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1章◆ 躊躇難決


第401章◆ 躊躇難決

  油燈數盞,如豆跳躍,蒙古帝國公主的營帳也是異常簡陋,張超群實在不明白,蒙哥南征,這樣重大的戰事為什麼把自己十五六歲的女兒帶來,難道他還打算讓波藍台學習如何打仗,將來當女皇?不過倒也不錯,便宜了自己了。波藍台將侍候她的女奴驅趕了出去,朝張超群嬌羞一笑,靦腆道:「楊過,不許偷看。」

  張超群哼了一聲,道:「我還用得著偷看麼?明看就行了。」

  話雖如此,張超群還是轉過身去。波藍台悉悉索索的將衣衫解下,忽然悶哼一聲,驚呼道:「我……流血了。」

  張超群道:「要不要我給你止血上藥?」

  波藍台「嗯」了一聲,張超群又道:「你不怕我偷看麼?」

  波藍台道:「我全身上下,你有哪裡是沒看過的?」

  聲音嬌媚,張超群不禁心神一蕩,罵道:「黑燈瞎火的,你以為我是火眼金睛啊!」

  轉身回頭,只見波藍台全身赤裸,亭亭玉立,十五六歲的少女,身子光潔如玉,平坦的小腹勾勒出誘人的曲線,一抹幽草,淡淡的,細細的,絨毛稚嫩,蒙古少女身材大多高挑,但因為蒙古氣候問題,皮膚都不會很好,但波藍台這寶貝公主卻是白嫩嫩的,好像豆腐一樣新鮮可口,誘人之極,一對小荷才露尖尖角,嫩紅色澤的兩粒小瑪瑙點綴其上,說不出的鮮嫩。

  波藍台臉上紅暈蕩漾如波,螓首低垂,嬌羞如小女兒態,哪裡還是原來那個刁蠻的公主,分明就是個乖乖的小媳婦。

  「楊過,你幫我上藥。」

  說話聲低如蚊蚋眼中卻是充滿著期盼,相比中原女子的羞澀矜持,蒙古公主的「勇氣」委實難能可貴,若每一個中原姑娘都是如此,就真便宜了超群哥這種牲口了。

  張超群眼睛往她夾得緊緊的兩腿之間緊盯,薄薄的一簇絨毛覆蓋著微微凸起的嬌美,再映襯著粉嫩雪白的秀腿,視覺的差異更增衝擊感,情不自禁的往嬌軀微微顫抖的波藍台走近,波藍台嬌羞無比,嗔道:「我是胸這裡受傷,你……你怎麼看那裡?」

  「哼,你上面受的是刀傷,下面受的是棒棒傷,兩個地方都有傷,兩個傷口都流血。」

  張超群接過手中的一個扁圓的玉瓶,藥香撲鼻,伸指挖了一塊,往波藍台雙乳中間塗抹,波藍台嬌羞無限,嬌軀酥軟,前額靠在張超群的左肩,哪裡敢去看他。

  隨著超群哥手指的滑動,波藍台秀腿無力,幾乎站不穩了。張超群手指沾了藥膏在她胸面前塗抹,手感滑膩,心中竟也是癢癢的,忍不住在她尖尖的小乳上抹了一把。波藍台嬌軀顫了一下,情動之下,整個身子依偎入懷,光溜溜的玉臂將超群哥摟住,嬌癡呻吟:「楊過,我好喜歡你。」

  張超群道:「妹子,咱們見面加起來還不到兩個時辰吧,你就喜歡我?」

  波藍台嗔道:「你怎麼叫我妹子?我不要當你的妹子,我要當你的妻子。我就是喜歡你,你不喜歡我麼?很多王公大臣的兒子都喜歡我,可我不喜歡他們,我就喜歡你。」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喜歡,也不嫌累。張超群啼笑皆非,一隻手在她玉背之上撫摸著,另一隻手把玩著她尖尖的小乳,道:「我問你,你覺得我長得怎麼樣?」

  波藍台遲疑了一下,抬起頭來,很是認真的道:「我能說真話麼?」

  聽她這麼說,超群哥哪裡還不知道她要說什麼,翻著怪眼,道:「你不用說了,你不就想說我長得不夠英俊麼?」

  心中卻道:切,我若摘下人皮面具,看你還會不會這麼說!

  波藍台趕忙道:「你長相英俊還是不英俊,我不在意的,我蒙古帝國長得英武的男子還少了麼?我就是不喜歡他們,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嫁給你做你的妻子,也許這是長生天的安排,安排你來到我身邊,受你的欺侮也好,被你寵愛也好,我都認命,你們宋人不是有句話,叫作: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麼?我以後就不是蒙古公主了,就聽你的話。」

  張超群心中一動,忍不住有些感動,臉上露出微笑來,將波藍台用力摟了一下。波藍台知他心意,心中柔情無限,仰著俏臉,美眸微閉,張超群心緒翻湧如潮,一時間柔情蜜意,就想在她微微翹起的紅唇之上印下一吻,一時間又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愈發的矛盾起來,瞧著她眉目如畫的俏麗臉蛋,竟是癡了。波藍台見他良久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握著自己一隻酥峰的手也悄然的鬆開了,敏感的少女心中一痛,一滴晶瑩的淚珠兒滑落。

  顫聲說道:「楊過,是不是因為我是蒙古人,你是宋人,你不喜歡我?」

  張超群一低頭,正見到她淚珠滾落,雙眸之中噙滿了淚花,心中顫慄,微微歎息,道:「蒙古人侵略我們宋人的土地,霸佔我們的家園,我身為一個宋人,又如何能認賊作父,娶你為妻?」

  「我不做蒙古人,我做宋人,你娶我,好不好?」

  波藍台貝齒用力咬著嘴唇,鼻翼抽動,淚水無聲自落,一雙手死死的拽著超群哥的衣服。

  張超群苦笑了一聲,道:「你真的可以不做公主,跟著我麼?你先不要急著回答,你想清楚。」

  波藍台張口欲答,忽聽帳篷之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張超群忙道:「你先穿上衣服。」

  波藍台慌忙退後。

  「波藍台!你在不在裡面?」

  一個洪亮的聲音自外傳來。

  波藍台一邊穿衣,一邊道:「額祈哥,我在穿衣服,你別進來。」

  外面說話的,正是當今的蒙古帝國皇帝蒙哥,他重重的哼了一聲,高聲道:「你們都退下,離我五十步。」

  十幾個人的聲音應了,往後退去,中間夾雜著兵器相撞的聲音。

  一件一件的衣衫將窈窕婀娜的波藍台包裹了起來,依舊是一身紅色,映襯得她愈發美艷。

  波藍台穿好衣衫,瞧著張超群,幽幽的道:「楊過,外面的是我爹爹,你見一見他。」

  張超群沉聲應了,心中卻是波瀾起伏,這可是最好的時機了!只要自己出手,蒙哥焉能逃得過?只不過,張超群瞧了波藍台一眼,心中暗歎,搞什麼飛機,現在好了,搞得動手也不是,不動手也不是。他心亂如麻,點一點頭。波藍台衝著外面喊道:「額祈哥,你進來。」

  簾子掀起,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走了進來,蒙哥,這便是蒙哥!這個歷史上頗有名氣的蒙古皇帝,是郭靖的安答拖雷的長子,當年與拔都、貴由西征不裡阿耳、欽察、斡羅思等地,屢立戰功。後來被拔都等一眾親信擁立為大汗。這個傳說是不好侈靡、能征善戰的蒙古皇帝身型挺拔,英氣勃勃,頗有幾分明主的樣。

  一走進來,先皺著眉頭看了看波藍台,又瞧著張超群,眉頭一皺,指著張超群喝道:「你是漢人還是南蠻?」

  張超群毫不退讓的與他對視,道:「我是宋人。別跟我擺你蒙古皇帝的架子,我不是你的臣子。」

  蒙哥怒喝道:「好大的膽子!竟敢跟我這樣說話!你不怕我叫人砍你腦袋麼?」

  張超群嘿嘿一笑,輕蔑道:「叫人砍我腦袋?有本事就自己來砍,看看是你砍我,還是我砍你。」

  蒙哥聽到匯報,知道寶貝女兒帶回一個宋人,已經是勃然大怒,更從巴木兒那裡隱晦的聽到當時找到波藍台的時候,波藍台有些衣衫不整,蒙哥趕到這裡時,見女兒竟連換衣服也不避忌這個宋人,又驚又怒,本以為呵斥他幾句,問清楚情況,就叫人殺了他,誰知道這個人居然膽敢頂撞自己,他身為蒙古可汗,地位何等尊崇,可這人竟是針鋒相對,一點也沒有懼怕自己的樣子,蒙哥憤怒之際,更覺不可思議。

  「楊過……」

  波藍台顫聲叫道,瞧著張超群的眼神,竟是哀求,蒙哥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寶貝女兒,是他最喜歡的女兒,一貫都被他寵得無法無天,他當然清楚,向來她都是眼高於頂,高傲得很,滿朝的王公貴族子弟,都沒有一個她瞧得上的,此時,竟然對一個南蠻!

  張超群歎了口氣,此時的波藍台,與當初的趙敏何等的相似……

  回頭瞥了蒙哥一眼,道:「看在波藍台的面子上,我不為難你,否則……」

  張超群運行真氣貫注於右掌,一掌虛拍,「彭」的一聲響,三步開外的一張矮几登時四分五裂,木片紛飛。

  他一顯露武功,波藍台驚呼出聲,她知道自己心上人的輕功很高,應該是個武林高手,但卻想不到他武功居然高到了這種地步,手連碰都沒有碰到那張矮几,竟然隔空擊毀。蒙哥聽他語氣囂張到了極點,心中忿怒至極,哪知道他竟露了這麼一手,登時就愣住了。

  「你……」

  蒙哥下意識退後一步,喝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目光忽然注視到張超群腰間別著的金刀,道:「你跟我女兒是什麼關係?金刀為何在你手中?」

  張超群淡淡的道:「我叫楊過,宋人。金刀為什麼在我手上,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蒙哥轉向波藍台道:「你要嫁給一個南蠻?」

  波藍台正色道:「額祈哥,我要嫁他。」

  蒙哥瞧了瞧波藍台,又瞧了瞧張超群,臉上的表情不敢置信,道:「宋蒙交戰之際,他是怎麼冒出來的,你一無所知,你就要嫁他?你怎麼知道他沒有不軌的企圖?」

  張超群冷笑一聲,道:「蒙古攻打我大宋,侵我國土,殺我百姓,我就算是有不軌的企圖,也沒有什麼不對。」

  心中補充了一句:老子的確是有不軌的企圖,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動手。

  蒙哥大聲道:「波藍台,你聽到了?我不許你嫁給他!」

  這時候,從遠處傳來腳步聲,大約是聽到起先張超群打碎矮几的聲音,以為發生了什麼變故,一齊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