哧啦」一聲,波藍台睜眼一瞧,身上的衣裙被他用刀劃破長長的一條縫來,露出內中的乳白色短衣,波藍台大驚失色,雙臂回攏,意圖遮住自己胸部,張超群冷笑道:「落在我的心裡,你以為你還可以逃得掉麼?你們蒙古人在我們大宋的土地上無惡不作,燒殺搶掠,不知侮辱了多少宋人女子,老子只不過收回一點利息罷了,今天,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

  說了這句話出來,超群哥不覺有些好笑,這句台詞,往往都是用於電影電視裡的反面角色調戲女人的經典慣用台詞,沒想到今天居然輪到自己來用,說出來,似乎特別High似的。

  緊接著,應該聽到「不要不要」之類的,嘿嘿,那嬌聲呼叫著不要的聲音,最是刺激色細胞了,本來沒什麼的,那驚恐羞澀的表情這樣一叫,特別有感覺的。哪知道,這個蒙古公主居然一點也不配合,並沒有說出這句經典台詞,而是張皇失措的道:「大俠,大俠饒了我,我瘦骨嶙峋,一點也不好看,我帶你去找比我美上十倍的大美人好不好?」

  再次聽到她說什麼比她美十倍的女人,張超群不禁一怔,起先她就說了,難道還真有哪個女人能比著小花骨朵兒美上十倍?那怎麼可能,就算小龍女來也不至於達到這樣的級數。

  「什麼大美人,在哪裡?」

  張超群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問道。

  波藍台眼神中閃過一抹希冀,忙道:「我帶你去,我帶你去。我真不騙你,絕對是大美人,我額祈哥……我爹看上的女人,當寶貝一樣供著。」

  張超群奇道:「你老爹的女人你都敢帶我去?你該不是在跟我耍花樣吧?」

  波藍台腦袋飛快的搖晃,道:「不是,絕不是耍花樣,我恨死了那個女人,你如果能把那個女人變成你的女人,我額……我老爹就不會要她了,我巴不得。」

  張超群冷笑道:「你少跟我打馬虎眼,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麼?把老子騙去,好叫人抓我是吧!老子就喜歡玩你這樣的,先嘗過滋味再說!」

  他將那把黃金小刀往腰間一別,伸手就將波藍台的紅色長裙給撕了開,波藍台驚慌大叫,伸臂來擋,張超群左手抓住她手腕摁在地上,一腿壓在她不停扭動著的腿上,右手探向波藍台的胸前,隔著衣衫捏了一把,小圓球似的,充滿了緊繃的彈性,超群哥咧嘴笑道:「嬤的,小小年紀,一對奶子倒是發育得不小,老子今天就嘗嘗蒙古公主的滋味,他嬤的,喝奶長大的妞,也不知道那裡流出來的是淫水還是奶!」

  波藍台只覺胸前一涼,身上的衣服被他撕破,又羞又急,使勁兒掙扎,那雪白的小羊羔似的身子扭來扭去,更令超群哥血脈賁張,饞涎欲滴。

  波藍台手腕和大腿被他壓住,疼得像是要斷了似的,越是掙扎也越疼,那人的力氣,大得異乎尋常,胸脯上,身上,連連被他捏摸,還未經人事的少女何曾經得起這樣的羞辱,掙扎良久,氣力耗盡,索性不動,任由他大逞手足之慾,眼中淚水模糊,嗚嗚的嗚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