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6章◆ 共侍一夫


第416章◆ 共侍一夫

  一個時辰之內,攻破重陽宮?張超群怎也不敢想像,除非玄機武士個個都配備了AK47,他起先已見到,第一批上山的有一百多人,第二批三百多人,縱使最早就佈置得有人,也不可能太多,然後大批高手還被自己拖住,玄機衙門憑什麼拿下重陽宮?就算是再加一倍的人數,也絕不可能辦到。他忽然想到,那個中年文士在聽到屬下報告拿下重陽宮的時候,並不感到意外,似是胸有成竹,難道是因為他們早有了佈置?

  張超群心中焦急,好歹全真教也跟自己頗有淵源又拜過清淨散人孫不二為師,全真教上至全真七子,下至同輩和小輩,都對自己不錯,倘若自己竟救不得他們,以後真沒臉去見馬鈺他們,而且,自己還答應營救郭靖,現在也沒法辦到,張超群大恨,慨歎著,武功好,也並不代表就無所不能了。他飛步上山,行了一段山路,果然見到大批的蒙古高手,張超群長嘯一聲,衝殺過去,見人便殺,他內力渾厚,武功高強,當世之中,誰人能及?所到之處,慘呼聲不住響起,後面的玄機武士只道是來了大批敵人,俱是心驚。

  張超群如猛虎下山,大砍大殺,卻絕不停留,沿途闖陣,殺死殺傷不下三、四十人,一直殺到重陽宮前,敵人竟愈發的少了,張超群也愈發驚奇,就憑這麼些人,怎麼可能擊敗全真教?更何況王重陽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曾經組織抗金義軍,在軍事方面也有才能,建立重陽宮的時候就考慮過會被金國軍隊圍剿,所以,在防守方面做到了地利之便。

  他身形陡然拔高,如穿雲箭般,躍入重陽宮外牆,落下之時,探查周圍的情形。這時,重陽宮中已是人跡無蹤,張超群巡了一遍,在食肆中看到大量的道士屍體,足有好幾百人,張超群吃了一驚,上前檢視,發現這裡的屍體面色都有中毒的跡象,張超群終於明白,什麼叫攻破了重陽宮,分明就是下毒才奪下來的。

  看到這些屍體,大部分都是年輕一輩的弟子,心中忿怒,這些年輕一代的弟子死傷這般慘重,全真教的未來,幾乎就被毀了,怪不得歷史上全真教並未延續多久,原來是緣於此。

  歎息一聲,張超群向後山活死人墓趕去。

  不多時,就見到黑壓壓的大批人將活死人墓團團圍住,這些人好幾百之多,有的虯髯高鼻,有的曲發深目,大多數都不是中土人物,他正待上前,忽聽四下裡勁風呼嘯而來,同時有人大聲呼喝,張超群陡然驚覺,就見數十支箭射來,他一邊甩袖格擋,一邊向後退去,緊接著,墓前的武士紛紛退開,露出大隊的強弓手來,更在另一處,有人推出十餘輛奇形怪狀的小車,一支支箭猶如刺蝟身上的刺,對準了張超群這邊。

  看到這怪車,張超群彷彿看到了現代化武器,真個兒像了十足。

  「嘎嘎嘎」聲傳來,大概是在上機簧的聲音,只聽到這動靜,張超群便是心跳加快,這種怪車的威力,決不是血肉之軀能抵擋的!就算自己武功再高,也是要栽。張超群駭然後退,就見十幾支巨型的箭射來,劃破空氣,沉悶的呼嘯聲,令人毫不懷疑,這些巨箭能洞穿金石。

  張超群退得極快,身形倒退,猶如鬼魅,這一手輕功絕技,還是從韋一笑處學來,此時全力施為,當真是快到了極致,對面的玄機武士只能看到他的殘影在瞬間消失,驚得瞠目結舌,尤其是那些埋伏在暗處的強弓手,一時間竟是忘了發箭,直到張超群連影子都瞧不見了,方才回過神來,一個個驚歎不已,他們當中不乏輕功好手,但張超群如此神鬼莫測的輕功,實是令他們驚為天人。

  如此巨箭,竟是蒙古所造,張超群心中震撼,他早知道蒙古人縱橫天下,靠的就是鐵騎和甲於天下的各種攻城器械,卻沒想到,竟然為了奪取九陰真經,竟是帶上終南山。

  看他們的陣仗,黃蓉和小龍女和全真教的人應該都在古墓裡了,只是那裡存糧不多,重陽宮除了被毒死的那些人,至少還有兩千之數,古墓之大,自然可以容納這些人,但是,古墓中雖有地下水,卻是存糧不多,張超群不敢怠慢,知道情勢危急,僅靠自己一人,想要衝進去,也是絕不可行的,而且現在召集人手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張超群遲疑了片刻,猛然想到活死人墓的另一個通道,當下再不遲疑,往山下奔行而去。

  河灘上,那些玄機衙門的人早已離去,就連起先喪命於己手的屍首也草草的掩埋了,張超群毫不遲疑的縱身入水,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通道入口……

  推開石門之後,張超群從石棺躍出,果然聽到不遠的地方傳來些微光亮和說話的聲音,張超群大喜,叫道:「趙志敬趙師兄在何處?」

  有人擎著火把走來,問道:「趙師伯就在前面,不知是哪位師叔?」

  張超群笑道:「我是張超群,你快帶我過去找他。」

  那人用火把照了照,驚喜道:「張師叔!你是張師叔!」

  這人年紀約摸三旬開外,竟叫張超群為師叔。

  跟著這人穿過甬道,來到小龍女曾經的懸空小屋處,不但趙志敬在,黃蓉和小龍女也都在這裡,見到張超群到來,無不歡喜萬分。眾道士以為墓外韃子已退,歡呼雀躍,張超群笑著解釋道:「大家不必開心得太早,韃子還在外頭守著,我是從秘道進來的。」

  趙志敬道:「既然有秘道,那我們可從秘道離開。這裡韃子雖然攻不進來,但剛才龍姑娘說,墓中存糧最多只夠吃一日,我們不能久留此地。張師弟,你帶大家先行離開。」

  張超群搖頭道:「秘道連通水路,水性好的或是內力深厚的,方能出去,從秘道走,大家能有幾人離開?」

  聞聽此言,眾皆黯然,全真教弟子之中,多數是不諳水性的北方人,一道士道:「那我們從這裡殺出去!跟他們拼了!」

  趙志敬喝道:「休要胡說!聽張師弟如何說。」

  張超群道:「趙師兄,我剛才在外面的時候,看到韃子的弓箭鐵車,威力很大,如果我們從狹窄的墓門出去,那是絕不可能的,只能是當他們的活靶子,我有個主意。」

  他瞧了瞧眾人。

  趙志敬道:「張師弟你說。」

  張超群道:「大家誰的水性好的,可以跟我一起從秘道離開,其他人先留在這裡,我們繞到活死人墓外面,吸引韃子的注意力,然後其他人從墓中殺出,前後夾擊,將這些人全部扼殺在此。」

  黃蓉微蹙眉頭,道:「這個主意是唯一可行的計策,但是,我們一定要留神韃子的箭車和強弓手,我們若非是被那些殺人利器逼住,也不至於藏進活死人墓。」

  張超群點頭,忽然想起一事,問道:「我起先在重陽宮的時候,看到很多同門中毒而死,那是怎麼回事?」

  眾皆憤怒,趙志敬怒道:「還不是出了內奸了!沒想到尹師弟竟然投靠蒙古韃子,投毒殺害同門,若非是他,我們怎會被韃子打得措手不及!」

  張超群眉頭一挑,道:「尹志平?」

  趙志敬憤恨道:「不錯,就是他!這個叛徒竟然毒害同門,我若出去,一定要親手剁了他!」

  群情洶湧,人人喝罵。

  張超群心中卻是暗自懊悔,當初因為忙著走,沒有下手殺他,沒想到現在出了這麼大的狀況。他伸臂阻止了眾人,道:「誅殺此獠,自是毋庸置疑的,大家先推舉一下,誰能在水中潛行、水性好的,先集合一下。」

  張超群轉頭瞧向黃蓉,道:「郭伯母,你跟我來一下。」

  黃蓉目光閃爍,隨張超群走到一旁無人之處,低聲問道:「是不是有他的消息?」

  張超群將郭靖受到控制的事說了出來,黃蓉聽後默然不語,張超群悠然一歎,道:「郭伯母請放心,我自當盡我全力,救出郭伯伯。」

  黃蓉仍是不語,眼神沒有焦距的瞧向遠處,張超群不知她在想些什麼,一時間無話,道:「恐怕他們也選完人了,我們出去吧。」

  黃蓉忽然道:「超群,今趟若救出他來,我也沒臉再和他一起,你……你以後要好好對待芙兒。」

  張超群一驚,道:「郭伯母,你是什麼意思?」

  黃蓉淒然苦笑,道:「我已是不潔之人,背叛了丈夫,如何還能回頭?再說,我做娘的,怎麼能跟自己的女兒爭男人?此趟事了,我自然會離開,你不用理會,我不會有事,我只想好好的靜一靜而已。」

  張超群忽然想到黛綺絲,她也是因為不願跟小昭爭,此時芳蹤難覓,如今黃蓉又說出這話來,不禁心中一痛,熱血往上湧來,抓住黃蓉的手,道:「不!你不能離開,我們彼此真心,為何不能拋開世俗偏見?我可以不娶芙兒,但我不能忘了你,蓉兒你明不明白?」

  黃蓉苦笑道:「超群,你知道麼?起先我和龍姑娘上山的時候,我甚至在想,你會不會趁機不救他,讓他自生自滅,你好取而代之,可不知為什麼,我為自己的這個念頭感到不舒服,感到恐懼,超群,你不會這麼做的,是不是?」

  黃蓉被他握著一隻手,卻是沒有掙開,只是抬頭認真的瞧著他,雙眸晶瑩閃亮。

  張超群鄭重的道:「你放心,就算是我得不到你,我也不後悔,我張超群決不做這種卑鄙的事。」

  忽然心中一動,道:「沒想到你竟然不信我……」

  黃蓉神色淒楚,道:「我怎會不信你?若不信你我還能信誰?我相信你待我是出自真心。但是,我始終曾嫁他人婦,更會是你的岳母,就算是你肯我肯芙兒也肯,你想想,世人將如何評說?難不成你還要我們母女共侍一夫麼?」

  黃蓉本是無心一言,可聽在超群哥的耳中,卻像是一聲霹靂,驚道:「母女共侍一夫?」

  黃蓉也覺出自己話中不妥,心中慌亂,忙道:「我們在這裡說得太久,龍姑娘或許會起疑心,我們不如出去。」

  張超群卻不放手,雙目炯炯,道:「蓉兒,不論如何,你都不要離開我,你答應我,我才放手。」

  黃蓉被他滾燙的眼神弄得芳心一顫,一時間竟而失神,像是身體不受自己控制,螓首向前,前額貼向張超群的胸膛,喃喃的道:「我不離開……」

  張超群歡欣道:「那你是答應我了!」

  雙臂環抱,將黃蓉摟在懷中。

  「你們……你們在做什麼?」

  忽然,小龍女驚聲叫道。

  張超群和黃蓉心一沉,猛然分開……