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2章◆ 影響歷史的談判


第402章◆ 影響歷史的談判

  張超群冷笑一聲,道:「讓他們都退後,不然的話,就算你是我未來岳父,我也一樣殺了你。」

  蒙哥臉上陰晴不定,大聲喝道:「全都退後,不許過來!」

  他聲音洪亮,傳出偌遠去,外面的人不知發生何事,但皇帝下令,也只得遵從。

  張超群雖然一直在和這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短命皇帝交談,但腦中卻沒有一刻停下來思考,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雖然張超群對蒙哥仍是心存殺機,但陰差陽錯,竟然讓他遇到蒙哥的寶貝女兒,他並非無情之人,雖然起先只是想出口惡氣,把這個刁蠻的蒙古公主玩弄了之後殺死了事,但波藍台對自己竟是如此鍾情,為了自己,連公主的身份也可以不要,這讓他怎麼去拒絕?更何況還要當著她的面親手殺死她的親生父親,這是何等殘忍之事,張超群寧願一掌將她斃了,也不願她受到如此煎熬。

  瞧著這個頗為英武的未來岳丈,張超群忽然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個蒙哥,應該是三十來歲了,自己若非是經由穿越改變了外形,年紀應該和他相若,居然現在就成了他的未來女婿,蒙古帝國的金刀駙馬,倒也算有趣了。他想到,忽必烈將來統一中原南北,勢必按照歷史上那樣走,自己終究是要離開此地,忽必烈會遵守約定終生不對南宋動刀兵,那畢竟是自己的臆測,若自己離開,很難保證會發生什麼,倒不如……張超群心中一動,道:「大汗,你不介意坐下來說話吧?」

  蒙哥遲疑了片刻,見他盤膝坐下,不願顯得自己怕了他,也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四目相對,針鋒凌厲,波藍台怯怯的看著他們,不知該坐到自己的額祈哥身邊,還是坐到張超群身邊,最後,只能是坐在兩人中間,瞧瞧這個,看看那個,生怕蒙哥會惱自己的心上人,又怕心上人跟自己老爹發生衝突。

  張超群朝她笑道:「不用擔心,如果我真的要殺他,別說他坐在我的對面,就算離得再遠,我也有九成的把握。」

  扭頭向蒙哥道:「我叫你一聲大汗,就沒有把你當作必殺的敵人了,你知道我是誰麼?」

  蒙哥神色一凜,道:「你是誰?」

  他身體繃得筆直,眼中精光大盛。

  張超群略一沉吟,手指置於下顎,輕輕一揭,人皮面具脫落下來。波藍台驚叫一聲,目瞪口呆的看著俊美得炫目的張超群,失聲道:「你……你竟然這麼……這麼英俊……」

  芳心大震,張超群此刻的臉跟起先平庸得近乎醜的臉相比,簡直就是天淵之別,這種強烈的對比,實在難以言表,波藍台驚喜交集,掩住張大的嘴。

  蒙哥也是被面前這俊美得不像話的美少年給驚得愣住,起先他本就嫌棄超群哥的身份和相貌,現在,他只是驚歎,男人,竟也可以長得這般俊美!

  張超群向波藍台道:「對不住,起先騙了你,其實楊過這個名字是我小時候用的,現在已經不用了,我叫作張超群。」

  此語一出,蒙哥霍然站起,速度之快,連張超群也是一驚。

  「你就是張超群?」

  蒙哥錯愕的道,「你現在不是應該在襄陽的麼?」

  張超群道:「沒想到大汗你也聽說了我的名字,看來我還真是小有名氣了,我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

  張超群忽然頓住,向波藍台道:「我餓了,如果不介意的話,我想吃些你親手做的東西。」

  他想到將要說的話,最好還是不要讓她聽了去。

  波藍台知道這是要支開自己,神情有些躊躇,很顯然,她也同樣聽過張超群這個名字了,蒙古人尤重勇士,對於力敵千人,萬夫不當之勇的勇士,哪怕是敵人,也不會吝惜讚美,是以,在征宋的蒙古軍中,南宋皇帝的名字他們絕大多數都不知道,但張超群的名頭,卻是人人皆知,從襄陽傳至四川,張超群在襄陽單槍匹馬闖陣,力克千軍萬馬生擒忽必烈的事跡,到此,被誇大了許多倍,不過,就算是不誇張一絲一毫,張超群也算是人中之龍了,現代世界的特工精通各種殺人技巧,再配合武俠世界的絕世武功,這本身就是個史詩級傳說了,波藍台有些擔心會發生些什麼。

  反倒是蒙哥哈哈一笑,道:「波藍台,你去叫人準備酒宴,送到這裡來,我要同張將軍好好痛飲一場。」

  波藍台應了一聲,起身時雙目凝視張超群,露出祈求的神色來,張超群知道她是在求什麼,微笑著點頭,波藍台露齒一笑,雀躍著去了。

  蒙哥笑道:「原來你竟然就是張超群張將軍,我生平最敬重英雄豪傑,張將軍在襄陽大展神威,百萬軍中生擒我兄弟,好生了得,我蒙古鐵騎縱橫天下,個個都是勇士,卻沒有一個及得上你。」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之意,笑吟吟的瞧著面前如雷貫耳的張超群,儘管對方是敵非友。

  張超群淡淡一笑,道:「大汗你太客氣了,我大宋若人人習武,人人都和我一般,何至於被你們蒙古侵略,我這次突然出現在合州,大汗你不覺得奇怪麼?」

  蒙哥雖然年輕,卻也是繼成吉思汗之後最傑出的蒙古大汗。蒙哥沉默寡言、不好侈靡和美色,唯一的樂趣是打獵。他稱得上是一個頭腦冷靜、有理智的領袖和嚴厲而公正的管理者,在他即位期間,完全恢復了成吉思汗建立起來的強有力的機器。在任何情況下,他都沒有放棄他的種族特徵,加強了行政管理機構,把蒙古帝國建設成為一個正規的帝國。一個擁有各方面都堪稱優秀的領導者,其智慧也是不容小覷的,聽張超群的話中之意,沉吟片刻,隱隱覺察到什麼。

  「張將軍是說……」

  蒙哥目露精光,面帶隱憂。

  張超群笑了,這個蒙古皇帝,還真他嬤的有點聰明。「大汗,我不想說得太直白,大汗想想,我出現在合州,那麼襄陽豈不是危險了麼?但是,我卻能保證襄陽在未來的二十天內不會受到蒙古軍隊的進攻。」

  蒙哥雙眉一挑。

  張超群繼續道:「我若親自出手,你必死無疑,蒙古此次南征,大汗若死,誰將得利?」

  蒙哥早已隱隱猜到些什麼,聽他說到這裡,心中卻仍是震驚。大聲道:「決不會!你在挑撥我們兄弟的關係!我四弟人品忠厚,決計不會做出這等事來!決不會!」

  張超群微笑道:「不用這麼激動,我有說是你四弟麼?」

  蒙哥再次震驚,眼神一凝,脫口道:「忽必烈?」

  張超群笑而不語。蒙哥道:「我二弟的為人我清楚,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張超群笑道:「你覺得我是在挑撥的話,我就無話可說了,蒙古帝國幅員遼闊,疆域之大,古往今來也是罕有,若是當上這樣一個大帝國的皇帝,實在是很愜意,相信這個寶座,不少人惦記。阿里不哥為人是否忠厚我不加以評述,我只是見過他一面罷了,我跟忽必烈卻是認識了許久了,他怎麼樣,我心裡清楚,你也應該清楚得很。我有必要來跟你挑撥離間麼?我直接殺了你,豈不是更省事麼?若是你在四川陣亡,手握重兵的不止是忽必烈,你的三弟旭烈兀和四弟阿里不哥也同樣掌握著軍隊,蒙古大汗的位子,將屬於誰,實難預料,到時候蒙古內鬥不休,自然對大宋大大的有利,如果我有興趣的話,大可以看看誰的勢力被削弱了些,我就暗中幫誰,總之,維持他們之間的平衡,讓他們一直鬥下去,耗盡蒙古的精英,耗盡蒙古的元氣,而且,只要汗位沒有著落,遠征欽察、俄羅斯、波西米亞、奧地利的拔都軍隊,西征巴格達、大馬士革的旭烈兀軍隊,窩闊台後裔,察合台一支,都最有可能垂涎大汗之位,只要我願意,蒙古將一直內亂下去,到時候各部勢力無法達成一致,就自然而然的會分裂為一個個的小國,此消彼長,我大宋抓住這個機會,厲兵秣馬,枕兵待戈,第一步,就是把北地收復回來,然後是燕雲各州,最後,兵臨哈勒和林的那一天,也並不遙遠。」

  張超群娓娓道來,說得輕描淡寫,臉上始終都是帶著淡淡的笑容,彷彿在說鄰家的羊要下崽那麼輕鬆寫意。而蒙哥卻是汗流浹背,他只知道張超群是南蠻猛將,卻不知他原來竟是這樣瞭解本國的形勢,若是按照他所說,也並非不可能,蒙哥有生以來,第一次對一個人產生了深深的忌憚。

  而這時,張超群卻是在暗暗發笑:老子不一槍崩了你,也要嚇死你丫的,還好凝兮之前跟自己分析局勢的時候,惡補了一番,要不然也沒得這麼多話說了。

  「我們宋人不喜歡戰爭,只希望能得到和平,這個你也應該清楚。蒙哥大汗,我知道,你攻打我們大宋的原因,一來是擔心中原北地的漢人會對南宋心存歸屬感,造成對你們統治權的威脅,所以,征服南方漢人成了你的首要大事,對不對?而且,蒙古人善戰,但隨著疆域的擴大,很多軍隊將再無戰事,久而久之,會失去戰鬥力。出於這些考慮,所以你發動了戰爭,我說得沒錯吧?」

  蒙哥歎息一聲,道:「宋人有你這樣的文武全才,看來氣數未盡啊!」

  張超群笑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不過,我喜歡,其實我還想告訴你,你想要徹底征服南宋,難度太大,你們的軍隊最擅長的是騎兵作戰,中國南方的地形複雜,江河又多,並不是那麼容易被征服的,只要我們願意,並且下定決心跟你們打,哪怕最終戰敗,也足以將你們拖進一個泥潭,你們掠奪來的財富,在我們大宋來說,其實算不得什麼。更何況我剛剛也說了,我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憑我的能力,就算是令你們蒙古戰火燎原,也並不是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