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1章◆ 黃蓉和小龍女4


第411章◆ 黃蓉和小龍女4

  雖然將黃蓉的上衣和肚兜脫去,但褻褲卻是緊緊的貼在那一對秀腿之上,怎麼也脫不下來,若是用力,張超群又擔心會驚醒了她,瞧著她圓潤纖美的足踝,纖細的小腿晶瑩雪白,好像透明的似的,連青色的血管都能看到,超群哥口水狂吞,恨不得立刻就把這美婦剝光了恣意的蹂躪一番,一雙魔爪伸到黃蓉的褻褲前,停留在半空,躊躇良久也下不定決心,真的在夢魘中,他可以肆意胡為,但這可不是夢魘,而是現實當中,張超群遲疑不定。

  紅艷香唇微微張著,露出潔白的貝齒,張超群再也忍不住,俯身下去,心跳急速的親了上去,嬌軟的唇散發著香氣,美人的小嘴兒,總是那樣噴噴香的,超群哥細細品嚐著,左手肘部支撐著身體平衡,右手則再自然不過的撫上了黃蓉圓潤滑膩的酥峰,輕輕擠壓著,把這一對美妙之物掌握在手中,雪白的乳肉從他指縫中鑽出,掌心摩挲著小櫻桃,細細把玩這彷彿藝術品般的精緻美 乳。夢中的黃蓉發出舒服的輕吟,恬靜的玉容散發出滿足的神情,也許,她還沉浸在美妙當中吧。

  隨著超群哥情浴的高漲,很顯然這樣力度的撫摸已經無法滿足他了,手掌的力度加大,在她光潔的身子上盡情的撫摸著,而黃蓉身下褻褲之處,也是他流連得最多的地方,隔著絲綢一樣的衣物,那種手感,雖是不如直接接觸,卻也異常消魂,胯間的曲線柔軟,中心微微凸起,兩腿間的溫度竟是隔著衣物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升高,終於,在這樣的玩弄當中,黃蓉被弄醒了。

  一醒過來,黃蓉見到張超群臉上色授魂與的表情,立刻又感覺到身上涼颼颼的,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脫去,大驚失色,驚聲道:「超群,你幹什麼?」

  這個時候的超群哥早已是獸血沸騰,難以自抑,心底彷彿貓爪子似的撓,連連吞嚥著口水,道:「蓉兒,我喜歡你……」

  見她醒來,張超群愈發急色,低頭俯身去親她小嘴,黃蓉羞急掙扎,粉拳「彭」的擊打在他胸口,她這一拳可不是普通女子軟弱無力的反抗,黃蓉本就是習武之人,武功雖算不上絕頂,卻也只是比金輪法王略遜一籌而已,張超群身體劇顫,護體真氣猛地提了上來,控制住真氣的自然反震,硬生生的受了,胸口隱隱作痛,五臟六腑翻騰扭轉,但他卻不氣餒,反而乾脆的把黃蓉壓在身體下邊,頂在她兩腿之間,強行分開她腿,另一邊,則按住她手,掙扎間的身體接觸愈發的頻密,這種激烈的接觸,更令張超群倍有feel,腦子裡轟的一下,熱血上湧,幾下就把黃蓉的褻褲扯了去,黃蓉驚慌失措,身體扭動得更加激烈,但張超群已然騎在了她身上,壓制著她雙腿,兩隻強而有力的手掌捉住她雙臂,無論她怎樣掙扎都無濟於事,這細嫩滑膩的美好胴體,線條美妙,纖細的腰肢,沒有一絲多餘的脂肪,平坦的小腹繃得緊緊的,在月光下泛著晶瑩的色澤,酥峰雪白渾圓,堅挺豐腴,峰頂一圈淡淡的紅暈,大概是因為剛才激烈的掙扎和強烈的羞意,兩粒小櫻桃已經變得大了許多,隨著呼吸起伏不定,張超群無法用手去試探其嬌嫩,只能是俯低身去,一口就把右邊的那粒櫻桃叼住,舌尖一頂,挑弄起來。

  黃蓉悶聲哼了一下,嬌軀輕顫,羞急之際,竟是感到無比的快爽,她與郭靖做了十幾年的夫妻,郭靖卻從未這般……這般咬過自己那裡,一股酥麻的感覺從心底一直擴散到四肢百骸,手臂竟是沒了氣力。感受到黃蓉的身體變化,張超群興奮如狂,愈發賣力的舔吻著她的櫻桃,舌尖時而舔掃,時而劃圓,時而用嘴含住吮吸,時而輕輕用牙齒咬住,百般刺激著她的情浴,黃蓉只覺像是要飛起來一般,敏感的身體戰慄著,泛著粉紅的色澤,尤其是兩腿間,竟是自動的濕潤了。

  張超群吮咬了良久,漸漸的往下移去,濕潤的嘴唇在她胸、腹、小腹親吻著,黃蓉溫潤細膩、潔白如玉的身子上留下晶晶亮的口水印跡,當親吻到她小腹的絨毛時,張超群可以明顯的感到,黃蓉的呼吸停頓了下來,手臂上的力量也是愈發的消失殆盡,抓她手腕已經變成了一個象徵式了……

  瀰漫著香氣的小腹,細密的草叢,她的那處傳來一股吟靡的氣味,猛烈的刺激著超群哥的嗅覺,紅紅嫩嫩的小穴,兩片蝴蝶上沾著點點的濕潤,超群哥沒有立刻就去刺激她的隱秘之地,而是輕輕的呵著熱氣,噴向她的穴口……

  黃蓉的呼吸愈發的急促,喘息聲和壓抑著自己的浴望形成的聲音傳來,黃蓉幾乎被這種強烈的刺激弄得要崩潰了,十多年的婚姻生活,木訥的郭靖何曾這般接近她羞人之處?強烈的刺激和下處的奇癢,直接把黃蓉的正常意識摧毀,她所有的防備在這霎那間變成了馬其諾防線,在強大的「攻擊」之下,繳械投降,曼妙的嬌軀開始有了反應,俏媚的臉蛋紅暈升騰,胴體香汗淋漓,嬌喘細細,黃蓉開始不由自主的擺頭,雪白的下腹不停的起伏,蕩人心魄的輕吟從她喉嚨深處傳遞出來。

  超群哥輕輕的將舌尖掃過她兩腿的內側,在那兒輾轉停留,一會兒在左側拂掃,一會兒又在右側舔吻,癢得黃蓉靈魂兒像是要出竅,粉臀往上躲避似的瑟縮著,但縮了片刻,內心沒有被填滿的空洞,自然的又令她往下迎合,起先被超群哥用呼出的熱氣侵擾的那處愈發的瘙癢難忍,內中分泌出的液體,弄得蝴蝶上晶晶發亮,恨不得他舔掃的其間,也能照顧一下自己最癢最癢的地方,可恨的是,超群哥卻像是遺忘了似的,時而在她兩腿的內側舔吻,時而又到了大腿的根部,距離那羞人之處只不過一線之間,甚至就沿著那處親吻,用舌尖刺激,但就是不肯往那裡去。

  黃蓉的身體深處像是爬著百十隻小螞蟻,癢得難受之極,饒是她苦苦的忍住,但她的身體卻出賣了她,那處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還不算,還被他如此技巧的玩弄,強烈的快感仿如激烈的海浪,一遍一遍的衝擊著她本就脆弱的防線,強忍著這劇烈的快感,又如何忍得住?強烈的羞恥感,黃蓉掙扎不開,急道:「超群,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我……我是你的未來岳母啊!你怎麼可以……」

  張超群鬆開沾滿了唾液的櫻桃,嘿嘿笑道:「怎麼是未來岳母了?若我不娶芙兒,就不存在這層關係了,是吧?」

  「但……我是有丈夫的人,我們怎麼可以……怎麼能對不起靖哥?靖哥對你,就像對親子一般,你……你怎麼可以……快下來,我當沒有事發生。」

  「可是……我忍不住呀,蓉兒,我們也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

  黃蓉芳心一顫,道:「不,我們已經做錯過一回了,不能一錯再錯,超群,你先下來聽我說……」

  「蓉兒,還記得那個夢魘麼?」

  張超群雙目閃亮,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黃蓉,「你敢說,這不是天意?天意如此,為何要違抗?我們就當這是在夢魘之中,好不好?」

  黃蓉低聲喝斥道:「這怎麼能當的?你快下來……」

  忽然黃蓉感覺到那處有個什麼東西頂住了,像是要鑽入進去,黃蓉登時慌了神,低聲叫道:「不要!超群,你別放進去!」

  此時的張超群哪裡還聽得進去,那活兒陷入一片濕潤和綿軟當中,肥潤而緊湊的嫩肉緊緊的包裹著,那種滋味,委實是妙不可言,緩慢的,朝著最誘人的內中送去。

  彷彿末日來臨,黃蓉被巨大的恐懼所包容,在夢魘中倒也還罷了,那個時候根本無法控制自己,但現在,又怎能就此被自己的未來女婿給……

  「不要!超群,你不要……嗯……啊!」

  黃蓉只覺自己的那處被撐開,不斷的擴張,他的粗大,彷彿將自己整個兒填滿,屈辱的淚水一下就湧了出來。……

  粗大壯碩的肉棒像是一條巨蛇,貪婪的往前行進,柔弱的陰唇被粗魯的剝開,黃蓉往後退縮的同時,感受到自己的私處像是在迎合似的,分泌出大量的花蜜。

  「不要……啊……你……別……」

  黃蓉驚恐的不光是自己的那處被侵略,更多的是自己根本不聽話的身體,明明是抗拒,而身體卻在迎合,那種不由自主,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令黃蓉心急如焚,偏偏又對那種被他進入的強烈快感弄得歡愉無限,那是一種無法抵抗的歡愉,深墮入情浴深淵的黃蓉,意識早已飛離身體,暈旋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

  漸漸的陷入到這種極度的快感當中,像是被他抽乾了氣力,掙扎不脫的黃蓉驚聲叫著:「快出來!快退出來!」

  她腰肢越是往後縮,超群哥的那活兒就越是往裡送,眼見著那根堅硬之物逐寸的進入,花心深處一陣激靈,融化,芳心融化,身體的本能令她發出「啊!」

  的一聲嬌媚至極的吟叫聲,終於,超群哥已經完全進入,和黃蓉以最親密的姿勢融為了一體……————————————————————————————————————羞恥和屈辱,與被未來女婿進入身體的刺激,令蓉兒迷失了自我。

  超群哥的硬物無情的進入了黃蓉的身體,以黃蓉特有的名器級蜜穴,狹窄的四重奏,竟也被完全的脹滿貫通,蓉兒的小腹內,像是有一股巨大的迫力直逼到喉嚨來,連氣也透不過來似的,蓉兒的嬌嫩紅唇下意識的張開,立刻就被超群哥的舌頭搶灘侵入,小巧的玉舌被粗魯地攪弄著,這種上下一齊被貫穿被塞滿的奇異感覺,令蓉兒的意識再深一層次的僵窒。平日裡聰慧機智的蓉兒已經再無法思考,尤其是那正被他不斷進出抽插的密處,竟像是脫離了她的控制,蜜汁不住的拋灑,浸潤著他的凶器。

  蓉兒微仰螓首,裸露的身體不停被他頂得向上挪動,強烈插入到脹滿的快感令蓉兒,每一次衝擊,都讓她靈魂為之震顫,身心俱疲的她終於放棄抗拒,沉浸在男歡女愛當中,不自覺的隨著小天的動作開始吟叫起來。

  聽到這動人的叫聲,超群哥心花怒放,征服一個女人,必須從心理上和生理上都要徹底的征服才可以,聽到她的吟叫,知道這是蓉兒接受自己的第一步。

  張超群心中一動,身體往後縮去,強忍住退出她體內的失落感,用沾滿了蜜汁的肉棒在她玉腿內側塗畫著,感到深入的肉棒慢慢向外退出,蓉兒心底竟生出奇異的不捨之感,美眸睜開時,無盡的迷惑不解,那亮閃閃的晶瑩美眸,帶著醉人的霧氣,看到這樣的眼神,超群哥哪裡還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步是徹底的成功了,她已經被自己征服了,至少是在生理上,超群哥知道打鐵要趁熱,當他再次深插入去,得到強烈滿足的蓉兒發出類似哭泣般的悅耳呻吟……

  在超群哥的萬般花樣面前,蓉兒已經徹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那從無數實踐當中總結出來的高超經驗,那從島國A 片裡面得來的百變技巧,弄得蓉兒渾身發抖,身心激盪。這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在不斷地加劇、蔓延、擴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寸肌 膚,每一個部位都騷動起來,活躍起來,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熱流直向下 身湧去,猶如潮水翻湧,那種說不出的快感從她的那處一直擴張到全身毛孔,說不出的舒服,說不出的好受,弄得她像是要爆炸了似的,情不自禁的盡情呻 吟起來……

  千百次的抽插,令蓉兒靈魂飄蕩,不知身在何處,和郭靖哥哥在一起十幾年,竟是直到今日方才徹徹底底的體味到這種男女間的快樂,相比之下,這十幾年都像是白活了似的,儘管蓉兒知道自己不應該這麼想,但事實卻是此時的無邊快樂將她完全的弄得暈眩了,一邊享受的承受著猛烈如暴雨般的衝擊,一邊,心思卻是不知不覺的起了變化,這種潛移默化的改變,就連黃蓉她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快活的一對男女在床上拚命的翻滾廝纏,彷彿要徹底的放縱,徹底的融合,徹底的沉溺……房中春潮翻滾,慾海橫流,春 色無邊,撩人欲醉。

  正在舒爽無比的享受著黃蓉四重奏的極品名器時,忽然超群哥感到她的密處花心象嬰兒的小嘴一樣吮吸著自己的龍冠,爽透心底的快感令他忍不住一陣快意的消魂,就在這時,蓉兒那兒猛烈的痙攣收縮起來,手舞足蹈,兩條玉腿往上抬起,死死的將自己的雪臀貼緊超群哥,口中發出「啊!」

  的一聲長吟,一股濃洌滾燙的陰精從花心深處噴射在小天的大龜頭上,隨著這一下妙不可言的刺激,看著蓉兒洩身時的嫵媚表情,超群哥也是守不住精關,噴薄而出……宛如火山噴發,水乳交融。

  晶瑩的香汗,滴落在狼藉一片的被子上,高潮迭起的黃蓉,嬌軀乏力,泛著粉紅色的健康光澤,雜亂的草叢間,細細的小溪流還在微微的抽搐著,往下汨汨而流。

  天色漸漸的有些濛濛亮了,瘋狂過後的兩人,相擁著抱在一起,互相索取著對對方身體的渴望,激情之後,他們並沒有說話,似是在回味,又似在各自想著什麼,到了這個地步,兩人坦誠相對,一絲半屢的遮掩都沒有,人前的面具就不再需要了。但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想分開,因為他們知道,在他們倆的中間,橫著的,不光是一個郭靖,還有一個郭芙,甚至還有無數的阻礙,尤其是蓉兒,儘管她什麼也沒有說,但她抱得張超群緊緊的,這就說明了一切,只是有些事,說了出來,反而破壞此時的氣氛,倒不如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