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7章◆ 芳心難定的郭伯母


第407章◆ 芳心難定的郭伯母

  黃蓉道:「剛才本幫弟子傳來訊息,有一批韃子武士前去終南山重陽宮,當中有不少好手,只怕全真教會有危險,我已飛鴿傳書命令陝西一帶的弟子前去赴援。」

  張超群驚道:「眼下全真七子他們都在襄陽,豈不是……」

  黃蓉面帶憂色,歎息道:「其實……」

  黃蓉欲言又止,瞧了眾女一眼,卻沒有說下去,張超群愈發驚奇,問道:「是否還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

  黃蓉道:「你跟我來,我有重要事情和你相商。」

  方纔丐幫弟子前來報訊時,非但全真七子不在場,眾女也都不在場,只有郭芙陪著,畢竟這是丐幫的事物,旁人自然要避嫌,張超群見她面色凝重,不知還有什麼事能令她這般嚴肅謹慎,暗自好奇,點頭道:「郭伯母,請。」

  黃蓉向眾女歉然一笑,道:「對不住,此事暫時還不能公開,請各位姑娘見諒。」

  眾女紛紛表示理解,郭芙卻是面色怪異。

  張超群隨黃蓉走到一處僻靜的宅院,見四下無人,黃蓉站住,說道:「超群,剛才本幫弟子傳訊,已經證實,那批人大部分是蒙古人,好手眾多,其中一人是……是你郭伯伯。」

  張超群一震,道:「郭伯伯?和蒙古人在一起?怎麼可能?什麼人傳來的消息,這會不會是誤傳了?」

  黃蓉咬著下唇,道:「傳訊之人是本幫心腹弟子,斷不可能說謊,而且他言之鑿鑿,說是決計沒有看錯,而且本幫有好幾個人親眼目睹。我……所以沒有立刻公開這個消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做,超群,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張超群驚疑不定,道:「郭伯伯是被囚禁還是……」

  黃蓉接口道:「靖哥他出手了,並且重傷本幫一名長老,使的正是降龍十八掌,我懷疑,靖哥是被蒙古人控制了,七公他老人家是他恩師,他怎麼都不會向丐幫的弟兄下手,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受到了控制。」

  張超群失聲道:「該不會是被韃子控制了神智吧?否則怎會向自己人動手?」

  黃蓉歎道:「我擔心的就是這個,靖哥失蹤這麼久不知所蹤,此時突然現身出來,卻是這樣一個情形,密信中說,他們探聽到,這夥人是往終南山去,目的是什麼經書,我猜測多半是九陰真經,我手中的九陰真經也是從周伯通那裡得來的,估計那些人是探聽到這部經書在重陽宮,這才由此行動。我一來擔心九陰真經落在蒙古人手裡將會貽害天下,而來也擔心靖哥,靖哥畢生的名譽將會盡毀,就算將來脫離他們的控制,武林中的朋友肯原諒他,他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

  黃蓉長歎一聲。

  張超群道:「郭伯母還記得當初引你南行的那夥人麼?」

  黃蓉道:「怎不記得?是蒙古王廷的刺客組織,玄機衙門。」

  張超群點頭道:「除了他們還會有誰,貼古倫曾跟我說起,這玄機衙門不歸當今的蒙古皇帝蒙哥管轄,也不屬於忽必烈、旭烈兀和阿里不哥,而是直接聽命於皇太后唆魯禾帖尼,是一支專為唆魯禾帖尼皇太后剷除異己,輔佐她兒子蒙哥的秘密武器,當初這個女人幫長子蒙哥獲得蒙古的大汗寶座,這支秘密的刺客組織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玄機衙門網羅天下高手,近年來愈發的壯大,除了聽從唆魯禾帖尼的命令之外,竟連蒙哥也不能夠直接指揮他們。」

  黃蓉驚歎道:「好厲害的女人!」

  張超群道:「的確是個厲害的女人,不過,再厲害,我們也要剷除這批人了,這些人的威脅實在太大,連重陽宮藏有九陰真經也能探聽得到,不簡單,郭伯母,此事,你絕對不要公開,不然,就算剷除了他們,郭伯伯也會受到牽連,這件事,我來處理。」

  黃蓉苦笑一聲,道:「超群,你我想的一樣,不過,這事非同小可,光靠你一個人怎能成事?不如從長計議?」

  張超群搖頭道:「從長?如何從長?他們就在去終南山的途中,萬一他們到了,和全真教打起來,一則,全真教好手盡出,教眾必定難以抵擋,全真教自王重陽數十年來創下的基業難以保全,二來,郭伯伯動起手來,誰還能不認得?正巧,活死人墓的孫婆婆病逝,我就已經打算和龍兒前去祭拜,我想,藉此借口,無人會起疑心,有我和龍兒兩人前去,應該是夠了。」

  黃蓉沉吟片刻,點頭道:「好,事不宜遲,我們立刻啟程,關於細節,我們路上再商量。」

  張超群道:「我們?」

  黃蓉道:「當然,這是我的家事,我又怎能置之度外?你雖聰明,但多一個人商量總是不錯的。」

  張超群道:「可是郭伯母你的內傷不是還沒好麼?你怎麼能去?」

  黃蓉斷然道:「我怎麼都要同去的,我不是已經把九陰真經抄錄給你了麼?這麼多天,你該不會還沒有收穫吧?」

  張超群語塞,這麼多天,這麼多天不都在忙麼?我又不是電腦鍵盤,可以粘貼複製就行的,那是九陰真經啊!

  「郭伯母,我這一路都沒有閒暇,所以,九陰真經還沒有看下多少來……」

  黃蓉沒好氣的道:「你倒是說得好,還沒有閒暇,若被黃裳知道他的九陰真經居然被人如此棄之敝履,都要從棺材裡氣得跳出來,我已經決定了,你在路上看便是,來不及的話,你專攻療傷篇,以你的聰明才智和習武的天賦,三五日當有斬獲,到時你在途中替我療傷便了。」

  張超群忽然脫口道:「郭伯母是不是怕我出於私心,不肯盡力相救郭伯伯?」

  說出這話,張超群陡然後悔,黃蓉先是愕然,眼神隨即跳了一下,深深的瞧了張超群一眼,道:「超群,此話再也休提。你是芙兒的丈夫,是我的女婿,縱使……縱使是那日……不過就是一場夢罷了,我們……」

  「不!蓉兒,你怎麼能說那是一場夢?我不管別人怎麼看,這次正好是個契機,假如能救下郭伯伯的話,我無話好說,但若不幸……的話,我希望能代替郭伯伯照顧你一輩子,不過,你放心,我張超群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我絕不會使卑鄙手段,絕不會因為想和蓉兒你在一起而去害郭伯伯,你不放心的話,你跟我和龍兒同去便是,我先去和大夥兒說一聲,半個時辰後我們出發。」

  說到這裡時,張超群瞧了黃蓉一眼,轉身而去。

  見到張超群的背影已去遠,黃蓉幽幽的一聲歎息,竟是癡了。這個比自己小了十幾歲的少年,是自己的女婿啊,方纔她聽到那句「照顧你一輩子」時,心中竟然是充滿了希冀,腦中立刻浮現出一條烏篷小船,冰雪漫天,那個溫柔摟住自己的少年郎,如詩如畫……黃蓉忽然想,假如他不娶芙兒,便算不得是自己的女婿了,那樣的話,還有誰好說閒話的?這個念頭只是在腦中一晃而過,登時心底怦然跳動起來……

  黃蓉,黃蓉你怎會如此不知羞恥,你竟然會想這些,你置靖哥於何地?靖哥還在人間,只不過不能做那男女之事,難道你就因此而生出背叛之心麼?黃蓉心中愧疚羞慚,柔腸百轉,佇立許久,才想起約好和張超群半個時辰後動身,忙轉身離去。……

  張超群知道這事一定瞞不過小龍女,便將這事源源本本的和她說了,小龍女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二話不說便去收拾,張超群來到英雄宴上,和洪七公、黃藥師、歐陽鋒等說了,孫婆婆病逝的消息乃是全真七子帶來的,自然誰也沒有起疑心。隨後,張超群又和眾女告辭,眾女雖是不情不願,但古人最重孝道,孫婆婆雖不是小龍女的親人,但從小將小龍女養大,勝是親生母親一般,她們也只得允肯。

  隨便收拾了些盤纏,黃蓉也和眾女辭行,她借口說是陝西的丐幫分舵有要事處理,誰也不好干涉人家幫中事物,半個時辰之後,張超群、小龍女和黃蓉三人各自騎乘坐騎出發。

  行出四十餘里地,一路無話,到得進入蒙古人管轄的地界,便遇到蒙古官兵阻攔,張超群亮出死鬼忽必烈送的怯薛軍令牌,立時得以放行,傍晚時,來到一鎮,張超群見小龍女精神奕奕,全無疲態,反倒是黃蓉微有倦態,便停留在鎮上,尋了一間客棧,厚顏無恥的開了兩間房,美名其曰是要檢驗小龍女的武功進境,黃蓉當然不會去戳破他的奸計,開好房間後,三人來到街上,尋了一間酒肆吃喝,蒙古人的統治下,這本是漢人的領地現在也和宋境沒有太大的分別,滿街所見的仍是漢人,極少有蒙古人出現,除了皇帝老子不同之外,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點了幾道所謂的招牌菜,叫了些酒水,三個人坐了二樓,這個時候已經過了吃晚飯的時間,這酒肆並沒有幾個人在,幾個像是地痞的混混見到二女姿容,驚為天人,但見到他們三人都佩帶兵器,沒敢造次。

  吃喝之際,張超群問小龍女在華山腳下練的第一卷九陽真經進境,小龍女只是微笑不語,黃蓉聽到九陽真經和九陰真經就只一字之差,極為驚奇,向張超群詢問,張超群告訴她,九陽真經通篇都是習練內功的絕頂心法,比之九陰真經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九陰真經是武學的百科全書,劍法,掌法,拳法和爪法都囊括其中,且內功心法也不弱。相較之下,九陽真經是比不上九陰真經的。

  事實上的確如此,九陰真經在實戰方面是九陽真經無法相提並論的,初期修煉是遠遠領先於後者,而九陽真經屬於後期持久型,必須小成才能算是內功高手,大成更要講機緣,金大師筆下的張無忌就是靠乾坤一氣袋才「憋」出來大成境界的。

  如果九陰真經只是早期強,晚期一般的話,那九陽和九陰倒算得上各有優缺,但問題是九陰裡面也有洗髓易筋的內功心法,練到精深之處不會比九陽大成境界遜色。不過,九陽真經雖然看上去是比不上九陰真經的,但卻具備一個絕對牛叉的好處,那就是修煉九陽真經,有助於改善人身體的機能,達到延年的功效,這是九陰真經無法相比的。黃藥師、歐陽鋒和洪七公在華山修煉九陽真經,此次來襄陽就年輕了不少。

  張超群見小龍女不說自己的內力修為增長的情況,不過從她的表情中隱隱透出來的幾分得意,張超群愈發的好奇起來,僅僅是第一卷而已,一共有四卷呢,難道真的那麼有效?張超群站了起來,笑道:「龍兒,你打我一掌試試。」

  小龍女知道他在考校自己,應了一聲,離座而出,一掌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