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4章◆ 廢金輪法王


第414章◆ 廢金輪法王

  身形如電,矯若游龍,張超群向原路返回,不多時,已見一批人出現在上山的途中,張超群暗叫一聲:「來得好快!」

  他沒有立刻現身,只是隱藏蹤跡觀察,這批人不是先前在山谷中的那些,卻也大多身手不凡,訓練有素,他們快速的佔據險要地形,在這些人當中,有許多手持硬弓的箭手,有的隱藏在樹上,有的潛伏在山石之後,站位之精確,竟如現代的狙擊手一般,若非張超群本就是特工出身,還避不開他們的視線範圍。

  這一批人過後,不到一刻鐘又來了一批,這批人約有百人,看他們的身形和步法,應是一批高手,他們沒有停留,直接朝山上奔去,目標,正是重陽宮的所在。

  張超群緊蹙眉頭:「要開始了麼?」

  不知道趙志敬他們準備得如何,重陽宮裡的道士不說太多,兩三千人還是有的,剔除一些武功低微的,能算得上高手的總有四、五百人,區區的一百來個敵人,絕不至於擋不下來,張超群仍是沒動,任由他們上去,就在他們上去後不久,又到了一批,還沒等超群哥注意看,轉瞬間又到一批,這兩批人加起來竟有三百多人,浩浩蕩蕩,其中,赫然就有老熟人,那個中年文士,幾次這人出現,都是頗有派頭,張超群知道這人定是首領級別。

  正觀察之際,這批人也沒有多作停留,上山而去,張超群正猶豫之際,忽見最後一批人當中,赫然出現金輪法王的身影,緊接著,瀟湘子、尼摩星、尹克西等招賢館的人也在其中。沒想到忽必烈一死,招賢館的高手也改投玄機衙門了,人走茶涼,樹倒猢猻散。不知為何,張超群心中頗有些感慨,忽必烈,這個元朝的創立者,竟是間接的死在自己手中,人生的際遇、禍與福、成與敗,當真只是一個瞬間就能改變的事,就好像北宋末年,倘若不是當時的皇帝忌憚岳飛功高震主,說不定女真人打不下來宋朝的半壁江山。又如隋煬帝,如果他不在晚年好大喜功、窮兵黷武,屢次不顧國力征伐高麗,說不定連唐朝也不會存在。劉邦、項羽,若勝利者是項羽,天下又將如何?

  張超群一時間思緒如潮,忽然山道間轉過一藍袍漢子來,他頭戴斗笠,遮住了大半張臉,這藍袍人一下就吸引了張超群的注意,因為這些人當中,就只這一人遮遮掩掩,從身形來看,張超群幾可確定他就是郭靖,從他的步伐中,看不出他有中毒的跡象。張超群心念急轉,這個時候衝出去救人,實在是太過冒險,不說地勢崎嶇難行,只是外圍那些強弓手就非常麻煩,若是被金輪法王這個級數的高手纏住,再有強弓偷襲,實在不是一件美事。正在猶豫時,這一干人已上了山去,張超群等了一陣,心中已有定計,剛才在那些強弓手設伏的時候,他已經記熟了他們的方位,當下伸手入懷,準備用銅錢當作暗器,將這些人都解決了,誰知摸了個空,原來之前在山谷裡就已經當了一回散財童子,現在變成窮光蛋了。張超群暗笑,在地上抓起一塊石頭,手掌一拍,石頭碎裂成十幾塊,張超群抓在手中,只等玄機衙門大部隊走得遠了,也不現身,以彈指神通攻向最近的一名強弓手,石子在空中爆發出淒厲的聲響,猶如子彈一般,那人慘叫一聲,那顆石子打得他滿面是血,從樹上跌落,又是一顆石子飛來,正擊中他腦門,一命嗚呼。

  場面立時便亂了起來,無數人從暗處衝出,喝問咒罵,亂作一團,卻無人發現張超群的藏身之處,張超群不禁冷笑,就這樣的素質,在特工學校就淘汰出局了。他如法炮製,再襲向一人,這次一擊即中,擊殺一人,不過,也暴露出行藏,十幾支箭朝著他射來,張超群縱躍而出,同時使出天女散花的手法,將石子來個撒網捕魚式,擊殺三四人。他身形如電,當時之中無人能及,就算是在倚天世界的青翼蝠王韋一笑也是自歎弗如,有誰追得上他?當真是翩若游龍,瀟灑不羈,舉手投足間,連連斃敵,眾人皆驚。

  幾個來回,張超群輕鬆解決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強弓手,這些人何曾見過這等身手的高手,驚慌中,張超群已從容離開,追著前面的大隊人去了。不過,對於如何營救郭靖,除了硬拚,張超群實是想不到別的辦法,他最擔心的,倒不是如何KO這些玄機衙門的高手,而是現在他根本不清楚郭靖的狀況,是否受到控制,假若他受制於人,神志不清,那要怎麼做?郭靖的武功,實際上已不弱於黃藥師,內力修為更因為正當盛年,已超過東邪西毒。雖然張超群自信不遜於他,但終究投鼠忌器,不能全力向他出手,此消彼長,如果和郭靖糾纏,玄機衙門其他的高手再從旁攻擊,小命也難保。

  正思慮間,張超群已追到那批人的後頭,那些人轉頭來戰,張超群痛下殺手,立殺數人,敵驚呼著,立刻轉來大批人來,要將張超群圍困住,對於這些人,張超群不會手軟,舉手投足間,宛若殺豬宰羊,殺得眾敵生寒畏懼,忽然十幾個人圍了過來,當先一人正是那中年文士,張超群瞧見眾敵分散開來,將中年文士放了過來,也是停手罷鬥,昂然瞧著那人走了過來,在他身旁,金輪法王和另外四個人並排站立,身後還有一人,正是郭靖。

  「又是你,張超群!」

  那中年文士面若寒霜,皺眉喝道。

  張超群嘿嘿笑道:「我們又見面了,怎麼了,你不歡迎麼?」

  「少廢話!此間事與你何干?你幾次三番搗亂,不想活了麼?」

  張超群見他一臉的忿怒,哈哈笑道:「我說,老頭,你跟本大爺擺什麼臉子?老子又不是你的手下狗腿子,什麼想不想活,有種你就來,看看是誰不想活了!」

  中年文士怒道:「殺了他!賞黃金三百斤!」

  拂袖退後兩步。

  張超群眼睛一瞪,不甘示弱喝道:「誰給我殺了這個老頭,賞黃金三千斤!」

  三千斤!不就是三萬兩了?雖然不至於真的反戈一擊,那些人仍是被這巨大的金額給嚇了一跳,竟然都是遲疑了一下,中年文士愈發惱怒,重重的哼了一聲。

  張超群見他吃癟,哈哈大笑起來。

  金輪法王道:「張小兄,很久未見了,你武功突飛猛進,老衲就來領教一下你的高招罷!」

  張超群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嘿嘿,這個丑和尚居然這麼牛叉,要單挑老子?不知道老子已經是高手了麼?「好!金輪法王,上回咱們沒有打個痛快,今趟重來!」

  金輪法王邁步出陣,步履沉穩,走到張超群面前,道:「張小兄少年英雄,老衲能有你這樣的對手,也算是不枉了。」

  張超群抓住他話中語病,道:「是的,你就算是死了也不枉,能死在我手裡,是你的福氣。」

  金輪法王哼了一聲,上前一步,身形突然躥出,一掌擊出,張超群朗聲一笑,也同樣揮掌相迎,兩人拳鋒尚未相觸,金輪法王手臂已發出辟辟啪啪的輕微爆裂之聲。張超群暗暗吃了一驚,這丑和尚……怎麼好像厲害了很多,他不知道金輪法王怎會弄出爆豆子一樣的響聲,知道對方掌力有異,但他自恃內力強悍,絕不可能在這西域和尚面前墮了威風,也是一掌對攻過去,這一掌蘊含他九成的功力,聲勢驚人,憑空的,竟像是暴風呼嘯!

  兩股強大至極的內力相互碰撞,「啵」的一聲,勁氣爆發,那些玄機衙門的武士儘管站立於遠處,卻也被波及到,修為稍遜者,踉蹌後退,運功抵擋,即便是箇中高手,也不得不拼盡全力來抵禦這強橫的勁氣,一時間人人色變。

  兩人硬生生的對轟一掌,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同時後退,張超群手臂酸麻,手指如欲斷折,臂骨疼痛難忍,竟是使不上力了。但饒是如此,金輪法王卻是受創更重,面色如紙蒼白,袍袖化作片片蝴蝶飛揚,手臂斷折,抬不起來。

  這金輪法王實是個不世的武學奇才,上次在陸家莊外敗給張超群後,潛修苦學,進境奇速,竟爾衝破第九層難關,此時已到第十層的境界,當真是震古爍今,雖不能說後無來者,卻確已前無古人。據「龍象般若功」中說道,人若習練到這一層,此時每一掌擊出,均具十龍十象的大力。金輪法王自知再求進境,此生已屬無望,但既自信天下無敵手,即令練到第十一層,也已多餘。當日他敗在張超群掌下,引為生平奇恥大辱,待他修煉到第十層龍象般若功之後,滿心以為必能一雪前恥,哪知道,竟然還是敗了!對方的內力修為,竟然還是遠勝於己。更糟的是,這一拼掌,金輪法王一條手臂竟是已然廢了,手臂經脈斷裂,臂骨折斷,再也治不好了。

  金輪法王面如死灰,渾身顫抖,無法再保持前輩高人的形象,啞聲道:「張小兄,老衲遠遠不是你的對手!有生之年,老衲將再不履中原!」

  金輪法王心灰意冷,越過張超群,向山下行去。

  身後中年文士急道:「法王,你……」

  金輪法王毫不理睬,逕自離去,張超群道:「老頭,金輪法王看破世情,將來成就必然更大,你也不必再勸了。」

  金輪法王尚未走得遠,聽到這話,身軀一震,停步回頭,向張超群深施一禮,再抬頭時,已然面色如常,揚長而去。

  金輪法王今日雖敗,但經此一役,金輪法王終於捨棄追求武學巔峰的夢想,潛心修禪,終於成為西藏密宗大師,揚名天下,當然,這是後話,與本文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