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2章◆ 黃蓉和小龍女5


第412章◆ 黃蓉和小龍女5

  一聲雞鳴,張超群懷中的黃蓉身體一顫,坐起身來,張超群實則是醒著的,但他怕黃蓉尷尬,只好裝作假寐,眼睛卻睜開一線,偷看黃蓉穿衣服的曼妙美態,想到之前的銷魂,黃蓉在自己面前放開心懷的享受,實在是妙不可言,對於征服黃蓉,超群哥甚有成就感。

  光滑如玉的玉背,玲瓏窈窕的腰肢,側著身子的黃蓉,一點一點的用衣物遮擋住如花嬌軀,那微微顫抖著的桃子,晶瑩秀美潤如酥,說不出的動人,秀腿伸張彎曲,隱隱露出黑茸茸的一簇,先前激烈的交鋒所留下的痕跡,一目瞭然,超群哥心神激盪,胯下竟又躍躍欲試。

  「醒了就別裝睡了。」

  黃蓉輕聲道,美好的酥桃隨之被肚兜掩上,玉臂背向身後,打了一個美麗的蝴蝶扣。

  「呵呵,郭伯母這麼早就起身麼?」

  超群哥乾笑兩聲,昨晚,雖然黃蓉在自己的調教和百般挑弄之下漸入佳境,也算瘋狂了一把,但無論如何,都算是自己用強在先,若放在現代,她還真能告自己一個強什麼奸什麼的罪了,張超群自然是有些尷尬。

  「超群,你真的很過份。」

  黃蓉語氣平淡,不像是在責怪。

  張超群心中有鬼,惴惴的乾笑一聲,道:「郭伯母,我……不是存心的,郭伯母這麼美艷動人,一時間,沒能控制住自己……」

  美人轉頭,秀眸似怨似嗔,道:「還叫我郭伯母?」

  張超群一怔,隨即心花怒放,又驚又喜,竟是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今天雖然不是第一次和黃蓉做這種事,但絕對是她第一次流露出沒有年齡和身份的鴻溝的神情,這代表著她竟接受了自己麼?張超群驚喜的瞧著她。

  黃蓉幽幽一歎,道:「不管是不是天意,我們做出這樣的事來,我沒法去面對靖哥,也沒法去面對芙兒,此間事了,我將常伴青燈,了此餘生……你……也不用來找我了。」

  張超群心中一震,從地上一躍而起,撲到黃蓉面前,從身後將黃蓉摟住,驚道:「你……郭伯母你要做什麼?這是我的錯,與郭伯母無關,常伴青燈是不是出家當尼姑的意思?」

  黃蓉被他抱住,心神一蕩,知道自己已對這個俊美少年產生了情意,沒想到自己一直迴避他,但終於還是沒能逃得了,這究竟是天意還是冤孽,黃蓉苦笑道:「一個女人,再聰明也好,武功再強也罷,始終都是一個女人,相夫教子,從一而終,我今日做了這樣的事出來,對不起夫君,對不起女兒,哪還有什麼面目去見他們?」

  張超群正色道:「女人又怎麼了?女人也是人,也有權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那些俗世規矩,都是放屁,郭伯母不是常人,怎麼反倒被這些狗屁的規矩所羈?郭伯母如果真的覺得無法跟我在一起,你不說,我不說,誰還能知道我們發生什麼了?何必當尼姑出家?」

  黃蓉俏臉一寒,道:「這種事,別人不知,但天知地知,難道我還能去面對靖哥麼?」

  張超群道:「要說對不起,應該是我對不起郭伯伯,跟郭伯母完全無關,郭伯母如果要去當尼姑,那我也去當和尚!」

  「你去當和尚?」

  黃蓉莞爾笑道,「你若當和尚,你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們怎麼辦?你捨得?」

  張超群毫不猶豫的道:「捨得,大不了讓她們一併跟你做尼姑好了,和尚廟就在尼姑庵旁邊,這就往來方便了。」

  黃蓉沒好氣的道:「你說這種話,也不怕割舌頭。」

  張超群涎著臉道:「我當然怕割舌頭,割了舌頭怎麼跟郭伯母親嘴呢?」

  黃蓉見他越說越不成話,嗔道:「好了,我知道你是在逗郭伯母開心,唉,不過,這件事再說吧,目下最緊要的就是救靖哥,救全真教。」

  她掙開張超群的懷抱,俯下身去,將狼藉一片的被子撿起,一眼瞥見上頭的濕痕,粉面一紅,不動聲色的將被子反過來鋪在床上,正要疊起,就聽門外傳來輕盈的腳步聲,低聲道:「大概是龍姑娘起身了,你還不快穿衣服?」

  張超群嚇了一跳,黃蓉是穿好了衣衫,可自己還是光溜溜的,手忙腳亂的將衣衫拾起。

  「超群……」

  小龍女在外輕輕的敲門,低聲叫著。

  張超群哪敢應聲,抱著衣衫鑽到了一座屏風後頭,小龍女叫了兩聲,見無人回答,想來是療傷還未結束,便轉身回去了。張超群穿好了衣服出來,見黃蓉俏臉白中透紅,氣色極好,笑道:「郭伯母你覺得現在怎樣?」

  黃蓉默運真氣,經脈暢通,一無阻礙,笑道:「超群你果然了得,我沉痾多年,竟然一夜盡復,如今真氣再無半點阻滯,若是再遇上當初傷我的那些韃子,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黃蓉美目之中迸射出凜凜光彩,笑逐顏開。

  「郭伯母武功盡復,可喜可賀,上次的那些韃子,我猜想,定然在終南山,有仇不報非君子,不如現在就走?」

  黃蓉點頭道:「事不宜遲,早點動身為好。」

  終南山,又名太乙山,是秦嶺山脈的一段,西起陝西寶雞眉縣,東至陝西藍田,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稱。其山地形險阻、道路崎嶇,大谷有五,小谷過百,連綿數百里。《左傳》稱終南山「九州之險」《史記》說秦嶺是「天下之阻」三人乘馬來到終南山腳下,沒有遇到往常巡山的全真教道士,卻見不少身著漢人裝束的可疑人物,三三兩兩的散佈開來,攔阻百姓上山,不時發出爭吵,張超群和黃蓉、小龍女來到山下時,立時便有四人迎上來,這四人行走如風,步履輕靈,顯然是習武之人,遠遠的就朝張超群喝斥。

  此地已屬蒙古人久矣,但張超群卻是不習慣,在他看來,這還是漢人的地界,蒙古人只不過是暫時的侵佔此地,見到這些人明目張膽,大呼小叫,對於他,一個從現代穿越來的人來說,心中肯定是不滿的。

  沒有理會他們,三人逕自下馬,迎著那四個韃子走去,四個韃子見他們不但是不迴避,反而迎著來了,心生警惕,其中兩人已是拔刀出鞘,大聲警告。

  張超群從懷中摸出怯薛軍令牌,朝那幾人一亮,腳步不停,那幾人見了令牌,吃驚不小,一齊躬身行禮。張超群理也不理,從他們身旁走過。

  他本以為亮出這面令牌,這些人必定連個屁都不敢放,哪知道,剛剛走過去,其中一個藍衣漢子叫道:「閣下是怯薛宿衛,怎麼不懂得禮數?此處現在由我們玄機衙門接管,閣下還是不上去的為好。」

  聽到那人說話,張超群愣了,那個人知道自己是怯薛宿衛,居然還敢攔阻。看來玄機衙門的權力還當真是不小啊!他知道玄機衙門是由拖雷的長妻唆魯禾帖尼,也就是蒙哥、忽必烈等的老娘所建立,而怯薛軍則是由成吉思汗鐵木真所創,而且,怯薛軍的成員都是由貴族子弟或是有軍功的蒙古族人擔任,地位之高,難以想像,這玄機衙門算個球球,居然也敢攔阻怯薛軍的人?可想而知,蒙古人也並不是鐵板一塊,至少,玄機衙門和怯薛宿衛這兩個系統就不和,張超群停住腳步,轉身瞧向那名藍衣漢子,仰著臉,大刺刺的道:「哦?看來你們玄機衙門排場還不小咯?什麼時候我們怯薛軍要聽從你們玄機衙門的指揮了?」

  「不敢。閣下有所不知,我們玄機衙門今次是奉了太后的旨意來終南山公幹,不敢有閃失,如有得罪之處,還望恕罪。」

  張超群冷笑道:「你怎麼知道我來,就不是因為太后有新的旨意?」

  那人一愣,玄機衙門和怯薛軍互不統屬,太后就算是有新旨意,也不可能讓怯薛宿衛來傳達啊。他還沒反應過來,張超群說道:「少廢話,我帶來的是九陰真經的消息,正好,終南山這麼大,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也難找,你來帶路!」

  聽到九陰真經四個字,那藍衣人微微吃驚,對他身份再無懷疑,此事實屬機密,這人既然知道得這般清楚,再加上他是怯薛宿衛,應該不是在開玩笑了,何況事關重大,若是因為自己的阻礙影響了大事,腦袋還要不要保了?

  遲疑了片刻,藍衣人吩咐了其餘三人幾句,向張超群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黃蓉和小龍女見這人上當,無不暗喜,跟在張超群身後,一言不發,生怕被瞧出破綻來。

  終南山以陡峭崎嶇而出名,那藍衣人竟是武功不錯,如履平地,可見玄機衙門在唆魯禾帖尼的管理之下,是如何的興盛,內中蒙古高手不少,來自北地漢人的高手更多,還有附近波斯、尼泊爾、阿拉伯乃至西亞、大半個歐洲的奇人異士也是多如牛毛,張超群對這個女人暗生忌憚,他從凝兮和貼古倫的口中得知,這個女人是促使汗蒙古位由窩闊台系轉移到拖雷系的關鍵人物,是蒙古宮廷鬥爭的勝利者。貴由死後,蒙哥繼位,這中間的難度,絕不亞於一次政變,但是在她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下,一切得以成功。

  此次她派出大批精英高手來到終南山奪取九陰真經,看來是志在必得了,而且,連郭靖也不知道被他們用手段控制住了,張超群回想當初,不由得心驚,這當中一環扣一環的事件,未嘗不是早有安排,自己當時只顧著和忽必烈、蒙哥周旋,無暇顧及到這一頭,不過現在,戰事已定,那個女人再怎麼厲害,今天也要讓這些玄機衙門的狗崽子們有去無回了!

  往山中行了許久,來到一個山谷之中,張超群在這裡待了一年,自然認得,轉進谷口,就見一個不易察覺到的河灘前,兩三百人席地而坐,場面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