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崗女工複崗記


  我是蘇州棉紡廠的下崗女工,文化程度中專畢業,今年四十有二,現在的社

會好像對我們這代人很不公平,做生意麼沒本錢,去打工又年紀太大,家裡的負

擔又重,我就一個兒子,今年高三畢業班了,又到了要花大錢的時候了。老公又

在這個時候下了崗,到私營企業去打工,一個月就是一千多塊工資,還每天要加

班。這些天我真的是愁得不知怎麼辦才好。

  這一天,我去買菜,在菜場門口碰到了以前的同事王艷芬。她比我大三歲,

可是現在看她比我還要年輕,打扮得很洋氣,還穿著連衣裙(有點紗質的),可

以清楚得看到裡面紅色的胸罩,臉上還化了妝,身上還戴了不少黃白金飾品,手

上套著玉鐲,腳上系著腳鏈,這都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她匆匆忙忙地買了點菜就

走了,不過她讓我有空去她家坐坐,還給我留了一個電話號碼。

  過了幾天,我也沒什麼事,就給她打了個電話。她說你快過來吧,今天我正

好有空。

  下午吃過飯,我騎車到她家,她的家在一個小區裡,環境還不錯,家裡的裝

璜也很不錯。交談之下才知道她離婚也十多年了,帶了兒子一起過。

  “那你現在在干什麼,看你過得還挺滋潤的。”

  她告訴我現在在做保健按摩,生意不錯,能掙點錢,這房子什麼的多是做這

工作賺來的。平時還學會了上網,兒子在一家出租車公司上班。

  這時,我才仔細地看她,她穿了一件很透明的吊帶睡衣,可以看到裡面藍色

的內衣,連裡的小內褲都看出來了。臉上沒有化妝,可以看到細細的皺紋。

  “芬姐,你穿得這麼性感,工作時,不怕被別人吃豆腐呀。”

  “小麗,你不知道,我這也是為了生意,你看我現在的生意還真不錯,一天

最少能掙幾百塊錢,不過大姐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的犧牲也是很大的,但是為

了兒子,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這個生意是當年兒子要上大學,我才想了這個辦

法,你知道嗎,剛開始的時候我是先在按摩院裡的,後來有了些老顧客才到家裡

的,這樣安全,不用怕。”

  “唉,芬姐,不瞞你說,現在我也是到了這個地步上了,兒子馬上要考大學

了,家裡也沒什麼積蓄,又有老的在,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門鈴響了,芬姐趕緊跑去開門,進來一個小伙子,一把抱住了她,“寶

貝大姐,想死我了,快讓我親親……”

  芬姐趕緊推開他,嬌滴滴地打了他一下,“死相,你不看這兒有客人呀。”

  那人轉過身一眼就看見了我,“哦,麗姨,你怎麼在這裡?”

  我臉紅了一下,“這是我以前單位的同事,今天剛好路過,上來坐一坐。”

  這個家伙叫小強,是我大姐的兒子,是個小混混,從小不學好,二十七八了

還沒找到老婆。

  “芬姐,你有客人來,我先走了。”我連忙站起來要走,可這小鬼不干了,

“別走呀,要不你告訴我媽怎麼辦?”

  芬姐也在旁邊說:“小麗,沒事的,你先坐一下,我做完事,咱們姐倆繼續

聊,我還有事跟你說。”

  這時她還去把門從裡面鎖上了。

  我看這個架勢,也只好坐了下來,他們摟著走進了臥室,關上了門。

  兩人一進去,我馬上把電視打開,可是,裡面的聲音直往我耳朵裡鑽,什麼

情話呀,吃奶的聲音,一會兒連做那事的聲音都傳了出來,我想不到芬姐有這麼

浪,你聽聽這一句吧:“強哥,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來,我的小穴好想死了,快

進來吧……”

  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芬姐出來了,她的頭發都亂了,嘴唇上的口紅也沒有

了,“麗妹,我去衝個澡就出來,你再等一會兒。”

  這時我往裡屋看了一眼,這個小王八蛋正赤條條地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呢。

  芬姐很快就衝完了,她坐到我旁邊,對我說,“小麗,你都看見了吧,做女

人無非是這樣,我們女人又不會損失什麼,現在的社會,還是錢最重要,什麼面

子,都讓它見鬼去吧,怎麼樣,來和我一起干吧,我不會讓你吃虧的,說真的,

有時候還能享受一下呢。”

  這時候,我的思想很亂,真的,家裡又這麼缺錢,兒子馬上又要上大學了,

但是老公又不知道肯不肯,唉,真難呀。

  芬姐好像看到我有點動心了,就對我說:“這樣吧,我先來教你按摩,反正

你先不要賣那個嘛,今天剛好小強又在,我已經跟他說過,讓他不要說不去,你

就在他身上先試試吧,怎麼樣,來吧,我的好小麗……”

  就這樣,她把我連拉帶綴地送進了裡屋。這時的我,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唉,為了兒子為了這個家,看來只有犧牲我自己了。我一咬牙,坐到床沿上,這

個小王八蛋躺在床上一絲不掛,臉上還帶著一絲不懷好意有奸笑。

  “麗姨,想開一點,今天我就犧牲一次,給你當試驗品了,你可要好好學,

我不會告訴姨丈的,你放心,如果我說出去,天打五雷轟。”

  這時芬姐也坐到了床的那一邊,開始教我怎麼按摩,先從腳開始,然後一點

一點往上按,一邊教還一邊解說,不一會兒就把這些按摩的要領都跟我說了,反

正就這幾點,她讓我上去試一下。

  我也就沒推什麼,坐到小強的腳邊,芬姐坐到床頭,小強把頭靠在她的肚子

上,這小子還真會享受,我開始在她的指點下按了起來,我一點一點往上按,當

我按到他的大腿上的時候,小王八蛋的大雞巴直了起來,小雞蛋似的大龜頭頂在

上面讓人看得有點心怕,不知道這個大家伙以後還要迷倒多少良家婦女。

  這時候,芬姐發話了,“小麗,你還真行,一會兒功夫就把你這個外甥又弄

得抬頭了,看來,你也是這一行的好人選哦。”

  她的話說得我滿臉通紅,說得我的心也有點癢起了,我感到胸部有點發脹,

因為我這是除了老公和兒子,看過第一根陰莖呀。

  “來來來,快去摸一下,這根大家伙比起你的老公怎麼樣,現在的年輕人可

厲害著呢,他們比我們可開放多了,不像我們以前,什麼都不懂,現在什麼錄像

呀,電腦上呀,多得不得了,個個都是高手,我要是沒有做這行,我還不知道有

這麼多花樣,我只在做了這一行才讓自己明白什麼叫做愛。”

  我看著那條陰莖,就是下不去手,這倒底是外甥的,不過,說真的,這條大

雞雞真是大,比我那死老公的東西要大上一倍,那麼大的龜頭,要是進到你的身

體裡,那不是爽死了,怪不得剛才芬姐叫得那麼大聲。

  我想著想著,想不到這小子當著我的面把手伸進了芬姐的內褲裡,把芬姐弄

得呻吟不止,我也不禁和她開起了玩笑,“芬姐,你就這麼舒服,那你就再來一

炮嗎,讓我這個親外甥把你給喂喂飽算了。”

  我就這麼一說,想不到這兩個淫夫蕩婦早就按捺不住了,小強一下子把芬姐

壓在身下,把她的內褲也不脫,套子也不戴,直接上去把丁字內褲往邊上一拉,

一挺槍就輕車熟路地插進了芬姐流水的陰戶。

  芬姐呀的一聲叫得好響,我聽得多有些刺耳,“快呀,用力干,把我這個老

淫婦干死……干……爛,干穿吧……,哦,我………又流了,哦……哦……哦,

我快……不……不行了,哦,……我……我要……要……升天了。”

  只見芬姐整個人像八爪魚一樣,不停地扭動著,一會兒屁股像磨一樣地磨,

一會兒又配合著小強大力的抽插屁股一下一下往上送,好像要把我這個親外甥的

大肉棍整個吞下去一樣。

  一股股淫水順著屁股溝流到床上,把床單都濕了一大片,兩只手也在亂動,

有時把手壓在小強的屁股上,用力往下按,有時兩只手握著自己的乳房,用力的

擠壓著,好像要把自己的奶擠出來一樣,兩只黑黑的乳頭脹得像兩顆小葡萄,連

上面的乳孔也能看出來。

  看來她是真的很舒服,不是為了賣穴在討好客人。兩人大概干了十幾分鐘,

同時啊了聲,小強也無力地癱在芬姐的身上,這時的屋裡很安靜,只能聽見兩人

粗重地呼吸聲。忽然,芬姐坐了起來,推開壓在身上的小強,“唉呀,不好了,

今天是危險期,快快,把床頭櫃上的避孕藥給我拿過來。”

  我走到床前,找到藥把它遞給芬姐,又拿了幾張紙巾遞給他們倆,想不到芬

姐這個老騷貨把我外甥的陰莖擦干後,還用嘴把它吻了一下,“真是好東西,我

都快被你這個小東西給迷死了,唉,小麗,什麼時候你也嘗嘗你外甥的大雞巴,

它一定能把你爽上天的。”

  “芬姐,你在說什麼呀,我們倆個怎麼能看呢,那是亂倫,要被雷劈的,你

這麼想干,就嫁給他吧,反正他也是光棍一條,要不你就找你兒子干。”

  “小麗,你這小浪婦,我是為你好,也讓你嘗嘗好貨,像我們這種年紀是很

難嘗到這種貨的,我做了好幾年才碰到二、三個呢。”芬姐一邊說,一邊還在擦

自己的陰戶。

  想不到,小強一把把我拉了過去,抱住我,把頭壓在我有胸口,一下子就把

手伸到我的裙底,摸到了我的內褲,“哇,小姨,你怎麼全濕了,是不是也想干

了。”

  我伸手就是一巴掌,“你個小王八蛋,自己亂來也就算了,還要吃你小姨的

豆腐,小心我把你閹了。”

  這時芬姐也過來了,把我的裙子拉了起來,看到我濕了一大塊的內褲,“小

麗,看來你也想了吧。現在,你還拉不下這個臉,下回一定讓你這個外甥好好干

你,讓你爽死。”(二)

  我回到家裡,還是一樣的做飯,做事情。等大家都睡了,我才來到屋裡,躺

到床上,一把就抱住了老公,“大志,你累不累,晚上我好想做,我們大概有一

個月沒有做過了。”

  大志也抱住了我,柔聲對我說“老婆,怎麼,現在你也想做了,每次我要你

都說不要,今天怎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以前不是說你這個東西是生孩子用的

嗎,生了就少用,我告訴你,女人要是老是不用的,那是要出問題的,人也會老

得快,好吧,晚上我要好好干你,讓你舒服死。”

  “那好啊,我去洗個澡,等一下你把的真功夫拿出來,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

大能耐。”

  我走進浴室,慢慢地脫下衣服,鏡子裡出現了一個裸體女人,身材還不錯,

一米六三的身高,胸部不怎麼大,但沒有一絲的下墜,像兩只小瓷碗,倒扣在胸

前,上面頂著兩粒淡紅色乳頭,有蓮子那麼大,它驕傲的挺立在有錢幣大小的淺

色乳暈中。

  沒有一點贅肉的小腹上,沒有一絲那些可怕的孕斑,又黑又亮的陰毛稀稀地

長在肥肥的陰阜上,能露出一點粉紅色的陰蒂,一點兒也不像一個四十多歲的女

人,越來越像一個成熟得發透的少婦。

  再看這張臉,四十多年的風霜並沒有在臉上留下什麼痕跡,彎彎的眉毛,明

亮的眼睛,薄薄的嘴唇,潔白而又整齊的牙齒,一頭烏黑的大波浪頭到處都顯出

這個女人的成熟媚力,這就是我,四十二歲的王麗娜。

  我仔細地洗了自己的身體,然後穿上我唯一的一套黑色萊絲內衣褲,這套內

衣是我老公在我四十歲生日那天送給我的,我一直很少穿,每次穿出來都能把我

老公興奮得半宿不睡,然後我披上睡衣。

  當我一來到床上,他就過來一把摟住我,脫掉了我的睡衣,“哇,老婆,你

今晚好性感呀。”說著,他就一口親了過來。

  我們長久地接著吻,手都沒有閑著,他摸著我的胸部,我的手卻握住了他的

肉棍,唉,這支東西真的比小強的要小多了,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現

在我就把老公當成小強吧。

  老公把手伸進了小小的內褲裡,輕輕地撫摸著陰蒂和大陰唇,然後把中指插

進了我的肉洞裡,一種奇癢衝上我的大腦,我輕聲地叫了一聲:“啊,不要動,

我來了。”沒想到,這麼快我就到了高潮,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快的一次高潮,我

感到一股熱流衝出了陰道口。

  老公輕輕地叫道,“老婆,今晚怎麼了,好像三年沒吃過肉似的,有點反常

嗎,你從來不這樣的。”

  “老公,我要嘛……快插進來吧,我的小穴穴癢死了,快點呀,先讓我止止

癢,我再告訴你怎麼回事。”

  老公一聽,一翻身就到壓到了我身上,我連忙抬起屁股,脫去小內褲,老公

把那條又硬又熱的雞雞一下子就全部插了進來,然後就飛快地插了起來,次次見

底,我感到淫水一股股地往外流,這時的我已經瘋狂了,我們的臥室演奏著一場

性交交響曲,這時由我的叫床聲和浪穴發出的唧唧聲彈出來的。

  “老公,快快,用力一點,我又快到了,啊,我又來了。”想不到,幾分鐘

時間,我就來了兩次高潮,我僵在那裡,整個人好像在雲裡霧裡飄著,雙手用力

的抱住他,好像要不然就會像斷線的風箏不知飛到哪裡去了一樣。

  今天的老公好像特別的厲害,他還在瘋狂地抽插著,次次見底,真的好像要

把的我小穴干穿一樣。大概就這樣干了十幾分鐘,在他的一聲低吼聲中射出滾燙

的精液,在這一股股的熱漿中,又一次把我送上了頂峰。

  過了一會兒,他翻身下來,又摟住了我,我把頭深深地埋在他的寬大的胸口

上,吃力地呼吸著。

  當我們都恢復平靜的時候,老公說:“真的好久沒有這樣爽過了,老婆你說

呢,今天,你怎麼這樣了,像回到談戀愛的時候了。”

  “真的,今天我太舒服了,老公,你太厲害了,謝謝你,好老公,我還從來

沒有這麼多高潮。”

  “老婆,剛才你好像說要告訴我什麼,是嗎?”

  我就把下午發生的事一點不漏地告訴了他,他聽著聽著,臉上露出了不大相

信的樣子。

  “老婆,真的嗎,芬姐怎麼變這樣子了呢,我不信,她以前多穩重呀。”

  “她還不是為了她兒子,她離婚了,一個人怎麼辦,做生意沒本錢,干白領

沒學歷,做小姐別人還嫌她老,只能做做這個了,要不然去當保姆能培養出大學

生嗎,再說現在上大學費用那高。”

  “這倒是真的,咱們兒子也要上大學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我這麼

點工資,還好你會持家,才剛好,要是兒子上大學家裡還真的拿不出這筆錢來,

唉,我們生了他,卻不能培養他上大學,真是有愧呀,如果你真有這心思,我也

沒什麼說的了,唉,我真是沒用。”

  說著說著,他竟然流出了眼淚,看他這個樣子,我心裡好酸。

  我輕聲地勸他,“老公,不要這樣子,我們就是這樣的命了,我們還是認命

吧,反正現在的社會,是笑貧不笑娼,我們只做這兩年,只要兒子上大學的錢有

了,我就不干了。”

  “太難為你了,真對不起,我的好老婆,這樣的老婆我下輩子還要娶你,不

過話說回來,做這一行一定要小心,不然的話,被發現我們就沒法做人了。”

  就這樣子,我們一夜沒睡,老公讓我只能白天去,在家裡不能露半點馬腳,

還要注意衛生,一定要戴套,最好是能找一個固定的情人。

  過了兩天,我們騙老人說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合資公司裡當倉管,工作可

能比較忙。

  這天,我給芬姐打了個電話,芬姐十分高興,讓我趕緊去。

  我馬上就去了芬姐家,芬姐給我開門時,只穿著一套深綠的性感內衣褲。

  “小麗呀,怎麼樣,你家那口子同意了,如果不同意的話就不要告訴他,反

正這種事做過了男人也不知道。”

  “沒事,他已經同意了,我想我以後就在你這裡吧,我們倆人一起做,如果

你怕的話,我們嫌的錢平分,怎麼樣,不過現在你要多教教我。”

  “好好,我們姐倆還能說什麼呢,反正做了這一行,我們就要拉下面皮多賺

錢。”

  芬姐看看我說:“小麗,做這一行我們也要有點行頭,打扮得靚一點,這樣

才能多拉生意,走走,我們到外面辦行頭去。”

  我們一起來到商場裡,芬姐給我挑了七八套鮮艷性感的內衣褲和幾件睡衣,

芬姐還買了幾套情趣內衣。

  後來,我們走進一條小弄堂裡,進了一家賣成人性用品的小店,買了幾瓶潤

滑油,幾盒避孕套,和幾瓶洗液,芬姐還買了兩支會動的人造陰莖,她說有的客

人喜歡用。

  最後,我們去商場買了幾套衣服,我還特意買了一副平光的金絲邊眼鏡,這

樣把我的氣質又顯出不少,芬姐說只有投其所好,這樣錢就好賺得多。

  第二天,我就開始工作了,老公把我送到芬姐家,站在門口對我說:“太難

為你了,老婆,我就不進去了。”

  這天是星期一,生意不怎麼好,芬姐讓我跟她先學,她臥室隔壁的穿衣鏡其

實是單面鏡,能看見裡面的全部。

  當第一個客人來的時候,芬姐把他帶到裡面去了,我就坐在穿衣鏡前面,仔

細地看著,只見芬姐先讓客人脫去衣褲,換上短褲,然後她自己脫去睡衣,好像

是先從背部開始,她往他身上倒上一點嬰兒油,然後輕輕地按了起來。

  按背的時候,這男人好像是在享受,趴在那裡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當轉過身

來,芬姐好像對這男人的乳頭花了好多功夫,她先是輕輕撫摸著這男人的乳頭,

有時還輕輕夾一下,再後來,她彎下腰,用舌頭舔著他的乳頭,這時,這個男人

好像有點興奮了,他把手放在芬姐的乳房上。

  這天芬姐戴的是淡黃色的胸罩,還是前扣的呢,這男人把手伸進了胸罩裡,

後來,他把芬姐的胸罩推上去,輕輕地捻著她的乳頭,然後,又把手伸到芬姐的

內褲邊緣,拉著露出頭來的陰毛,再把手伸進內褲,這時的芬姐好像在輕輕地呻

吟著,這個男人的短褲也已經脫下來了,雞巴已經翹起來了。

  芬姐拿出一個避孕套,套在這個男人烏黑的陰莖上,然後自己脫去內褲,拿

出潤滑油,擠出上點塗在避孕套上,又擠出一點抹自己的陰戶上。然後好像對那

個男人說了句什麼話,那個男人就壓到了芬姐身上,一下子就把陰莖插進了芬姐

的肉洞裡,然後開始了最原始的動作。

  由於我聽不見什麼,只見在那個男人干她的時候,嘴巴不停地大張著,這個

男人好像沒什麼用,大概五分鐘就射了,芬姐從床頭櫃上拉出幾張紙巾,用紙巾

包住,把避孕套拿了出來,然後把那個男的下面擦好,最後才擦自己的陰戶。

  後來,這個男人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給了芬姐兩百塊錢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