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4章◆ 比蒙古公主美十倍的女人2


第404章◆ 比蒙古公主美十倍的女人2

  火把映照得夜空通亮,打鬥聲遠遠的就傳入張超群的耳中,軍營數里之外,數之不盡的蒙古軍兵大聲呼喝著,包圍成一個大圈,此起彼伏的吆喝聲將黑夜的寧靜打破。因為蒙哥的到來,軍士們向兩旁散開,大聲叫喊著:「大汗!大汗!」

  呼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張超群和波藍台到來,也無人阻擋。蒙哥回頭向張超群露出一個笑容,叫道:「張將軍,你也來啦!」

  聲音洪亮,竟把軍士們的叫喊聲也給壓住了,蒙古兵見大汗說話,不敢吵擾他,叫喊聲立刻平息下來。張超群沖蒙哥舉了舉手臂,算是回應。蒙哥索性勒韁等待,與張超群並肩而行。

  「讓張將軍見笑了,是一點家事而已。」

  波藍台噘著嘴道:「額祈哥,你還叫他張將軍,他是駙馬,你叫他名字即可。」

  蒙哥縱聲笑道:「也好,就依你。」

  說話間,來到圈子跟前,士兵如潮水般散開,四周各方都有手持火把的兵士,映照得黑夜如同白晝,場中正殺得難分難解,蒙古士兵將兩名女子和兩個黑衣人圍在中間廝殺,張超群舉目望去,忽然身軀大震,幾乎在馬背上坐立不穩,那兩名身穿蒙古傳統衣衫的女子,正是趙敏和杜蕾絲!

  張超群忍不住叫了一聲:「敏敏!」

  他的叫聲自然傳不入場中,但蒙哥和波藍台卻是聽得真真的,蒙哥驚問道:「你認識那兩個黑衣人?」

  張超群情急之下,拽拉韁繩,胯下坐騎引頸長嘶,前蹄高抬。

  「我……我認識……」

  張超群忽然一愣,蒙哥以為敏敏這個名字是屬於黑衣人的,看來他並不知道趙敏的名字,當他再看向黑衣人時,又是一聲驚呼。

  原來,兩個黑衣人身形婀娜,乃是女子,一個是趙霓仙!另一個是殷離!張超群呻吟一聲,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自己發散丐幫人手去找她們,找了這麼久沒有找到,居然今夜一次就找到了她們四個!

  強自按捺激動得要跳出來的心臟,張超群顫聲道:「可汗,可否給我一個面子,叫他們全都住手?」

  蒙哥詫異道:「怎麼?你真的識得她們?」

  張超群略一沉吟,何止是認得她們倆個,那四個女人,自己又有哪個不認識了?看情形,是趙霓仙和殷離要救趙敏和杜蕾絲,陷在這裡了,只不過,趙敏和杜蕾絲落在蒙哥手裡,也不知道有沒有……張超群心頭忽然湧起不好的念頭,忙問道:「可汗,不知那兩個蒙古女子是可汗的什麼人?」

  蒙哥道:「那是我的妃子,怎麼?張超群你認得她們麼?」

  忽然心中一動,又問道:「難道她們之中,誰的名字叫敏敏麼?」

  晴天霹靂!妃子!張超群一咬牙,道:「是的,我認得她們,她們一個叫作趙敏,又叫敏敏特穆爾,另一個叫作杜蕾絲。我不單是認得她們,還認得那兩個黑衣人,一個叫作殷離,另一個叫趙霓仙……她們……」

  張超群瞥了波藍台一眼,道:「她們……她們都是我的女人。」

  波藍台失聲叫道:「你說什麼?」

  蒙哥也是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來,喝道:「她們都是你的女人?我是不是聽錯了?」

  張超群歎息道:「可汗,我有必要跟你爭女人麼?是還是不是,你叫他們全都住手,一問便知。」

  蒙哥臉上陰晴不定,終於還是一揮手,身旁的兩名將官立刻下達命令,圍住四女的兵士立刻後退,整齊有序,四女已斗許久,早已累得香汗如雨,見他們忽然罷鬥退開,又驚又喜,往蒙哥等人這邊瞧了過來。

  張超群瞧了珠淚盈盈的波藍台一眼,心中略感歉疚,向蒙哥一抱拳,道:「多謝。」

  蒙哥下了馬來,沉聲道:「不用謝我,你跟我來,我要當面問清楚。」

  蒙哥一下馬,所有還騎在馬上的士兵也立刻從馬上下來,肅立在旁。張超群點一點頭,跟在蒙哥的身旁,走向場中。

  四女當中,杜蕾絲是不懂得武功的,但作為一個僱傭兵,基本的格鬥技巧還是會的,一場惡鬥之餘,她是損耗最大的,臉色煞白,一隻手緊緊的扶著趙敏,另一手則反握著一把蒙古刀。趙敏的武功所學駁雜,卻無一精通,並不比杜蕾絲好多少,也是累得花容失色,氣喘吁吁。殷離的武功來自於黛綺絲,也曾學過一些白眉鷹王的家傳鷹爪手招式,但武功最高的,還是趙霓仙。見到她們四個安然無恙,張超群心中極是欣慰。

  「你們為何要跟這兩個人逃走?難道我對你們兩個人不好麼?」

  蒙哥向趙敏和杜蕾絲問道。張超群站在他身旁,也想知道蒙哥和她們倆發展到了什麼地步,如果蒙哥真的已經和趙敏發生了什麼的話,張超群不打算放過蒙哥。

  「好,不過我已經說過,我是不會嫁給你的,不論你是不是蒙古可汗,還是大宋皇帝。」

  趙敏自己就是蒙古人,自然對蒙古的歷史是熟悉的,她所在的時代是元惠宗(又稱元順帝,順帝是明朝人給他安的封號,蒙古人自己還是叫惠宗。在剛剛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聽到忽必烈、蒙哥的名字,差點沒當場嚇死,後來才慢慢適應過來,自己這是來到了百多年前的世界了。

  張超群聽到這句話,登時心花怒放,趙敏說不嫁給他,這不就說明蒙哥起先說她們是他的妃子純屬吹牛麼!一下子,陰天轉多雲,超群哥忍不住微笑。

  趙敏衝他皺起眉頭,不屑的道:「你對著本姑娘笑什麼!」

  蒙哥狐疑的看著張超群,道:「張超群,你不是說她們都是你的女人麼?為何她不認得你?」

  「張超群!」

  眾女驚呼了起來,趙敏更是脫口叫出這個名字來。

  張超群呵呵笑道:「敏敏,霓仙,阿離,杜蕾絲,沒想到直到今天才找到你們,不用怕,有我在。」

  張超群的樣子才不過弱冠之年(古代20歲稱作弱冠)而且無論是外貌、體型和皮膚,都和以前相差甚多,四女雖然聽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卻又不認得他,都是狐疑起來,趙霓仙蹙眉道:「你是誰?你是張超群麼?」

  張超群笑道:「不是我還能有誰?我知道我的樣子變了很多,不過我也不想的,我來的時候就變成這樣,不過,比以前還是好看了一點點的,也總算說得過去了,怎麼?你們還是不信?敏敏,你為了我,和你父親決裂,還弄傷自己,你可不知我有多心疼呢,對了,你的刀傷是什麼時候好的?」

  趙敏眼中淚花閃爍,忍不住哭了起來,叫道:「是他,是他。」

  能說得出這些的,不是他還能有誰?趙敏正要上前,杜蕾絲卻是扯住了她,道:「趙敏,等一下,我來問他。」

  她瞧了張超群一眼,問道:「你若能說出我是哪個國籍,我便信了。」

  張超群笑道:「美國,美利堅合眾國,一個自以為是世界警察的國家,全球各洲都擁有你們國家的軍事基地,現任總統奧巴馬,你信了麼?」

  杜蕾絲掩口驚呼,道:「上帝啊,真的是你,你怎麼可以變年輕的,這太不可思議了。敏敏,是他,絕對沒錯。」

  張超群張開雙臂,微笑著道:「敏敏,我的懷抱為你敞開。」

  其他人都還好些,趙敏是最激動的,「哇」的一聲,哭著撲向張超群,縱體入懷。杜蕾絲、趙霓仙和殷離也圍了上來,一個個都是眼紅紅的,對於趙敏,她們幾乎都不會去嫉妒,能夠為了心上人和家族決裂,連命都可以不顧的趙敏,得到的,是她們的尊重,而不是嫉妒。

  見到這旁若無人的一幕,蒙哥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雙拳緊握,他瞧了瞧身邊泫然欲泣的波藍台,思籌良久,終於,拳頭鬆了開,輕聲歎息,向張超群道:「恭喜你們夫妻重聚。」

  轉身向瞧得呆了的軍士們高聲道:「歸營!」

  張超群鬆開趙敏,愛憐的在她鼻子上捏了一下,轉身向蒙哥道:「可汗,大恩不言謝,我都記在心裡了。」

  蒙哥笑道:「說實話,我還真是嫉妒你,不過,能賣個人情給你張超群,這買賣也不算太虧,哈哈哈……」

  說罷,眼神還戀戀不捨的瞧了杜蕾絲和趙敏一眼。

  張超群心道:不算太虧?心裡滴血吧?臉上卻堆滿了笑容,道:「還是要承你的情的。」

  蒙哥笑道:「今天實在是高興,我們再去喝酒!」

  伸臂過來,親熱的摟著張超群的肩膀,他身形雖然並不魁梧,個頭卻高,攬住張超群時,倒也頗有帝王的風度。

  張超群心中開懷,自然點頭答應,忽見波藍台咬著嘴唇,神情黯然,心中忽然不忍,柔聲道:「波藍台,我來給你們介紹。」

  波藍台小嘴撅著,點了點頭,換上一臉笑容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