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5章◆ 百戰不殆


第415章◆ 百戰不殆

  見金輪法王敗而離開,中年文士憤怒之極,甚至動了殺機,但卻忌憚金輪法王的影響力,連霍都王子都是他的弟子,只得作罷。

  「郭靖,給本大人殺了此人!」

  中年文士沉聲喝道。身後的那名頭戴竹笠的藍袍人走上前來,將竹笠一甩,露出一張清矍的臉,正是郭靖。

  張超群眉頭一挑,見郭靖雙目呆滯,毫無靈氣,心中一動,這究竟是被人下藥了?還是用什麼邪法、降頭了?張超群高聲道:「郭伯伯,你認得我麼?」

  郭靖目光一凝,望著張超群,露出茫然思索的神情來。中年文士大聲道:「郭靖,殺了你面前的人!」

  張超群一皺眉頭,向中年文士道:「你狗急跳牆麼?」

  話音剛落,郭靖已是大吼一聲,左腿微屈,右臂內彎下沉,右腳踏乾位。左掌劃圈,右掌向外拍出,勁風揚起,力道沉穩狠辣,張超群識得厲害,更不願和他硬拚,往後倒退,他退得快,郭靖這一掌雖然落空,卻是盈而有餘,勁氣透過掌心,直迫而來,而此時,張超群已退出了六七步,但卻依然感受到他這一掌的威力,暗叫一聲「好厲害!」

  左掌拍出,以乾坤大挪移卸去郭靖大部分勁力,再利用反震之力,身形倒飛縱躍,在半空中輕輕巧巧的一百八十度轉折,穩穩當當的落在更遠之處,他露了這一手輕功出來,粗略一瞧,就好像是被郭靖一掌拍得飛了出去。但誰也不會這麼認為,剛才他一掌擊退金輪法王,又怎會輕易落敗?只是他這手來自後世的武當輕功梯雲縱實在漂亮瀟灑,配合上他俊朗的外表,實是叫人賞心悅目,眾武士竟是情不自禁的為他喝起彩來。那些開口叫好的武士一出口,登時覺得不對,這個可是敵人!又瞧見中年文士也是露出驚艷的神色,雖然沒有叫出聲來,卻也是一臉心蕩神搖的模樣,這才放下心來。

  郭靖一掌不中,沉默不語,追了上來,他出掌的勁力極其剛猛霸道,滿場身影亂飛,掌風凜冽,人人感覺到強勁的壓力,無法立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避。

  張超群認得這是降龍十八掌,洪七公也展示過了,那次搭救耶律楚材之後,張超群和洪七公交手過招,洪七公使的正是降龍十八掌,之後洪七公也說過,這套掌法雖然剛猛雄渾,但最大的弱點就是極耗內力。不過,天下間能擋得住降龍十八掌的,又有幾人?

  不過,洪七公說的是當今天下,卻不包括後世的乾坤大挪移,這門奧妙無比的武功,其卸力之法一樣精妙無比,縱使勝不得降龍十八掌的威力,卻能與之硬耗下去,待對方力盡,總能獲勝,這便是以柔克剛。張超群打的也正是這個主意,他利用輕功和乾坤大挪移與郭靖周旋,足足過了四五十個會合之後,郭靖竟是拿他毫無辦法,眾人皆是驚訝。

  要知道,當初中年文士把郭靖弄來,大夥兒都不心服,結果就有那些井底之蛙向郭靖挑戰,中年文士也不攔阻,但是,能在郭靖手底下走上十八招的極少,就算有和郭靖平分秋色的,在七八十招過後,最終仍是因力竭而敗,那些井底之蛙哪裡會是郭靖的對手?更多的人都是在三招兩式間即落敗,如今見張超群應付得從容自若,瀟灑不群,游刃有餘,自然人人變色,再也沒有人敢小覷了這個美少年。

  中年文士見此情形,臉色一變再變,又見屬下皆是戰戰兢兢,恐怕折損了士氣,向身旁的四大高手示意,四大高手面面相覷,均是點頭,從郭靖身旁掠過,向張超群攻去。

  張超群剛剛避開郭靖的一招雙龍取水,雖是看上去游刃有餘,但實則是有些吃力的,降龍十八掌的威力,若非是他此時真氣化元,和乾坤大挪移的精妙,真要硬碰硬的話,縱使得勝也是個慘勝之局,再加上這四個高手的聯手攻擊,張超群一時間手忙腳亂,險些著了道,施展渾身解數方才遁了開去,大怒道:「要不要臉!這就是你們蒙古人的風格?恃多為勝麼?」

  那四大高手當中,其中有一個是曾經跟張超群交過手的,遲疑了一下,但命令之下,卻也不敢違逆,只得硬著頭皮上。但眾武士卻是被張超群的這一喝,臉色都是有些難看。

  中年文士大聲道:「張超群,你已經是甕中之鱉,還逞什麼口舌之利!誰殺此人,當記首功!」

  十數人高舉兵器轟然叫好。

  張超群冷笑道:「來吧!都來!老子還怕了你們不成!」

  他振奮精神,轉身避開對面的四大高手的攻擊,更將郭靖甩在身後,直撲另一側的武士,那邊十幾個人手持刀劍,見到張超群如鷹撲而來,齊聲呼喝,仗著人多迎了上前。

  「叮」的一聲,張超群指尖勁風如電,彈中一人兵刃,那人手掌酸麻,拿捏不穩,張超群旋風一般衝到跟前,伸手便奪了他的單刀,兜頭一刀,那人還想過種種閃躲的方法,但偏是單刀透體而入時,仍無法作出任何救命的反應。

  張超群準確的割斷了他頸間動脈,血,飆射起來,漫天花雨一般,趁著那四大高手未到之際,連斬三人,足尖踢了那些武士砸向追兵當中,轉身又走,四大高手竟無一人追得上,張超群出手極快,往往沒等他們追到,已是殺了幾人,他武功實是高絕,舉手投足間,接連斃敵,所向披靡。中年文士又驚又怒,親身下場,向張超群攻去。

  這中年文士果然武功不弱,張超群與他鬥了數招,竟然沒佔到太多的便宜,也因為他的出手阻擾,四大高手和郭靖趁機將四方圍住,形成了包圍之勢。

  張超群這還是首次和中年文士交手,拼了幾掌,雖將他擊退,郭靖卻又趁勢殺到,兩大高手聯袂,張超群也是絲毫不落下風,鬥得這般境地,縱是郭靖這等一等一的高手,也是攻勢稍鈍,但張超群卻是愈發的凌厲,百餘招過後,張超群竟從旗鼓相當之局漸漸的佔到了上風,最令張超群忌憚的,就是不能和郭靖來真格的,反倒是郭靖全無意識,只知一味拚命,中間全無轉圜餘地,不留後手,張超群要應付他,再加上這中年文士,自然疲於應付,若非是郭靖「死纏爛打」耗損了大量的內力,張超群想要扭轉戰局也是不易。

  鬥到後來,張超群愈發得心應手,他以格鬥術為主,中間不時夾雜著彈指神通、旋風落葉腿法、蘭花拂穴手、龍爪手、全真教掌法和古墓派的武功,一直斗了數百招,竟無一招重複,中年文士瞧得心生畏懼,不知道這個二十歲左右的弱冠少年何以如此博學,尤其是很多武功明顯不是出自一家之學,這就更加驚奇了,以他弱冠之年,竟能博采眾家之長,若非聰明絕頂,就是千年難得一遇的練武奇才,鬥到酣處,這中年文士竟爾起了愛才之念,連叫可惜,這等人才,竟然是敵非友。

  他一分神,張超群忽然猛攻過來,招式凌厲,拳風呼嘯,滿地落葉飛揚,塵土喧囂,勁氣強悍,迫力十足,中年文士戰到此刻,本已呈頹勢,心知無法抵擋,喝令四大高手上前,這下變成六人圍斗張超群,中年文士壓力大減,再鬥幾招,終於不支退下,站立一旁調息休憩,而此時張超群卻是越鬥越勇,滿場亂飛,壓得這幾個當世高手毫無還手之力,只顧自保,若非張超群顧及到郭靖,早已解決戰鬥。

  眾武士相顧駭然,如此高手,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更知道再鬥得一會兒,四大高手也必將落敗,中年文士心亂如麻,漸漸焦躁起來,他見四大高手不但是沒有還擊之力,反而是看破張超群忌憚郭靖的這個弱點,每當不敵之時,便避到郭靖身後尋求脫身,這中年文士是玄機衙門創立以來的最高領導者,可謂身經百戰,本身武功已不下於金輪法王,但如此強大的對手,還是首次遇到,再加上己方武功最高的這四大高手,竟然還是不敵,中年文士暗自長歎,這樣的高手,竟然屬於大宋!倘若皇太后見到此等人材,一定會比征服了一個國家更加歡喜。

  正惡鬥之際,忽然從山上奔下一隊人來,眾武士讓開道路,那隊人之中有個小頭目來到中年文士的跟前,俯身行禮,道:「啟稟大人,重陽宮已經攻下,但有兩個武功高強的女子攜全真教餘孽退往後山活死人墓,我們已經將那座古墓圍住,請大人上山指揮。」

  中年文士聽得這個消息,只是淡淡的點頭,問道:「我們要找的東西,找到沒有?」

  那小頭目道:「山上烏克篤大人正在搜索。」

  張超群雖在惡戰之中,卻耳聰目明,那人的話語,一句不漏的傳入耳中,聽到重陽宮陷落,不禁驚得呆了,這才多久,大不了一個時辰多一點,那麼多道士就都敗了?他們所謂的兩個武功高強的女子,定然是指黃蓉和小龍女無疑,竟然退入古墓!怎會如此?張超群心中大震,急躁之下,出手愈發快了。

  「張超群,停手,我有話要說!」

  中年文士大聲道。

  張超群恍若未聞,出手得更加狠辣,一時間四大高手險象環生,中年文士又道:「張超群,你只不過是要來保護全真教,但現下我們已經攻下了重陽宮,你還跟我們纏鬥不休有何意義?我念是個人才,不願殺你,你快下山去罷!」

  嬤的,早知道老子帶凝兮的M99來,一槍崩了你丫的老混蛋!

  「哈哈哈……既然重陽宮已破,我不如索性在這裡殺個痛快!你若有本事,只管放馬過來。」

  張超群鬥到此刻,就算是黃藥師這個級數的絕頂高手也撐不下去,但張超群真氣化元,依然內力充沛,長聲大笑中,逼得四大高手狼狽不堪。今日一戰,四大高手顏面盡失,合四人之力竟然還被迫得如此狼狽,實為他們生平未見。但誰也不會因此而小覷了這四個人,張超群之名,轟傳天下,襄陽之戰,樊城之戰,千軍萬馬中來去自如,誰敢輕視這樣一個人了?

  中年文士朗聲笑道:「張超群,你我兩國已經停戰,應該已無仇怨,你無謂趕這趟渾水。今日一戰,你雖武功高超,但我勝在人多,再戰下去,你未必能全身而退,不如就此作罷,你說如何?」

  張超群不耐煩的道:「你很囉唆。」

  忽然一掌軟弱無力的拍向四高手中一人,掌掌相觸,借勢飄身後退,中年文士見他罷手,心頭一寬,當即喝令罷鬥,郭靖立刻往後退去,四大高手長出一口氣,同時退下。

  張超群朗聲道:「既然你說罷鬥,那便罷鬥,我也沒興趣跟你們玩了,後會有期了!」

  張超群縱躍而起,在半空中輾轉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迴旋,足尖踏上山壁,翩然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