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6章◆ 哥哥的「暗器」


第406章◆ 哥哥的「暗器」

  勸慰了一陣,小龍女的情緒漸漸平息下來,超群哥一路過來,因為擔心襄陽的事,只顧趕路了,半個多月沒開過葷,這一抱,懷中玉人宛如仙子,更梨花帶雨,楚楚可憐,超群哥怎不心猿意馬,躍躍欲試?

  「龍兒,這麼久沒見,你想不想我?」

  超群哥的手逐漸的開始不規矩了,在小龍女毫無贅肉的光潔小腹輕輕撫摸。

  小龍女仰首道:「我為何要想你,你做的壞事我可都知道了,那些女人,竟然都是你的妻子,你說我為什麼要想你?」

  張超群嘿嘿笑道:「這個嘛,是意外來的,其實我和她們相識,更早了許多年,不過,龍兒你別吃醋啊,你永遠都是我的乖乖的好龍兒,我會對你好一輩子,不讓你受委屈,再說,有這麼多姐妹陪著,多熱鬧啊,是吧?」

  小龍女沒好氣的道:「是哦,熱鬧,我真想回古墓去,再不理你。」

  張超群嚇了一跳,道:「不許你不理我,你一定要理,不然我會生不如死,一輩子都不快樂。」

  小龍女嗔道:「你有這麼多妻子,還需要我麼?」

  張超群瞪圓了兩眼,一本正經的道:「當然需要,我最喜歡龍兒你,你都不知道,你在華山腳下這麼久以來,我每天晚上都做夢,一做夢就想到你,如果不是因為蒙古大軍圍困襄陽,我在這裡軍務纏身走不開,我早就去華山小村找你了。現在好了,我們終於團聚了,以後再也不分開好不好?」

  小龍女露齒微笑,卻不讓他看見,心中實則甜絲絲的,說不出的受用。

  張超群見她點頭,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耳垂如珠,晶瑩剔透,說不出的美麗,心中激盪,伸舌輕輕一掃,小龍女嬌軀一顫,耳垂酥癢,嗔道:「你要做壞事麼?」

  掙扎了一下,卻是不及張超群力大,張超群笑道:「你的耳朵真美,好想咬一口。」

  小龍女哼了一聲,道:「難道我只有耳朵才美麼?」

  「不是不是,你身上,哪裡都美,除了……」

  小龍女秀眉微蹙,問道:「除了什麼?」

  張超群咧嘴一笑,道:「除了……除了胸不美,數月沒有經過我的哺育澆灌,似乎變小了,要不,我檢查一下?」

  小龍女不滿的哼哼了一聲,伸出如蔥管一樣的細嫩手指,撫上自己的酥峰,道:「哪裡小了!這也會小的麼?你淨會胡說!」

  玉指纖長,摸上一隻酥峰,雖然只是從身後看見,這等動人美景卻讓久曠的超群哥倏然亢奮了起來,下頭像是頂起了旗桿,正鑲嵌在小龍女的臀瓣之間,陡然多了個硬邦邦的東西頂著香臀,小龍女自然是不大舒服,扭動嬌軀,忽然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不由得羞紅了臉,芳心急劇的跳動起來,張超群被她扭了兩扭,那處更是昂揚,呼吸急促了起來,沙啞著道:「龍兒,她們都在外面飲酒,左右無人,不如我們……」

  一雙魔爪突然往上移動,一把就準確無誤的抓住了小龍女的一對酥峰。

  小龍女嬌吟一聲,全身又酥又麻,心尖兒如同多了數只小螞蟻爬過,身子敏感得一陣蕩漾,想要推開他的魔爪,竟是不捨。

  張超群手指頭隔著她衣衫輕輕的摳弄逗挑著小小的櫻桃,下面的慾望愈發的高漲,口乾舌燥的吞嚥著口水,心跳得快要喘不過氣來,猛的將她推倒,心急火燎的尋找著小龍女的腰帶,口中叫道:「龍兒,龍兒我要你……我現在就要……」

  小龍女的酥峰、小腹,甚至那處被他急喘喘的侵犯著,嬌軀愈發的酥軟,那處情不自禁的流出水來,弄得一舉一動時,兩股之間便冰冰涼涼的,不知怎麼,竟是無比的渴望被他脫去衣裳,一絲不掛的躺在他面前,接受他的愛撫,這種念頭,隨著體溫的升高,愈發的熾熱,愈發的渴望,就在這種奇異的遐思當中迅速蔓延,彷彿無意識的叫著:「快……快……超群……我要……我要……」

  兩人肢體交纏,登時氣息濃烈……

  腰帶散發著小龍女身上獨有的清香,沁人心脾,似花似露,嬌柔而充滿彈性的身子在手中的觸感猶如綢緞,小龍女嬌喘著,迷失了自己,不一會兒便被超群哥解除了武裝,纖巧的腰肢,那美妙的曲線,仿如玲瓏的山脈,凹凸有致,細嫩的冰雪之肌,摸一摸,靈魂兒便顫一顫,這等動人尤物,哪怕僅僅只是撫摸幾下,不真槍實彈的叉叉,也是人間至樂啊!更何況……那粉白色的肚兜,上面用金絲線繡著一圈巧妙的花邊,精緻而秀氣,其下聳起的兩團嫩肉,在急促的呼吸下顫抖著,情動高漲下,兩粒馬奶小葡萄清晰可見,古代女子的貼身衣物,大多以大紅粉紅、翠綠海藍等深色調為主,陡然見到小龍女的肚兜卻是粉白之色,倒也平添了許多情趣,當然,最有情趣的,莫過於肚兜之下的春色……

  超群哥來不及欣賞那纖細而皎潔的腰肢,來不及挑弄一下褻褲之處的潮濕,甚至都沒來得及看清楚小龍女的規模是不是缺少他老人家的灌溉而變得小了,就聽得外面傳來腳步聲……

  我擦擦!誰這麼不開眼,打開花她屁股!張超群一怔,小龍女也已經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慌忙推開張超群,狠狠的在超群哥無辜的腰間軟肉上掐了一把,滿面通紅的穿衣而起,她身形婀娜多姿,就連驚慌逃遁到內室去的姿態都是那麼曼妙,超群哥嘴一咧,口水吸溜一下,差點沒掉下來。

  冒冒失失闖進來的是楊不悔這小丫頭,一進來就嚷道:「超群哥哥,那個好看的姐姐呢?」

  呃,好看的姐姐在穿衣裳。超群哥道:「姐姐內急,去方便了,不悔妹子,你找她做什麼?」

  楊不悔眨著一對烏溜溜的眼睛,道:「不是找姐姐,是找你,黃大娘讓我來找你,有人來報訊,黃大娘讓你去商議事情。」

  黃大娘……黃蓉。黃大娘這個稱呼,令超群哥有些啼笑皆非,聯想到抗日戰爭時代的八路軍戰士稱呼那些用毛巾抱著頭髮的鄉村大嫂了。

  不過,蒙古軍隊已經撤離,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張超群疑惑著站了起來。他剛一站起,立刻又坐了回去,尷尬的笑道:「不悔妹子,我腿有點抽筋,歇一歇就過去,你先去。」

  汗吶,哪裡是抽筋了,分明是他那處旗桿似的高高拱起,坐著還不覺得什麼,一站起來,立刻就頂得跟富士山似的,其他妞兒看到的話,那倒也罷了,大不了施展抓抓摸摸神功搗亂一番,可楊不悔卻還只是十三四歲沒完全發育的孩子,超群哥可不想被她瞧見了自己的糗樣。

  哪知道他遮遮掩掩的,反而讓楊不悔注意到他身上的異常,兩顆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瞪圓了,直溜溜的盯著超群哥的腰下,道:「超群哥哥,你身上藏著什麼了,頂得那麼高,是暗器麼?」

  小龍女在內室正穿著衣衫,聽到這裡,哪裡會不知道是什麼了,忍不住想笑,忙掩住嘴,眼兒笑得彎彎的。

  「呃,那個……是暗器,你超群哥哥暗器一流,從不離身的。」

  好在超群哥向來臉皮厚,那兒在小女孩面前拱得高塔似的也沒有紅一下。

  楊不悔好奇的道:「超群哥哥的暗器?給不悔看看好麼?」

  小龍女在內室笑得彎腰。

  張超群見楊不悔居然走了過來,忙道:「沒啥好看的,真的沒啥好看的,你要看暗器,下次超群哥哥帶你去看別的,這個……暗器丑不拉幾的,不好看得很。」

  楊不悔疑惑的瞧著張超群,他越是不想讓她看,她就越是想看,究竟是什麼東西那麼神秘,連自己也不讓看,小不悔紅紅的嘴兒嘟了起來,埋怨道:「超群哥哥你不喜歡我了麼?連暗器都不給我看,你若不給我看,等不悔長大了就不嫁給超群哥哥了!」

  汗,未來的小妻子,什麼時候說過要你嫁給咱了……小屁孩一個!超群哥呵呵笑道:「喜歡喜歡,誰說我不喜歡不悔妹妹了,只不過,你不知道,那個……真的不方便給你看,等你長大了就知道,那種暗器是不方便給女孩子看的,真的,超群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是吧?」

  這話說得……也實在明顯,楊不悔雖然年紀小,不懂得男女之事,母親從小就不在她身邊,這些事自然作為父親的楊逍也不好說,當然,楊不悔才十三歲,還不到需要教育這個的年紀,不過,再不懂,聽了超群哥這番話也懵懵懂懂的明白了些,更見那「暗器」的位置,楊不悔的小臉蛋登時就通紅了,好像紅蘋果一般燒了起來。

  「超群哥哥……你……你壞死了!」

  小姑娘轉身就跑,頭也不敢回。

  超群哥無奈的苦笑,等楊不悔離開,小龍女也穿好了衣衫,忍著笑,挪揄道:「超群哥哥,你的暗器不給我看,我長大了就不嫁給你,哈哈哈……」

  張超群老臉一紅,伸出魔爪去就要施展抓抓摸摸神功,小龍女笑著躲開,道:「黃幫主找你有正事,你還不快去麼?還在這裡胡鬧。」

  張超群嬉皮笑臉的道:「咱們魚水一下,難道就不算正事麼?來,別跑,小娘子,給哥摸一個!」

  嬉鬧了一番,張超群沒敢多耽擱,來到前廳,這時候,群雄飲宴正酣,席間由洪七公等作陪,黃蓉眾女已經來到了另一個宅院的花園,張超群來到時,一名丐幫弟子正走了出來,見到張超群,忙抱拳行禮。

  張超群寒暄道:「辛苦了,去廳上喝幾杯。」

  黃蓉見到張超群走過來,高聲道:「超群,你快過來。」

  張超群走到園中,眾女也都在場,張超群見黃蓉面色發白,問道:「郭伯母,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