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3章◆ 重陽宮之龍游淺灘


第413章◆ 重陽宮之龍游淺灘

  擎天山谷,河灘淺淺,此處正是以前和清淨散人孫不二常來幽會的那個山谷,也正是從那個小河中進入古墓的,張超群又怎會不認得?這山谷較為偏僻,尋常時,全真教的道士巡山也未必能找到這裡來,更何況只需守住那個谷口,別人也進不來,周圍儘是崇山峻嶺,只這一個谷口能夠出入,玄機衙門的人在這裡埋伏,倒也不失為高明。

  三百多號人之中,估摸著有三分之一的白種人,此時的蒙古帝國擁有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國土,橫跨歐亞,其實,蒙古人是鮮卑人的後代,蒙古帝國的組織是十戶、百戶、千戶、萬戶、十個萬戶組成一旗,十旗組成一路,十路組成一州,十州一國。當時蒙古帝國擁有三千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佔了世界土地面積的百分之二十二,比現今的中國大近四倍,基本上整個俄羅斯都是蒙古的國土,白種人自然更多一些,有的黃毛,有的紅毛,總之五顏六色,雜七雜八,張超群倒還鎮定自若,畢竟是來自現代的人,黃蓉見多識廣,也沒有表現出詫異的樣子,小龍女卻是首次見到這麼多「怪人」那張不食人間煙火的美麗臉蛋上,掛滿了驚訝。相比之下,藍衣人還算是很正常的人了,聽他漢話的口音,應是來自北地的漢人。

  這藍衣人剛剛帶張超群等抵達,幾名蒙古武士便圍了過來,見張超群和黃蓉、小龍女是生面孔,向那藍衣人喝問,藍衣人解釋一番,一個武士讓他們在谷口等候,另一人則返回報訊,黃蓉在這一批人中搜索著郭靖的身影,但距離太遠,人又眾多,一時間看不清楚。過不多時,一行六、七人往谷口這邊走來,張超群遠遠的便看見其中一個穿著漢人儒服的中年人很是眼熟,細細分辨,心中一震,已然認出這人正是當初自己搭救耶律楚材時遇到過的老熟人了,沒想到今日又在這裡遇到,卻不知這老東西會不會認出自己來……

  正疑慮著是不是要閃人,那中年人也是眉頭一皺,立時認出張超群來,唉,想要認不出他實在不容易,天底下,能長得他這麼帥的,委實不多。那中年人面色一變,大聲喝道:「抓住他!他不是怯薛宿衛!」

  中年儒者一開口,張超群就已經搶先動手了,一掌向身旁的藍衣人拍去,勁力如刀,只一掌,那藍衣人雖然反應迅速,和張超群互拼一記,但卻被一掌打得吐血,一直往後退了五步,踉蹌著,最後雙膝一軟,跌坐在地,萎頓不起。

  張超群露出這一手來,登時震動全場,藍衣人的武功不弱,竟被這貌不驚人的少年一掌擊倒!場面登時哄亂,距離得最近的十幾二十個人一齊奔了上前,向張超群三人衝來。

  張超群叫道:「龍兒、郭伯母,我們守住谷口,殺他嬤的一陣再說!」

  小龍女和黃蓉一齊應了,三人往後退去,呈品字形站定,眾武士衝上來,張超群當先上前,拳打足踢,接連斃了三人,傷了四人,奪了一把單刀在手,刀光如雪,真氣激盪,竟是無人可以靠近,小龍女和黃蓉在他身後,居然插不進手。小龍女這近年來苦練玉女心經和九陰真經第一卷,有師姐李莫愁和她一起鑽研玉女心經,更有黃藥師、洪七公和歐陽鋒三大巨頭從旁指點,武功進境如飛,可謂是一日千里,但此刻見到張超群的武功,才知道和他的距離竟然還是如此之大,小龍女又是敬佩,又是駭然,如此武功,如此強大的內力,縱使是師父師祖也沒他厲害啊!

  不光是小龍女吃驚,黃蓉也同樣吃驚不小,張超群的武功,已然不在爹爹之下了,甚至更強,黃蓉想到郭靖和他一般年紀的時候,武功修為遠遠不及,縱使是現在也是相差甚遠,瞧著他的背影,竟是有些失神。

  「哈哈哈……來啊,多來些像樣的!廢物就滾遠點!哈哈哈哈……」

  張超群施展開了手腳,愈發打得流暢如水,那些武士,竟沒有幾個能在他手中過得幾招的,這些玄機衙門的武士大都是從蒙古各地召來的精銳,更有許多都是西域武林的強者,卻沒料想,在這人手底下幾招之內就敗了,眾武士無不膽寒。

  張超群時而使出精妙絕倫的落英神劍掌、時而又是瀟灑如意的蘭花拂穴手,時而走剛猛路線的少林龍爪手,武功招式之多,令人瞠目,更令他們畏懼的是,張超群雖然看上去文弱,但下手絕對不輕,斷折肢體還算是好的,往往一擊斃命,決不手軟。

  鬥了一陣,張超群愈發的如魚得水,腳下施展輕身功夫,手中內力渾厚,所到之處,無人可擋,終於,在斬殺了十幾個人之後,忽有一人武功不弱,竟是和他對了一掌,張超群掌心一麻,竟有一股冰寒之氣鑽進掌心,令他攻勢受阻,張超群一奇,大聲叫好:「好,終於來了個能打的!」

  內勁奔湧,強悍的真氣登時將那股冰寒之氣驅散,緊接著追上那人,雙掌翻飛如蝶,片刻不停,那人和張超群拼了第一掌之後,便已氣血翻湧,抵受不住,雖然勉強沒有當場落敗,但也只是苦苦支撐,見他好像挑上了自己,叫苦不迭,拚力抵擋,卻無還手之力,這人非是中原人,而是來自波斯的有名高手,從小天賦異稟,修煉出的真氣帶有寒冷氣息,極為難得,後經高人指點,終於成就了大名聲,哪知今日遇此強手,又驚又怕,拚死擋了幾個回合,早已受了嚴重內傷,可這人死要面子,硬是不肯逃走,他身旁有不少人,只需轉身一逃,自有人替他接上,他不逃,超群哥可不會放過他,時而龍爪手,時而使出現代格鬥術,那些去繁存菁的格鬥技巧配合上他雄渾的內力,頃刻間連攻數招,那人躲開兩招之後,胸口被一拳擊中,內勁侵入,內臟碎裂,當場死去。

  張超群這邊打上了癮,那邊小龍女和黃蓉也接上了仗,二女雖然不如張超群這麼強悍,但也不弱,本來說好守住谷口,但現在全變了,都是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衝進敵人之中亂砍亂殺,勢不可擋。

  張超群自從真氣提升為真元之後,這還是首次動手,深覺武功大進,各種武功施展開來,頗有高山流水、水到渠成的暢快感,不論是武功招式,還是不經意間的拳腳攻擊,無不威力無窮,這一場拚殺,鬥得酣暢之極。

  黃蓉本就武功高強,所學之淵博,兼桃花島武功、洪七公的武功於一身,此刻沉痾去除,也是放開手腳,武功更比以前精進。

  小龍女也集古墓派武功和全真劍法為己之長,加上九陰真經的內力,也是勢不可擋,她在華山腳下潛心修煉,尤其是歐陽鋒,將她視作兒媳,盡心教導,小龍女的武功並不弱於黃蓉,二女相互配合,也是斬敵無數。

  玄機衙門此次派來的高手雖多,卻是不及他們三人,死傷慘重,不多時,已被砍翻六七十人,更有數十人受傷,一時間竟是折損過半。不過,鬥到後來,玄機衙門剩下的也俱是高手中的精英,慢慢的,黃蓉和小龍女呈現出疲態,張超群不願她們受傷,漸漸的退後,但那些人想要過他這關,委實不易。

  正激鬥間,忽聽谷外傳來人聲,黃蓉大聲道:「超群,他們在谷外還有埋伏!」

  張超群大聲應了,叫道:「差不多過癮了,我們走!」

  他長聲大笑,倒退如飛,同時手探入懷中,摸出一大把銅錢來,漫天花雨般撒了去,只聽「叮叮」之聲和慘叫聲夾雜著傳來,那些武功高強者自然是躲了開去,卻仍有許多修為尚淺的武士被他擊傷,趁著一陣紛亂之時,張超群已返身來到二女身旁,喝了聲:「走!」

  左擁小龍女,右抱黃蓉,身體一輕,宛如大鳥一般縱躍而去,那些玄機衙門的武士個個目瞪口呆,張超群的背影迅速離去,饒是他攜著兩人,竟仍是沒有人追得上他。

  就在張超群攜二女離開不久,從山谷的另一頭出現了一行四五十人,其中一個,赫然便是郭靖!只是此時的郭靖目光迷茫散亂,毫無光彩……

  黃蓉被他抱著纖腰,心跳不止,雖然她也知道這是情非得已,但當著小龍女的面,黃蓉還是無法適應這樣的距離,不過,又見張超群和小龍女似無覺察似的,一顆心也終於慢慢平復了許多。一直飛奔出兩里多路,張超群才將她們放下來,哈哈笑道:「今天真爽!殺了個痛快,郭伯母,蓉兒,你們的武功很是了得啊!」

  小龍女興奮道:「那當然了,你以為我在華山腳下這麼久都是在玩麼?」

  張超群笑道:「知道你用功,要不,哥賞你?」

  小龍女道:「你很有錢麼?還要賞我,你賞什麼?」

  張超群嘻嘻笑道:「賞你一晚,要不要?」

  小龍女大羞,嗔道:「郭伯母在,你休要胡說,小心爛了舌頭。」

  張超群故作驚訝,道:「你真歹毒啊!連我的舌頭都不放過。郭伯母和咱們是一家人,不會介意的。」

  他語帶雙關,瞧向黃蓉,問道:「是不是?郭伯母?」

  黃蓉心中一跳,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任何一點異常,只是凝眉道:「超群,龍姑娘,起先另一批人當中,不知靖哥是否在內。」

  張超群見她眼中閃爍了一下,心中暗笑,沉吟道:「不一定在,也說不準,不過,他們的目標是重陽宮,現在我們的出現已經是驚動了他們,我猜玄機衙門一定會立刻動手,以免夜長夢多。」

  黃蓉點頭道:「不錯,極有可能。」

  張超群笑道:「所以,我有個主意,龍兒,郭伯母,現在你們就往重陽宮去,龍兒你對這裡熟悉,你帶郭伯母去幫那些道士,我回頭去跟著那批人,如果找到郭伯伯,我盡量將郭伯伯帶出來和你們會合,你們覺得怎樣?」

  黃蓉猶豫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瞧著張超群,道:「超群,那就拜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