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5章◆ 眾女齊聚


第405章◆ 眾女齊聚

  三日之後,蒙哥果然守諾退兵,蒙古軍個個歡喜雀躍,南方氣候濕熱,在涼爽乾燥氣候生活慣了的蒙古人非常不適,而且南方的地形複雜,要麼多山,要麼江河縱橫,蒙古精銳的騎兵發揮不出優勢,再加上潮濕炎熱,瘴氣毒氣,令他們苦不堪言,已經有不少軍士患病減員,並且,疫病散播的苗頭也已呈現,他們得知大汗退兵的命令,怎不歡欣鼓舞?雖然一路來的戰鬥都很順利,但所到之處,投降的宋朝官員居多,真正的硬仗沒打過一場,可是合州釣魚城的戰鬥,卻是這些縱橫天下,滅國無數的蒙古鐵騎所遇到的最艱難的戰役。

  歷史上,宋蒙戰爭從1235年全面爆發,至1279年崖山之戰宋室覆亡,延續近半個世紀,它是蒙古勢力崛起以來所遇到的費時最長、耗力最大、最為棘手的一場戰爭。而發生於1259年的四川合州釣魚城之戰,則是其中影響巨大的一場戰事。

  事實上,蒙哥退兵是不得已的,可不光是被張超群的威脅嚇退,在這之前,蒙古軍苦戰數月,一次又一次的猛攻被釣魚城守軍擊退,蒙古軍從未遭受過如此重創,無數精銳兵將死於此城下,數月的強攻,均是無功而返,然而更重要的是,佔了地利的釣魚城守軍不僅兵員充足,而且物資極其充裕,守軍士氣極高,而相反的是,蒙軍久屯於堅城之下,又值酷暑季節,蒙古人本來畏暑懼濕,加以水土不服,導致軍中暑熱、瘧癘、霍亂等疾病流行,情況不容樂觀,再加上張超群對蒙古國情隱患的精確分析、兩國戰爭後果的展望,以及他的威脅,蒙哥徹底打消了再戰的打算。

  也許很多朋友都不瞭解這段歷史,其實,蒙古人在侵略世界的過程中殺人過億,凡是抵抗的城市都被屠城。而且是被屠的乾乾淨淨。惟有釣魚城抵抗了三十六年而全身而退。用實力讓魔鬼們放下屠刀。所以說,要獲得別人的認可和尊重,不是強蠻或卑躬屈膝就行的,展現出自己的實力,才會受到尊敬,一個人也好,一個國家也罷,都是同樣的道理。有句話說,狹路相逢勇者勝,即便明知不敵,也要敢於亮劍,敢於和敵人拼盡最後一滴血,人的尊嚴,是不容踐踏的!誠然,胯下之辱和養馬嘗糞能獲得喘息之機,並笑到最後,但是,一個有尊嚴的人,就要戰鬥到最後一刻,只要一息尚存,戰鬥的意志也不可凋零,奴顏屈膝的行為,縱使算是臥薪嘗膽,也徒惹人笑爾。

  就在張超群與趙敏、趙霓仙、殷離、杜蕾絲及蒙古公主波藍台返回襄陽的途中,鄂州傳來一個消息,樊城暴發疫情,忽必烈不幸染上疫病,不治而亡。

  真狠吶,都說皇家無親情,果然一點兒也沒說錯,張超群歎息著,蒙哥當初還跟自己說不會追究忽必烈,切他唧唧,純屬一派胡言!忽必烈的命運,可以說是被自己給終結了,一時間百感交集。不過,隨即他又雀躍起來,忽必烈被蒙哥秘密處決,元朝這個朝代就不會存在了,元太祖都沒了,未來的歷史走勢將完全不同,如果宋理宗趙昀能爭氣一點,未必不能改寫歷史,張超群從未像現在這樣開心過,人生也好,歷史也罷,往往就是一個不易察覺的機會,只要抓住,所有的一切都會改變。

  返回到襄陽,已經是半個月後了,襄陽城內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滿街都是興奮如狂、載歌載舞的人們在歡慶,煙花爆竹聲數里之外都能聽到,被韃子圍困了這麼久,如今蒙古軍隊撤兵,南宋境內舉國歡騰,又豈止是襄陽一地?

  張超群戴著那張其貌不揚的面具,和眾女夾在人群中向自己家中行去,他不想太過招搖,畢竟,襄陽人幾乎就沒有不認得他這張臉的,超群哥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明星大腕會在出街的時候戴墨鏡,就好像今天這種摩肩接踵的狀況,如果自己被人認出來,都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返回家中了,不過,就算他不想張揚,他這一行,一男五女是異常的惹人注目了,趙敏、殷離、杜蕾絲、趙霓仙、波藍台,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美女?儘管風塵僕僕,也難掩秀色,人們在欣賞美好事物之餘,不免生出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慨。

  張府所在的街上尤為熱鬧,張超群和眾女遠遠就見到這裡人頭攢動,無數的武林人物進入其間,道士、和尚、尼姑也是多不勝數,張超群頗感詫異,這些人……該不會是來化緣的吧?這麼多人,豈不是要把俺給化成貧下中農了?走到街頭之時,居然見到西軍官兵和丐幫弟子合作在維持秩序,汗,這怎麼有點像是黑白兩道通吃的味道了……

  剛剛走近,兩名孔武有力的西軍軍士迎了上前,其中一個說道:「請幾位出示請帖。」

  張超群詫異道:「請帖?什麼請帖?為什麼封路了?」

  另一名軍士笑吟吟的道:「這位兄台應該是從外地來的吧,今天是我們張將軍府上舉行英雄宴,邀請天下英雄豪傑赴會,若無請帖,還請繞道。」

  「英雄宴?我怎麼不知道?是黃幫主主持的麼?」

  家裡除了黃蓉之外,再無其他人有這樣的號召力了。

  那軍士奇道:「原來兄台認得黃幫主,失敬失敬。」

  他轉頭向不遠處的一名丐幫六袋弟子招呼了一聲:「陳老哥,這位少俠認識貴幫黃幫主,你來接待一下。」

  這丐幫弟子張超群認得,是一個分舵的副舵主,姓陳,為人圓滑老練,處事世故,黃蓉特意調來襄陽辦事,以前在襄陽的時候,張超群沒少見他。

  一臉燦爛的笑容,拱手作揖,陳副舵主微微躬身,笑道:「原來是熟客,不敢請教少俠尊姓大名?」

  張超群正要答話,身旁早已按捺不住的波藍台喝道:「張超群,到了家門口還要受人盤問!這個叫花子是誰?」

  張超群變色道:「男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了!」

  波藍台撅起嘴來,兩眼登時紅了,趙敏嗔道:「超群,你幹什麼啊,這麼凶,要嚇壞小孩子了!波藍台,咱們別理他。」

  她和波藍台都是蒙古人,甚至連經歷都幾乎一樣,自然跟這十五六歲的少女尤其要好,拉著波藍台走到一邊。

  她和波藍台都叫出「張超群」這個名字來,張超群也就不必再掩飾了,沖滿臉驚疑的陳副舵主和兩名西軍軍士一笑,伸手揭去面具,這兩名軍士和陳副舵主驚聲叫了起來,霎時引來大群人,許多剛剛到來的賓客也是對他早有耳聞,此刻親眼見到其真面目,不禁大歎其英姿颯爽,玉樹臨風,熱鬧了好一陣,張超群和眾女才在一隊歡天喜地的西軍士兵「保護」下來到了一個小宅院,卻不是張府,張超群好奇問道:「這是誰家?怎麼帶我來到這裡?」

  原來,從張超群離開襄陽之後,孫不二和甘眉居的一眾女弟子們嫌租房子麻煩,和黃蓉一商量,乾脆就把這條街的幾套大宅和二十多間民宅都買了下來,除了原來的張府,這整條街都成了清淨散人孫不二和黃蓉的私產了,此次英雄宴之前,孫不二和黃蓉計劃將這條街的宅子都開通了通道,重新修繕了一番,顧凝兮正好以權謀私,拉上西軍營是軍士來當民工,三兩天就全部搞定,張超群入內的宅子,不過是其中一間罷了。聽到這整條街都買下來了,張超群腦子裡立刻蹦出一本頗紅的網絡小說的書名——回到明朝當王爺,汗,自己這算是回到宋朝當地主麼?孫不二和黃蓉的宅子,可不就跟是自己的一樣了麼?

  更叫超群哥驚奇兼興奮的是,陳副舵主告訴他,在這裡主持英雄宴的並非黃蓉,而是洪七公!張超群立時就雀躍了,洪七公!洪七公到了,那不就意味著小龍女、李莫愁、完顏萍和耶律燕也一併到齊了麼?嘿嘿,我的小龍龍……師父和蓉兒真是太偉大了,太有先見之明了,知道俺老婆多,知道兩套宅子住不下,連整條街都買下來了,就是不知道這是不是在鼓勵咱多往家裡帶幾個,好把這條街的宅院都填滿,汗啊!

  「老婆們,跟為夫的去見大場面去!」

  張超群一拍大腿,跳了起來。

  何止是小龍女、李莫愁、完顏萍和耶律燕到了,同來的還有他們在華山腳下小村裡救下的丁敏君和楊不悔,眾女匯聚一堂,把超群哥樂得沒了邊。

  紀嫣然、朱九真、武青嬰、公孫綠萼、周芷若、小纖、郭芙、程英、貼古倫、丁敏君、楊不悔、波藍台、殷離、杜蕾絲、趙敏、小昭、趙霓仙、小魚、小雁、孫不二、顧凝兮、黃蓉、李莫愁、小龍女、耶律燕、完顏萍。

  張超群瞧著這些金大師筆下最為出名的女人們,甚至還有很多金大師都沒有挖掘到的漂亮美女們,那叫一個眼花繚亂,他心中志得意滿,一個個瞧過來,兩眼冒著星星,世上最牛叉的人生,莫過於此了。

  遺憾的是,黛綺絲如今還不知道在何處,九真的兩個俏丫鬟小西和小鳳也還沒有找到。

  英雄宴開始了,在座的,自然是以洪七公、黃藥師和歐陽鋒為尊,當世之中,以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為尊,這五人當中,竟是佔了三人在場,天下間再無哪一場英雄宴比這一場更名副其實了。酒酣耳熱,張超群首次沒有偷奸耍詐,硬生生的把酒給喝下肚去,酒過三巡,忽然迎客來報,全真教的全真七子全體到來,張超群曾在終南山學藝一年,全真七子也等同於就是他的師父輩了,張超群率眾女出迎,哪知道他們也帶來個好消息,原來,他們不但率領群弟子到來,更連同把留在古墓的陸無雙和洪凌波也帶到了襄陽,洪凌波本來不在古墓,因為惦念著超群哥,趕去終南山古墓,呆了沒幾天,就被全真教的人一起帶來襄陽,只是同時卻帶來一個噩耗,原來孫婆婆竟然在一個月前逝世了。

  小龍女是孫婆婆從小帶大的,感情最好,聽到這裡,淚水忍不住淌下,她生性清冷,但識得張超群之後,性情也變了許多了,起先小龍女還能保持一定程度的鎮定,但過不多時,愈發控制不住情緒,哭個不休,張超群勸慰著,將她送了回房。

  摟著小龍女那纖細柔軟的腰肢,張超群心中無限感慨,緊緊的抱著她,待她伏在懷中哭了一陣,才道:「龍兒,我們明日回一趟終南山,拜祭一下孫婆婆,好不好?」

  小龍女淚花閃爍,輕輕的「嗯」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