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8章◆ 黃蓉和小龍女1


第408章◆ 黃蓉和小龍女1

  白衣如雪,皓腕如玉,小龍女就是小龍女,動靜之間,都那麼有型有款,如果不是那只雪白的小手內力激盪,超群哥簡直就想抓住了放在嘴邊親一口。

  「彭」的一聲,張超群並沒有躲避,而是使出四成的力道與小龍女對了一掌,兩人一觸即分,各自退了兩步。張超群掌心生疼,胸口竟也像是堵住了似的,真氣沉滯,忙調勻氣息,心中暗暗吃驚,看來這近一年來,洪七公、歐陽鋒和黃藥師那幾個老不死的沒少指點她啊!哈哈一笑,道:「好,龍兒你現在的武功,應該已經躋身於一流高手之列了。」

  小龍女微笑道:「才只是一流高手麼?我才只是用了八成的力道呢!你呢?」

  「我,我用了六七成的內力。」

  算了,讓她虛榮一把。不過,以小龍女現在的實力,比以前要強得多了。說他躋身一流高手之列,倒也不算是拍她馬屁,這次前去終南山,本來他還打算在中途撇下她,自己一個人去解決,但看來是不用了,小龍女將會是一個很好的助力。

  小龍女抿嘴一笑,回到座位上。

  黃蓉笑道:「龍姑娘年紀輕輕,武功了得,我是真老了,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了。」

  張超群道:「郭伯母你怎麼會老?你們倆走在一起,誰不說你們是兩姐妹啊,頂多也就是輩分大一點罷了。」

  黃蓉嫣然一笑,如花如霧,麗色勝春,竟是與小龍女各有千秋,難分軒輊,就連小龍女也是一時間瞧得一呆,由衷的讚道:「郭伯母真美,年輕時一定更美。」

  黃蓉心中一動,腦中立時想起夢魘中的自己,下意識的望了張超群一眼,只見他也正瞧著自己,黃蓉不由得一慌,眼神閃爍了一下,道:「是啊,現下年紀大了,年輕時再美,等到老了也就和普通的村婦沒區別了。」

  張超群笑道:「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村婦,是哪個村子?郭伯母快告訴我,我好去尋來當老婆。」

  黃蓉見他竟說得如此露骨,心兒怦怦的亂跳。小龍女嗔道:「超群,油嘴滑舌,看郭伯母不打你。」

  張超群笑道:「怎麼會?郭伯母怎會捨得打我?」

  儘管小龍女不疑有他,但黃蓉卻是心虛,忙轉移話題,道:「今晚我們回到客棧之後,超群你最好是看看我給你的東西,我希望能到時候幫上忙。」

  張超群點了點頭,其實在去四川的途中他就已經研究過療傷篇了,而且,九陽真經上的療傷方法可也不差,再加上張超群真氣化元,內力修為當世之魁,真要給黃蓉治療舊患的話,不用看九陰真經的療傷篇,也不是做不到,不過事關人命,當然是把握越大越好。

  回到客棧時,黃蓉自去休息,張超群和小龍女回到房裡,將門關上,張超群立刻就不規矩起來,摟著小龍女上下其手,直摸得小龍女嬌喘連連,美眸如水,衣衫不整,客房中的溫度一下就升高了。

  「超群,你不是答應郭伯母今晚研習九陰真經的麼?」

  小龍女雲鬢散亂,當超群哥手伸到自己腰帶上時,忽然想起這樁事來,忙提醒這個色中餓鬼。

  張超群手裡摸著滑滑軟軟的肌 膚,鼻中嗅著如蘭體香,眼中所見,是小龍女晶瑩似玉的美妙嬌軀,哪裡還記得什麼九陰真經了,嘟囔著:「等一會兒再看書,現在正忙著呢!」

  衣衫簌簌,腰帶已被解開,一雙大手迫不及待的摸到小龍女的纖腰之上,細嫩的皮膚像是能掐出水來,超群哥的那根偉大之物早已是堅硬如鐵,頂在小龍女的小腹上,熱燙的溫度,像是會傳染,令小龍女也是慾火焚身,嬌軀酥麻無力,尤其是在那東西調皮抑或是有意識的隔著衣衫挑弄到兩腿間,小龍女更是濕透了下衣,軟軟的站立不穩,忽然身體一輕,整個人騰雲駕霧般,原來是超群哥將她抱起,走向床邊。

  「超群……超群你別用手……髒……」

  小龍女意態嬌慵,往床裡邊縮去,褻褲還未完全褪去,就已經被他用手指順著濕潤處放了進去輕輕撥弄著。

  肚兜半解,露出雪白的肌肉,微微高聳的酥峰露出一半,褻褲只脫到膝蓋,芳草萋萋,濕潤如溪谷,縱橫阡陌,迷人的風景,更因這半遮半掩而蕩人心魄。

  「好,我聽你的,不用手……」

  小龍女忽然感覺到一個熱騰騰的東西頂住了自己那兒,芳心一蕩,愛郎已整個兒撲了上來,那東西在濕潤的入口處擠壓摩擦,小龍女嬌軀酥顫,可他那頑皮的傢伙就是不肯進來,好像外面的風景更好似的,急得小龍女那處愈發的水流潺潺,花心深處空蕩蕩的,酸軟之至,那種奇癢無比的感覺,令她神智迷亂,竟伸出手來,捉住那根粗大之物,對準了自己早已瘙癢難熬的密處。

  「嗯……啊……」

  小龍女一聲酥媚入骨的嬌吟,那種被填滿的感覺,委實是奇妙無比,有種將愛郎整個兒包容起來的感覺,愛液橫溢,愛也橫溢。

  小龍女情不自禁的將兩條細膩優美的修長玉腿抬起,夾在超群哥的腰上,扭動著柔若無骨的纖腰,含羞迎合著……

  雲雨幾度,小龍女快活得欲仙欲死,被那肉棍子捅得神魂顛倒,不知不覺中,兩人同是修煉過玉女心經的真氣竟然自然而然的釋放出來,水乳交融之下,小龍女竟然內力大進,感受到這種變化,兩人都是又驚又喜。當汗濕遍身的兩人停下來時,小龍女非但沒有覺得疲累,反而精神奕奕,內力的增長自然是起了關鍵作用。

  不過,小龍女的內力增進許多,張超群卻是沒有多少改變,這大概是因為張超群本身的內力太過渾厚精深所致,不過,能令小龍女受益,他也同樣高興,更加想到,假如讓他的近三十個老婆都修煉玉女心經,再加上這種雙修之法,豈不是都能成為當世一等一的高手了?

  「超群……」

  嬌軀香汗淋漓的小龍女伏在超群哥的胸口,輕聲喚著。

  「什麼?」

  「我好喜歡你……」

  「我也一樣的喜歡龍兒。」

  超群哥一隻手被她壓著,另一隻手則是在小龍女滑溜的玉背上一劃而過,摸上她香臀,順著臀縫摸到了仍然濕漉未干的桃源深處,惹得小龍女一聲嬌吟。

  小龍女嗔道:「不來了,師姐說,男人如果做這種事太多的話,身體會吃不消,要不,我們休息一下好不好?等下……等下我們再來?」

  張超群誇張的叫出聲來:「哇……哇哇,我的乖乖龍兒可真是慾求不滿啊,等下還想來啊……」

  小龍女一怔,玉面飛霞,惱羞的瞪了一臉壞笑的超群哥一眼,纖纖玉手準確無比的伸到超群哥的腰間,張超群哪裡還不知道自己的腰間軟肉又要青紫一塊了,忙往後一縮,捉住小龍女的手,往懷中一帶,又將她壓在身下,那處正巧的對準著她的柔軟之處,小龍女感受到那東西的炙熱,嬌軀輕顫,眼中又迷離起來,彷彿,那個濕濕的、熱熱的小洞穴有著無法抵禦的魔力一般,張超群明明是想起來看那本被他翻譯成簡體字的九陰真經,好好鑽研一晚,估計一晚的工夫也是夠了,療傷篇上次看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頭緒了,再鑽研鑽研,盡早給黃蓉治好舊傷,但那東西壓在她微微凸起的幽草溪谷上,竟是無法拒絕似的,呼吸再次急促,兩人四目相投,「喔……」

  隨著小龍女一聲來自喉嚨深處的嬌吟,再次水乳交融…………

  翌日清晨,黃蓉敲響了超群哥這邊的房門,詢問他進境,超群哥狂汗,解釋了一番,卻發現黃蓉臉上似笑非笑,像是知道些什麼,忽然想到,兩間房只是一牆之隔,昨晚和小龍女一夜風流,那聲音……普通人或許聽不到,黃蓉又怎會聽不到?汗……

  「郭伯母,趕路要緊,等下一站我一定認真努力,努力認真的鑽研,其實我已經有了些心得了,給我一晚。」

  黃蓉微笑道:「我怎會怪你?年輕人嘛,你和龍姑娘有一年沒見了吧?我能理解,莫急,慢慢來,路上總還要走幾天。」

  張超群笑道:「放心郭伯母,包在我身上就是。」

  他見黃蓉清澈的眼神,玉面雪肌,渾身上下充滿熟女的迷人韻味,忍不住心神一蕩,暗道:就等下次療傷,一定要好好回味一下名器級別的四重奏!征服!征服你!……

  行了一日,三人貪圖趕路,錯過了宿頭,在一荒野郊外尋了個避風處,點燃了篝火,三人分工合作,超群哥負責捕獵,小龍女揀柴生火,黃蓉則負責烹調,他們運氣不錯,竟獵到了一隻野□子,忙活了半天,野外的小山嶺上,篝火紅彤彤的,誘人的香味四處飄散。

  當一口又香又有嚼頭的□子肉吃進嘴裡,張超群香得含糊不清的連聲稱讚,陡然間想起,烹飪食物,不正是黃蓉的專長麼?當年洪七公就是抵擋不住她的美食攻勢,把降龍十八掌傳授給了郭靖。三人吃得滿嘴油膩膩,心滿意足,小龍女去採了些野果山楂,搗爛成漿,滿滿的乘了一碗,三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個精光,圍在篝火旁,黃蓉和小龍女靠在一起睡去,苦命的超群哥卻要開夜車,研習九陰真經……

  九陰真經和九陽真經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神功,不過,張超群有了九陽神功的基礎,再學九陰裡的各種武功和技能,簡直就是一目十行,進境神速,療傷篇的確有其可取之處,張超群雖然懂得用真氣療傷,但很多東西都是沒有系統化的,很是散亂,在這一晚的惡補之後,他受益匪淺,沒等到天亮,已然將療傷篇研究了個通透,本想叫醒黃蓉,就地替她療傷,但隨即又想到,在這個時候療傷,小龍女就在一旁,想高唱征服進行曲也是絕不可能的,倒不如……倒不如等明天晚上在下一個市鎮上夜宿時……超群哥色色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