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黃蓉


黃蓉與郭靖在襄陽城里日夜守衛,盡心盡力。郭靖整日忙于守城事務,卻然

冷落了這水一般的嬌妻。好在黃蓉也算和明事理的女子,並爲生丈夫的氣。

  6月的天氣確實讓人感覺不爽,此刻的黃蓉卻不然。她坐在寬大的浴盆里,

閉目養神。回想著與丈夫當初華山論劍,打敗歐陽鋒。回想著荒島上智壓歐陽克,

更讓師傅洪七公把荒島改名爲「壓鬼島」。黃蓉不禁自己笑了起來,而后便想起

來與丈夫的洞房花燭。郭靖那木讷的行爲確實讓她又愛又恨。而且,丈夫已經1

年沒有與她進行那魚水之歡了。想到這里,黃蓉也不禁有些黯然。

  「師母!師母!」

  一陣倉促的喊聲打破了黃蓉的思緒,她迅速從浴盆中出來,正欲穿上衣服。

  門「嘩」的一聲便被打開了。卻是徒弟小武慌里慌張的跑了進來。

  「啊~ !」一陣沈默……

  小武被眼前的景象完全的吸引住了,在他面前的是一手帶他長大的讓他敬重

的師娘。可是爲何?爲何會有這樣一種莫名的興奮的感覺。師娘那白白的身體,

滑滑的皮膚,那玲珑的曲線。還有小腹下黑呼呼的一片,帶有著未曾擦干的水珠。

  小武從未看過赤裸的女人,而且是如此成熟美豔的女人。那一刻他感覺自己

的下身迅速膨脹,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沖動。

  「出去~ !」黃蓉的一聲斷喝讓小武瞬間回到了現實中來。

  「哦……哦……」小武哼了兩聲~ 趕忙跑了出去,心里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

他邊回想著剛才那出水芙蓉的美景,一面又不禁擔憂黃蓉很如何懲罰自己。

  這時里面的黃蓉也不好受,繞是她精明聰慧,但是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卻是她

始料未及的。尤其剛剛她也看到了小武下體的變化。下身那里明顯的有一團隆起。

  這讓她也不禁有些動情。如花美眷,又怎敵得過似水流年。雖然這中原第一

美女的稱號伴隨自己多年,但是誰又明白,她那不解風情的丈夫帶給她的那種寂

寞,那種無奈。

  但是她只能默默的承受,承受,再承受。而在剛才小武跑進來的那一刹那,

黃蓉自己卻也感覺到了一絲的興奮,尤其是當她看到自己從小帶大的小徒弟下身

竟也已經有了成年男子的標志,以及小徒弟呆呆看著她時候那發著光一般的眼睛。

  黃蓉的內心已然起了一種變化。不過此刻,她還是要冷靜下來。

  黃蓉穿好衣服,走出房門。看見小武還在門口傻傻的站著,炎熱的夏天小武

滿頭的大汗。黃蓉不禁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慌里慌張的,到底發生了什麽

事?」

  「哦。是芙妹,剛才我陪芙妹去襄陽城外……巡視,不曾想突然殺出一隊蒙

古輕兵,把我們圍在中間。我們好容易才沖殺出來,可是芙妹也受了傷。」

  「傷的重不重?你們師傅知道了麽?」

  「只是皮外傷,不過芙妹也一個勁喊疼,所以趕緊來找您。卻還未曾告訴師

傅。」

  「爲什麽不告訴你們師傅。卻先來找我?」

  「這……」

  看著小武的神情。黃蓉立刻明白了過來,什麽去城外巡視,一定是幾個孩子

貪玩又偷跑出城,所以才不敢告訴郭靖。想到這里,黃蓉輕輕哼了一聲,然后便

讓小武帶她去看女兒。

  「哎呦!娘你輕點兒。疼死我啦。」

  「看你以后還敢不敢亂跑!」黃蓉嘴上雖然這麽說,但是卻不禁放輕了動作,

替女兒裹傷。

  「我們知道錯了,不敢了。娘」郭大小姐又拿出了看家的本事,跟母親開始

撒嬌。

  「好了好了,還疼不疼了?」

  「恩,好多了。娘你治傷比爹爹棒多了。哎,您要是早點過來,我也不用疼

那麽半天了!小武!叫你去喊我娘!你怎麽這麽慢才過來~ !」

  「這……這……」

  小武支吾著擡頭看了眼黃蓉,黃蓉此刻也正在看他,倆人對視了一眼,黃蓉

立刻轉開了目光,同時替小武解圍道:「是我正在替你爹處理些緊急公事,讓小

武等了一會兒。」

  小武心念一動,緊急公事……不禁又回想起剛才那一幕。那個成熟動人的美

婦一直在他腦子盤旋。

  「小武!你剛才不是也被人打中了好幾下?現在怎麽樣了?」郭芙自己傷勢

剛好~ 隨即想起剛才被圍時候小武替她擋下了蒙古兵那百夫長的鐵拳。

  「沒事沒事。我們習武之人,這點小傷不算什麽。」

  「小武你也受傷了麽?跟我到藥房去給芙兒拿些丹藥。順被給你也拿些!」

  黃蓉說道。

  小武跟著黃蓉來到了藥房。黃蓉找了些止血化瘀的丹藥並且向小武問道:

「傷在哪里了?究竟有沒有事?」

  「師娘,我……」小武不禁摸了下胸口,隨即表情上也有一絲痛苦的神情。

  「脫下衣服我看看」黃蓉命令道。

  小武脫下上衣,只見胸口黑黑的瘀傷。「傷的那麽重還逞強」黃蓉略有些責

怪的語氣。隨即拿了些「紅花油」在小武胸口上塗抹起來 .小武感覺黃蓉那細滑

的小手在胸口按摩,隨即又想到了剛才師娘那赤裸的胴體。而此刻的黃蓉也有了

絲變化,小武健碩的胸膛,菱角分明的肌肉,還有身上散發著的男性氣息讓她心

動。但是畢竟黃蓉就是黃蓉,馬上又轉回了思緒。對小武說道:「小武~ 你們都

已經長大了。以后別總孩子氣,隨著芙兒瞎鬧。」

  「是!師娘!以后我一定聽你和師傅的話!師娘,今天說的事情,我……我

……」小武又開始支吾著不知如何是好。

  「今天的事情再也別提了,你以后慢慢總會明白這些的!」

  「可是,師娘……我……我……」

  「傻孩子,這些都是正常的生理反應,師娘也不怪你,只是你還小,不要爲

這種事情太過煩心。還是要以大事爲重!」黃蓉說到這里,臉也不禁一紅,低下

了頭去。這一低頭頓時嚇了一跳,原來小武下邊那活兒又早已呼之欲出~ 脹起一

大團。

  小武也意識到了這個尴尬,急忙站起身來,想要避免這尴尬。不想起身太急

黃蓉又正在失神中。原來爲他胸口上藥的手掌卻已經按到了小武的下體……

  「啊……」小武頓時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激情~ 不由得像黃蓉的身體靠去。

  而此刻黃蓉也似乎忘記了他們的師徒關系,在激素的刺激下她並沒有把手拿

開 可是依然放在了小武的雞巴上。並且隔著褲子緩緩的揉搓起來……

  「師娘,好舒服……爲什麽會這麽舒服啊……啊……」

  「恩,傻孩子……你長大了。自然就會有反應,這個……這個你成婚以后就

會更加舒服。」

  「可是師娘,這些你原來從未告訴過我啊……好師娘,你就教教徒兒怎麽才

可能更舒服吧~ !

  此刻的黃蓉陷入了從未有過的迷茫,小武是她一手帶打……但是男女有別,

她也從未講過這男女之事,並且盡量的回避這個問題。而此刻她的潛意識里正在

問自己。要不要給這孩子講講這些事情,又該如何講給他聽……

  腦子雖然想著。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未停止,並且越發的用力,加速……

  「啊……啊……不行了……師娘…………啊……要散了~ 要散了……」

  小武初經這種刺激。如何抵受的了,更何況現在爲他服務的還是中原第一美

人。

  馬上,小武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體驗,感覺全身緊縮~ 又馬上散開。下體

一種麻麻得感覺,頓時便射出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陽精。

  「啊」黃蓉也感到小武的褲子頓時濕潤大片。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師娘……我……我……怎麽會舒服的尿褲子……」

  「傻孩子……這是射精……不是尿褲子……髒死了……快把褲子脫下來擦擦」

  黃蓉說著,順手還遞給了小武一塊手絹。

  小武感覺里面黏黏的,隨即脫下褲子……頓時里面那大東西還在一跳一跳的

抖動。接過黃蓉的手絹擦拭干淨。對師娘說:「師娘,謝謝您……等我把手絹洗

干淨了再還給您。」就這樣,師徒倆默契的一笑。走出了藥房……

  夏日的夜晚總是如此燥熱,伴隨著陣陣的蟬鳴。黃蓉躺在床上,思緒萬千。

  回想著白天發生的種種從未想過會發生的事情,心里很是懊悔。但是內心深

處又有著一絲絲的盼望,似乎對這一切的發生又有些許的不甘。仿佛也期盼著,

事情還會有所發展……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黃蓉頓時有種莫名的悸動,她在躲避著,

同時又盼望著,究竟怎樣,恐怕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

  「師~ 師娘!」門外有個怯生生的聲音,正是小武。

  「小武麽?進來說話!」

  吱呀一聲~ 門被打開,小武走進屋中,又轉身向門外望了望,隨即把門關上,

向著黃蓉走來。

  黃蓉從床上起來,衣服卻並未完全穿好。只是把外衣披在身上。看似是時間

上來不及,但是恐怕又有著別的一些原因

  小武走進黃蓉,掏出了白天黃蓉給他的手帕。「師娘,這個……這個還給你。」

  黃蓉頓感大丟,也不知該說些什麽~ 順手接了過來。而就在接過的一刻,小

武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黃蓉的手,急急的說道:「師娘。我……我好難過,求師

娘再幫我弄一下吧~ !」說著便把黃蓉的手又放在了自己的褲子上邊。黃蓉隨即

把手縮了回來,怒斥道:「登徒子~ !你~ 你當真色膽包天!」

  「師娘,我……我……我真的好難過……下邊一直漲的厲害……師娘你就可

憐可憐徒兒吧!」小武說著登時跪到了黃蓉面前。

  黃蓉無奈的歎息一聲,態度有所緩和,慢慢說道:「孩子,白天我們那樣已

經是萬萬不該了,我不是說了。等到你成親以后,這些都是你娘子去做的事情,

到時候自然會讓你舒服。| 」

  「可是……徒兒現在真的好難受,感覺就快爆炸了一般。」小武說著,竟脫

下褲子,掏出了那青筋暴起的陽物。在黃蓉面前擺弄。

  「這……」黃蓉看著眼前的巨物,下體忽然有種空空的感覺。而此刻,她的

意識里有一個聲音仿佛在對她說「就給他弄弄吧,孩子娶親尚早,作爲他的師母,

這些也不算什麽」

  想著這些,黃蓉不像剛才那般的堅持,慢慢的把手拿住了小武那火熱的陽物。

  與白天隔著褲子不同,此刻的感覺是這般的真實這般的溫暖,這般的真實。

黃蓉想著想著,又已經開始套弄起來。

  「哦……!」小武發出一聲輕歎。感覺全身的能量都聚集在了私處~ 而美豔

的師母在自己面前套弄著它。「師娘,成親以后,我娘子每次也會這般讓我舒服

麽?」

  「撲哧」一聲,黃蓉又笑了起來「傻孩子,這算什麽,男女之間真正男歡女

愛的事情,比起這個要強上何止百倍。」

  「那是怎樣弄得呢?」小武不禁好奇的問道。同時他也把注意力放到了黃蓉

並未穿整齊的衣領下,若隱若現的兩團白白的東西,似曾相識的感覺。想起了白

天看到黃蓉赤裸的樣子,小武又試探性的向前靠了靠,讓自己的雞巴頂了頂黃蓉

的身子。

  黃蓉並沒有躲開,繼續說道:「男女之歡……就是男人用陽物。放在……放

在女人的身體里。」

  「啊?放到哪里?身體里?是哪里啊?

  「這……就是女人的陰部啊。」

  「師娘。女人的陰部在哪里?是什麽樣子的呢?」

  「你這孩子,等你成親后問你媳婦去吧!」

  「可是那樣不是好丟人麽,到時候她笑話我怎麽辦……那……豈不是連師娘

也沒面子?」

  「少來~ 你老實點。別……別總亂頂……哎喲……你……你怎麽可以……」

  原來此刻小武趁黃蓉兩手套弄自己的雞巴,一下子把黃蓉的外衣扯下。頓時

黃蓉只剩下肚兜遮身。小武卻已然把黃蓉抱在了懷中……「好香……師娘你真是

太美了……好師娘……讓徒兒看看你的陰部吧。」

  黃蓉掙扎著企圖離開小武的懷抱,可是全身卻沒有一點力氣「你……你先放

開……你不可一錯再錯……小武你……不要啊……」

  小武畢竟的男兒,只是未經世事卻也不笨。此刻也能感覺到黃蓉身體的變化。

  更大著膽子撩起了黃蓉的肚兜,雙手開始搓揉黃蓉的酥胸

  「師娘,這里……好軟。好有彈性……好舒服……師娘我站不住了……我們

去床邊坐著好麽……」也不等黃蓉回答。小武已經托著黃蓉走到床邊。腳下一絆,

兩人倒在了床上。瞬間小武壓在了黃蓉的身上。用力扯下了肚兜。把嘴湊了上去

……開始親吻黃蓉那兩個早已經硬起的乳頭。

  「恩……不要……不要這樣啊……我是你師娘啊……小武……讓你師傅知道

了……還不……還不……」

  「好師娘,徒弟實在控制不了啦……你難道不舒服麽……我對天發誓保證不

讓任何人知道。如違此誓……讓我……」

  黃蓉一下子捂住了小武的嘴巴……「你……你當真不告訴別人?」

  「恩……絕對不說……好師娘……你就教教徒兒怎麽更舒服吧……」

  「哎……那……那只此一次。」

  小武瞬間知道師娘已經放棄了最后的抵抗……忙不住點頭答應……更迅速的

脫光了自己和黃蓉最后剩下的衣服……

  「你這孩子……哎……真是猴急。」

  小武看著黃蓉下體的一片黑森林,女人散發出的氣息讓他不禁好奇的看去森

林下掩蓋的那早已濕潤潤的小穴。「師娘。這個……這個就是女人的陰部了吧。」

  黃蓉此刻早已經羞得不知說些什麽……傻孩子……還不……還不放進來……

  小武如同得到了聖旨一般。此刻也不用人教了……便分開黃蓉的雙腿,擺好

姿勢。準備用自己那陽物插入黃蓉的下體。可是畢竟沒有經驗……幾次沖擊都不

成功,反而弄的自己好不難受。黃蓉也是一樣……本來羞得拿被子蓋住了自己的

腦袋。此刻也不禁放開被子……看看了身上滿頭大汗的小武……無奈了歎了口氣

……然后一手抓住了小武的雞巴。一手撐開自己的小穴……慢慢的塞進了洞口。

  「師娘。已經進去了麽?」

  「別急,你那東西太大……讓師娘緩緩……」的確……小武那巨根若要放進

黃蓉那久未行事的小穴……黃蓉還是不免有些疼痛

  「好了……慢慢的動吧!別太急……年經人不懂事……一會該泄身了……」

  「哦……師娘是這樣麽?」小武挺動雞巴……在黃蓉的洞穴里緩緩的抽動起

來……

  「恩……恩……哦……對……對……再快些……哦……好……好……就這樣。」

  黃蓉不禁動情的叫出了聲來。此刻的她早已經忘卻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從小

帶大的徒弟……一股獸性般的沖動,讓她不自禁的隨著小武也動了起來。

  「哦……師娘。好暖和……好緊……好……好棒啊……真的比用手要舒服太

多了……這就是成婚以后的舒服了吧……哈哈……」

  「恩……這個叫做操……小武……用力些……操我……哦……用力~ !」

  小武聽著師娘的鼓勵……不禁開始擺動臀部……快而有力的抽插起來。可是

這樣的頻率他堅持不了多久……馬上就又有了射精的沖動……「師娘,我。好舒

服……啊啊啊……!」

  隨著最后幾下快而有力的抽動。小武一下子趴在了黃蓉的身上。黃蓉也感到

花心里被一股火熱的液體沖擊了一下知道小武已經在自己的身體里射精了

…也是嬌喘連連

  自從上次與小武那一夜激情以后,已經一月有余。因爲郭靖叫小武負責守城

公事,兩人再沒有什麽見面的機會。黃蓉心里也漸漸平靜,並暗自慶幸只此一次

的沖動,卻也沒有留下什麽差池。

  可是,身體上的反應卻與黃蓉的想法不同。自從那一次的事情之后,黃蓉的

身體欲望越發的強烈,她也不禁責怪小武太沒經驗,剛把她那瘙癢難耐的感覺逗

出來就已經泄身。讓自己不上不下的,好不難受。可是沒有辦法,畢竟她是一代

女俠,是丐幫的幫主,是大俠郭靖的妻子。如此的名號如此的倫理道德下,黃蓉

也只能是無奈的歎息。

  此刻的黃蓉明顯感覺身體上的變化越來越強烈,她需要男人,需要一個強壯

有力的身體去滿足她的欲望。而此刻唯一的選擇,也是唯一一個已經讓她放下尊

嚴的男人,只有小武。

  這日,郭靖帶著大小武巡防城邊,黃蓉找了上來。夫人很少來城邊抛頭露面,

這讓郭靖也不禁有些奇怪。

  黃蓉明白丈夫心思,當下不等郭靖問起便解釋道:「這幾日思來想去,覺得

襄陽城外蒙古精兵越發增多,似有強攻襄陽之勢。蒙古兵精強馬壯,卻不是一夫

當關就可守住的。所以不如大發英雄帖,召集天下豪杰開起英雄會,到時诏令天

下英雄共抗元兵,同守襄陽。」

  郭靖聽到夫人的主意,自是贊不絕口,黃蓉的智謀他是一向歎服的。

  自然,這籌備英雄大會的事情黃蓉一人怎能忙的過來,于是便向郭靖來要些

人手,當下黃蓉不禁望了望郭靖身邊的小武,不想小武此刻也正癡癡的看著黃蓉,

當下臉一紅。但仍強裝無事,言道:「小武精明強干,這些事情讓他幫我一起處

理好了。」

  郭靖自然沒有異議,而此刻小武自然是大喜過望,自從上次以后,他總是回

想著黃蓉那仙人洞的感覺,這一個月忙著陪師傅處理守城事務,實在無暇去找黃

蓉,此刻聽得黃蓉把自己叫回身邊,自知享受美豔師母身體的機會又來了。

  同著黃蓉回到郭府~ 一路無話。一進門,黃蓉便讓小武跟著她進了房間。小

武心知肚明,知道師娘其實也需要的很,所以剛一進房間便一下子抱住了黃蓉,

親吻起來。黃蓉本意就是和小武再行云雨之事,不過還是顧及著臉面。推開小武

說道:「登徒子!上次已讓你樂了一回。怎麽還能再行這有爲倫理之事!」

  小武見黃蓉嗔怒,略有些慌張,但看著黃蓉秋波流轉,那微微發紅的俏臉,

又怎能抑制住自己那早已經激起的獸性。當下先關好房門,慢慢靠近黃蓉,臉上

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道:「師娘,自從上次以后。我對師娘可謂魂牽夢萦,

朝思暮想。而且上次徒弟經驗不足,時間太短,自知也沒有滿足師娘。所以事后

也常常自責。今日府內就你我二人,徒弟特來請罪補償師娘。」

  「呸~ 你個下流胚子!上次本就是你用強,哪個要你……要你滿足!」

  小武看著黃蓉嬌羞的樣子,再也按捺不了,一下子撲向黃蓉,隔著衣服摸起

了黃蓉的身體,這一個月他雖未再經房事,卻在守城閑休時間與官兵聊天時候討

教了些行房的經驗,此刻把這些本領全拿出來服侍起美豔的師娘。

  只見小武用一手撫摸著黃蓉的酥胸,一手卻早已伏在黃蓉的兩腿之間,按住

那私密之處抖動起來。而嘴也不閑著,在黃蓉臉上親吻,並不時在黃蓉耳朵邊用

鼻子吹氣。弄得黃蓉嬌喘連連。

  黃蓉本就是半推半就,此刻讓小武弄得渾身如癱軟一般。無力的靠在小武身

上,嬌喘連連:「小武……你……你不能一錯再錯了……我們不可以啊……你。

  你何時學會這般折磨人……哎呦我……小武你「

小武見時機一到,當下迅速脫下黃蓉的衣服。潔白的胴體瞬時呈現在眼前。

  小武把黃蓉扶到床上,自己壓在黃蓉身上親吻起黃蓉的酥胸。並從兩乳間的

乳溝處自下而上,有舌頭舔到鎖骨。黃蓉頓感麻癢難耐,又如此舒服:「小武你

……

  何時學會的這般手段。啊……小武……啊……美死我了……「

  小武見師娘受用,自是信心倍增,施展個個新學的調情手段,雖是初次施展

應用,但放在黃蓉那饑渴的身體上卻是事半功倍。

  不一刻黃蓉下身早已成了水簾洞,雙手也不自禁的去抓小武那早已硬起的男

根。

  小武見時機成熟,當下脫光自己的衣服。挺起那傲人的雞巴。在黃蓉的洞邊

摩擦。黃蓉抓著小武的雞巴就要往自己的小穴里放,可是小武卻縮回身體。不讓

黃蓉得逞。

  原來小武明白,師娘自始至終總有顧及。總是不能放下架子,加上剛才罵小

武那些話總讓他不免有些生氣。此刻男女異位,小武卻知道,必須揭開黃蓉最后

的這點面紗,也方便日后行事。

  黃蓉急不可耐的問道:「小武你還……還等什麽啊……別逗師娘了。」

  小武此刻卻忍耐住一下沖進去的沖動。笑嘻嘻的對黃蓉說道:「師娘。不是

徒弟不想孝順師娘,可是師娘剛才既然說我們不能一錯再錯……那……我看還是

不要了吧!」

  「你……你……」饒是黃蓉足智多謀~ 此刻也拿這從小帶大的徒弟沒有辦法。

  下身的欲望實在抵抗不了這癢癢的感覺。「師娘不怪你了……小武……你快

些進來吧。」

  「進來?進哪里?用什麽進?」小武此刻很是得意,不由得逗起了美豔的師

娘。

  「哎……你……你怎麽可以這樣……小武……好徒兒……別再折騰我了……

  我……我要……我要啊……給我吧……「

  小武得理不饒人「要什麽?說清楚……說出來師娘你讓我怎麽做我就怎麽做!」

  黃蓉此刻明白,自己最后的那點尊嚴也沒有了。索性豁了出去,喊道:「好

小武……我要大雞吧,要你的小雞巴操我的小穴啊……快給我吧,我不行了。」

  小武知道師娘的心理已經完全被自己的前戲征服,現在就是用雞巴去徹底征

服她的身體了。當下扶著陽具。準備一擊命中。可怎奈那些知識都沒有實踐經驗,

小武還是很難找到小洞準確的插進去。

  黃蓉此刻早已不顧什麽禮義廉恥~ 抓起小武堅硬的大雞吧,對準了自己的洞

口。小武感到熱熱的暖暖的軟軟的感覺,還往里吸他。當下挺起下身,用力的一

下子就頂了進去。

  「啊!你要……你要弄死我啊……啊……好棒啊……小武你壞……啊……」

  小武回想著當初人家教他的三深九淺,在黃蓉的小洞里動了起來。這次他有

了經驗,不是一味上來便快速擺動屁股。抑制自己射精的沖動。準備好好滿足下

身下的中原第一美人。

  黃蓉不想時隔這一個月,小武床上功夫精進如斯。比起木讷的郭靖,當真不

知要美上多少倍。被那強而有力的雞巴摩擦撞擊著自己的小穴……美美的飄飄欲

仙……只剩下一味的叫床聲。

  「好棒……我的小哥哥你好棒啊……美死我了……不行了……啊親愛的……

  比你師傅厲害多了……小武別停啊……用力……操死我吧~ 「

  小武收緊精關,在黃蓉洞里做了半個時辰,還沒有射精的意向。

  黃蓉此刻早已經泄了好幾次身……當下說道:「小武哥哥……你怎麽這麽棒

啊……我不行了……快讓你弄死了……好哥哥你就射了吧……啊……」

  小武其實也累的夠嗆。這玩意可比練功要辛苦的多……得了師娘的恩準,感

覺這次自己的表現很是滿意,當下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啊……不行了……死了……啊

啊啊啊啊,,」

  隨著黃蓉被這猛烈的一段抽插,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叫聲,小武感覺腰間一麻,

再也不控制。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出來,射進了黃蓉的花心。

  黃蓉覺得花心一熱。被頂的如融化一般……知道這次完美的性交告一段落了。

  兩人在床上躺了一會……小武兩手又開始不老實起來。黃蓉看著小武。呵呵

笑道:「你這孩子,又想干嘛?」

  「師娘,剛才您覺得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我就當被鬼壓了!」說完臉上不禁又紅了起來。

  看著黃蓉薄怒的樣子。小武下體又硬了起來,當下把黃蓉抱住放在自己身上

說道:「那徒弟讓師娘壓回來。」

  黃蓉被小武一抱~ 也來了激情。一摸小武那陽具又已經是一柱擎天了。當下

也不言語。扶著雞巴坐了下去。小武明白,自己已經吃定了黃蓉,當下又問道:

「師娘,那以后。徒弟天天讓你壓吧?還是師娘喜歡被壓?」

  黃蓉無奈的歎了口氣,事已至此。索性倒不如就和小武繼續下去~ 當下也不

言語,只是一下一上的動了起來。

  小武明白,從今以后。他可以隨時的與中原第一美人交歡了。當下也攢足力

氣。瘋狂的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