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09章◆ 黃蓉和小龍女2


第409章◆ 黃蓉和小龍女2

  「參見幫主!」

  三四個青年漢子抱拳躬身行禮,黃蓉道:「嗯,無須多禮,敵人現下到了何處?」

  儘管張超群懷著美好的願望,準備尋個適當的機會,單獨給黃蓉療傷,但接連兩日趕路,他們已經進入陝西境內,在一荒僻涼亭中,黃蓉召見了陝西一帶的丐幫弟子,其中一人就是陝西分舵的舵主,那舵主告訴黃蓉,那些韃子作鏢局鏢師打扮,日前已經上了終南山,丐幫已經先派了人去全真教報信,全真教應該做好了準備,所以丐幫並沒有派人去支援。

  黃蓉知道,陝西一帶的本幫弟子向來和全真教不是很對路,能去報信已經算是仁至義盡,至於支援,全真教乃是天下第一大教,素來以名門正派泰山北斗自居,多少是有點高傲的,本幫弟子與全真教不和,那是早有之事,洪七公任幫主時,全真教還不敢放肆,見了丐幫弟子都是彬彬有禮,到黃蓉她自己出任新幫主時,全真教就不那麼客氣了,黃蓉自然也不去怪責什麼,屏退其他人,只單獨問那位舵主,張超群雖然內定為丐幫的繼任幫主,但畢竟還未正式接任,也就不便旁聽,和小龍女走了出去。

  不多時,那丐幫分舵的舵主和幾個弟子走了出來,向張超群抱拳施禮,告辭而去,黃蓉走了出來,面色陰鬱,張超群問道:「郭伯母,是不是有郭伯伯的消息?」

  黃蓉點頭道:「玄機衙門的人當中的確有靖哥,本幫弟子不敢和他對敵,是以沒有相認,好在對方也是秘密行事,消息一定還未傳開,超群,你現在有把握能治療我的內傷麼?」

  想要高唱征服進行曲的超群哥現在已經無法推脫了,儘管沒有找到最恰當的時機,那也顧不得了,點頭道:「已經差不多了,隨時可以進行。」

  黃蓉問道:「要多久?」

  張超群笑道:「郭伯母你也是一流高手,這方面的事情你可比我更清楚些,要用多久時間我沒法說,現在就找個安靜、不會受到干擾的地方,趁著玄機衙門的人還沒有部署完畢。」

  黃蓉遲疑了一下,終於點頭,道:「我們得抓緊時間了,玄機衙門的人昨日已經進入終南山,何時動手還不確定,一旦等他們佈置妥當,靖哥和全真教的道士動上手,那這個梁子可就結得大了……走,我們去前面的市鎮。」

  行不多時,來到一個規模算不得很大的市鎮,黃蓉沿途指點他如何辨別丐幫的聯絡暗記,弄得跟地下工作者似的,原來,在北方的韃子對橫跨中原南北的丐幫很是忌憚,常常會進行抓捕,所以,丐幫在北地的分舵也是極為隱秘的,張超群自然是不知,最後來到一家藥鋪,上書「何記藥鋪」張超群奇道:「我們來藥鋪做什麼?」

  黃蓉微笑道:「這裡,是我們丐幫的產業,今天我們就在這裡住下。」

  張超群更是好奇,丐幫不就是叫花子幫麼?居然連藥鋪都開起來了,那還叫什麼丐幫?在現代開藥店的,絕大多數都是有錢有路子、黑白兩道都耍得開的人物,能開藥店的,腰纏萬貫都算不得什麼,哪一個不是隱形富豪了?在這個時代,居然連丐幫也開起藥鋪了,看來,這丐幫的幫主可就真做得一下了,張超群沒有多問,只是跟在黃蓉的身後走了進去。

  「掌櫃的在不在?」

  也不知黃蓉的手怎麼弄了幾下,擺了個手勢出來,那藥鋪的夥計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忙道:「在,在。」

  高聲:「掌櫃的,有貴客。」

  後堂的藍花布簾子掀起,一個頗為富態、紅光滿面的老頭走了出來,見了黃蓉,眼中閃過一絲激動的神色,哈哈笑著:「這位客人,不知想要些什麼藥材?」

  黃蓉道:「我要進一些貨,你們何記有沒有苦丁香、冰片、蟾酥、鼠婦蟲、虎骨和牛黃,特別是虎骨,有多少我要多少。」

  張超群眼睛一亮,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接頭暗號?

  那胖老頭臉上笑意更濃,作揖道:「有,有,不過本店的鼠婦蟲不多,要到外面調一些來,不知客人要多少量?」

  黃蓉不亢不卑的道:「有個三斤四兩五錢就夠了。」

  胖老頭道:「不多不多,如果只是這些,本店就有,來,裡面請。」

  向一個店伙叫道:「小林子,上茶。」

  那腔調,拖得長長的,活像清宮戲裡的太監。

  那胖老頭走進後堂,向黃蓉深施一禮,道:「陝西分舵楊舵主屬下何天達參見黃幫主。」

  黃蓉道:「何掌櫃不須客氣,我來這裡有些事要辦,今天會在這裡住下,你安排一下。」

  胖老頭忙道:「是,幫主且少坐,我去去便來。」

  轉頭向張超群和小龍女笑著施禮,往後面的院子裡去了。三人坐了下來,不多時一個店伙奉上香茗,張超群瞧得這藥鋪甚是有趣,弄得神神秘秘的,活像是清朝康熙時代的天地會似的,這和南方的丐幫分舵可就全然是不一樣了。坐了一會兒,胖掌櫃走了出來,引三人入內,原來藥鋪後院別有洞天,曲徑通幽,經過一個天井,則是一排暗紅油漆漆了門的廂房,胖掌櫃道:「這後院的房間偏一些,也簡陋了些,幫主勿要見怪。」

  黃蓉輕笑道:「何掌櫃忘了我們丐幫的宗旨麼?有地方安身便足夠了,還奢求什麼?」

  胖掌櫃忙道:「是,是,幫主教訓得是。」

  黃蓉道:「何掌櫃不用如此拘束,我們在這裡大概停留一天,你替我守在外面,不要隨便讓人進來就是。」

  張超群見那掌櫃一把年紀,在黃蓉面前唯唯諾諾的,心中不禁對丐幫幫主這個位置也起了覬覦之念,小說裡、電視裡,總是描繪得丐幫就是個叫花子幫,從頭到腳窮到了家,哪知道原來丐幫遍佈天下,光是這些產業加起來,只怕也富可敵國了,牛叉啊,怪不得金大師筆下,當年的楊康,後來的霍都,都是對丐幫幫主之位垂涎三尺,當初自己看到這些的時候,還以為他們腦袋秀逗了,原來是有道理的啊。

  正神遊四海,對自個兒的未來幸福生活無限憧憬之時,那胖掌櫃已安排了三間房下來,不多時,一個機靈的店伙端著水盆進來,三人洗面淨手時,那何掌櫃已叫人整了幾道菜餚和米飯,這才告辭離去。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三人一邊吃,一邊商議明日如何解救郭靖,但目前毫無頭緒,只能到時先去全真教再作打算,張超群在全真教的輩分不低,乃全真七子中清淨散人的弟子,和趙志敬是師兄弟,而且,他的聲望不單是在襄樊等地名聲大噪,在北地蒙古境內也是被許多漢人暗地傳頌,全真教上下皆以此為榮,更何況全真七子都不在重陽宮,暫時管事的,自然就是和張超群私交甚好的趙志敬了,到時候就算郭靖真的出手了,有張超群在,自然也好調解。

  吃飽喝足,黃蓉道:「超群,現在可以麼?」

  張超群一時沒反應過來,問道:「可以什麼?」

  黃蓉忽然心中一蕩,意識到自己這話似乎有點曖昧,鎮定心神,道:「當然是療傷,你不是說已經可以了麼?」

  張超群呵呵一笑,道:「我還在想明天的事,沒反應過來,事不宜遲,郭伯母,我們……去你房間?」

  說到這裡,張超群忽然心裡一跳,什麼叫去你房間吶,怎麼都有點現代人說去開房似的,正尷尬之際,小龍女卻是掩嘴一笑,她這一笑,黃蓉臉上卻是掛不住了,奼紫嫣紅。

  張超群忙道:「龍兒,我去給郭伯母療傷,你也別閒著,我先把九陽真經第二卷的口訣教給你,你記熟之後照著練功。」

  這招指東打西果然奏效,小龍女驚喜道:「好啊,你快教我,我比師姐先練,看她怎麼追得上我。」

  張超群笑道:「你天資聰穎,就算和莫愁同時練,你比她快。」

  小龍女很是受用,心中美滋滋的,張超群並不避開黃蓉,將九陽真經第二卷的口訣說了出來,小龍女記了一遍,背誦出來,錯了一些,張超群又說了兩遍,到第三遍的時候,小龍女方才全部背熟,張超群檢驗了一下,見她完全無誤,讚道:「龍兒果然是聰明靈慧,我先陪郭伯母過去了。」

  小龍女口中兀自默誦口訣,只是輕輕點頭。

  張超群向黃蓉指了指門外,兩人走了出去,不知為何,黃蓉心中彷彿有隻兔子,跳得厲害,想到即將和準女婿單獨相處,想到那日在房中和他「坦誠」相對,想到在張府花園中被他強吻,黃蓉愈發的慌張,「吱呀」一聲推開房門,黃蓉俏臉泛紅,心跳愈發快了。

  「郭伯母,你等等。」

  張超群走到床邊,取了一床被褥鋪在地上,道,「墊著坐會舒服很多,郭伯母……郭伯母……」

  「啊?」

  黃蓉恍若夢醒一般,強自鎮定心神,道:「超群,我們開始麼?」

  張超群見她如此,知道她著慌,可見她未必對自己無意,而且,再堅貞的女子,只要被男人攻破了那一道「門」對那男人的抵抗力也將大大的降低,張超群心頭怦怦的亂跳,乾咳一聲,道:「郭伯母,你坐下。」

  黃蓉略一遲疑,背對著張超群在地上坐下,她身段婀娜窈窕,即便只是往下一坐,都是那麼風情萬種,令人想入非非。

  「我要怎麼做?」

  黃蓉問道。

  張超群道:「郭伯母,你只需靜坐調息,待會兒我便開始了,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要運氣抵抗。」

  黃蓉道:「這個我明白。」

  黃蓉微閉雙目,靜氣呼吸。張超群見她玉背婀娜,秀頸雪白,猶如天鵝引頸,雙肩如削,楚楚風姿,說不出的動人,尤其是腰部以下,纖腰如蜂,連接著粉臀的曲線,誘人之至。

  張超群吞嚥了一口口水,心跳加速,乾巴巴的道:「蓉兒,現在沒人,我這麼叫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